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fwf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txt-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運來在身不可擋看書-1v61n

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小說推薦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李元丰的鬼车真身端坐在竹节山洞府里正中央的阁楼上,这是一个两层的全竹结构,装饰新奇,古色古香,镶嵌着图案华美的木格彩色玻璃的窗户中透过枝头上鸟儿鲜亮的鸟翼,哗哗作响。他背后十个鸟首,攒起如环,森绿一片,噙着冷光,在不停地沟通竹节山、乱石山碧波潭、盘丝洞和黄花观,天运地气激荡,感悟冥冥之中的玄妙。
外面,天上日色正高,照的叶子上层层叠叠的影子,风也吹着,合着竹子的鸣音,偶尔露出探着小小触角的蜗牛,背着壳儿,慢悠悠的。再远处,嶙峋石色交匝左右,余在地面上的是大大小小的晕轮,斑斓着七彩,美轮美奂。丝丝缕缕的地气氤氲,从下面上来,凝成涌泉之相,串串如珠,宝树垂光。袖珍惊虹挂在两侧,摇摇摆摆,来来回回。
天人合一,圣之道藏于其中。
叮咚,叮咚,
随着参悟,四下气机如斯响应,汇聚成宝钟、如意、横琴、大鼓、玉磬,等等等等,千姿百态,各奏妙音。
叮咚,叮咚,叮咚,
妙音声里,芬香扑鼻。
李元丰的眸子中天妖气越来越盛,弥天极地,不得不说,每一个西牛贺洲上的关键节点都非同小可,蕴含着纪元之妙,炼化后对道果的修炼很有好处。
“咦,”
在此时,李元丰突然若有感应,他停下修炼,背后十个鸟首全部抬起,二十道森绿妖异的目光撕裂时空,落到竹节山后面,那是幽幽深深的一片黑水,横无涯岸,不见尽头,波光粼粼里,蕴含着最为深沉的黑暗,能够吞噬所有。
“这里面,”
黑水是西牛贺洲部洲的暗面在纪元之力和人间之气冲击交匝下形成的一片神秘的时空,修士难以涉足,基本两眼一抹黑,属于开荒阶段。可不知为何,此时此刻,李元丰冥冥中感应到,竹节山这一片时空后面的黑水上出现了粼粼的光,有外面的人进入了黑水,藏在里面。
“让我看一看。”
李元丰有了感应,哼了一声,用手一按眉心,背后的十个鸟首散去,取而代之的是重重叠叠的黑暗延伸过来,如同厚厚的帷帐,从帷帐的后面,露出一对狭长的双眸,冷漠无情,偏偏又能够洞彻人心之复杂变化。
正是心魔之主的力量,所到之处,目光中染上一层黑影,隐隐的,融入到黑水里面。虽然和黑水不是一个本质,可也有相似所在,能够得到加持延伸。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目光微微一顿,因为能够看到,在幽深的黑水里,金灿灿的光芒激射,绕之以纹,状若菩提子,光辉灿烂。只是这样的光一闪而逝,很快就不见了踪迹。
“果然是梵门的人。”
李元丰眼中余光中的那一抹檀金色提醒他潜藏在黑水中的人的身份,黑水一出现,确实是给原本的纪元中心关键节点上开了后门,给了人可趁之机,但能够利用的,也只有梵门了。
“只是,”
让李元丰惊讶的是,梵门这个动作快的超乎人预料,这么快就能够用黑水做文章了?
