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1hf優秀都市异能 宿主 ptt-第四百八十節 必死騙局分享-bo50h

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
“说说第二种。”他很好的抵挡住了诱惑。
“您可以带着您的直属卫队离开要塞。”托伦早已在来的路上背熟了劝降语句:“暴齿大人说了,他尊敬勇敢的战士,也很佩服那些忠于职守的人。无论您选择哪一种,他都会让您得到最满意的结果。”
塔兹维尔内心的震惊达到了顶点。
“难以置信,这些话竟然是从一个野蛮的巨人嘴里说出……圣主在上,这有点儿不太真实了。”他喃喃自语,心中的危机感已经大幅度缩减,远不如之前那么沉重。
“圣主在上,这一切都是真的!”托伦向前迈了一步,加重语气。
塔兹维尔做事情不喜欢拖拖拉拉,他迅速做出了决定:“那些巨人真的愿意放我们走?”
“是您和忠于您的部下。”托伦更正着塔兹维尔话里的错误,认真地解释:“暴齿大人需要这座要塞,而且他要的只是要塞本身。至于俘虏……”
说着,托伦不由得想起常年流传在各王国之间,关于北方巨人的种种野蛮传说:“他们对人肉不感兴趣,真的!”
塔兹维尔思考了半分钟,缓缓点头:“好吧!回去告诉你的那位巨人指挥官,只要放我们走,他就能得到想要的一切。”
……
一小时后,塔兹维尔带领所有主楼守军走出了建筑。
残酷的现实摆在面前,仗打到这个份上,神威要塞已经守不住了。那种威力强大的火炮战且不论,尤其是在饮水被截断的情况下,继续呆在这里就等于自杀。
区区一颗钻石,并不被塔兹维尔放在眼里。诱惑一下托伦这种出身于平民的下级军官也就罢了,塔兹维尔的眼光可没这么低。他想要翻盘,想要从北方巨人手中重新夺回这座要塞。想要做到这一点在塔兹维尔看来不算难————带领残军离开要塞只是做做样子。他很清楚,那些在战斗中被俘的白人官兵肯定会受此影响,只要自己南下求援,或者绕过要塞北上前往锁龙关,与王国联军合兵反攻,打赢这场战斗的几率仍然很大。
看着在主楼外空地上集结整队的这些白人,暴齿什么也没说,只是做了个手势,站在身边的军官会意地点点头,带着一队龙族步兵迅速冲进去,认真检查并占领各个要害位置。
塔兹维尔冷冷地看着站在厚重人墙后面,被无数龙族步兵环绕簇拥的暴齿,高声问道:“现在可以放我们走了吗?”
他知道暴齿能听懂自己说的话。
说归说,塔兹维尔心里其实一直惴惴不安。他看到了那些巨人士兵手中的武器,无论长度还是口径都超过想象。更重要的是那种“火枪”与自己使用的区别很大,说不定巨人使用的子弹就跟炮弹一样,发射后会爆炸,威力十足。
暴齿笑起来很可怕,粗大的獠牙使他看起来显得尤其狰狞。他目光一直在塔兹维尔及跟随的士兵身上打转,注视着他们手中的火绳枪:“我可没答应过让你们带着武器离开。怎么,之前给你送行的那个家伙没说过这事吗?”
