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jjcf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逍遙侯 txt-第1511章 追窮寇閲讀-f7bbb

逍遙侯
小說推薦逍遙侯
等王肯的一万大军赶到剑门关前,和廖山河顺利会师之后,全面进攻剑门关的时机,也就成熟了。
毕竟,前锋营的总兵力,不过区区三千人而已。即使已经拿下了两座山峰,正面进攻的主力,只有区区两千人,实在是太少了。
以两千人去攻击蜀军守关的两万人,只具备骚扰的性质,而不可能起到真正拿下的作用。
随着王肯的到来,汉军在掌握了两山的优势之后,也就具备了强攻夺关的实力。
战前会议随即展开,参与的人数并不多,主要是廖山河、第六厢镇抚使钟元俊、王肯、各军的都指挥使和镇抚使、以及随军参议司的参议们。
“诸位,如今两山已经落入了我军之手,下一步就是尽快的拿下剑门关了,不知道各位有何高见?”
上一次会议上,出头露脸的参议杨刚,提出了不少的好点子。廖山河在尝到了甜头之后,比以前更加的重视参议们的意见了。
“大总管,某以为,不能像上次进攻阳平关那样,扔出过多的鸡尾酒。否则的话,即使吓跑了敌军,我军也会被雄雄的火焰,挡住去路,而无法顺利的追击。”王肯吸取了上次烧毁阳平关的教训,并提出了改进的意见,“山顶的我军,完全可以扔出少量的鸡尾酒,再加上石头和木头等杂物,只要迫使敌军不敢在关城上轻易露头,掩护我主力攻城大军推进到关门前,就是胜利的保障。”
“是的,扔出过多鸡尾酒,不仅挡住了我军的去路,也很容易给敌军创造烧毁栈道的机会。”
从山上爬下来参加军议的杨刚,紧随在王肯的后边,提出了合理的看法。
镇抚使钟元俊拈起胡须,不动声色的望着从容不迫的杨刚,心里对他极为认可。
皇上派杨刚前来第六厢作参议,并不是镀镀金就升迁上去这么简单,而是想要发挥杨刚的军事指挥才能,替大军的南征提供必要的助力。
事实上,夺取两山的战役之中,杨刚不仅提出了合理化的建议,而且奋不顾身的还冲锋在前,完全没有天子门生的骄娇二气,实属难得了。
此前,负责政工的钟元俊已经打听清楚了,杨刚的下边还有一个幼弟,至今尚未婚配。
巧合的是,钟元俊最小的妻妹,恰好也到了说亲的年纪。
如果,这桩婚事能成,就相当于钟杨两家间接联姻了,其中的好处自然是不少的。
起这个念头,主要是,钟元俊非常看好杨刚的前程。毕竟,整个汉军几十万人之中,能够真正简在帝心的军官,可谓是少之又少。
按照汉军的规矩,指挥作战属于廖山河这个都指挥使的职权范围,钟元俊照例是不轻易发言的,以免影响了廖山河的权威性。
若是涉及到军官的升迁降调,发薪发饷,或是生活上的困难,就要以钟元俊为主导了。
说白了,就是军政和军令分离,廖山河和钟元俊,谁都不可能独自掌握整个第六厢的全部大权。
在场的众人踊跃发言,各抒己见,言辞也越来越激烈了。
廖山河微微一笑,哪怕是经过了讲武堂深造的军官,别看文化程度比此前高了不少,火气依然不小啊。
李中易曾经说过,一支军队若想百战百胜,就必须集思广益,总结不足,发扬长处。
在军事会议上,大家都不敢讲真话的军队,迟早是要栽大跟头的!
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在李中易的以身作则之下,整个汉军系统,已经形成了良好的实事求是的讨论风气。
作战会议上,不论职务高低,只论作战的实际需要,既求真也务实!
“另外,正面进攻的时候,为了防备敌军扔滚木擂石,甚至是泼火油烧咱们,必须事先准备好大量的土包,以免到时候手忙脚乱,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杨刚的补充,令在场的所有人,不约而同的点头赞许。
山道确实异常之崎岖,经过实地勘查,仅容一辆半马车通行。而且,关墙上的蜀军,很容易发现进攻的部队。
说句不好听的话,在这种道路上,敌军随随便便砸一颗大石头下来,你摆的兵马越多,损失也就越大。
所以,利用土包作为掩护,层层推进上去,哪怕速度慢一点,也可以最大限度的保护好进攻的官兵。
受李中易的严重影响,现在的汉军之中,普遍推崇既要打胜仗,又要损失小的作战思想,而没有莽干的空间。
归根到底,由于李中易采取的是,厚养军队的政策,则每牺牲一名战士的成本,都是巨大的!
