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87w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明天下 ptt-第九章倉鼠(1)看書-q3zpe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
第九章仓鼠(1)
候奎将一张麻纸平平的铺在酒水面上,待麻纸吸饱了酒水之后,就小心的用双手将麻纸托起来,最后认真的铺在徐春发的脸上。
徐春发的脑袋被夹子固定着,一动都不能动,眼看着麻纸铺天盖地的下来了,他只能用足了力气,吹了一口气。
麻纸被吹破了一个老大的洞,候奎并不在在意,又取过一张麻纸再次平铺在酒水面上,等麻纸吸了酒水之后,用同样的动作铺在徐春发的脸上,
这一次,徐春发又把纸给吹破了。
候奎还是不在乎,重复之前的动作……
“是人犯就要招供的,你这样扛着可不成。”
一个声音在刑房里突然出现。
这个声音也没有影响候奎,他的手依旧很稳当。
“我没有什么好招供的,赵兴,你迟早不得好死。”
徐春发急促的喘息着,为了活命,他正在努力的将蒙在脸上的麻纸吹破,在空余时间,还必须表明自己的心志。
赵兴行昏暗的灯光下走了出来,他的脸色的油灯下显得非常苍白,俯视着徐春发道:“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怎么能因为一点琐事就把我告到慎刑司衙门呢?
如果不是我在慎刑司有人,还真的就被你给得逞了。
说吧,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了,我给你留一个全尸!”
徐春发大声叫道:“你不得好死。”
候奎又从酒水里捞出来一张纸平铺在徐春发的脸上,眼看着被他给吹破了,就再次拿起了一张纸……
“徐春发,我们荥阳县的大牢一向空旷,自从陛下驭极以来,很少有罪囚被槛押,这是我赵兴这个县令治理有方的缘故。
不仅仅如此,这些年来,我重新修整了鸿沟,通济渠,将原本荒废的淮水、泗水、济水、汝水重新盘活,并且重新布置了敖仓,将淮南,淮北的粮食收纳其中,使得淮南,淮北的产出可以直通关中,塞上,就连库藏大臣都以为我能。
你说我盘剥百姓,更是无稽之谈,我赵兴出身玉山书院,从上学的第一天起,就被先生告知——百姓凄苦,当以良心应之。
以我胸中所学,与百姓夺利,某家不屑为之。
如今的荥阳县,虽说不如关中诸多州县富庶,可是,在本县的治理下,百姓无饥馑之忧,商贾繁荣,一年之间,荥阳修建学舍六十三座,纳全县学童一万三千余,没有让一个适龄儿童失学。
你说我贪婪,那么,我到底贪婪在什么地方呢?”
徐春发再一次吹破了一张麻纸,急促的喘息着道:“没有错,从表面看,你确实清廉且能干,可是,又有几人知晓,你将玉山书院学来的本事,用在了给自己谋取私利上。
你的账簿确实无懈可击,你的行为让整个荥阳百姓称赞,你甚至亲自参与开山,修路,整田,春耕你鞭打春牛,夏日你带领全体官员参与收割,秋日你亲自下乡催收税赋,冬日你访贫问苦,一日三餐粗茶淡饭,不着绸缎,不好美色。
又有谁知晓,你才是荥阳的首富呢?
赵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且问你,荥阳敖仓每年消失了十万担粮食,你怎么解释?”
赵兴见候奎还要往徐春发的脸上糊纸,就摆摆手,让他停一下,俯下身对徐春来道:“荥阳敖仓一年入库粮食一百六十七万担,出库一百二十五万担,本地用粮二十四万担,酿酒用粮十七万担,漕运耗损三千担,虫吃鼠咬耗损三千担,发霉变质耗损四千担,你看,我的账目是经得起查验的。”
徐春发惨笑一声道:“这就是你的聪慧之处,也是你在玉山学到的本领的高明之处,账目看似完整,无懈可击,若不是我无意中发现,你赵兴才是河南最大的酿酒商人,且每年供应十六座酒坊十万担粮食,我也会衷心的赞叹你赵兴的功绩。
你是官员,每年的俸禄银子不过六百八十七个银币,加上你的各项补助,也不过九百三十六个银币,你来告诉我,你哪来的十万担粮食供应给酒坊?
我还查过,运进敖仓的粮食确实是一百六十七万担,除此之外,再无外粮运入,你又自恃清高,不肯从百姓手中盘剥粮食,全县赋税也是定数。
我就问你,你哪来的十万担粮食?
你能无中生有,还是能点石成金?”
赵兴闻言笑了,拍拍徐春来的脸蛋道:“也就是说,你没有任何证据是吧?既然如此,你就是诬告。”
徐春来吞咽一口流进嘴里的酒水道:“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你出身玉山书院这样的名门,今年不过二十六岁就担任了荥阳令。
人又有本事,做事也勤勉,将来不难出将入相,大好的前程就在脚下,与我这样的流外官不同,为何还要贪渎那十万担粮食呢?
