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mnf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玩家兇猛 愛下-第八百四十八章 封印(4K)展示-fsfcv

玩家兇猛
小說推薦玩家兇猛
万钧海水沿着管道奔涌咆哮,十余米的浪涛如巨人手掌般重重拍下,金属残骸堆砌而成的嶙峋礁石,如微不足道砂砾般,被尽数推平、淹没。
一袭红色长发的安博里踩踏在浪潮之上,左手按住头顶飞扬的海盗三角帽,右手提着狭长弯刀,眯着眼睛,望着前方极远处的微小人影。
她深吸了一口气,海风咸腥一如既往,
前踏半步,中心前移,双手握紧长刀,抬起,在海浪达到最高点时,重重劈下。
名为【潮汐使者】的弯刀,悄无声息地释放力量,
前方锥形范围内的所有障碍物,先是表面浮起一道海水的涟漪光芒,紧接着便被一分为二,没有任何征兆地断裂破碎,沉入海水当中。
除了,那个站在悬梯上的身影。
名为【湛卢】的平凡男子,竖起了手中湛湛漆黑,宽厚锋利的青铜剑刃,挡在身前。
剑身上亮起一道水光,还未绽放,便被剑气所扑灭。
“…”
狭路相逢,退无可退,何况对方还曾在境域回廊赛段,重伤凌虐过自己的部下。
新仇旧恨涌上脑海,湛卢内心却依旧平静,
他没有说什么话语,
只是后撤半步,右手持剑,剑身与地面平行,左手两指托住剑刃中脊,摆出剑式。
前方浪花如整齐排列成战阵的白马,以海风为号角,承载着安博里,奔腾涌来。
两百米,一百米,五十米…
剑刃嗡鸣,积蓄依旧的力量陡然爆发,浩荡剑气自下而上撩起,将扑打而来的海浪斩成两半。
分海,斩浪。
湛卢一踏悬梯,跃至空中,身形似陀螺般旋转,
滔滔滚滚、如丝如缕剑气,朝着浪头上表情错愕的安博里,汹涌落下,似狂风暴雨,涤瑕荡秽。
女海盗一撩长刀,抽取碧蓝海水,挡住漫天剑气,
长靴踩踏浪头,凌空跃起,与湛卢刀剑相向。
铮!
金铁交错声尖利刺耳,响彻楼层,
兵器相撞形成的冲击波,令两人脚下的海水都凹陷下去,形成半圆陷坑。
短短数息间,潮汐使者与湛卢长剑便对撞了上百个来回,
凌厉决绝的剑气纵横无俦,肆意切割着海浪,
四溅的海水扬起至几十米距离,围绕战场编织成稀疏水幕。
倏然间,湛卢像是感觉到了什么,脸色微变,剑招变幻,抽剑脱离,瞬间与对方拉开距离,侧过头,看向左侧管道。
安博里眉头同样皱起,侧耳倾听——她脚下积聚不散的海水,相比之前,已经少了一大块。
呼吸声,奔跑声,狂笑声。
十字路口右侧,三人冲出黑暗隧道。
丁真嗣的夔牛机甲遍体鳞伤,赤霄左肩血流如注,知命鼻梁上的眼镜都被打碎,只剩镜脚还挂在耳朵上,身上穿着的普通外套被灼烧得焦化漆黑。
赤霄看见前方高处悬梯上的湛卢,脸上露出一抹包含着懊悔、羞耻、如释重负意味的复杂苦笑,刚想说些什么,就被一团从黑暗中射出的、直径十米的巨大火球打断。
丁真嗣驾驶夔牛机甲猛地转过身,抬起他了从同伴所驾驶的【山海·瞿如】机甲上拆卸下来的能量盾牌,横亘在赤霄背后。
轰!
火球陡然爆裂,闪耀光芒将昏暗空间照得亮如白昼,
炽烈高温持续灼烧着能量护盾,夔牛机甲驾驶舱中不断响着系统警报音。
但终究,还是挡住了。
丁真嗣喘着粗气,收齐了遍布蛛网裂纹、即将崩裂解体的能量盾牌,死死盯着黑暗中的某个方向。
隧道高处的管道上,走出了两道人影。
浑身苍白毛发收缩、逐渐退出雷狼状态的辛迪加【王虎】,
以及双手枕在脑后,一脸残忍笑容的【狂燃火】。
“哟,你们来了。”
安博里爽朗一笑,“超临界呢?我看之前你们三个的信号在一起过。”
“被他们偷袭了。”
狂燃火朝着下方的丁真嗣等人努了努嘴,无所谓地说道:“不过没死,活着回了现世。
我们也换了他们三个。”
狂燃火顿了一下,眼角余光扫了眼远处湛卢,“没解决?”
