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rzkm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穿越從武當開始討論-第十四章.主帥之位-bemzk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却说自那纣王帝辛无道残害叔父比干,竟取其心给妖后做汤治病,顿时便自毁城墙,使其残暴无德之名不禁更甚,不少诸侯封王上书斥责其无道,纷纷反了这无道残暴的大王。
一时间,天下烽烟四起,一场惨烈的封神大劫,正式拉开了帷幕!
恰逢此时,有凤凰落于西岐岐山之上,引颈长鸣,一时间凤鸣岐山之说,顿时广为流传。
而这也象征着,西岐一方终是做足了准备,将要正式起兵,推翻这腐朽殷商,建立武周王朝了。
不过西岐一方倒也没有直接便向朝歌宣战,也未如同旁的诸侯反王一般,直接举了那反旗,反而是盯上了那北伯侯崇侯虎,以崇侯虎媚言君上,致天下烽火大乱为由,悍然起兵攻打。
而西岐大军之所以如此,也是出于诸多考虑。
一是因为这崇侯虎乃是那帝辛的心腹之一,四大伯候之中,就属他为殷商鹰犬,且领地便就挨着他们西岐,若是他们西岐直接向朝歌宣战的话,定要落得个腹背受敌的结果。
所以在正式进发朝歌之前,这北伯候崇侯虎却是必须要先解决掉的,否则的话,自家后方始终有这么个隐患,又让他们西岐如何能全心全意的讨伐那朝歌的帝辛。
而其次一个原因就是,如今天下皆反,朝歌大军也在四处平叛,虽说此时正是朝歌防守空虚之时,但是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攻得下的。
而且无论是朝歌,还是其他的那些叛军反王,未来也都是他们西岐的对手。
既如此的话,那何不如便先让朝歌与那些叛军反王们先打上一场,互相消耗一番各自的有生力量,待朝歌大军与天下各地的叛军两败俱伤之后,他们西岐再站出来收编拉拢众叛军反王,做那领头之人呢?
这才是对西岐最有利的选择,亦是最稳妥的选择,毕竟如果天下那些叛军反王们势力太大的话,对他们西岐也是个隐患麻烦,不好掌控。
而且朝歌大军的兵力与实力,也远远超过了当世任何一家诸侯反王,不让其他人多消磨一点朝歌的兵力,西岐也很难成事。
至此,整个天下骤然间便纷乱了起来,或是朝歌大军各地平叛,也或是各地诸侯反王互相攻伐,一时间,惨烈的乱战时代顿时开启,整个天下都乱成了一锅粥。
又年余后,朝歌城大军初步镇压下了各地的叛乱,得胜班师回朝,西岐一方,也顺利打下了崇侯虎的北境,斩杀了崇侯虎,又将其弟崇黑虎立做新任北伯候,算是安定了后方,再无后顾之忧。
不过,便在打下了北境不久之后,那西岐西伯侯姬昌,也已是天年已至,寿终正寝而去,临终前,将二子姬发继任。
随后姬发掌了西岐大权,当即便诏令天下,自立为王,并广发檄文,邀请天下诸侯共同来聚,结盟共同推翻殷商,一时间天下诸侯纷纷来应,武周伐纣之事,正式开启!
