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7kid人氣都市小说 1255再鑄鼎-第615章 共克時堅 四 自衛反擊看書-bgj11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70年,5月15日,单州,成武县。
“报告,滕军和齐军开始进攻了,旅部命我们敲掉元军的火炮!”
成武县东北一处几不可见的小土坡上,通信兵接收完电报后,转身对不远处的陆秀夫中校如此说道。
如今已经一身名将气度的陆秀夫点了点头,一挥手,说道:“好,那就开始炮击……等等,二三连先待机,让一连先打。”
他们所处的是一处规模不小布置严密的炮兵阵地,上面部署的是功勋卓著的第一重火力营,此营曾经在日本干涉战争中大发神威,夺得了“落日营”的光荣称号,现今隶属于第三野战旅,也跟着三野来到的中原作战。
如今,落日营可谓是三野的火力核心。成武县地处中原,放眼望去尽是一片平地,野外难得有一处高地,落日营便部署在这处高地上。
而以这个炮兵阵地为核心,数不清的士兵们向东南、西北两个方向展开部署着。左边是土黄色军服的滕军,右边是蓝色军服的齐军,而两翼更外侧则是三野的其他部队,把中间的两支友军护在或者说锁在里面,以防他们出什么乱子。
这道大阵面向西南边,正对着成武城的方向。
而在这道大阵的西南方,大约1.5公里之外,还有一道规模更大的横阵背靠着橙武城与他们对峙着,那便是对东海关税同盟进行反击的元军。
话说,去年四野与头辇哥在辽东干上了一架之后,元国本想息事宁人的,派了密使过来讨价还价,想争取一个体面的收场。不过谈着谈着,突然又杀出了滕军这么个程咬金,主动挑起冲突,占据了南清河西岸不少土地。而鉴于滕国主动加入了东海关税同盟,东海国不得不为他们提供庇护,对元国采取了强硬态度。而这下子忽必烈就又没法忍了,于是便只能上了战场再说话了。
本来,打仗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大军行动若不仔细规划路线粮秣,光是吃都能把自己吃垮了。当年忽必烈率领大军伐鄂,从开平到汝南一千公里的路程足足走了八个月,平均每天才四公里,难度可见一斑。现在的元军虽然在武器上进步了不少,但后勤却没质变,反而因为要准备火药弹丸更麻烦了,想准备妥当再进行攻击,所花费的功夫不会比那次少。
但是,密使探知东海国正受旱灾困扰(还探什么探啊,报纸上到处都是),忽必烈觉得机不可失,便仓促催促部下出动了。也亏的是夏收刚过,元国各地粮草还算充裕,所以好不容易集结了一支足有两万人的大军开赴到了曹州一带。其中,一万二千都是从邻近地区抽调来的汉军,而剩下八千则是从河东(山西)调来的蒙古骑兵。
这支军队在过去,足可号称十万了,不过现在面对刚过一万的东海同盟军,底气却不是那么足。
原本元军行军的风格非常粗犷,各汉侯和蒙古部族的部队散开一大片,这样各自行动更灵活,而且有利于就地取得补给,还能扩大侦察范围。但这样的零散军队行进到边界附近后却遭到了迎头痛击,人要是不够多甚至连东海军的一个营都打不过,最后没办法只能先在后方汇聚到一起,再慢慢行进到成武县周边来。
即便如此,其中不少元军还是留下了心理阴影,唯唯诺诺不敢动作。反倒是东海同盟军探知了他们集结在成武县之后,主动打了过来。
与中原大地几十年来经常发生的战争截然不同,一向猪突猛进的元军现在只能倚城防守,而人数更少的同盟军却积极进攻——现在攻上去的甚至不是正牌东海军,而只是临时编进来的滕军和齐军,他们雄赳赳气昂昂地向元军逼过去,而元军却只能仓促应对,这可真是令人感叹啊。
眼看着两道火枪手构成的墙壁向前推进了过来,元军只得推出了大炮在正面开炮迟滞他们的进军,而让骑兵向左右迂回威胁他们的侧翼——现在位于战场中央的火枪手排出的是薄薄的三行阵,又受到大炮干扰,想快速变成空心方阵也没那么容易吧?
元军骑兵如潮水般奔腾而至,前进中的同盟军步兵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怎么还没有变阵命令?
但后方的东海军依然镇定自若,陆秀夫站在高高的钢架结构组合望台上,可以看到战场的全貌,对两翼的局势胸有成竹——元军骑兵虽然看上去来势汹汹,但很快就会进入两翼的东海步兵的线膛枪射程之中,不足为虑。现在只要再由重火力营把对面的三十多门大小火炮敲掉,就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挡同盟军的前进了。
元军炮兵吸取了之前对抗滕军时的失败经验,也在炮位上挖土堆了掩体。这个方法确实简单好用,但前面就是挡得再严实,也挡不住头顶啊……而重火力营三个炮兵连十八门火炮所配备的榴霰弹,就是为他们准备的!
