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xumj爱不释手的小說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930 開心的話,會忘掉不開心的事嗎?閲讀-rtejk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小說推薦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因为放映厅的人都在外走,也不会让人多逗留的。
所以宫本兰三人很快就出现在龙之介和雪之下视线中。
真相即可揭晓。
不过,她们同三两人群一起走着,并未左右转头看。
所以也没看见特意躲起来的龙之介和龙之介。
躲在龙之介后面的雪之下挤出脑袋小声道:“就这么看着?”
龙之介眼神微凝:“应该不是跟着咱们吧?毕竟要是跟踪不可能不四下看寻找目标。”
雪之下轻笑一声:“电影时晚上八点五十五结束的。
那或许是人家觉得太晚要回家去了,这次的跟踪已经结束了呢?”
龙之介面色一愣:“……确实有这个可能呀。”
他们在自动售票机旁边窃窃私语之时,雪之下她们三个进了电梯里面。
而人进电梯之后,都会本能地转身面对电梯门,而非背对着。
所以宫本兰她们三个隔着电梯门和龙之介两人视线堆在了一起。
宫本兰对他们浅浅一笑,花田千惠美笑着招了招手,三川镜水面色如常地点了下头。
龙之介也稍有些尴尬地笑笑,雪之下倒是坦然地看着微点了下头。
渐渐关闭的电梯门,隔断了两方人的视线。
————
最后,龙之介再次看向旁边的雪之下:“你有什么想法”
“没有,或许是你多虑了。”雪之下这么说道。
龙之介叹了口气,也没说啥了,跟就跟着吧,也没什么影响。
倒是现在看完电影已经马上要晚上9点了。
龙之介掏出手机一看,差3分9点了。
他得快点走了,不然这栋楼上的店铺就要关门了,那可就没法给雪之下买礼物了。
所以龙之介也不拖拉,给了雪之下一个眼神便继续往前走:
“咱们也走吧,我……我给你的礼物还没有买呢。”
走在后面的雪之下嘴角闻言有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没关系,慢慢来,明天后天送都是一样的,我依旧会满怀期待地等着你。”
龙之介摇头一笑,今天是第一次正式的约会,换做明天后天送那就没有意义了呀。
不过说起来,雪之下倒是给他们抓了三个哆啦a梦的小玩偶。
他们两个还都办了一张电影院的会员卡。
这都是很有纪念意义的东西呢,倒是他说了要送礼物,但现在还没买呢。
唔,之前吃进肚子的不算,毕竟吃了也就没了。
不过,他正要带着雪之下离开这里时,却看见放映厅斜对面卖爆米花的地方。
那里有几个女孩子围在那里说着什么。
也不是在买爆米花,因为爆米花在柜台的另一边。
龙之介有些好奇,便头一动示意了一下雪之下,然后一起走了过去。
看热闹嘛,是人的天性,有利于获得更多的信息,从而更好的生存。
而这又不是什么加油站着火了,围观一下也没啥的,耽误不了几分钟也不危险。
站在那群女孩子后面,龙之介听了听、看了看马上明白了。
原来这里有一台免费打印照片的机器。
龙之介好像在哪里听过。
可能是因为围绕王者广场建立起来的商业街里面的电影院,都是同一个模式吧。
又或者是这种办法挺有意思的,能让游客离开时有个好心情,看到照片又能想起这个电影院。
其他影院都纷纷效仿了。
总之,这个机器扫码就以连接手机,用手机发送两张照片就可以打印出来。
不过每个人只能打印两张。
龙之介笑了一下,倒是瞌睡送来了枕头呀。
他之前打算送个手机壳,不过看雪之下一直没有手机壳,大概也是不怕摔吧。
