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hhn1優秀小說 重啓全盛時代 噴火萌-第一百三十一章、週期性虛弱閲讀-uzyn1

重啓全盛時代
小說推薦重啓全盛時代
小题大做了。
王太卡一向是不生病的,再加上了上次的事情,颇有点狼来了的意思,所以这一次弄的大家都很莫名其妙。
等充儿回来之后,王太卡又解释了一下,就是自己的小毛病,没有什么大事。但是充儿和知恩酱压根就不听王太卡的话,两个人直接押送王太卡去医院。
没错,就是押送。
充儿开车,知恩酱在后面看管着王太卡。
这种待遇还真的是……说好吧,但这种被押送的感觉真的是怪怪的。但是说不好吧,两个当红偶像放下工作推掉通告,陪着一起去医院,这样还不算好也真的是有点不知好歹了。
王太卡到了医院检查了一圈身体,各种检测结果出来,都没有任何问题。除了胸下位置曾经被包流香的战术笔刺了一下,导致横膈膜损伤,所以留下后遗症,会在生气的时候有些隐隐作痛以外,其余的地方都是健健康康的。
王太卡不抽烟不喝酒的,而且体格本来就是属于那种很好的。所以在生理上没有任何问题。用医生的话说,感冒的几率都比正常人小很多。
让王太卡松了口气的是,还好查了一遍,没有肾虚。虽然感觉这种生活持续下去是早晚的事情,但是起码现在不是,这就是好事!
那问题来了,王太卡现在这个情况,到底是什么原因呢?不死心的充儿和知恩酱,又带着王太卡去看了精神科,各种检测什么的。
心理科和精神科,其实还是有差别的。精神科注重的是病理上的损伤,而心理医生那种注重的是更深层的一些病因方面。当然这也不能概括全部。
就像这次,医生在看了一些王太卡的以往病情之后,倒是说出了自己的诊断。
病房里,王太卡坐在中间,两边是充儿和知恩酱,只不过两个人都带着口罩和帽子,并不会被认出来。
医生则是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说着王太卡的病情:“这个不是什么大毛病,我看来王先生的以往病情,躁郁症对吧?现在看起来躁郁症的发作可能已经微乎其微了。但是影响,还是有的。这种影响不是病情上的,而是一种习惯。”
知恩酱脑洞大开:“没有任何原因,就是习惯性生病,周期性虚弱?这怎么可能?”
医生说道:“事实上,是有可能的。这种原因来自于人体本身的平衡。王先生之前不是有躁郁症嘛,躁郁症的特点在于情绪的转变,但不管你是暴躁还是抑郁,这都是对人有很大压力的情绪,你时长保持在亢奋的状态。这种状态很伤精神的。所以人的大脑为了平衡这种情况,就会对自己进行自我调控。这是本能。”
王太卡听懂了,点点头。这确实是合理的。就像是有些人听到看到了自己接受不了的事情,忽然疯了。
其实“疯”也是一种精神的自我调控。因为疯掉的人是没有接受能力的,自然也就不用再清醒的去接受那些残酷的现实。只不过这种调控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大脑说的算。
王太卡说道:“那我这种是属于什么情况?难道不是……额,这个和私生活,应该没关系吧?”
此言一出,王太卡就感觉身边两个人的眼神,像是两把刀一样往自己身上扎。
医生则是说道:“有点影响,但这是客观影响,只要还是主观因素,也就是自身的调控出了问题。”
王太卡松了口气,就是嘛!自己身体这么好,就算有成瘾症,也不至于这么快垮掉。那禁欲的事情还是不用太着急,对吧?
医生举例子:“其实人身上有很多这种挺糟糕的自我防御功能。而且这种功能都是不可控的。比如呕吐,其实人的呕吐是一个健康的防御机制,本意上是自身在察觉到某些不对的东西时,能自动触发,把吃下去的东西吐出来,这样就有助于古时候的人类吃到不健康的东西,从而被毒死。这就是呕吐的来源。像是你喂了宠物它们不喜欢吃的东西,它们也会吐出来的。因为这种机制,哺乳动物差不多都有。
“但现在问题出现了,人的这种自我防御机制,其实并不是那么准确。所以当你吃了一些味道有些刺激性的食物,身体就会自动认为你中毒了,所以开始让你本能的呕吐。”医生说道。
充儿则是好奇的问道:“那为什么有些人坐车还会呕吐呢?”
