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nth人氣都市异能 中世紀崛起 線上看-第四百八十四章 階下囚熱推-ypzaa

中世紀崛起
小說推薦中世紀崛起
贝桑松城南,穿过一条纵贯南北的宽阔街道,继而向东拐,走到尽头,就来到了新任勃艮第侯国宫廷首相兼约纳省领主鲍尔温的府邸。
此前鲍尔温的府邸在继位者之战中变成了残垣断壁。
但经此一战,鲍尔温却成为了新生的勃艮第侯国宫廷首相。于是,在他看来,原来的宅邸已经配不上他现在的身份了。索性重新“购置”了一处豪华的宅邸,作为自己在贝桑松常住的地方。
为了体现自己的地位,这座府邸比原来贝尔纳在贝桑松的府邸还要奢豪。府邸主宅由五座三层高楼接连构成,东西两边的楼层略低。条石垒砌的墙上还特意请工匠进行绘画,门窗全部都是镂空花纹组成的图案。府中花园、喷泉和雕塑应有尽有……
府邸中光是护卫就多达五十多人,算上其他杂役仆从,加起来有一百多人。此外,府邸周围还有两支十人巡逻队,一刻不停地在周边持械巡逻。
当然,鲍尔温自认为这些都是宫廷首相应该享受的,所花费的支出也由宫廷承担。
现在,身为勃艮第侯国的宫廷首相,鲍尔温除了在宫廷中处理政务外的其余时间,多半在家中与侯国各地前来拜访的人打交道。要么就是每日喝着美酒,美人作陪,赏花逗鸟。经过了数年的战事,如今可算是过上了奢豪舒适的生活。
此外,自己位于约纳省和科多尔省的领地自有手下人打理,根本无需他操心。他所做的就是每月月末查阅一遍税务官送来的领地收入和开支明细,看看这个月又有多少金币进入了自己的口袋。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府邸内室中,鲍尔温舒适地躺在被上等貂皮包裹着的躺椅上。手边小桌子上摆放着黄金打制的杯具,杯中盛装着的美味葡萄酒,外加几盘切成片的牛羊肉和大盘珍果。
几个年轻貌美的女仆在一旁伺候着,捏腿的,揉肩的,按脚的,一个都没有少。鲍尔温不时发出一阵哼声,极度享受~
正当鲍尔温快要缓缓睡去时,管家轻轻推门走了进来。贴近他的耳边轻声说道:“宫相大人,城中有一位商行领袖前来拜访您~”
鲍尔温缓缓睁开眼睛,回了回神。
自从他出任宫廷首相以来,自己的家门槛都快被那些前来“祝贺”的商人和各地勋贵踏破了。但即便如此,鲍尔温还是一如既往地接待他们——毕竟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
近几个月来,鲍尔温从这些拜访的商人勋贵手中获取了上百万芬尼的“贺礼”。这丝毫不比打仗缴获来得慢。唯一要做的就是利用手中的权力满足那些人的请求。
这些家伙不是请求鲍尔温替自己的儿子谋得一个爵位,就是希望通过金钱将哪块“因战无主”的土地变为自己名下的领地,或者为谋求商业特权。对于这些事,鲍尔温后来甚至定了一条规矩:凡是想找他办事的,少于两万芬尼的一律不见。高于十万芬尼的,他亲自接见。
“他带了多少啊?”
鲍尔温低声问道,眼睛微闭。
“回宫相大人,价值十五万芬尼的金币。”
管家贴近后轻声说道,语气里带着一丝激动。
“哦?”
鲍尔温睁大眼睛,转头看了管家一眼。
“这人什么来头啊?”
“他是城中一家颇具影响力的商行领袖,他的儿子目前是守城军队中的一个领兵骑士~”
管家这样一说,鲍尔温随即就明白了此人的来意。
“看来又是个花钱买官的角色,不过十五万买个男爵爵位,还是没问题的~”
鲍尔温嘴角微翘,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脸上的赘肉也因为面部表情的变化挤成一堆。
“走,看看去~”
…………
三言两语下来,这个商队领袖的心思便被老成持重的鲍尔温看破。经过一番交谈,鲍尔温满足了那个家伙的请求,顺便还多“敲诈”了五万芬尼的打点费用。
商人离开后还不停道谢,声称马上回去派人将另外的五万芬尼送到鲍尔温府中来。
看着远去的商人,鲍尔温满脸笑意。
不多时,府中侍卫来报:“宫相大人,后门外一个自称“蜘蛛”的男人前来拜访。”
正在公事房中查看文策的鲍尔温突然放下了手中的鹅毛笔。
“蜘蛛?”
鲍尔温心里默念道。
“难不成~”鲍尔温突然反应过来,“快,马上把他带到这里来见我!”
