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lcs0精华言情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起點-第977章 戰略意圖熱推-pr6xl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小說推薦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对方这么配合,让朱慈烺有些始料不及,但这是好事啊!
他呵呵一笑,道:“故此朕才亲统大军以征伐,一则为保我大明国民平安,二则吊民伐罪,解日本百姓于水火之中。”
“你们几人,能够顺时知务,坚守大义,实在可嘉可佩,待朕扫灭日本叛逆后,必会重赏尔等!”
朱慈烺这番话说的冠冕堂皇,硬是把征服日本说成是替天行道,替日本主持正义。
谁都不是傻子,毛利大纲等人十分震惊,他们已然听出了大明皇帝想要统治日本的意思。
愣了片刻后,津和野藩藩主龟井孝直率先表态:“臣等定当尽心竭力,协同大明天军作战!”
毛利大纲如梦初醒,赶忙道:“大皇帝陛下圣明,我等日本藩众受徳川幕府欺压久矣,只因幕府势大,数十年来不得不屈从,皇明大军此来,吊民伐罪,如久旱甘露,解我日本危苦,我日本各藩无不感激涕零,上国风范,可见一斑!”
朱慈烺微微点头,小日本的话说的很好听,态度也很卑微,他没有理由拒绝这种自贬式吹捧。
他言道:“日本之事,一切有我大明做主,尔等尽管放心好了。”
这时,毛利大纲又道:“大皇帝陛下一路舟马劳乏,下臣已在城中为陛下准备好了行宫,请陛下移驾,我等也好伺候陛下起居。”
朱慈烺淡淡一笑,说的什么屁话!朕需要你们几个矮胖子伺候起居?玩相扑呢?
他直言道:“朕看就不必了。”
毛利大纲和众大名们怔了怔,道:“那陛下打算在哪里下榻?”
朱慈烺一指窗外小山上的楼台,笑道:“朕看那座小楼不错,负山面海,朝晖夕阴,气象万千,朕就住在那里吧。”
他之所以选择靠近寺庙的临海楼下榻,因为这座木质小楼是明军和倒幕联军的临时指挥部,旁边黑瓦赤墙的寺庙是供奉着日本安德天皇灵位的赤间神宫。
倒幕联盟选择在这里驻扎,是有意义的。
朱慈烺选择这里,也有着意义,这里在另一个时空,曾是马关条约签订地点的春帆楼的位置。
穿越前,他曾因公务出国日本,专程来到这里参观过。
日本大名们不明白大明皇帝为什么看中了临海楼,不过既然大皇帝发了话,点名要住在这里,那只能照办了。
毛利大纲立刻下令,命临海馆楼的人马上搬走,立刻、马上!给大明皇帝腾地方!
余者大名也纷纷有所行动,命人把准备好的伺候人员和用具统统搬到临海楼,包括一群新鲜美丽可人的日本少女,这是日本的老传统了。
徐盛也带着御林军先行上岸,到临海楼周边驻扎,布置御驾警哨诸事。
朱慈烺入驻临海楼后,在大厅中召开了第一次征日御前会议,商议本州岛的作战计划。
除了天武军将领参与外,毛利大纲等投诚的几个藩主也应邀出席,毕竟在日本土地上打仗,少不了日奸带路党和伪军。
作战大厅里,朱慈烺身着明军统帅军服,端坐在高椅上,他的身前,是长条会议桌,上面铺好了长长的日本地图。
会议桌两边,左边是明军将领,右边是日军将领。
明军将领还好,个个笔直的端坐着,将手放在大腿上,而日军将领,则是有些不知所措。
他们习惯跪坐着,这诈一下的坐在椅子上,很不习惯,他们强行撑着,就跟雕塑一样,很不自然。
用不恰当的比喻说,跪久了,坐都坐不踏实了。
朱慈烺哪管他们踏不踏实,敲着桌子道:“现在幕府兵力如何,在哪里驻军?”
负责日本局势的征东都护府的李少游,他忙起身道:“回禀陛下,近日幕府得知我大明出兵,将兵马基本都撤出了中国地区,往大坂城集结。”
“据锦衣卫发来的情报,大坂城的守将是酒井忠清,兵力大约七万人,另有情报显示,幕府大老酒井忠胜前日离开了京都,亲自前往江户和关东,去召集各普代大名和亲藩大名,聚集人马驰援京都。”
朱慈烺看着长桌上的地图,目光扫向了本州岛“中国”一带,又看了眼京都和江户的位置。
这里的“中国地区”,是日本的地理概念名次,日本人以京都为中心,根据远近将国土命名为“近国”、“中国”、“远国”三个地区,相当于“华中”、“华东”的概念。
日本的中国地区主要在本州岛西南部,包括鸟取、岛根、冈山、广岛、山口等地区,明军所在的下关也属于中国地区。
至于九州岛和四国岛,那已经是大明的国土了,属于真正的中国。
日军驻守大坂城的守将酒井忠清,他和幕府大老酒井忠胜看名字像是兄弟俩,然而不是,他们只是同族。
而且历史上的酒井忠清,在酒井忠胜死后,成为德川家纲时代的大佬,把持着幕府大权,他竟然在德川家纲升天后,想让皇室中跟德川家有血缘关系的亲王当征夷大将军,险些把幕府给搞垮了。
李少游汇报完之后,征日主帅徐青山说话了:“陛下,臣觉得下关地势偏僻,通往京都的山地颇多,我军回旋的余地不大,然德川幕府的军队在不断聚集中,臣觉得我军想要速战速决,应该走海路进攻大坂,继而北上直捣黄龙,兵临京都城下!”
朱慈烺喝了口茶,示意徐青山继续说。
徐青山指着地图道:“现在我军在本州岛的兵力已经达到了六万人(包括三万征东军)。”
他瞥了一眼对面的日本大名们:“哦,加上日本友军的两万人马,共计八万,在多山的中国地区,我们这么多兵力难以施展开来,不利于大军作战。”
徐青山拿起桌上的指挥棒,道:“大坂到京都一路平坦宽阔,不过百里,还有宽阔的河流可作为我大军的后勤补给通道,因此,臣觉得采用擒贼先擒王的战术,我军先克大坂,接着直捣黄龙,直达日本国都,摧毁幕府机构!”
朱慈烺沉思,徐青山的作战方案,他之前也曾考虑过。
这相当于后世抗战期间,日本在上海打一场淞沪会战,接着乘胜西进,一举攻占南京,企图迫使国府屈服。
当然了,淞沪会战是常凯申一手策划的,他为了应付“七七事变”后的复杂形势,决定主动逼迫日军改变由北向南的战略意图,引导改变为由东向西,以利于国府长期作战。
虽然常凯申败了,但他的战略意图达到了,对当时的中国还是比较有利的。
或许是出于历史的缘故,朱慈烺打心里是不愿先打大坂的,他也担心这是德川幕府在用类似常凯申的战略,逼迫明军进攻大坂,为他们争取长期对线的时间。
如果明军无法在短期内在日本战船速战速决,结束与日本的战争,那么就会面临陷入泥潭的致命战略弱点。
这两种战略方法,让他有些纠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