“是啊,他挺强的。”
安博里耿直地点了点头,坦诚道:“不用那一招的话,可能会被他打败吧。”
“那就不要浪费时间了。”
狂燃火撸起袖子,轻声嘀咕道:“早点解决,早点收工。”
局势再次陷入紧张,湛卢默默握紧了长剑,以他的实力,单独压制乃至击败安博里,还是可以做到的。
但是再加上和安博里相差仿佛的狂燃火,以及同属辛迪加的【王虎】,恐怕就力有未逮了。
毕竟,赤霄等人的状态,怎么看也不像是有战力的样子…
咔嚓咔嚓。
狂燃火扭动着脖子,脚下燃起两团火焰,承载着她向上飘起,掌心火苗烈烈燃烧,迅速膨胀,短短五秒钟时间,便已扩大至接近隧道五分之一的程度。
湛卢面色肃然,双手握住长剑,剑身上的漆黑涂层逐渐剥落,亮起晦暗金光。
就在双方即将释放杀招的刹那,两道人影自十字路口左侧疾驰而来,
“等一下!”
熟悉喊声令狂燃火眉头一皱,手中火焰顿时停止膨胀趋势。
满身尘土的太昊飞出隧道,手中提着戈鋋罗星的衣襟后领。
“等一下。”
太昊轻巧降落在悬梯之上,苦笑着将面色惨白的戈鋋罗星放下,沉声对所有人(包括呼吸几乎停滞、如临大敌的湛卢)说道:“别打了,
我们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你怎么来了?”
安博里惊讶道:“之前我在通风管道那里感受到的气息,不是你还有失控、米迦勒他们么,
怎么只有你一个?”
“…”
太昊与戈鋋罗星对视一眼,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他们,已经被外域生物,封印了…”
————
疯子,都是疯子!
失落世界39层,蚁王狂奔着,内心止不住地咆哮呐喊。
之前昙花的【荒川】与从彼岸组织中叛逃的【疑病妄想】,突然出现在他们前方,不由分说,便展开了攻击。
荒川念诵经文,施展咒术,令蚁王等人步履蹒跚,意识迟缓,
疑病妄想身形飘忽不定,手中匕首平平无奇,却能轻松切开任何物体,包括金属盾牌、能量护盾、生物肢体。
羽蛇率先体力不支,一个失误,让疑病妄想得意近身,匕首瞬间挥出十余下,将羽蛇切成了人彘。
幸好羽蛇身上装备了道具,在被切开大脑前,紧急接管意识,下达了投降退赛的指令,以人彘形态脱离——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
少了一人的情况下,之前被虫群追逐消耗的蚁王与大黑天,更是陷入绝对劣势,要不是荒川也在牵制着疑病妄想,
两位欧洲重工集团的玩家只怕已经成了刀下亡魂。
踏踏踏踏!
后方脚步声密集短促,
与蚁王一同奔跑的大黑天,紧咬牙关,
自背包栏中取出一颗盛满了鲜血的惨白颅骨,向后抛投。
颅骨中的血液泼洒而出,形成一面巨大的猩红幕布,阻挡住后方隧道。
“你还有什么底牌,现在快使出来吧!”
大黑天接连喝下魔药,一边跑着,一边双眼赤红,死死盯着蚁王,低声咆哮道:“再这样下去,我们要么退赛,要么死!”
你觉得我是哆啦A梦吗?要什么有什么?