“我觉得你应该让我们保留武器。”塔兹维尔不动声色地回答:“如果你要求我们缴纳,也不是不可以商量。”
“不,不,不,你理解错了。这不是商量,而是必须执行的协议条款。”暴齿的态度很强硬,丝毫不肯让步。
“那好吧!”塔兹维尔不想因为这些事情浪费时间。他带头从腰间抽出短火铳,弯腰摆在地上,举起双手,让站在不远处的暴齿看清楚。
要塞最高指挥官已经做出榜样,其他士兵也纷纷放下手中的枪。没有装弹的火绳枪就这样散乱扔在地上,很快聚成一堆,看上去就像没有归整过的柴火。
“非常好,我看到了你的合作诚意。”暴齿笑了,他用力捏了个响指:“把路让开,放他们出城。”
一切都很顺利。塔兹维尔带领士兵从主楼外侧蓄水池经过的时候,负责警戒的巨人士兵甚至允许他们用水壶打水。虽然这样做引起了短暂混乱和争抢,却很大程度上消除了塔兹维尔的警惕。
这意味着北方巨人很大程度上会遵守承诺,放自己安全离开。
半小时后,塔兹维尔等人已经离开要塞核心控制区,来到靠近南门的广场上。这里地势开阔,附近的建筑也较矮,侧面更是只有一堵用作街区隔离的墙。
只要再往前走过对面那条街,就能看到通往大陆南方的城门。
远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很快,塔兹维尔视线里出现了荷枪实弹的巨人士兵。他们在前方路口形成一个半月状的阵列,前排的士兵半蹲在地上,后排站立,所有人举枪往这边瞄准,黑洞洞的枪口仿佛代表着所有被纳入瞄准镜目标的永恒句号。
死一般的沉寂笼罩了整个广场。呆滞与震惊只持续了不到三秒钟,不知所措的白人降军顿时陷入了混乱。
“他们想干什么?”
“不是说好了放我们走吗?为什么他们要挡着路?”
“……我们……我们被骗了。巨人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我们走。他们想杀了我们。”
“为什么会这样?”
“不,我不想死。”
杂乱的议论和叫喊充斥了整个广场。不用军官们下令,已经有所明悟的白人士兵们纷纷转身朝着来路拔腿狂奔。只要是稍有常识的人都不会在这个时候继续前行,那里已经被死神所统治,看不到半点生还的希望。
塔兹维尔也在转身逃跑,他身不由己,完全是被其他人裹挟着被迫这样做。身后传来密集的枪声,子弹的速度比人快,他看见跑在右侧的副官踉跄且惨叫着向前扑倒。副官右肩中弹,腹部从里面炸开,威力十足的子弹撕裂了他的肚皮,炸碎的肝脏混合暗红色脏血从身体里汨汨流出,他躺在地上双手捂住外流的肠管在痛苦中翻滚,却被一发子弹打中脖子,将头颅与身体在爆炸中永远分开。
飞射的子弹钻进跑在左边的士兵后脑勺,掀飞了整块头盖骨。就像一个头部被重锤砸中的人,巨大的爆裂甚至压倒了枪声。断裂的舌头从口腔里跳起,从失去阻挡且被炸烂一空的正上方飞出。散碎的牙齿被脑浆裹住,撞上了眼球,在惯性力量推动下横飞出十几米远,“啪”地一下粘在墙上。
被子弹射中当场死亡的人其实不算多,满打满算不超过两百个。塔兹维尔以为这是巨人指挥官担心围堵广场的士兵相互对射可能造成误伤,因此下令停止进攻……可是他错了,转身逃跑还不到一分钟,身后经过的那个路口已被封死。
那里出现了多达上千名魁梧强壮的巨人士兵。他们身穿厚重的金属铠甲,手里握着长柄战刀和战斧,按照左右顺序一字排开,迈着几乎是测量过的统一步伐,带着说不出的残忍和冷酷神情,如蒸汽压路机般碾过来。
跑在最前面的白人士兵来不及转身,被锋利的战刀凌空劈下,从左肩到右腹,整个人沿着血线分成两半。
好几颗塔兹维尔熟悉的头颅在空中翻飞,下面是如陪衬般冲天而起的血泉。
尖叫与哀求声震耳欲聋,却被来自巨人的疯狂咆哮彻底盖过。火绳枪兵虽有配备轻甲,可是在凶猛的巨人面前却毫无防护力可言。塔兹维尔知道那种长刀的分量,不要说是人,就算是一匹马,一头牛,也足以被巨人一刀劈成两段。
何况这些可怕的异族战士还配备了长柄战斧,他们很熟悉这种武器,使用起来纯熟又自然。
逃!
活命!
我不想死!