“梵门,”
李元丰站起身来,看向黑水方向,眸光中不见其底,不管怎么超乎想象和预料,眼前黑水中的梵色已经表明梵门做到了。至于原因,根据猜测的话,其一,自然是梵门的势力还是不愧是巨无霸,特别是正当其运,福禄在身,群策群力之下,能够爆发出恐怖的有形无形的力量。其二,很有可能是梵门从天魔和魔主上得到的灵感经验。
李元丰想到这第二点,踱着步子,衣袂带风,飒飒有音,他知道,这一点是肯定有的。因为黑水一部分有着阴域暗面的气机,一方面又有着地狱幽冥的特质,等等等等,混杂在一起。他能够凭借心魔之主对黑水有所洞察和了解,梵门这段时间来渡化了一些天魔入梵门充当护法明王,最近又得妄心和白念两位魔主的一部分力量,没有理由不用。
“麻烦不小。”
李元丰在同一时刻,感应到除竹节山外,乱石山碧波潭、盘丝洞和黄花观三个地方后面的黑水都有蠢蠢欲动,很显然,梵门仗着自己麾下有足够的人手,一旦熟悉了黑水的某些辛秘,就大肆进攻,发动全面攻势。这样一来,毫无疑问,会牵扯自己很多的注意力和力量。注意力和力量不够了,影响是全方面的。
“不太好办。”
梵门的这一手称得上阳谋,即使你看穿了,洞彻了,手中无人,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李元丰再厉害,可妖族在西牛贺洲的势力是只凭他一个人撑着,无法应对所有。
“还有一线生机。”
如果让梵门的做法完全得逞,李元丰别说想要继续插手人间界的界空,就连接下来的西游,西牛贺洲的新变化,都得束手束脚,力不从心。幸好的是,李元丰还有一手藏在暗处的心魔之主这一手牌,利用心魔之主对黑水的了解,能够改变改变局势。
“动一动。”
李元丰挑了挑眉,他动用心魔之主是可以,但也不能够太过肆无忌惮,因为到底是在现世,到底是在西牛贺洲,心魔之主只要露面明面上大义上必然是人人喊打。这样的恶劣局面下,要动手脚,可不能够蛮干,得智和力都用。
李元丰念头转动,背后浮现出心魔之主的力量,投入到黑水中。
轰隆,
下一刻,黑水泛起圈圈层层的水波,继而连绵成一片,似乎排列组合成一个恐怖非常的巨大人脸,发出无声的嚎叫。
轰隆隆,
恐怖的人脸扩散开来,侵染黑水。
且说唐僧师徒四众离了玉华城,一路平稳,抬头看天,四下时不时会有金弧耀空,倏大倏小,倏小倏大,如惊龙翻鳞,耀眼夺目。在有的地方,甚至还能够嗅到淡淡的莲香,扑入口鼻,嗅一下,神清气爽,精神抖擞。
唐三藏手持禅杖,缓步而行,俊美的面容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不紧不慢,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诵读经文。沙和尚牵着白龙马,跟在后面,看上去木讷,但越往西走,越有一种大智若愚的镇定。
倒是向来坐不住满身是劲儿的孙悟空看上去有点心思不宁,左看右看,不知道在想什么。
“猴哥,”
猪八戒面憨心不憨,很快就发现了孙悟空的不对劲,他凑上去,疑惑地道,“你看我们是到了极乐之乡了,四下梵光,处处莲香,不见妖魔鬼怪,前所未有的安宁平静。这是好事儿啊,猴哥怎么愁眉不展,闷闷不乐?”
孙悟空越往西走,越能够感应到虚空中无所不在的大梵之力,置身其中,一呼一吸,整个人仿佛置身于温泉中,毛孔张开,舒舒服服。这个猴子听到猪八戒的话,顶门上云气厚厚一层,金灿灿的,照耀周匝,他回头看了眼已经过去的竹节山,囔囔一句,道,“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竹节山的事儿没有圆满,好像被人割去一截一样。”
实际上,在乱石山碧波潭、盘丝洞、黄花观等等等等地方,孙悟空都有这种被割的感觉,但这一次前所未有的强烈,强烈到乐观的猴子觉得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平白无故飞走了,就很难受。具体来讲,在以往,由于境界修为的低的原因,感应微乎其微,只是到了如今的境界修为,再加上西游的推进,感应强烈!