蚁王心中同样怒吼,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他确实还有最后一张底牌,但是一旦使用,他也就没有了后续战斗能力,
相当于自动退出了门扉争夺战,之前的拼死拼活全部白费。
或许,可以再等一段时间…
现在战况这么激烈,还有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虫群在肆意捕杀玩家,
也许再等几小时乃至几分钟,幸存人数就会跌破五十,直接开启门扉争夺环节。
蚁王心中天人交战,正当他脸色变幻,举棋不定之际,
后方隧道血幕被“刺啦”一声,随意划开,
浑身上下染着鲜血的疑病妄想,微笑着,抬腿跨过不断萎缩、收缩的血幕,
右手握持匕首,左手则提着丧失意识的荒川的衣领。
“不要跑啊。”
疑病妄想笑着甩掉了匕首上的血迹,温柔道:“你还没跟我说过,我的哥哥黑圣子在剧本里遭遇了什么呢…”
!!!
大黑天与蚁王寒毛倒竖,荒川的手段他们刚才也见识过了,确实配得上他个人战力三十八位的排名。
但现在,却被落后他七位的疑病妄想,拎在手中。
而大黑天与蚁王,甚至都没看见疑病妄想是怎么解决掉荒川的…
该死!
这个女人绝对有问题!
大黑天脸上闪过一丝决绝神色,他自背包栏内取出一枚被打磨成光滑圆球的骨骼,放入口中,肩胛骨下方的肌肉一阵蠕动,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生长出来…
“吼!”
无比凄厉的尖啸声,打破了压抑肃杀氛围。
疑病妄想下意识地向着左侧隧道望去,眼角余光瞥见大黑天脸上难以抑制的狂喜神色。
左侧隧道,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奔跑过来…
疑病妄想的瞳孔骤然放大,那是虫海,浩浩荡荡,几乎填满整条隧道的虫巢海洋。
这是什么东西?
初次见到虫群的疑病妄想,下意识抬起了匕首,朝着前方遥遥横扫。
冲在最前面的兵虫,其甲壳纷纷裂开一道与地面平行的裂缝,不受控制地翻滚倒地,
但后方成百上千只同类,瞬间取代了它的位置,朝着疑病妄想冲锋而来。
“哈哈哈。”
大黑天狂笑起来,转身夺路而逃。
下一秒,他就看见,前方道路也涌来了滚滚虫潮…
恐惧绝望,震惊错愕,两股情绪先后涌上心头。
前者是因为虫潮数量远超想象,就算大黑天揭开自己的底牌,化身四臂大黑天,恐怕也无法战胜这种规模的虫海。
后者,则是因为这些虫巢单位的模样。
太像了。
实在是太像了。
红火蚁,切叶蚁,澳洲巨蚁,黑蚁,大齿猛蚁,阿根廷蚁…
这些虫巢单位,全部都是放大了无数倍的蚂蚁,
从外形、身体结构乃至体表甲壳的反光纹路,全部都和蚁王之前召唤出来的各类蚂蚁,完全一致,
只是身上多出了许多野兽级兵虫标配的武器。
“果然是你!”
大黑天暴退出十米开外,凄厉道:“为什么?我们不是同伴么?羽蛇是被你的虫子消耗到灵力匮乏,才被砍成人彘的啊!”
“跟我没关系!”
同样震惊错愕的蚁王怒吼道:“这不是我的召唤物…”
呼——
疑病妄想的身形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秒,她已然出现在了蚁王身后,手中匕首轻轻架在后者的脖颈上。
“让你的蚂蚁们离开!”
疑病妄想轻声道,语气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轻浮与温柔,“否则在你生出退赛想法、脸部表情肌肉发生变化之前,我就会切下你的脑袋。”
所以说不是我的蚂蚁啊啊啊啊啊!
蚁王心中疯狂咆哮,匕首刀刃贴着脖颈,让他完全不敢动弹。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在他被疑病妄想挟持之后,已经前后堵住隧道的蚁群,突然停止了冲锋。
无数蚂蚁彼此之间互碰触须,最前排的红火蚁竟然齐齐跪倒,如同膜拜君王一般,虔诚叩首。
疑病妄想与大黑天对视一眼,能清晰看见彼此眼底的震惊。
窸窸窣窣的爬行声密集如雨,虫潮沿着来时道路,原路后退返回。
只留下三名错愕玩家默默站在原地。
“…”
大黑天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蚁王,我们合作吧,
我现在知道了,你是担心现世官方发现你掌控虫群,忌惮你的实力,在现实世界对你进行打击,
所以才隐藏自己的能力。
好在刚才侦测器不在这里,没拍到刚才画面。
你的底细,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