ta1bi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柯學驗屍官 愛下-第212章 女朋友,老師,和養母閲讀-7wqtw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克丽丝小姐!”
林新一还没来得及回应那位女士的轻声呼唤。
同样在婚礼现场的目暮警官便热情地迎了上来:
“你原来已经到了啊?”
“我还在奇怪林管理官怎么自己一个人来了呢!”
目暮警官很自然地开口与之寒暄。
而那位被称呼为“克丽丝小姐”的美丽女士,则是优雅地捂住嘴角,用着一口流利的日语轻轻笑道:
“哈哈…都怪我化妆化得太久,新一他就自己提前过来了。”
“没办法,这家伙性子总是那么直,不知道考虑女孩子的心情呢。”
说着,她用着那带着几分埋怨的柔和目光,轻轻地向林新一看了过来。
在目暮警官等旁人看来,这完全就是一位陷入热恋的女士,在向男友表达带着爱意的不满。
但林新一却是已经看得有些头皮发麻:
他知道,面前这个银发美人,显然不会是什么“克丽丝小姐”。
而她那毫无破绽的饱含真情的目光,也不知道是不是什么艺术加工的表演。
但不管怎么说,林新一都已经清楚:
面前这位“克丽丝”小姐就是他的老师兼养母,那位千面魔女,贝尔摩德女士。
虽然灰原哀一直冷着小脸称呼她为老妖婆,但不可否认的是,现在的贝尔摩德看起来很年轻,外表上并没有林新一成熟多少。
演他的女朋友,可以说是恰到好处。
“这位就是林管理官的女朋友啊!”
“长得真是漂亮…简直跟好莱坞的明星一样。”
松本警视也走了过来,发自内心地表示赞叹。
“林管理官,你也真是的…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竟然一直都不说。”
“害得我们搜查一课很多漂亮的小姑娘都以为你还是单身,想着去鉴识课找你聊天呢!”
他拍了拍林新一的肩膀,不怀恶意地打趣道。
“哈哈…”林新一尴尬地笑了一笑。
而贝尔摩德却是悄然走到他身旁,热情地挽住了他的手。
她自然而然地把林新一的胳膊抱在了自己那温暖的臂弯之中,作出这般恩爱甜蜜的模样,才微笑着对松本警视说道:
“这也不能怪新一呢。”
“我们是在大学里相爱的,但他毕业之后回了曰本发展,而我还一直留在米国。”
“直到最近,我才抽出时间过来看他。”
贝尔摩德说着自己准备好的人设。
“哦,原来是这样…”松本警视感叹道:“原来克丽丝小姐是林管理官的同学,也是哥大的名校精英啊!”
“哈哈。”贝尔摩德轻笑着冲林新一眨了眨眼,优雅中带着一丝俏皮:
“不光是同学,我还是他学姐哦。”
“他那时还什么都不懂,总是跟在我身后请教问题,叫我姐姐呢。”
“嗯…是啊。”林新一干笑着附和道:“克丽丝她从某种程度上讲,都算是我的老师了。”
他陪着贝尔摩德稍稍演了一段,一番谈笑之后,总算把上来打招呼的目暮警部和松本警视应付走了。
再然后…便是他们两人的独处时光。
“my boy~”贝尔摩德嘴角微微上扬。
不仅换了个称呼,而且,连气质也从优雅热情,变得魅惑冷艳起来:
“台词没有感情,表情也很生硬…这么久不见,你的演技有点退步了。”
“是因为见到老师我,所以太激动了吗?”
说着,贝尔摩德竟是还伸出手,轻轻地抚摸起了林新一的脸庞。
她的动作很温柔,在缓缓抚过肌肤的时候,能让人感受到她手心的温暖。
而她看向林新一的深邃目光中,更是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喜悦,一种悄然掩饰着的爱怜。
但演员的悲哀就在这里。
林新一现在根本就不敢确定,这个女人对自己的温柔是真的,还是演出来的。
他只是一阵沉默。
然后,他一把挡开贝尔摩德爱抚自己面庞的手,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够了,不要碰我。”
林新一的演技的确不行,但多亏当年的群众举报,让他花功夫练过表情管理。
所以如果只是演冷脸面瘫,他倒是能演得入木三分。
而且,这也是林新一为自己打造的人设。
因为他没办法把握以前的那个林新一,在私底下是怎么跟贝尔摩德交流互动的。
所以他干脆就把自己演成一个…因为亲手杀了女友姐姐,还间接把心爱女友逼上绝路,所以情绪崩溃、性情大变的,一个毫无感情的冷面杀手。
从这个人设上讲,对于贝尔摩德这个棒打鸳鸯的邪恶养母,林新一可以顺理成章地表现出排斥和冷漠。
总而言之…他现在演的就是盗版琴酒。
“贝尔摩德,你回来做什么?!”
林新一干脆对自己的老师直呼其名:
“是过来给我做心理辅导吗?抱歉,我不需要。”
贝尔摩德脸色一僵,眼里的温柔变成迷茫和痛苦,像是有些受伤。
但这可能还是演的,总之,林新一分不出。
而在一阵沉默的对峙之后,这个让人猜不透的女人,却是又嘻嘻地笑了起来:
“我回来做什么?”