在继位者之战开始前,鲍尔温曾花高价雇佣了当时伯国有名的情报贩子,替他调查当年那个与侯爵夫人有染的宫廷侍卫是不是弗兰德故意安排的。
开战后,鲍尔温便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战事上,几乎快要将这件事情忘记。如今,这个情报贩子的突然出现,却让鲍尔温突然有些无所适从。
他当初只是持怀疑态度,想要查清弗兰德背后的真正目的。彼时,自己受到贝尔纳的打压,急需找到一个靠山,借此翻身。弗兰德的出现给他带来了一丝希望。但他心里也明白,如果事情真相不是弗兰德所说的世子非嫡出,那已经成为勃艮第侯国君主的弗兰德就会成为被世人讨伐的叛国者,这个罪名可不是谁都能轻易承受的。
如今木已成舟,自己也得偿所愿,成为了勃艮第侯国的宫廷首相。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势滔天。
即使现在知道了答案,对鲍尔温也没有多大的影响。毕竟侯国的统治者已经换人。但他还是希望知道事情真相。倒不是他心生正义,而是希望借此抓住弗兰德的把柄,为自己今后攫取更多的利益。另外,一旦今后局势出现变化,这也将成为自己手中的一个重要砝码,不至于招来杀身之祸。
…………
“……伯爵大人~不,宫相大人。”
负责打探消息的那个情报贩子一进门就谄媚道。
鲍尔温坐在貂皮大椅上,用微闭的眼睛瞄了一眼面前这个肥腻男人。
片刻,鲍尔温开口道:“我让你办的那件事有眉目了?”
“是的,宫相大人。”
肥腻男人一脸得意。
“说说吧。”
鲍尔温双手靠着扶手,手指不停地敲打着。
“是,宫相大人。战事期间,我的人因为此事几经周折才将此事调查清楚……这也是为什么我到现在才来向您汇报此事。”
肥腻男人将完成此次任务形容得异常困难。
鲍尔温撇了一眼这个家伙,随即打开抽屉,将一小袋金币扔到了桌上。
“拿去吧~”
肥腻男人连忙上去将金币抓起塞进了腰间。
“是这样的,宫相大人。我派出去的人本来在战事开始之前已经有了一些眉目。但随着战事开始,很多线索也就因此断了。这期间,我还损失了几个得力助手,不得不暂时停止活动。但战事一结束,我立马又派人前去调查。直到前几日,我的人终于将此事调查清楚~”
“快说!”
鲍尔温突然身体前倾,迫切想知道这件事情的答案。
“宫相大人,我的人经过多番调查,终于在那个死去的侍卫家乡发现了线索。在那个侍卫领命前往贝桑松宫廷之前曾密会了他的情妇。并亲口告诉她自己将受弗兰德之命前往贝桑松宫廷办一件大事。事成之后,他将会得到弗兰德的封赏。没想到过了许久,这个侍卫也不曾回去。情妇很久以后才听人说他因为得罪了某个权贵丢了小命。这个妇人担心自己被连累则躲了起来,等风头过了才出来……”
肥腻男人将此事从头至尾地交代清楚。
“这个妇人现在何处?”
“回宫相大人,我已经派人将她秘密看管起来。”
“你的任务完成得很好!现在,你只需将那个妇人安全交到我手中后便可以领取剩余的赏钱了~”
“谢宫相大人,我马上去办~”
“慢着!”
肥腻男人止住了脚步,回头看着鲍尔温。
“你记住,这件事情除了我之外,要是让其他人得知,你和你手下人所有人的脑袋都得落地!”
“宫相大人放心,我既然是吃这碗饭的,当然也会守这行的规矩~”
肥腻男人一脸淡然
待情报贩子离开后,鲍尔温独自在密室中来回踱步。
如今,真相大白。当初那个侍卫就是弗兰德安排的一枚棋子,想借前侯爵伊雷亚夫之手除掉他的亲生儿子。不曾想贝尔纳死死护住罗贝尔,伊雷亚夫最终还是将罗贝尔留了下来,并打算将侯爵之位传给他。弗兰德的密谋也因此败露,才有了这场继位者之战。要不是赢得了此战,恐怕鲍尔温自己也会搭上一条命。
现在除了弗兰德和贝尔纳知道事情的真相外,就只有鲍尔温还掌握着这个惊天的秘密。自己已经得偿所愿成为了宫廷首相,那么也就没必要再增添麻烦了。
只要将知道这件事情真相的所有人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他就不会惧怕弗兰德将来会对自己怎样。
如今万事既定,鲍尔温只得暂时将这件事隐藏起来,作为他为日后争取更多利益的砝码。他也明白,自己现在要是拿这个要挟弗兰德,以此获得更大的利益,必然会招来杀身之祸。
弗兰德绝不是一个好惹的主。自己拖欠税款的事情弗兰德必定早就知道,但没追究,说明他还倚仗自己。只要不触碰这位统治者的核心利益,身为老派权臣的自己就会安然无恙~
“来人!”鲍尔温下了决心。
贴身侍卫官推门进了密室。
“刚才那个人你记住样貌了吗?”