因为手机真要是摔了,她也绝对有充足的钱去换一个更新款的手机。
所以有钱人可能真的不喜欢用手机壳吧,毕竟裸机颜色和手感都很好。
其次就是贴画,贴画这个东西,现在仔细想一想有些太普通了吧。
贴在手机背面容易摩擦,图案会变淡掉了,或者起卷起胶。
大概,还不如一张照片来的实用。
所以他之前就像和雪之下拍大头照片,算做礼物了,但是觉得不能太亲密就放弃了。
在这个地方,大头照有着更加明确的意义。
不是恋人,不是亲人或者非常好的朋友是不会拍的。
就像动漫里京介和桐乃一样,假装约会时候拍了一些的大头照。
那时心态异常的京介甚至还把大头照贴到了冰箱的门上。
让桐乃一阵炸毛,差点崩溃。
龙之介也是抱的这个主意,可以多拍一拍大头照,然后送给雪之下。
让她放在相册里,抑或是贴在冰箱上。
如果雪之下愿意,也可以贴在手机上,向学校其他的女生宣示主权。
这也是一大且最大的妙用,也是这个礼物真正的精髓所在。
普通人是悟不透的,但龙之介觉得雪之下可以。
想到这儿,龙之介就带着雪之下离开了,并没有通过手机发送照片打印照片什么的。
毕竟有限额,就两张,太不过瘾了。
而且他之前在这种栋楼里其实也看到过拍大头照的机器。
是自动的那一种,不需要人操作,投币即可。
还真是有各种各样的售货机呢,就连自动洗狗机都有呢。
之前因为不想和雪之下再加深关系了,所以才放弃了这个提议。
但因为想的手机壳和贴画都不靠谱,时间又是晚上晚上九点了。
也只好去弄大头照了,毕竟投币自动操作的应该很晚也能用的。
ε=(′ο`*)))唉,只是留下了照片,日后若是分手。
看到这些会格外的烦躁,格外的痛心,想要扔掉又不舍得吧?
可惜事到如今只能如此了。
希望……能够不辜负雪之下的期待吧。
————
接下来的事很是顺利。
先在六、七楼找了找,然后才在六楼找见投币式大头照机。
这是一排小小的隔间,隔间外面印有各种宣传语和图画。
总体说嘛,粉色少女风。
龙之介稍是一笑,果然,这东西女孩子最喜欢呢。
市场永远是跟着需要产生的。
————
他和雪之下进去后,把手提书包和买的东西都放在地上。
俩人挤,确实是挤在小小的空间里。
龙之介投币后,雪之下按着眼前的机器,选择着相片的背景和贴图。
因为是大头照嘛,如果离得远就拍不全了,所以脑袋是稍微挨着拍的。
怎么说呢,花了老长时间龙之介和雪之下才从这个小隔间里出来。
或许是太挤,又或者有些闷热,雪之下的小脸都有些粉红的感觉。
龙之介看在眼里满眼的温柔,又不是结婚照,干嘛这么激动……
(*^▽^*)嘿嘿~
————
一百张照片,十种表情,每种十张,百张两人分。
雪之下将照片收进手提书包里,就算多了瓶矿泉水和一个哆啦爱梦玩偶,还是能放下。
随后她蓦然一抬头,蓝色的眼眸盯着笑吟吟的龙之介。
雪之下那“天真”可爱的脸上有些疑惑:“这就是你给我的礼物吗?”
龙之介眼睛一眨,察觉到不对,难道雪之下不喜欢失望了?
他缓缓点了一下头,笑容渐收:
“是…是呀,你可以贴到家里的家具上,时刻都能看见我。
也可以贴在笔袋书包课桌上,也能一直看见。”
雪之下“天真”的脸上,疑惑消失,被失望所盘踞。
她叹了口气,提着手提书包走了起来。
离龙之介有两三步远时,才传来幽幽的一句话:“那我可是真的有些失望呢~”
龙之介慌忙把照片装进口袋,提着装有雪之下之前买的黑白长筒袜的白色袋子追了上去。
他看着稍前面自顾自走着的雪之下。
看她的侧脸上依旧精致完美,但此时却给龙之介一种冷漠陌生的感觉。
龙之介是真的懵。
他选的礼物真的这么让人失望吗?
虽然便宜,但是雪之下应该不会在意这个吧?
所以雪之下是觉得有些太不用心了,有些敷衍吗?
不不不,我的雪乃怎么可能会因为礼物不好生气呢?
更何况他送的礼物有宣示主权的大用,不会没有意义,难道是她没看出来?