李中易曾经当众算过一笔大帐,如果某场战役,阵亡的将士超过一万人,朝廷的财政就会陷入到极大的窘境。假如,阵亡的将士超过了两万人,朝廷的财政必将瞬间破产。
当然了,那个时候,朝廷还没拿下江南和蜀地,财政的收入水平相对比较有限。
就算是现在的财政承受能力,已经提高了一倍多,阵亡的上限也不能超过三万。
正因为战损的成本过于高昂,在汉军之中,大大小小的将领们,不管是自愿也好,被迫也罢,都必须学会精算损失帐。
经过总结,战损比例最大的战役,除了中埋伏之外,就是被追击!
所以,汉军的将士们,都养成了宁可不胜,也不能因为轻敌而导致大败的作战习惯。毕竟,每一位精锐的战士,都是宝贵财富,而不是不值钱的消耗品。
自从唐末以降,军汉们的地位每况愈下,由国家军人彻底的变成了藩镇们争权夺利的人形消耗品。
为了防备军汉们逃跑,各路的军阀们,甚至丧心病狂的在他们的脸上刺字,把他们的自尊彻底的践踏于脚下,颜面荡然无存!
正是因为李中易的横空出世,这才彻底扭转了军人的社会地位和形象,给了军人们扬眉吐气的自信。
从河池建军开始,李中易就制订了高收入高待遇,一人当兵全家光荣的优待政策。哪怕是某个战士,不幸的战死于杀场,也完全没有后顾之忧,自有朝廷出面,很好的照顾其家人和子女。
君上视大家为手足兄弟,大家焉能不奋死效力?
经过两个时辰的争吵之后,最终的作战计划成形,主攻的任务交给了王肯,而廖山河这个主将,则居中和指挥。
“诸位,皇上就在后边看着咱们呢,我就一个要求,希望诸位严格按照作战计划执行,努力彰显我军百战百胜的军威!”
“喏!”
大约一个多时辰后,李中易拿到了详细的作战计划,他反复的看了几遍,不由高高的翘起嘴角:布置合理,军心可用!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廖山河把总攻剑门关的时间,放在了天光大亮之后。
战役的打响时间,以军号吹响的时间为准。由占领了两山的将士们,率先发起进攻,他们只需要往剑门关内扔石头和鸡尾酒即可。
尤其令李中易感到高兴的是,他的部下们总结能力都很强,制订了穷追猛打的战术,不给蜀军败兵留下纵火烧栈道的时间。
这一次,栈道被烧了,至少大军一个半月的南下时间,教训其实蛮深刻的。
“中和,咱们也跟上去吧?反正啊,闲着也是闲着。”李中易笑望着杨无双。
杨无双本想劝阻,可是,看清楚皇帝眼神里的坚定之后,他又把话咽回去了,点头道:“反正修栈道旷日持久,不如到前边去看看热闹。”
翻山越岭的赶路,自然不可能携带火炮等重型装备,李中易在近卫军的簇拥下,浩浩荡荡的出发,直奔剑门关下。
清晨时分,汉军大营里,将士们已经饱餐了战饭,正肃立于各自的营帐门前,等候上边下达的军令。
山区作战,再多的兵马,也无法像平原那般的完全展开。如今的汉军将士们,摆的居然是兵家之大忌的一字长蛇阵。
一字长蛇阵的蛇头在剑门关的山脚下,蛇尾却摆在了数里之外的半山腰上。没办法,战阵虽丑,却是当前最佳的部署。
廖山河块步走到阵前,抽刀在手,厉声喝道:“儿郎们,我们的对面就是天下第一雄关,伪蜀孟昶曾经大发狂言,说我军绝对过不去此关。你们说,我们过不过得去?”
“踏破剑门关,打进成都府!”
“踏破剑门关,打进成都府!”
“踏破剑门关,打进成都府!”
由于战阵实在过长了,前边的将士们刚刚呐喊完毕,后边的将士方才跟着一起呐喊,声浪此起彼伏,尽显大汉之军威!