陆秀夫环顾四周,两侧的炮二连和炮三连各自布置了六门龙吟炮。这很好,虽然现在这个距离已经是他们的射程极限了,但数量堆上去,仍然有不小的杀伤概率。不过,现在尚不是它们出场的时候。
正前方的炮一连阵地上,六门崭新的银亮亮看上去和龙吟炮大小相仿的新式火炮,正一字排开昂首挺胸地布置着——它们才是落日营这次真正的王牌。
陆秀夫眼含深情地看着这些宝贝,看着它薄薄的两节嵌套式的炮管,看着它丰满的后膛闭锁装置,看着它用厚厚一层古塔波胶包裹的车轮……这便是新一代的战争之神,试15式中型野战长管榴弹炮,一门应用了全套最新科技的后装线膛炮!
去年,四野凭借后膛化的真·陨星枪在辽东大胜后,东海军的有识军官中迅速分化出了“火炮无用”和“火炮革新”两派。
前者认为后装线膛枪具有巨大的优势,足可替代火炮的作用,因此应该在野战部队中剥离火炮以获得更好的机动性,凭借步兵火力取胜,而火炮只需要在攻坚时才抬出来。
后者则认为火炮的劣势只是前装滑膛炮的劣势,在这种时候,应该发展更先进的火炮,而新火炮也必然会像新火枪一样,带来战略战术的革新。
前者有着四野的战例作为例证,而后者自然也得拿出例子来说话才成。于是趁着这次“自卫反击战”的机会,炮兵系统便把仍然处于试验阶段的15式拖了出来试用,如果能打出一个辉煌战果来,革新派就扬眉吐气了。
炮兵系统出身的陆秀夫自然支持后者。实际上他现在升到了中校,已经不是落日营的营长,而是三野的教务长了,今天出现在炮兵阵地,就是特意为了观察新型火炮的实战效果。
在此之前,炮手们早已对着元军那边的同行反复观瞄,调整好了射击诸元。在炮击命令下达之后,炮手们摩拳擦掌,呼啦一下拉响了拉火索——试15式并非用旧式的拉火索点火,而是用击针击打药筒上的底火击发,拉绳实际上只是用绳子去拉动扳机,这是为了安全——然后炮身猛地一下子后坐了好长一段距离,将7.1kg重的榴霰弹“轰”的一下打了出去。
试15式口径88mm,20倍径,长度与龙吟炮相当,炮管算上闭锁机构重400kg,再加上炮车、工具和两发近战自卫霰弹,全重正好一吨整——实际上不是“正好”,而是军方特意要求的结果。经过多年的实战和演习检验,他们认为这个重量作为主战火炮的规格是比较合适的。马种改良后,四马或六马联驾在野外地形中可以比较顺畅地拖动这级别重量的炮车,同时,人力也可以在短距离内推动以调整射界,超出这个标准机动起来就比较困难了。但也没有必要进一步减重,因为就算减个二三百公斤,该过不去的地方还是过不去,人力能多拖动几米也没什么用,还不如把这块重量补回去用于提升射程呢。
在这个一吨全重的限制下,设计师们选择了88mm这个看上去很正义又很吉利的口径。这个口径对应的长条形炮弹在使用黑火药的前提下能提供足够的威力,但却不过分沉重,弹头加上发射药装在黄铜药筒里总重不会超过10kg,经过锻炼的装填手可以轻松地抬起来进行搬运并等待装填,既不浪费臂力也不容易疲劳,可以取得最佳的火力投射效率,算是最优选择之一了。
某种意义上这个口径有些偏大,但这反而降低了技术难度——一般来说,口径越大威力越大制造也就越难,但特定场合下也未必如此。线膛炮发射的是长条形弹头而非圆球弹,弹重与口径并不严格相关,同样7kg的弹头,你可以做得更加细长,也可以做得短粗一些。而后者对应的火炮口径和横截面积更大,只需要较低的膛压就可以产生同样的推动力,相应的可以减少壁厚,对闭锁机构的要求也更低,制造起来相比较小口径的炮反而更容易。只是较大的横截面积会增大风阻、减少射程,但如果只是几公里射程的话影响也不大,权衡之下还是更合适些。
现今这型先进火炮首次投入实战,在闭锁机构内部的击针击打了药筒底火之后,筒内的大颗粒黑火药爆燃起来,产生巨量的气体快速膨胀,推动弹头向前运动,弹头上的铜弹带嵌入了炮管内的膛线之中,使得弹头在前进的同时旋转起来。而当这枚弹头获得了400m/s的初速度,从炮膛中脱壳而出的时候,便一边旋转,一边稳定地向1.5公里外的元军炮阵飞去。
虽然是初次射击,但是由于之前反复确认了射击参数,再加上线膛炮本身的高准确度,使得这六枚炮弹整齐地划着曲线飞跃战场,然后在元军炮阵头顶上接二连三爆炸了开来!
