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0rz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怕你拿刀砍我啊 (第一更)相伴-l0wbh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陈容不但画龙,也画松竹,效法李煜的“铁钩锁”法。
到了晚年时,他笔力简易精妙,绛色者可并董羽。偶亦画虎,勾染斑毛极工细。
这位醉酒泼墨画龙的陈容,颇有魏晋名士豪迈之风,哪怕就是当时的权相贾似道,他也敢于借酒侮辱,而贾似道居然也拿他没有办法。
由此可见,贾似道还是十分欣赏陈容的才华,心里面始终存着一丝求画的心思。
只是,这位以玩弄权术、巧取豪夺而著称的奸臣宰相贾似道,一生搜刮金银珠宝、珍奇古玩无数,然他至死也未能讨到一幅“所翁龙”。
向南缓缓合上“时光回溯之眼”,看着眼前的这幅《六龙图》,仿佛看到了豪迈不羁的陈容,正醉意熏熏地挥舞着濡墨的头巾,在绢帛上肆意泼墨,一条条威风凛凛、张牙舞爪的巨龙,就在他的笔下诞生,似要挣出画卷,直飞上天穹。
这哪里是龙,这分明是陈容胸中的意气风发,分明是他想要救国救世的胸怀,只不过,他也只能凭借手中的画笔,就此抒发罢了。
向南轻轻舒了一口气,不再去想这些事,开始动手继续修复起来。
《六龙图》是绢本画作,因此修复起来相对于纸本画作要麻烦一些。
绢本画作在清洗完毕后,还需要覆上水油纸进行表面加固,而且在修补画芯之前,需要对不整齐的丝缕进行刮除,使得破洞四周清晰明了。
但还有一个问题需要注意的是,因为旧绢经历多年之后,表面上已经形成了一层包浆,是古画的天然保护层。
而经过刀子刮除之后,这层包浆就会被破坏掉,特别是正面,非常不利于以后的全色接笔处理。
因为色水所到之处,完好的有包浆的和受损的没包浆的绢丝,就会产生吃色的多寡之分,从而引起表层颜色的差异。
因此,对绢本画能不动刀的就尽量不动刀。
向南这些年来修复的绢本画已不在少数,对于这样的情况,早已经轻车熟路,几乎没怎么考虑,就很轻松地选定了修复的方案,只需要按部就班地做下去就好了。
修复室里隔音效果很好,静谧安然,只偶尔发出向南移动脚步时发出的轻微“哒哒”声,向南眼神专注,手下动作不慌不忙,流畅至极,而这幅《六龙图》,也在他的手中,缓缓地恢复着。
……
同一时间,金陵大学。
孙福民这段时间精神很亢奋,因为截至目前为止,“向南”画芯修复液正式推向市场已经整整一个月了,全国各大博物馆都已经成为了金陵文物修复研究所的客户,这哪怕是他当初也没有想到过的。
他知道这款画芯修复液是好东西,也确定它能够成为古书画修复界里的一个“爆款”,成为文物修复师不可或缺的修复材料,但他可没想到,这些会在短短一个月内就达成目标。
太让人吃惊了!
“看来当初向南选择在金陵成立研究所还是对的,这学校就是他的福地嘛。”
孙福民坐在办公室里,一边喝着茶,一边开心地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让向南把公司也给迁回来?
没准公司迁回来以后,发展得还更快呢!
就在他想着这些的时候,他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一下子打断了他的遐想。
他皱了皱眉头,眯着眼睛拿起手机看了看,是齐文超打过来的。
这老齐,从倭国回来了?
上次他说去一趟倭国探望一些老朋友,一走就是好几个月,偶尔也会给几个老朋友打个电话报个平安,顺便说一说路上的见闻,这么久过去了,他也应该回来了吧?
心里想着,孙福民手上的动作却是不慢,很快就接通了电话。
“喂,老齐啊,你回京城了?”
“一个月前就回来了。”
齐文超出去了一趟,心情似乎开朗了许多,他笑呵呵地说道,“我还给老刘打了电话的,他没给你说?”
“老刘?那老东西就会气我。”
孙福民撇了撇嘴,紧接着又笑道,“对了,你不给我打电话,我也打算这几天找你呢,正好有个事要跟你说。”
“啊?你有事要跟我说?”
齐文超有点意外,他找孙福民是真有事,不过听孙福民这么一说,他倒是不急了,有些好奇地说道,“什么事,你说。”
“是这样的,上次我们几个老家伙跟向南一起坐了坐,商议了一下向南公司在魔都筹办文物修复培训学院的事。”
孙福民将事情的原委大致说了一下,然后笑道,“大家的意思呢,就是想把你请过来,做这第一任的院长,现在就看你的意思了。”
“这事啊!”
齐文超呵呵笑了一下,说道,“这事我挂个名可以,不过真让我管理学院,我恐怕没这个能力啊。”
“我也就随便那么一说,真到了那时候,肯定是向南去请你。”
孙福民笑了起来,说道,“对了,你今天找我,是有事?”
“有事,有事!被你这么一打岔,我都差点忘了。”
齐文超赶紧说道,“是这样的,我以前认识不少国外博物馆的人,这你也知道。前两天,Y国那边的达因博物馆东方部主任詹姆斯先生给我打来电话,说想邀请向南到他们博物馆去访问,希望让我转达一下,看看向南的意思。”
“达因博物馆想邀请向南去访问?是想请向南过去修复文物吧?”
孙福民冷笑两声,说道,“对了,他们怎么不直接找向南,反而还要请你转达?直接找向南不是更方便交流?”
“他们或许觉得,我们熟人之间沟通,会更方便一些吧?”
齐文超笑了笑,说道,“反正我也搞不清那些老外的想法。”
孙福民撇了撇嘴,说道:“那你干嘛不直接告诉向南,还要先告诉我?你跟向南又不是不熟!”
“你说呢,我为什么要先告诉你?”
齐文超停了一会儿,冷笑着说道,“我要是真的直接打电话告诉了向南,我怕你也会拿把刀飞到京城来砍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