我百思不得其解。”
赵兴叹口气道:“徐春来,你出身豪族,一出生便衣食无忧,你不明白贫穷是个什么滋味,告诉你吧,那是一种刻苦铭心的恐惧……
我很小的时候就有一个习惯,在入睡之前先要查看一下明日的吃食还有没有,如果有,我就能安心入眠,如果没有,我就会彻夜难眠。
天亮之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寻找吃食,我知道,我一定要趁着我还能动弹的时候找到足够多的吃食,否则,一旦我的力气消失,我就会活活的饿死。
这个毛病在我进入了玉山书院这种可以让我衣食无忧的地方也难以改正。
你知道吗?
我在玉山书院求学八年,整整吃了八年的剩饭!!!
不是书院小气,也不是同窗欺凌我,是我在进入书院的第一天,吃早饭的时候就偷偷地把午饭留出来,别人吃午饭的时候,我就吃早上的剩饭,把午饭剩下来当晚饭,晚饭剩下来当早饭……
整整八年啊……我知道这很不好,这很不对,同窗也劝过我无数次,我也改正过无数次,可是,晚上我入睡前如果看不到,摸不着我的早饭在那里,我就无法入睡。
你知道同窗给我起了一个什么样地外号吗?
告诉你,他们都把我叫——仓鼠!
这个外号没有羞辱我的意思,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就是一只仓鼠。”
徐春来怒道:“这是你个人的习惯,你继续保持就是了,你干嘛要贪渎那么多呢?十万担粮食啊,你也不怕撑死你吗?”
赵兴耸耸肩膀道:“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或许我天性就是如此吧。
好了,我也知道你掌握了我多少事情,你可以安心的去死了。
放心,你是醉酒之后倒在路边被自己的呕吐物给活活呛死的,所以呢,的家眷不会有事,还会收到抚恤,毕竟你是出公差的时候醉死的。
这样的名声不好听,我会建议你家里人莫要声张,为了表达我的愧疚之意,还会给你九岁的儿子写一封推荐信,这样,他就有八成的可能被玉山书院下院录取。
只要你儿子争气,以后就能成为你荥阳徐氏的顶梁柱,你用你的命来换你儿子的前程,也不算太冤枉你吧?”
徐春来的眼睛被麻纸蒙着,眼睛被酒水蛰得生疼,咬着牙道:“赵兴,我的检举信真的是你从慎刑司拿到的吗?我就要死了,希望你莫要骗我。”
赵兴叹口气道:“有什么区别吗?”
徐春来道:“这中间区别很大,如果是你从慎刑司拿到的,那么,蓝田皇廷距离完蛋也差不多了,我死不瞑目,如果是你用了什么办法从半路拿到的,我就算死了,也不怪你,因为这是你技高一筹。”
赵兴犹豫一下道:“驿站里全是我的人,你知道的,我这种外放官,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与慎刑司的人交朋友,那群人都是白眼狼,谁靠近他们了,他们就查谁,天生看所有人都是坏人。”
徐春来长出了一口气道:“这我就放心了,只要慎刑司的人没有跟你沆瀣一气,这个国家还有希望。来吧,别麻烦了,往我嘴里倒酒,让我喝个痛快。”
赵兴摇头道:“不成的,你是官员,哪怕你是意外身亡,慎刑司的那些人也会对你进行尸检,确定你是意外死亡才会罢休。
所以呢,你胃里的酒不能太多,如果超出你的酒量,他们就会把你的死定性为谋杀,我到时候会很麻烦,只有把泡了酒的麻纸一张张的往你脸上糊,用酒气慢慢地熏你,你慢慢的往肚子里喝酒,等你真正醉倒了,等你真正呕吐了,麻纸就会堵住你的嘴不让你呕吐,你的呕吐物才会回流,封住你的气管。
让你自然而然的因为醉酒死亡。”
“这也是玉山书院教你的?”
“没错,这是我在长安县实习的时候遇到的一个死亡案例,是尸体检验官在解剖了那个醉鬼的尸体之后,把里面的门道讲给我们听得。
所以,过程很重要,不能有半点差池。”
赵兴又对候奎道:“按我们事先说好的办吧。”
候奎拱手道:“遵命。”
赵兴点点头就离开了牢房。
徐春来这一次彻底放弃了反抗,每当候奎把泡了酒的麻纸铺在他脸上堵住了呼吸,出于本能他就会吹破纸张,再把纸张渗出来的酒喝掉。
候奎的手很稳,依旧一张,又一张的将麻纸铺在徐春来的脸上……
牢房很深邃,也很安静,偶尔会发出一两声沉闷的吹气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