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yva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後漢長歌 鷹非-第510章塵埃落定,弋陽今夜無恙熱推-0h7yh

後漢長歌
小說推薦後漢長歌
“儿郎们,杀啊,让三将军也认识认识你们的姓名!”
梁纲似乎是要证明自己,手中的腰刀在地上猛地一敲,再次发出一声怒喝,将士们也跟着高举武器,咆哮起来。
“淮南男儿,生就天地,铜铸热血,生铁磨皮!”
“淮南男儿,生就天地,铜铸热血,生铁磨皮!”
一声声高亢的吼声骤然响起,天地为之一静,就连城头下曹军大阵中的厮杀声好像也弱了许多,众人仿佛又回到了楚汉争霸以及大楚灭秦的那个时刻。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这是太史公在项羽本纪中说过的一句话,也是太史公对两淮男儿的肯定。想当年,楚霸王的西楚军威风赫赫,打得前秦的常胜将军章邯狼狈不堪,其帐下的英布、龙且、钟离眜、季布和韩信等人哪一个不是出生两淮?
斯人已远,英灵不在,但两淮将士不惧生死的精气神却依旧延续了下来,就铸就在他们的热血之中。
是的,经过了一整天的血战,城头上所有的战备物资都已经彻底耗尽。没有了滚木、没有了火油、没有了巨石,甚至弩箭同样告急,但是他们还有热血,还有铸就在他们热血中的精气神。
梁纲一声怒喝,五百勇士滚滚上前,手中的朴刀、长枪纷纷向前,就像是密林中突然涌现出来的无数蛇群一样,吐着森然的蛇信无情的向夏侯渊大军碾压过去。
但,夏侯渊身经百战,他麾下的将士又岂是吓大的?
牛金和身旁的副将手握长枪、狼牙棒,站在城墙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众人,同时一跃,长枪和狼牙棒正中队伍最前方的一名淮南勇士,那勇士的天灵盖瞬间就被砸掉了半截,肚子也被长枪划开一尺宽的口子,蠕动的肠子也丛中漏了出来,血糊糊的倒在众人的脚下。
可是,哪又能怎样呢?
夏明翰曾经说过:杀了我一个,还有后来人。鲁迅先生亦曾说过: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淮南勇士们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一个袍泽的死去根本就阻挡不了他们继续前进的步伐。
一声号角冲天而起,寒风刺啦刺啦的刮过城头,裙裾飘飘,旌旗猎猎,给即将点燃的战火又增添了几分悲壮之色。
梁纲已经判若两人,再不似刚才那个贪生怕死的胆小鬼,而是变成了一条潜伏在暗中伺机而动的狼王。他的双眼紧紧的盯着夏侯渊,他的眼中也只有夏侯渊。
夏侯渊带给他的屈辱,只有他自己亲手才能洗去!
梁纲腰刀一扬,嗓子里迸发出巨浪般的嚯嚯之声,五百名将士抬头长啸,就像是夜月下山丘上的群狼。
“杀!”
夏侯渊看着前方的梁纲和淮南男儿冷傲一笑,一个字便引爆了全场。已经登上城头的曹营兵士和淮南勇士们奋勇的扑向对方,杀声大作,刀枪齐鸣。
城头上一刹那间就像打开了血池的龙头,鲜血顺着将士们的身躯和他们的兵刃开始流动,淌过他们的脚下,漫过他们的尸骸,渐渐的汇聚在一起,从箭跺下的缝隙口滴下,给弋阳城挂上了一层粘稠厚实的红地毯。
夏侯渊提着寒月刀左右腾挪,不时地劈上一刀,眼睛却在四下打望,在人群中搜寻着阎象和那道随时准备和自己拼命的身影。他知道阎象是这支军队的精神领袖,而梁纲却是他们的头,他要亲手斩断淮南男儿们的坚持!
一圈一圈的搜索,夏侯渊已经盯上了一道一直潜藏在人群中的身影,他的嘴角已经挂起狰狞的笑容。
突然,鼓角铮鸣,城下再次大乱起来。一彪人马从东北角杀了过来,为首一人头戴金甲,手中一把三尖刀横冲直撞左砍右劈,在火光的折射下散发出滔天的杀气。
那人赫然正是曹军的死对头,当初袁术帐下的大将,今日的徐州土皇帝纪灵纪伏义。
“文纪先生、梁将军,休得惊慌,纪某来也!”一声长啸,纪灵手中的二月伴银峰猛地将身前一名曹军挑在空中,狠狠的往人群中一砸,场中一时肃静。
“牛将军,收兵回营!”
夏侯渊心中一寒:奶奶个腿,怎么这纪灵也成了大耳贼的狗腿子!再也不敢仔细搜寻梁纲的下落,朝牛金一声呐喊,当先跳上箭跺口,一把拉住云梯就向下滑去。
夏侯渊或许是曹操麾下本年度最憋屈的人物吧,明明有着斩杀梁纲夺下城池的实力,结果前番因为张飞的援助,活生生的看着梁纲咸鱼翻身,这一次眼看破贼在即,又被纪灵给搅了局。
夏侯渊刚跳下云梯,一把拉过一匹战马飞跃而上,手中的寒月刀已经指向了纪灵:“纪灵狗贼,纳命来!”
纪灵自然丝毫不惧,指着阵营西南角放声大笑,那一处在张飞的猛攻突击下阵型早已不复存在,只能瞧见旌旗兵器乱纷纷:“夏侯渊,纪某今日前来纯粹是为昔日老友之故,倒并非现在就想和你等拼个死活。
当然,你若愿意就此与纪某放对一番,纪某恐怕还得沐浴焚香感谢老天爷给我这个复仇的机会。只可惜,就算你夏侯渊长得如何花枝招展,也成不了纪某今日的目标,或者你可以回头扫视一下西南角和城门口再作打算?”
夏侯渊双目四顾,西南方向曹仁再度负伤,已被将士们搀扶了下去,族兄夏侯惇、乐进和曹纯夹击张飞斗得正酣,一时之间倒也无碍。
但,城头上纷争不在,牛金已经率领众人退下城池,阎象依然摩拳擦掌枕戈待旦,时刻俯瞰着城头。而城门却已霍然洞开,梁纲和金尚指挥着数千名骑士剑指曹操,跃跃欲试。
张飞、梁纲和纪灵三足鼎立,已然处于不败之地!
“哼,今日就饶过你这狗贼,下次胆敢侵犯我军,我夏侯渊对你定斩不饶!”夏侯渊放下一句狠话,亲自押着阵脚,传令全军徐徐退开。
阵脚催动,中军早已瞧见。
曹操长叹了一口气,张飞和纪灵的突然杀入完全打乱了他们的节奏,他们想要再次凭借人海战术或者依靠将领的个人武艺拿下城池已经无异于痴人说梦,或者放弃才是正确的策略吧!
夜幕下,张飞、梁纲以及纪灵三人骑着战马汇聚在弋阳城下,举目远眺,看着夜色中曹操那道落寞而萧索的背影扼腕长叹,仿佛在告别一个枭雄的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