“吹号,进攻!”廖山河挥舞着手里战刀,笔直的指向剑门关。
“滴滴哒滴哒……”嘹亮的军号骤然吹响,声波传遍了整个山谷,预示着总攻击开始了。
杨刚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听见进攻的军号声,他当即挥下大手,大声命令道:“先扔五个小石头,再扔一罐鸡尾酒,最后扔一块大石头。”
这种做法就很鸡贼了!
扔小石头的目的,不是为了砸死蜀军,而是扰乱蜀军的军心,令其惶恐不安。
夹杂着一罐鸡尾酒扔下去,这个就是死亡的威胁了,不管是谁沾上了燃烧的魔鬼液体,即使不被烧死,也会被烧破了胆。
至于,扔大石头,就真的是为了将蜀军的士兵砸死在地面上,越是血肉模糊的场景,越令人感到恐惧。
居高临下的感觉,真的是爽爆了,随着杨刚的一声令下,站在第一排的十名战士,举起手里的石头或是鸡尾酒罐,恶狠狠的砸向山下的剑门关里。
“轰……”
“咣……”
“咔嚓……”
“嘭……”从山上扔下来的一罐鸡尾酒,恰好砸在了蜀军的密集人群之中,眨眼间,十几个火人,疼的满地打滚,声嘶力竭的哀号着。
“哎呀,我的娘呀……”
“疼啊……”
“救救我……”
剑门关是座山城,为了防御北军的进攻,关里多的是滚木擂石和烧得冒青烟的油锅。
然而,关里恰好没有准备灭火的草包,这可就麻烦了!
有人的亲戚中了招,被烧成了火人,他赶忙提了桶水来,兜头泼了过去,想浇熄大火。
谁料,不泼水还好,泼了水后,火势反而越烧越旺,活脱脱把自家的亲戚,给折腾成了烤肉。
“哎呀,水都扑不灭,莫不是鬼火?”有个缺心眼的小子,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嚷嚷出了口。
就在人心惶惶之际,又一轮石头夹着鸡尾酒的攻势,从天而降。
这一次,大家都长了心眼,贴墙躲着,倒是没伤着人。
可是,就在众人刚刚高兴了一小会儿的工夫,大家贴墙的这一边,遭受了异常残暴的攻击,又有十几个人被鸡尾酒烧成了火人。
这下子,守关的蜀军们算是看明白了,无论他们向左躲还是向右躲,都逃不过两边山上的夹击。
“都不许乱,听老子的命令,把盾牌举在头上。”
关里的蜀军军官也不全是酒囊饭袋,有人眼见不妙,果断的挺身而出,厉声下达了命令。
大家定神一看,站出来的军官,正是他们的顶头上司,剑州军都指挥使邵农。
邵农不是一般人,向来驭下宽仁,部下们即使犯了罪,也不轻易杀人。所以,他在军中还是颇有威望的。
在邵农的积威压迫之下,原本已经大乱的守军士兵,瞬间找到了主心骨,众人纷纷举起手里的盾牌。
这个时候,就看出了杨刚的狡猾之处了。大大小小的石头,混杂着鸡尾酒,一起砸下来,别说举盾牌了,就算是举大钟,也不顶事儿。
“轰……”
“咣……”
“啪……”
一通乱砸之下,不断有人倒在地上,重伤不起。而且,盾牌根本就遮掩不住燃烧的鸡尾酒液。
这么一来,守关的蜀军们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士气,顿时被消耗一空。
有人实在受不了这种只能挨打挨烧,却完全无法反击的折磨,扔下手里的钢刀,掉头就跑。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既然有人开了头,被恐惧压得喘不过气来的人们,有样学样的跟着逃了。
恐惧是一种传染病,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
于是,天下第一雄关内的守军,甚至连敌军的面都还没有见着,就已经转身开逃了。
“参议,蜀军开了后门,逃出去了!”
杨刚吸取了上次被烧栈道的教训,这一次,早早的就派人专门盯着蜀军的动静。
如今,扔石头的游戏,不过才搞了十轮而已,蜀军就败了,唉,胜利啊,来得有些太容易了啊!
主力大军的前锋部队,还在半山腰缓慢的挪动之时,廖山河忽然听见了胜利的冲锋号声,那嘹亮的号声,响彻云宵!
“娘的,这就赢了?老子的进攻队形还没有展开呢!”廖山河觉得有点匪夷所思,然而,胜利的冲锋号声却是千真万确。
李中易听说之后,不由笑道:“宜将余勇追穷寇,廖山河这一次做得好,好得很,好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