“我回来,当然是要来照顾我可怜的孩子啊~”
“’失恋’很痛苦吧?没关系…”
贝尔摩德小声地凑到林新一耳边,吐着让人发痒的温热气息:
“老师我回来给你当女朋友了,你满意吗?”
“够了!”林新一脸色阴沉地说道:“我说了,我不需要你回来做什么心理辅导。”
“组织的工作我会好好完成的…至于雪莉,她已经死了。”
他的语气无比冷漠,就像是在给什么无关的人发死亡通知书。
而林新一努力想表达的一点就是:
我现在只想一个人静静,不想看到你这个“罪魁祸首”。
反正我也不会耽误组织的工作,所以老师你没事就别过来烦我,趁早回米国忙自己的工作。
这种如孩子跟家长使性子的情绪表达,似乎真的对贝尔摩德起了效果。
她停下了那种近乎调戏的大胆动作,收敛了嘴角的魅惑笑容,看着不再像是黏人的女朋友,反倒像个为亲子关系而慨叹发愁的老母亲:
“好吧…我就知道你会这样。”
“因为那个该死的女人,我们起过的争执已经够多了。”
“当初我就不该心软,放你跟雪莉一起回曰本工作的…”
“这个混蛋…到底还是把我的孩子偷走了。”
说着说着,贝尔摩德眼里的感慨和无奈,全然转变成了那不加掩饰的恨意。
就好像雪莉死了还不够,她还得亲自补刀才够解恨一样。
“别提她了。”林新一故作平静地跳过了这个话题:“我不会被过去牵扯住的。”
“是么?连名字都不想提,说明你还是很在意她。”
“这个女人对你的影响实在太大了…”
“你现在变得对我没有一点尊重,你甚至不愿意喊我老师。”
贝尔摩德深深地望着林新一,语气里带着感伤:
“看来老师我还是很有必要留在这…帮你走出那女人留下的阴影啊。”
听到这话,林新一的脸更黑了:
走出阴影?
怎么才算是走出阴影?
换言之,老师你到底什么时候能走?
林新一心中无奈,而贝尔摩德也很知趣的,暂时没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深入探讨。
可不提雪莉,她又不知怎的,提起了另一个女人:
“my boy,我听说你在这收了个很漂亮的女学生。”
“是叫毛利兰…对吧?”
“怎么…她今天没有过来么?”
贝尔摩德稍稍打量了一下这热闹的婚礼现场,突然这么若有所思地问道。
“嗯?”林新一心中顿时敲起警钟:
贝尔摩德好端端的,怎么会主动问起毛利兰来?
她为什么要关心这个普普通通的女高中生。
难道…工藤新一下落不明的事情,被贝尔摩德注意到了?
可动手的琴酒自己都没去注意,她又怎么会注意这么一个,被琴酒顺手解决掉的路人呢?
林新一有些紧张而疑惑,便试探着问道:
“毛利小姐等会应该会过来。”
“不过,老师,你问她做什么?”
他顺坡就驴地把称呼换成了老师。
这主要是为了展现自己还是很重视和贝尔摩德的感情,没有被雪莉这个“坏女人”带得太偏。
而贝尔摩德听到林新一这称呼上的变化,眼神也悄然变得柔和了一些。
但面对他的问题,贝尔摩德却是回答得没有一丝诚意:
“那位漂亮的毛利小姐跟你走得那么近,小报上甚至都传出了绯闻。”
“我作为你的女朋友,当然得关心关心了。”
林新一一阵无语。
而贝尔摩德却是用她那让人捉摸不透的声音,像是开玩笑,又像是认真地说道:
“虽然我很乐意看到你能忘掉那个女人,迎接新的恋情。”
“但是…如果对象是那位毛利小姐的话,可不行哦。”
“这…”林新一更加疑惑不解了:
他着实没想到,贝尔摩德张口谈的竟然不是那和组织有关联的工藤新一,而是毛利兰本人的感情问题。
这是为什么?
林新一索性问了出来:“为什么不行?”
“那种上高中小姑娘还太天真了,不适合做我们这种人的伴侣。”
“就让她站在阳光底下当她的天使吧…”
“你和她在一起的话,她会耽误你的。”
贝尔摩德的回答听着仍旧有些费解。
但林新一却又隐隐约约地觉得,她好像是真的在关心那个理论上跟她毫无关系的毛利兰。
那句“她会耽误你的”…在他听来,总感觉是反着说的。
“这…”林新一的目光里涌起疑惑。
而贝尔摩德似乎也不想透露太多。
在林新一尝试着再度发问的时候,始终掌握着对话主动权的她,又轻描淡写地把话题带了过去:
“对了,琴酒应该跟你说过吧?”
“我这次回来还有件事…就是亲自给你取一个代号。”
说着,贝尔摩德悄然挽住了林新一的胳膊。
她将目光投向那婚礼会场边,那堆满了各式酒品的高大酒柜说道:
“正好,这里的酒品很齐全呢。”
“My boy,跟我来吧…你该有一个新名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