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k4nr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特種奶爸俏老婆-第4881章:一文不值鑒賞-0btv5

特種奶爸俏老婆
小說推薦特種奶爸俏老婆
(第5更)
楚静瑶和蒋叶丽,在王福等人的陪同下走进了酒厂。
初具规模的酒厂,品酒室还是很气派的。
柳如烟喜欢酿酒,对酒有着超乎常理的痴迷。
但她却从来不酗酒、醉酒。
酒带给人欢乐的同时,也会让人的味觉渐渐麻痹。
这种麻痹对于普通人来说,只是微量的,不足影响。
可对于柳如烟来说,却如同死刑。
顶级的酿酒人,都是出类拔萃的品酒大师。
走进来的这三位,冯老、丁老、房老,都是顶级的品酒师。
他们祖上没人酿酒,自己也没那手艺。
但凭着味觉与能说会道的嘴皮子,吃的就是这品酒的饭。
一年下来至少有百余场的品酒,每场都能收不少钱。
冯老今年块七十岁了,在外头还包养了两个小姑娘。
丁老今年也是六十多,出行豪车,住的是洋房别墅,据说家里的小保姆刚十八岁,陪吃又陪睡。
至于这位房老,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婆,一身的名牌,发型是很时尚的波浪小卷发,涂着一个与年龄严重不相符的红嘴唇,怎么看都很嘚瑟。
三人出现,在场的人纷纷让开了一条路。
这三位可是今天的主角,这一场对决的生死判官。
酒倒了三杯又三杯。
三杯是柳如烟新研究出来的漠北烈酒,简称柳氏烈酒。
另外的三杯,是谭家的烈酒,简称为谭氏烈酒。
三个人落座之后,端起了杯子品尝。
浅浅地抿上一小口。
冯老是闭目抿嘴。
丁老摇头晃脑,同时舌尖在嘴里不停地打转咀嚼。
至于房老么,她的表现很平静,只是眉头微皱。
冯老先开口,“呛而不辣,辣中带柔,无柔无刚,乃是上上的绝品……这谭家的烈酒,比我上次喝过的时候,又提升了一个很大的档次。
除了待会儿必须喝的柳氏烈酒,其余诸位家的酒,就不用端上来了,我品了这么多年的酒,这点自信还是有的,你们现场不会再有烈酒比谭家的更好了。”
“多谢冯老的谬赞,我们谭家一定再接再厉,能够得到冯老的称赞,我们全家上下都很激动啊。”
谭国雄奉承道。
“听说谭家最近发生了很多的事,偌大的一个大家族几乎要被打散了,剩下了了了几人,你们可千万不要放弃酿造我们漠北的烈酒啊,不然我们漠北日后,可就少了一样精粹。”
冯老叮嘱道。
“口感醇香,细腻光滑,在这细腻光滑之中,又带着一股子别样的辛辣,充满了我们漠北的狂野……”
丁老停下了摇头晃脑,瘪着嘴把话说完,眼睛猛地一亮,兴奋道:“好,好,好啊!这是我今年品过的一百零八杯酒当中,最为惊喜的一杯,真没想到我们漠北的烈酒,竟能有如此进化。”
“丁老的称赞,谭某人倍感荣幸,我谭家人更是为此荣耀。”谭国雄双手冲丁老行了拜礼。
“我也还是老冯的那句话,不管谭家经历了怎么样的磨难,都要挺过去,你们的存在,是漠北烈酒之幸,是我们这些爱酒人士之幸啊。”
丁老继续给予极高的评价。
“像是一团火,火种似乎有藏着一团冰,像是一团冰,似乎又在被高温所融化,高山之上有瀑布,溪水之中有游鱼,最终一团漫天的火焰,席卷了整个苍茫大地,带来的是无可阻挡的摧毁之势……”
“这酒,刚;这酒,烈;这酒,足以载入史册!”
房老的语调阴阳顿挫,极具感染力,排比句都用上了,给予的评价,绝对不比前两位的低。
“感谢,感谢……”
谭国雄又是一连串感谢的话,脸上已经笑开了花。
喝完了谭氏的烈酒,接下来就轮到柳氏的烈酒了。
三位品酒界的泰山北斗,用清水漱了三遍的口。
等到嘴里的味道完全正常,才端起杯子来品柳氏的女儿红。
三人脸上的表情以及肢体语言来看,似乎对柳氏的女儿红很抵触。
都是因为事先品尝了谭氏的烈酒,这谭氏的烈酒太过惊艳。
导致他们没什么心情对柳氏的烈酒抱有期望了。
噗……
冯老直接将一口酒吐在了地上,杯子往桌上一砸,怒道:“这是什么酒,根本就不是给人喝的!”
“又呛又辣,喝在喉咙里,像是吞下了一把剑,我们漠北烈酒的精髓是烈,但不是胡乱的烈!”
“失望,太让我失望了,这是我今年品过最差的酒!”
冯老喋喋不休,说了这么长的一大串,正眼都不看柳如烟一眼,话里头除了批评就是讽刺。
好似这一口酒,还不如尿来的实在。
“呸呸呸……”
丁老也将嘴里的酒吐出来,大声怒道:“这特么是什么玩意儿啊,酒中带算是禁忌,一味的想要突出一个‘烈’字,将就发酵的时间增长,这是犯了我们漠北烈酒酿造中的大忌。”
“哼哼……”
丁老冷笑地瞥了一眼柳如烟,“柳姑娘是吧,你们柳家的女儿红的确出名,但在华夏也就能派上个前十,你或许在酿酒方面很有天份,但你的狂妄恰恰害了你,以你的资质,根本无法来钻研我们漠北的烈酒,这是老祖宗留下的宝贝,岂能让你一个外人,轻易地就钻研透了?
以后啊,你还是滚出我们漠北比较好,这里不适合你。”
“咳咳……”
房老被呛得咳嗽起来,咳嗽了一连串,眼泪都要出来了。
啪!
房老把杯子往地上一摔,怒目瞪向柳如烟,“你这到底是给我喝的酒,还是毒药!是想要我的命么?”
“别说你这酒要跟谭氏的烈酒比了,就是比漠北最脸颊的酒,也比不上,垃圾,简直是垃圾中的垃圾。”
三个人劈头盖脸的一顿骂啊。
柳如烟始终保持着微笑。
礼貌,是一个女人最基本的优雅,柳如烟从来没忘过。(一零)
所有人幸灾乐祸地看过来:
“柳小姐,按照愿赌服输,你可是输给了我们漠北的谭家,按照事先定好的规矩应该在怎么办?”
“滚出漠北,交出柳家女儿红的配方。”
“赶紧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