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x6ns超棒的玄幻小說 美利堅縱享人生-第兩千零三十四章 小李製作人的本子(求月票)看書-5ijwc

美利堅縱享人生
小說推薦美利堅縱享人生
“你输了jason,快说,你要给我安排什么工作?先说好,我不演戏,我需要为下个角色找状态!”
杨橙坏笑了一声,“放心,这事儿跟娱乐圈没半毛钱关系~”
“到底是什么?”
“还记得我们在夏威夷投资的酒店度假村吗?”
小李子愣了一下,连连点头,“当然,这可是我最大的一笔投资~”
“酒店的全部建设工程即将完工,马上就全面营业了,你要不要去当一把试睡员?”
“试睡?就是挑毛病?这个工作我喜欢~”
“记得多发几张照片出来~”
小李子一下明白了,这不就是要他打免费广告吗?不过为自己的酒店打广告,必须义不容辞啊~
“我明天就出发~”
小李子很喜欢这种稀奇古怪的事情,激动的不停措手。
杨橙突然问道,“你来找我真是为了看我?没有别的事?”
小李子顿了下,陪笑道,“非要说的话,还真有一件事,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你知道吧?”
杨橙点点头,“当然,老爷子本事不小~”
“那就好,他拿了个新的本子给我,本子只有大纲,但我觉得这是个值得投资的项目,所以我决定拉你一起。”
杨橙无语,“我就知道你不可能无缘无故来看我~”
“这话说的伤感情了~”小李子装出一副要哭的模样,恶心的杨橙差点把一天吃的饭都吐出来。
“说正事~”
“好吧,老爷子正在拍《骡子》这个项目,快拍完了,后期的事不用他盯着,所以他已经把精力转移到下一个项目上了,也就是我说刚刚完成大纲的这个本子。”
杨橙想了想,“我没记错的话,老爷子今年87了吧?这工作效率~”
真应该让墨镜王好好学学!
“是的,年龄不小,不过你不用担心,老爷子身体状况很好,而且这个本子是根据真实事件改变,叫做《理查德·朱维尔的哀歌》。
故事改编自《名利场》杂志1997年的一篇同名报道文章,讲述了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的安保人员理查德朱维尔发现奥林匹克公园有炸弹,阻止了悲剧发生,但几天之后却遭受错误指控的故事。”
杨橙皱眉,“真人事件?传记电影?”
“不算纯传记,肯定有艺术加工,要尽可能的完成真实与虚构之间的平衡,理查德从一名英雄到嫌犯再到洗脱罪名,是非常具有戏剧冲突的!
而且老爷子安排人做了大量细致的调查,确保能够最大程度的还原当年的真相。”
杨橙仔细的搜刮着脑海里的记忆,亚特兰大奥运爆炸案?他记得!
爆炸案的地点位于百年奥林匹克公园,这里是亚特兰大奥运会庆祝活动的中心。
1996年7月27日晚,成千上万的人聚集在一起欣赏午夜音乐会,在奥运会担任保安的理查德午夜过后发现长椅下面的一个绿色背包,里面装着一个管道炸弹。
他立马通知了佐治亚州调查局。他和其他保安一起开始清理炸弹附近的区域,等待拆弹小组将其拆除。
13分钟后,炸弹爆炸了,有一位母亲被炸死,另一名遇难者是土耳其摄影师,他在冲向爆炸地点时突发心脏病死亡,不过虽然还是导致100多人受伤,但理查德的行动挽救了更多人的生命。
他最初被誉为发现炸弹并护送许多观众安全的英雄,三天后,他的家乡报纸《亚特兰大宪法报》爆出联邦调查局的消息,文章标题为“联邦调查局怀疑英雄后卫可能埋下了炸弹。”
CNN、美联社和其他新闻媒体一字不差地报道了这条新闻,迅速蔓延到世界各地,人们对理查德的看法改变了。
文章声称理查德符合罪犯的犯罪特征,他们将他描述为失败的执法人员,他植入了炸弹,以便他能够发现炸弹并扮演英雄。
他们试图将他一生的各个方面纳入犯罪档案,尽管后来发现当时联邦调查局的数据库中不存在这种档案,这一形象是为适应理查德而设计的。
文章还将他与被定罪的儿童杀人犯进行了比较,其他媒体也进行了类似的攻击,《纽约邮报》称他为“一个肥胖的,失败的前警长代表”。
一夜之间由英雄变成了犯罪嫌疑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尽管他从未被逮捕或起诉,但在媒体的注视下,F~B~I搜查了理查德的家两次,他们还调查了他的过去,询问了他的熟人,并对他进行了24小时的监视。
甚至理查德的朋友,借着来吃千层面的机会,讨论爆炸事件直到深夜,直到后来,理查德才得知他朋友身上戴着窃听器,就是为了探听他的秘密向媒体爆料换取赏金。
在那段时间,理查德和他的母亲住在一起,他的母亲当时接受了脚步手术,处于康复治疗期。
然而因为儿子无意间搅动了风云,驻扎在他目前公寓外的新闻媒体动用了所有可以动用的工具,包括变焦镜头和收音设备,试图捕捉来自公寓内部的对话。
最初,在有人把他母亲家的电话号码传到网上后,这套公寓每天还会接到大约1000个电话。
即便案子过去很久,哪怕他从未被起诉,但长期以来媒体对他声誉的打击是致命的,只要他一走进商店,就会有人窃窃私语,盯着他看。
带着这样的压力一直艰苦生活到2007年,最终还是英年早逝,他母亲认为他的死完全是抑郁造成的。
他沉冤得雪后,理查德还试图起诉那些对他有过污蔑的媒体,但官司一直持续到他死后都没有结果。
对了,被起诉的名单中还有《纽约时报》
而现在小李子拿着真人事迹的剧本来找《纽约时报》的老板投资,这可是一个莫大的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