龙之介心中有了认识后,试探地对雪之下说道:
“其实,我之前打算送你手机壳的,不过见你不用,不过现在时间晚了也买不上。
所以就没有买,而是选了这个。”
前面走着的雪之下,稍转头看向一边斜眼笑了一下,而后保持深沉说道:
“虽然有点失望,但是做的纪念品还是很合格的。”
“抱歉抱歉,下次我一定选更好的礼物。”龙之介笑呵呵地接话道。
他看出雪之下不是真生气了。
“不,你不用道歉,好歹也是你认真想过的。
不过……
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那就送我回去吧。”
龙之介当即笑出声来:
“(∩_∩)哈哈~那还用说,这都晚上九点天黑了,你一个人回去我放不下心啊。”
“唔,我是说,你送我回去后留宿一晚吧?”雪之下最终说了出了自己的期望。
龙之介虎躯一震,这……
“龙之介,你送我回去后,这么晚一个人回去,我也不放心呀。
而且回去之后想必都快晚上十点了吧?
倒不如就在我这里住一晚,反正都一样呀,你也住过。”
龙之介真不想再和雪之下加深感情了,但是此情此景……
他轻咳一下,还是答应了。
毕竟那个,那个在雪之下家,他又不是第一次住了。
上一次他和雪之下还同一张床睡了呢。
没什么的,小问题罢了。
这个时候,他也回忆起来了,雪之下这个女朋友在房间里时候对他很是亲热呢。
一点都不拘泥。
如果以后真的结了婚,想必也有很多闺房乐趣吧?
龙之介“嘿嘿”地笑了起来,也彻底明白,雪之下之前不是生气。
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
和雪之下走出了这个大楼,外面已是一片星空。
两人在人行道上一起走着。
龙之介瞅了瞅雪之下的小胳膊小腿,玩了一天也是很累了吧?
他满怀柔情地说道:“打个车吧?”
雪之下点了点头,依旧把书提书包放在身后双手拿着,慢慢在龙之介身边踱步。
不说话,似乎在想着什么。
龙之介看在眼里觉得自己能猜出一点。
根据上次的经验,雪之下在房间里一定会热情似火,和在外的冷若冰霜的想象截然不同。
这就是反差萌啊。
不过,得受得住诱惑,要淡定啊。
即便如此想着,龙之介还是自顾自高兴了一会儿。
————
等车嘛,自然要在路边了,所以雪之下也停了下来。
龙之介站在一侧,望了望马路远处有没有出租车。
没有,那便看向了雪之下。
虽然她还是和往日一样无甚表情,但总觉得今天心事重重。
恐怕并非是因为之后要做的事害羞。
龙之介想了一下还是问了句:“你还是觉得我的礼物不好,有些失望吗?”
雪之下目光转动到龙之介身上:“你今天觉得开心吗?”
龙之介迟疑一下,点点头:“我的话,还蛮开心的,毕竟是和你在一起。”
“那如果你开心的话,会忘掉不开心的事吗?”雪之下追问道,似乎另有深意。
听到这话,龙之介忽然想到了春野堇那个家伙说的。
叫功过不相抵,恩怨不两消,误会解开了,也不能当做没什么事发生。
如果是春野堇,就算发生一件不开心的事之后,发生一件开心的事。
也会记在心里吧,区分对待吧?
龙之介也觉得有几分道理,不过也要分事情:
“只要不是什么原则性的问题,我可以选择忘掉的。”
雪之下点了点头没有在说话。
————
后来打了一辆出租车,和雪之下一起去了公寓里。
————
进入雪之下的公寓,龙之介后进来关掉防盗门并反锁。
诶?进门反锁不是尝试吗?不奇怪的。
龙之介关了房门,转身就笑了起来。
来女朋友家,但又不是第一次来,所以他也是比较轻松的。
换好鞋走在走廊里,龙之介把手里帮雪之下提着的白黑长筒袜袋子给她:
“你先放一下东西吧,然后咱们再商量一下等会做什么。”
雪之下回头看了他一眼,平静地说道:“跟着我,不要离开我的视线。”
龙之介一愣,随即露出了好笑的笑容。
果然到了家里,没有人看见的时候,雪之下就开启了另一种模式。
撒娇,黏人,温柔,大胆,热情。
————
龙之介一点头,不说什么,只是跟着雪之下进到了她的卧室。
站在卧室门口,他看着雪之下放东西。
把买的黑色或白色的长筒袜放进了衣柜里。
然后打开书包取出哆啦a梦的玩偶、一瓶矿泉水,一沓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