“不圆满,”
猪八戒不是孙悟空这样的纪元之子,也没有孙悟空在梵门中的地位,所以他不会感应到竹节山被李元丰的鬼车真身占据后,原本应该分润自己的一部分就没了,损失是切切实实存在的。这长着招风耳的家伙听到一头雾水,敞开的衣襟摇摆,像胖乎乎的花儿一样,他想了想,道,“竹节山的九头狮子我们没有亲手将之擒拿,或者亲眼见到其被擒拿,要知道,以前绝大多数的妖魔鬼怪要么被我们打死,要么被我们擒拿,要么被我们从天庭或者梵门或者其他地方搬来的救兵擒拿领走。”
“对。”
孙悟空被猪八戒无意的话提醒到了,他认真想了想,发现自己这二师弟八戒说的真有道理,凡是自己亲手擒拿斩杀的妖怪,自己最是舒服,其次是搬来救兵的,最后那种不知道最后结果的,就怅然若失,非常不舒服。
“看来以后尽量要生擒或者击杀各路妖魔鬼怪,最起码,也得搬救兵来,亲眼见到妖魔鬼怪们伏法!”
孙悟空火眼金睛中绽放出耀眼的光彩,非常夺目,他有了决断,顶门上金黄色的云气如被点燃,熊熊燃烧一样,滚滚向前,遮天蔽日。
要是李元丰这个级别的人物在此,就能够发现,这是孙悟空这个纪元之子在遇到对自己不利之时,冥冥之中,气运燃烧,拨开其他,直指真实。
纪元之子的一个厉害之处,那就是气运鼎盛,他虽然弄不清里面的所有,但在运势之下,趋利避害,这边折损,就会想办法补回来。
反正此时此刻,孙悟空只觉得从离开竹节山后就笼罩自己的阴霾一扫而空,他恢复到原本乐观的天性,再加上闲不住的猴性,开始蹦蹦跳跳,几步就拽着猪八戒窜到前头,越过了提着禅杖的唐三藏以及挑着担子的沙和尚。
“这猴子,”
唐三藏见孙悟空恢复了正常,念叨了一声,继续赶路。
这一日,师徒四人来到一座山门,门上有“慈云寺”三字。
“慈云寺。”
孙悟空火眼金睛一开,见珍楼壮丽,宝座峥嵘,丹霞缥缈激荡,浮空于浮屠之上,在旁边,碧树森幽,影子如月轮,一声接着一声的诵经声由远而近,满空梵唱。
“嗯?”
孙悟空继续看,发出一声惊讶,因为他发现,这寺庙之中,似乎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宏大威严,似五彩耀空,轮转诸天。莫名的,似有精致华丽的啼鸣传来,蕴含着睥睨乾坤。
“这庙宇不简单啊,”
孙悟空当然不知道,孔雀大明王菩萨曾在此地设下梵门的大阵,围剿妄心魔主和白念魔主两个魔主投影的化身,以孔雀大明王菩萨的层次,只余下少许气机就能够亘古留痕,但这猴子敏锐察觉到此地的非同凡响,于是开口道,“师父,我们也走了一段时间了,不如进去吃个斋饭,然后还能够歇一歇马?”
“好吧。”
唐三藏也正有此意,所以听到孙悟空的话,就顺水推舟答应下来。
下一刻,就听到脚步声响起,从寺庙里走出一个白白胖胖的和尚,他看到取经的一行人,见猪八戒嘴长,沙和尚脸黑,孙行者眼红,还有俊美的唐三藏,神骏的小白马,却没有普通人的惊讶,对唐僧作礼道:“老师何来?”
唐三藏合十在前,俊美飘逸,偏偏沉稳,脑后似乎有金灿灿的晕轮,朗声道,“弟子中华唐朝来者。”
听到这样的回答,白白胖胖的和尚先是一惊,旋即倒身下拜。
“何以如此?”
白胖和尚的举动,把唐三藏等人吓了一跳,唐三藏连忙俯身将之扶起来,道,“院主何为行此大礼?”
和尚合掌道:“我这里向善的人,看经念佛,都指望修到你中华地托生。才见老师丰采衣冠,果然是前生修到的,方得此受用,故当下拜。”
孙悟空不管其他,却只是蹬着火眼金睛,左看右看,时不时,他还跳上枝头,摘了一树叶,或者挂上一个屋檐,观看垂下来的鸟笼,反正上下左右,循着淡淡的先天五行之气,将之融入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