包括塔兹维尔在内,所有人都抱着类似的念头,却找不到活命的路。
整个广场外围都能看见巨人士兵,所有路口都被封死。区别在于其它路口的巨人守卫手持步枪,只有这个方向出现的巨人使用冷兵器。
塔兹维尔脸上一片灰白,他终于明白那个叫做“暴齿”的巨人指挥官为什么如此爽快就答应放自己离开。
我还是太天真了。大陆南北对立了千百年,多次战争导致了无数死亡。这是不死不休的血仇,根本不可能轻而易举得到缓解,更不可能因为战况或出于某种需要,就改变彼此的认知立场。
身穿重甲的暴齿加入了战斗。他本来就是重步兵,近身肉搏是他的强项。锋利的钢斧一次次落下,他杀得很开心,酣畅淋漓。
砍掉塔兹维尔的左臂,把正发出惨叫且下意识转身要逃的他一脚踢翻,快步冲过去踩住他的背,暴齿满足地看着塔兹维尔在惨痛与绝望中发出哀嚎。
“求求你不要杀我。我愿意支付赎金,无论你要多少钱都行。”
“我是贵族,我有资格提出赎买自己的要求。”
“你不能杀我,否则我的家族不会放过你。他们会派出杀手,永远把你列入暗杀名单。”
塔兹维尔说话速度非常快,在恐惧绝望的时候往往话就特别多。虽是趴在地上,却可以看见周围的白人降兵被不断杀死。有几颗头颅甚至滚过来撞到塔兹维尔的脸,那些永久凝固的惊悚表情让他浑身剧颤,变得软弱又疯狂。
暴齿单手持斧,朝着塔兹维尔后颈狠劈直下。斧刃落下的部位很有讲究,砍断了骨头,却只断开三分之二的侧面肌肉层。塔兹维尔头部与肩膀之间出现了一个锐三角形,光滑的切口边缘如用尺子规划般平直。
暴齿抹了一把溅在脸上的血,冲着地上的尸体啐了口浓痰。
“呸!死就死,真鸡(和谐)把话多。”
……
暴齿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放过以塔兹维尔为首的残存守军。
劝降不过是走个过场。实际上连暴齿自己都对此不报太大希望。他准备了二十门大炮,打算用简单粗暴的方法,对准那幢楼猛轰一通,然后派出步兵清剿。
托伦少尉是一个优秀的带路党。他被暴齿赏赐的奖励所震惊,继而产生了更多的贪欲。
“大人,请把这件事情交给我,一定会办得让您非常满意。”托伦当时拍着胸脯做出保证。
暴齿半信半疑,不过看在托伦是第一个投诚者的份上还是答应了请求。其实暴齿是除与长远考虑————从磐石城运来弹药实在很困难,从雷州城少运来一份物资,就能减少一点在中途被白人联军截断的危险。无论子弹还是炮弹都很珍贵,如果这个叫托伦的家伙真能把塔兹维尔从主楼里骗出来,暴齿也不会吝啬到再多给他几颗钻石。
不是所有投诚者都有着与托伦相同的待遇。他因此得到了暴齿的信任,获得了单独领导一个降兵大队的权利。那是五百名放下武器且脱去护甲的白人,托伦带着他们清理整个广场,将所有死者运出要塞,扔进北面那条干裂的旧河床。
按照暴齿的命令,一万名白人降兵开始对神威要塞外墙进行修补。要塞常年备有各种建材,被炮火轰塌的墙壁从基座开始一层层重筑。这个过程要花上一段时间,暴齿沿用老办法,从白人当中选出监工,发给他们皮鞭和棍棒,在微笑中展示自己那两颗骇人至极的獠牙,操着不算太熟练却足以让听者明白其中含义的英语:“规定时间内必须把城墙修好。别跟说什么困难和不可能。如果做不到,我就把你们扔给下面的士兵。”
这话不难理解————我不吃肉,但并不意味着别人不吃。
第一天的工程进度令暴齿满意。当然相应的代价也很高昂,有三百八十八名白人降兵因为各种理由被他们的同胞监工当场杀死。一颗颗血腥狰狞的头颅高挂在工地现场的木杆上,成为了震慑所有人的最佳道具。
新的炮座同时开始架设,一座座仓库被腾空,无用的实习金属炮弹全部扔进城外峡谷,大量火药被埋设在南面的重要路段上,做好了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