至此,关于三教仙人,封神之争也缓缓拉开了帷幕,诸如哪吒等阐教三代弟子,也纷纷被门中师长打发下山,派去了那西岐,他们姜子牙师叔账下听令,助周伐商。
而陆植这边,倒是并未想过这么早便出山,毕竟西岐那边与殷商的交战,前期似乎还用不到自己去帮忙。
不过他却是偷懒不成,因为老君那边亦是早早的便传下了信来,说是西岐那边,缺个军中主帅,让他前去坐镇。
陆植倒是惊奇,他本以为,自己在这场封神大劫中,只需要偶尔出山走个过场便行了,却不成想,此事竟还要他全程助力。
不过他倒也没多少抱怨,毕竟师尊有命,那便出山到那西岐一行便是。
陆植寻到比干,向其说明自己此番得出山助那西岐一番,或将十几,二十年后才归。
又给他留下了老君赐下的丹经一卷,嘱咐他便在山中静修,炼化九窍仙丹之后,陆植便化作一道金光,朝那西岐而去。
小半日的光景,陆植便已经来到了西岐城中,却见那城头之上,早已经有人在此等候,由一白发老丈与一英武青年带领,身后率领诸多将士卫兵,正站在城头之上眺望。
那几人见一道金虹破空而来,那老丈当即便出声喊道:“来者可是大师伯门下,青植师兄?师弟姜尚,奉师尊元始天尊之命,已在此等候师兄多时了。”
金虹一个折转,瞬间便落在了城头之上,显露出陆植的身形来。
“正是贫道到此,倒是劳烦子牙师弟与诸位在此等候了。”
姜子牙几步迎上前来,行礼道:“青植师兄此行,乃是两教老爷定下,师尊也早已经知会过师弟我了,所以特命师弟在此等候。”
说着,姜子牙回头看了身后那英武青年一眼,对其介绍道:“武王,这位乃圣人老爷老子座下亲传二弟子陆植,乃是我之师兄,亦是两位圣人老人特意派来,坐镇我西岐帅帐。”
那青年当即上前一步,不卑不亢的行礼拜倒:“姬发见过陆道长。”
陆植看了一眼那青年,此人便是姬发吗?倒的确是有几分不凡异象。
打量了其一眼后,陆植回礼道:“武王有礼了,贫道陆植,见过诸位。”
不过看城头上那些人,却是表现的十分平淡,大多只是不咸不淡的回应了他一声,更有一人甚至连手也不抬一下,只是审视的看着他。
陆植目光一闪,心中也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突然空降下来一陌生之人为他们西岐主帅,那些将领们心中没点意见和想法才真的奇怪了呢。
而且恐怕就连那姬发,心中也是同样有几分别样心思的吧。
毕竟人阐两教要相助他西岐伐商不假,但是却派人直接空降他们西岐主帅之位,掌握他们麾下大军兵权…这军中大权,有岂是儿戏?
而且军权旁落,这对姬发来说,简直就是不能忍受之事,若不是此事乃是天尊之意,恐怕他早便已经闹将起来了。
而陆植见到众人反应,也是心中无奈,虽然他早便知晓,这一趟的差事恐怕不会那么简单,但真到了这西岐之后,才发现,这差事恐怕比他想象中还要难一些。
姜子牙也注意到了,这氛围有些莫名的僵硬,赶紧便想要出声缓和一下,但他还未开口,那名一直审视着陆植的披甲大将便忍不住先开口了。
“这位陆道长,虽然我西岐现今并无主帅,道长你也是姜丞相的师兄,更是天尊亲自传令,定下的主将人选…”
“但是!”他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陆植道,“陆道长你初来我西岐,我等还不知你本事,而且你寸功未立,寸土未征,若是要我等心服口服的拥举你做主帅的话,却是万万不能!”
陆植瞥了那人一眼,也无恼怒,嘴角反而勾勒起了一抹微微的弧度来。
此人倒还不错,直接便将此事挑明了,引出矛盾来,正好可借此破局。
只听陆植说道:“此事倒也的确如此,贫道初来乍到,诸军将士自然不可能信服贫道。”
“不若,便请几位将军先去那军营之中,召集大军,唤来各部主将,然后在军中摆下一场擂台,贫道可接受诸位将军的挑战。”
“行军谋略,军士演练也可,但凡贫道负了一场,自然也无那脸面继续提那主帅之事,转头便走,如何?”
姜子牙一惊,看向陆植道:“青植师兄,这不可啊。”
倒是那几位西岐大将却是眼神一亮,先前说话那人更是生怕陆植反悔一般的说道:“就该如此,那便如此定下了!”
“不过…”他又瞥了陆植一眼,似是激将般的说道,“道长你道法高深,我等却是凡夫俗子,肉体凡胎,却是经不住道长的道术神通,所以…”
陆植轻笑摇头:“还请将军放心,沙场斗将,行伍较量,贫道自然不会以道法逞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