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81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線上看-第七百二十四章 人形打包器-p34r8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李大美人说的……就……都不对啊。
“没那么复杂……”眉千笑挠了挠脑袋,指着安静在一旁打瞌睡的行传道,“主要是有这家伙在,一眼就能看得出尸体不是我,那尸体本身就是线索。”
李梦瑶得意的神色像被泼了一盆凉水,恼羞成怒地抽出木拐杖抽了眉千笑一下,打得眉千笑咿呀鬼叫。
“我没说错话啊,你打我作甚……不对,你怎么随身带着这拐杖!”
“不是随身带着,而是收到你让我过来的消息我专门带上的!”
喂!这比随身带着更让哥觉得可怕好吗!
仇浩宇连忙去弄醒行传:“喂,你一早看出尸体不是眉千笑?”
“恩?你说……哦,是啊……不过就算不看也能知道,想刺杀眉大哥这种……呀呀呀放手!”
“我好想你啊小奶僧!看招!双龙戏珠!蜻蜓点水!仓鼠跑轮!”行传迷迷糊糊说到一半被眉千笑过去掐住了两边耳垂用各种方式蹂躏,弄得他接下来要说的话也忘了。
这小奶僧不行啊,一不小心就要暴露哥的身份,要不让扫地僧把他领回去算了!
“你别闹!”仇浩宇推开眉千笑从他魔爪中救出行传,“你知道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们!”
“阿弥陀佛……指挥使大人叮嘱小僧不能和你们说。”
行传一说大家都错愕。
“没错,那天我一下子察觉异常,想到应该是没钱笑故意留下给我们什么提示。我还没想明白他到底什么意思,突然想到行传应该能通过尸体发现不是没钱笑,所以提前和他打了一声招呼。”李梦瑶解释道。
“出家人不打诳语……如果大家问小僧,小僧便如实回答了……但也没人问。”行传也解释道。
“问你个鬼!谁能凭空想到问你这么个问题!”仇浩宇气得想捶胸,以前他没觉得自己有这么暴躁来着。
怎么感觉这些人一个个都和眉千笑狼狈为奸,他自己在这暴躁如雷的人反倒像被孤立了呢!
果然英雄所见略同,李大美人也用这招糊弄小奶僧呢,眉千笑暗笑。
“还有指挥使大人,那日一开始见您脸色苍白神情恍惚,分明也是被骗过去了啊!”仇浩宇继续吐槽道。
这话音刚落,立马就挨了李梦瑶一拐杖。
顿时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原来平日眉千笑挨的棍子可都是来真的!
“你一边去,不该说的少胡说!我这不是担心你们暴露秘密,故意不告诉你们吗!”李梦瑶好似被戳破了什么尴尬的事情忙着解释,“我那一下也只是演技,故意夸张的演技!谁看到这混蛋死了会神情恍惚而不拍手称快的啊!”
“大人,好演技。”眉千笑竖起一支大拇指给李梦瑶下台阶,“你们都跟指挥使大人学着点,别一个两个还缺根筋似的。”
李梦瑶和眉千笑对视一眼,能从那笑盈盈的眼珠子中看出几分温馨感动和……洋洋得意。草……顿时感觉万分尴尬,尴尬得想揍人。
眉千笑也心有灵犀,默默站远了几步,反正会挨揍的距离拿捏得死死的。
“不对,他是厉鬼!”蒙圈半天的恩克王子终于回神了,他不说话大家都忘了这货,“他刚才进了我房间,说是我害死他!”
“有这回事吗?”李梦瑶刚才被眉千笑得意的小眼神气着,不爽板着脸,好像在审案的县太爷一样拍了拍椅子扶手指着眉千笑。
大约意思是你别给老娘找到借口揍你。
“我刚回来的时候差点把门口的力统吓死……后来解释清楚后,不让他们去通知指挥使大人了吗?那指挥使大人要来,我不得先准备点茶水啊?去拿茶水的时候正好穿过恩克王子房间外的小道,突然就想给他开个小玩笑,于是从窗户爬进去吓唬吓唬他……”
“他刚才舌头伸出来快两米长!!我向上帝发誓,绝对舔了我好几下!你肯定不是人!”恩克王子被吓崩溃了,如今咆哮道。
众人向眉千笑看过去,好奇他身上哪来两米长的玩意。
“这我能解释……”眉千笑轻松一笑,忽然把手伸进衣襟……
下一秒居然掏出一条一米多长的黄鳝!
“我这几天不出差嘛,去了洞庭湖一趟,那边盛产黄鳝,当真一绝!所以带回来打算让你们也尝尝……那时就是用这玩意吓他一下。”
恩克王子被长舌舔到的问题你是解释清楚了……
但是你把黄鳝藏衣服里面的事情解释不清楚啊!你到底想对黄鳝做什么……不对,是你到底想黄鳝对你做什么!
恩克王子看着那居然还没死扭来扭去的黄鳝,直觉告诉他刚才的触觉好像是这玩意没错……
“那你咯吱窝下面的小鬼爪是什么玩意!”恩克王子继续问道。
“什么小鬼爪……哦,你说这玩意。”眉千笑想了一下,突然又伸手进衣襟里掏。
“哦卖糕的,里面还有这种鬼东西?!”恩克王子要疯了。
“当然有,一条黄鳝够谁吃呢,给宇仔塞牙缝都不够。”眉千笑从怀里一掏,还不是掏只掏一只,居然掏了好几只螃蟹出来,“洞庭湖还盛产大闸蟹,秋高蟹肥,人间一绝!”
救命啊!不止恩克王子,现在大家都要疯了!
“现在春天都未完,何来秋高蟹肥啊!!!”仇浩宇捂着脑袋,眼前一幕太震惊,他无法思考之下问了一个最不重要的问题。
“你是不是傻?!”眉千笑教训道,“秋高蟹肥只是介绍,秋分时节的大闸蟹哥能买得起吗!现在春季搞特价哥才能给你来几只呢……”
谁管你特不特价啊,我他喵到底要问的是什么啊……仇浩宇已疯。
“你衣服里塞那么多大闸蟹……”寒宁蹲下来用木剑戳了戳其中一只生龙活虎的螃蟹,宽大的蟹钳凶狠挥动,好似一舞大刀的将军一般威武,“不会被夹得痛吗?”
终于有人能冷静地问了一个比较像样的问题,众人都安静下来望向眉千笑。
谁想眉千笑面对这个问题,厚如城墙的脸皮居然微微一红,十分腼腆地低下头呈害羞状:“这、这……这得看夹的是什么位置……有些奇怪的痛苦,一旦发生过一次就再也回不来了……”
“你个变态到底在对未成年少女说些什么啊!!!”
拱卫司又变回熟悉的拱卫司,一如往常安详的残酷暴打画面寒宁当然不会大惊小怪,只是继续戳着眼前的大闸蟹玩,好奇地问:“所以眉大哥说的是什么意思?”
“别问,以后离那变态远一点就对了。”姜譲帮忙收拾着地上的螃蟹,毫不犹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