每枚榴霰弹内含200枚小型铅弹,这六枚就是1200枚,当这么多子弹在炮阵上空散布的时候,不但近十门火炮当场哑火,就连后面的步兵也被波及了不少。他们对这种从天而降的打击毫无预料,要不是更后面还有蒙古大兵在督战,估计当场就溃散了。
“好!”陆秀夫用望远镜观察到了战果,立刻叫好起来,“这样准而猛的打击,龙吟炮可打不出来!现在,是后膛炮的时代了!”
呃,不过当他放下望远镜,看向刚发过威的一连炮阵的时候,他又不禁皱起了眉头——太慢了!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后膛装填的试15式的射速居然比前膛的龙吟炮还要慢!
倒不是因为装填慢,而是因为它复位慢。开炮之后,六门试15式足足后坐了三四米的距离,炮手们需要费力地将它退回去,并且重新测量调整水平和射角,饶是他们训练有素,也差不多折腾了半分钟。相比之下,装填本身实在是方便得很,后膛是横楔式闭锁的,只要扳开闭锁块,往外一拉,药筒就拉了出来,然后再把下一发整装弹塞进去闭锁就行了,几人合作也就不到几秒钟的功夫。但是,简单的装填省下的时间都被复位过程所吞噬了,使得整体射速比龙吟炮还低,不得不说实在是遗憾。
陆秀夫摇了摇头:“太慢了,这个不解决不行啊。算了,让二三连也开火吧。”
片刻之后,两侧就响起了炮声,十二枚更粗却也更短更轻的100mm榴霰弹向西南飞去。有了之前88炮弹的准狠稳作对比,这12枚炮弹看上去就随意多了,爆炸范围散布了好大一片,没什么太大的战果,倒是炸得挺热闹,波及了不少元军步兵。
陆秀夫摇了摇头,又转向一连的试15式们:“得想个什么办法呢?”
试15式是当前工业部门最高制造技术的结晶。炮管材料是最好的酸性平炉钢,用蒸汽锤锻造成型,最后用大功率蒸汽机驱动的锰钢刀头钻孔加工出来,使得管身轻而强。不仅如此,它还用了双层嵌套工艺,也即将一个更粗的短管加热膨胀后套在炮管尾部,一来增加了壁厚,二来形成了向内的预应力,如此可以承受巨大的膛压。若是用生铁铸造一个同性能的炮管,少说也得两吨重——这可一点不夸张,这门陆军炮虽说只有88mm口径,但是发射实心弹的动能足以与滑膛炮时代的18磅舰炮比拟,后者在明清时期可就是著名的几千斤重的“红夷大炮”了。
但也因此,给它带来了一点点小问题,那就是复位问题。火炮威力巨大,炮身却很轻,通过简单的动量定理就可以算出它的后坐距离要比传统火炮长得多,这就增加了复位所需的工作。不仅如此,它的精确度在某种程度上还使得这个问题更严重了——前膛炮也需要复位,但它们本来就打不准,所以瞄准很随意,推回去接着打就是了,而线膛炮要是也这么玩,可就失去了精准的意义了。而且,巨大的后坐力还限制了它的射角——仰角越大,由炮车承受的向下的分力也就越大,而为了不让巨力压垮炮车,就只能限制射角了。而这就限制了最大射程,使得它空有理论上五千米的最大射程,实战中却打不出三千米去。
所以,想让试15式把“试”字去掉,真正成为野战称王的下一代火炮,还是需要解决这个问题才行。
不过,即便是现在这种两分钟三发的射速,也足以让敌军好好吃一壶了。在龙吟炮的概率覆盖和试15式的精确打击下,元军火炮一个接一个地哑火,再也无法对滕军和齐军造成威胁——实际上这两家的部队走出去两百米就停了,伫在野地上当吸引骑兵的靶子,元军的火炮本来也不怎么够得到。而元军骑兵发动攻击后,也一下子被两翼东海军密集的铅弹打成了傻子,然后骑着青岛马的东海骑兵就冲了上去玩起了老鹰抓小鸡的游戏,使得他们仓皇败退了回去。
骑兵们分出胜负之后,旅部立刻来了信号,让重火力营停止了炮击。与此同时,进军鼓响起,三家联军踩着鼓点,并不整齐却争先恐后地向前面列阵的元军步兵压了过去……大局已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