王太卡笑道:“这个我现在也明白了。应该是说,坐车晕晕乎乎的感觉,让身体以为自己是中毒了,所以才有了呕吐的症状,对吗?”
医生点点头:“正是如此!”
知恩酱说道:“可是,我们知道是坐车,不是中毒啊!”
“这就是我刚刚说的不可控。”医生说道:“人对身体的掌控,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并不高明。而且更不完善。就像你无法控制你的指甲和头发的生长,无法控制耳朵像眼睛一样可以张开关闭。这些本就是你身上的东西,你无法掌控。”
“像是呕吐也是如此,你的大脑和你的身体背叛了你,所以就算你知道自己是在坐车,并不是中毒,可触发了身体的本能反应,你还是会呕吐。因为那些就算本能,不能随着个人意志转移。除非你能适应晕车,要不然就会一直吐下去。”
医生最后指了指王太卡:“现在王先生的问题就是这样。王先生之前患有躁郁症,躁郁症不管是在什么状态下,都是沉浸在一种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你快乐和暴躁的时候,是冲动的。而压抑抑郁的时候也是伤神的。这种状态持续久了,人就会废掉。”
“所以你的自身帮你调节,在你没有生病的情况下,也会周期性的让你变得乏力、虚弱、疲倦。这样强迫你从那种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下解脱出来,休息一下。”医生笑道:“事实上,你应该感谢这种自我调整。要是没有这种周期性的自我虚弱,那么陷入精神亢奋状态里时间过长,人的精神就会彻底崩溃,然后在那种极度疲倦但无法休息的折磨中,一点点死亡。”
医生的语气十分认真,显然不是在开玩笑。
王太卡闻言,也想明白了:“我懂了,躁郁症不管发作还是不发作,我之前都是在精神亢奋的状态。所以这种时而到来的疲倦感,是我自身的保护。难怪,我之前没有任何征兆的就开始难受,病倒。然后不打针不吃药,只要睡上一觉,基本就恢复精神了。原来是我自身的本能保护,在对抗躁郁症的挑动。原来是这样。”
知恩酱想起来了:“恐怖分子,最开始的时候,你在家里昏倒,就是我送你去医院的那一次,是不是也是这样?”
王太卡点点头。
“难怪你好的那么快,我还以为是药效好,原来你不输液也没事。”知恩酱点点头。
充儿其实也想到了很多细节,现在也明白了,王太卡原来还有这个毛病,而自己居然根本就没发现。
“现在躁郁症虽然已经被治愈,但是身体本能的防御还在,所以这种周期性的虚弱就不会停止。”医生说道:“就像是呕吐一样,虽然你明知道躁郁症已经不会影响你了,但是你的身体不信啊!这就是病因!”
王太卡站起来,认真的和医生握握手。不得不说这个医生有两把刷子,王太卡自己都没想到,现在居然出了这样的问题。
毕竟王太卡之前真的是以为,现在这样,真的就是因为自己这段时间过度频繁的影响。要是就这点能耐,那也太惨了。
这个医生的理论看起来荒唐,但实际上是符合医学的。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比如男人的二弟。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在瘫的状态,只有在要用的时候才站起来。这一方面是欲望问题,还有一方面就是生理结构。因为不可能长期保持起立的状态,否则过不了多久就会充血过度导致自我报废。这就是所谓的憋坏了身子。
王太卡之前躁郁症严重的事情,这些其实都被掩盖了,毕竟和躁郁症一比,这些都是小事情,小毛病。在躁郁症的对立面,这些保持了一个微妙的平衡。当躁郁症消失,这些小毛病就层出不穷了。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王太卡确定自己身子并不虚,而且很是远超常人的健康。他没来医院之前,还真的以为自己是虚了。害的他刚刚拿到体检结果的时候还挺紧张,生怕充儿发现自己虚了。好在没有这回事。
那禁欲的事情还能往后拖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