贴身侍卫点头。
“派人跟踪他,等这件事办完了他就该彻底消失了~”
…………
贝桑松宫廷,弗兰德正在公事房中批阅高尔文亲自送来的下月侯国预算文策。
坐在一旁的高尔文不时抿一口杯中的美酒,静静等待弗兰德的答复。
半晌,弗兰德经过审阅后签名盖章。然后将文策返还给了高尔文。
高尔文接过文策后转身打算离开,但又突然止住了脚步。
“叔父,你还有什么事吗?”
弗兰德放下手中的鹅毛笔,活动了一下筋骨,但仍显精神。
“我~”
“但说无妨!”
弗兰德一如既往地果断说道。
高尔文走到弗兰德面前,低声道:“侯爵大人,我听说勃艮第公国有不少权贵都要求您将贝尔纳与罗贝尔等人释放。您是如何打算的?”
高尔文一边客气地询问,一边注视着弗兰德。生怕自己过多打听了不该打听的事。
此前,高尔文在勃艮第公国的一位商业伙伴前来贝桑松行商,顺便拜会了一番身为侯国财政大臣的高尔文。两人交谈间,此人提起勃艮第公国中一些商人贵族在给勃艮第公爵施压,要求他派人与贝桑松宫廷沟通,尽快释放贝尔纳。如今弗兰德已经成为了勃艮第侯国的统治者,没有理由继续羁押贝尔纳等人。
“叔父的消息也很灵通啊~”弗兰德上下打量了高尔文一番。继续道:“没错,勃艮第公爵此前派人前来沟通,希望我放了贝尔纳。我只是让他转告公爵,我不会将贝尔纳怎么样,时机到了自然会放了他们。”
“那你真打算放了他们?”
高尔文有些不解。
“叔父,一旦我放了贝尔纳等人,那不就是放虎归山?”
“那你就这样一直囚禁着他们?”
高尔文反问道。
“不,等再过些时日,一切稳定过后,贝尔纳和我那个侄子就该去他们该去的地方了~”
弗兰德将声音压低,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杀气。
高尔文心中一惊。但他知道弗兰德心意已决,便没有劝阻。
“若是公国怪罪下来,我们该如何应对?”
弗兰德起身,拿起桌上的葡萄酒一饮而尽。
“叔父,你可能忘了,我们现在和勃艮第公国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高尔文点头同意,“贝尔纳与罗贝尔必须死!一旦他们彻底消失,那些人就会慢慢闭嘴~”
…………
“放我出去!你们这群杂种,谁给你们的权力?我是勃艮第伯国伯爵!放我出去!啊……”
贝桑松城西,一座深宅大院的小屋里不时传出一阵怒骂和嘶吼。
站在门口的守卫不为所动。根据他们的经验,里面那个家伙发泄一通后不多久自然就安静下来了,无需理会。
在里面嘶吼的那人正是前伯国财政大臣贝尔纳。这已经是本月来贝尔纳第三次被秘密转移。而且每次转移,守卫都会替换一次。他们自己也不能离开此地半步,吃喝都有专人送来。负责看守的都是弗兰德从隆夏军团带来的人。
透过门缝看去,贝尔纳蜷缩在床边的角落,头发凌乱,面色发黄,嘴唇干裂,身体不住地颤抖。穿在身上的衣服也早已变得破烂不堪。屋子里散落着破碎的陶瓷碎片,地上的食物也开始发霉~
谁都无法想象,眼前狼狈不堪之人此前竟是前勃艮第伯国的财政大臣兼索恩省的领主。
索恩城一战,一夜之间,这位曾经权倾朝野的风云人物沦为了阶下囚。整日被关在深宅院落之中,叫天不应,求主不灵。
自从得知弗兰德已成为勃艮第侯国的侯爵,勃艮第脱离公国成为法兰西王国的治下的领地后,贝尔纳便不再奢望找机会扳回一局。从此脾气变得更加暴躁,不时嘶吼怒骂。仿佛这样才能发泄他心中的怨气。
这也难怪,从伯国重臣沦为阶下囚,换了谁心中都会不平。
“哎,这家伙怎么不吭声了?”
守在门口的一个士兵自言自语道。随即透过门缝朝里面张望,以防这个家伙死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