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bp6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奮鬥在沙俄討論-第四百九十六章 可惜(上)看書-1qkjx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
德米特里.米柳亭的疑惑很好解释,因为他绝对想不到李骁的工作是那么成功,将扬.康斯坦丁为首的一批瓦拉几亚政治精英转变成了另类的俄国带路党。
在这一批瓦拉几亚精英的运作下,米哈伊尔公爵基本上不可能缺粮食。
罗斯托夫采夫伯爵笑着将其中内情解释了一番,德米特里这才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我说怎么这么奇怪……如此说来那位安德烈.康斯坦丁诺维奇大公还真是表现出色,应该计头功!”
只不过罗斯托夫采夫伯爵并没有响应他的话,他只是笑了笑而已。这让德米特里很是奇怪,因为他根本不了解其中的内情,不知道李骁跟尼古拉一世这一家子已经是势同水火,那一家子小气鬼根本不可能给他论功行赏的。
当然,暂时德米特里也不是很在意这一点,因为他的思维还没有转化到政治模式。现在的他还是纯粹的军人思维,他考虑得更多的还是战斗。
所以他继续分析道:“从长远来看,瓦拉几亚的叛匪已经形不成什么气候了,不出意外的话,就算他们能打一两个胜仗,但对大局是于事无补的……更何况在我看来米哈伊尔公爵很快就会吸取教训引起重视,再加上后方土耳其人也加入了战斗,他们很快就会完蛋!”
罗斯托夫采夫伯爵点了点头,他也比较认同德米特里的分析和判断,瓦拉几亚确实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这个国家被李晓折腾得奄奄一息之后,无论做什么都是回光返照而已。
“真正的大问题是匈牙利!”德米特里忧心忡忡地分析道,“从现在的情报来看,匈牙利叛军的战斗力大大超出了我们的预估,从巴尔喀千山口的一战来看,他们完全有能力打歼灭战,足以给帕斯科维奇公爵造成重大损失!”
罗斯托夫采夫伯爵依然是默默地点头,可能在政治方面他的眼光是超越这一干俄国政坛精英的,但是在军事上,他虽然也是军人出身,但专业水准就差了德米特里一大截,他今天找德米特里过来,除了告诉他李骁的相关消息,为今后为某位大公叙功埋个伏笔之外,就是着重要看看德米特里对帕斯科维奇和匈牙利战事的分析。
罗斯托夫采夫伯爵准备好好听一听德米特里的意见,然后再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
德米特里继续分析道:“帕斯科维奇公爵的部队完全没有准备好,战斗准备不说一塌糊涂也是差强人意,甚至我判断这位公爵大大低估了匈牙利叛军的战斗力……然后又有一些战争之外的因素干扰了他的决断,这才造成了严重的误判和损失!”
罗斯托夫采夫伯爵自然听得懂德米特里的潜台词,除了准备过于仓促之外,帕斯科维奇太担心米哈伊尔公爵去抢功了,所以他这样的老将才犯了低级错误,才急吼吼的仓促开展行动。
结果么,自然是被教做人了。但让罗斯托夫采夫伯爵关注的是,德米特里分析帕斯科维奇恐怕不会像米哈伊尔公爵那样很快做出改正,他恐怕还是会急着去抢功劳!
“公爵他的性子就是这样,以前在高加索的时候就急,现在面对米哈伊尔公爵的压力就更加急了……我很担心他一意孤行,只顾着功劳不顾伤亡……”
罗斯托夫采夫伯爵的眉头紧锁了,因为他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峻性,帕斯科维奇是什么性格他比德米特里还要清楚。那个老家伙就是个快枪手,为了抢功劳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当年在高加索为了抢功劳就打小报告搞垮了叶尔莫洛夫,现在为了亲王头衔恐怕会更加变本加厉!
有那么一瞬间,罗斯托夫采夫伯爵有想法给尼古拉一世打个报告提个醒,但是马上他就放弃了,因为从本质上说尼古拉一世和帕斯科维奇其实是一类人。尼古拉一世也是名副其实的快枪手,为了所谓无上的荣耀这位沙皇也能豁出去一切,伤亡对他来说真的仅仅只是个纸面上的数字而已。
灰色牲口的性命对尼古拉一世来说完全无需在乎,死掉了再多只要能让他比肩历代贤王也是根本无所谓的。
如果现在跟他去讲什么伤亡,反而会被尼古拉一世怼一脸,会认为你没有大局观。只能是自讨没趣!
想了想,罗斯托夫采夫伯爵只能暗自叹了口气,虽然他不喜欢太惨重的伤亡,但从大局出发他也能接受,反正如果能让帕斯科维奇灰头土脸多死一点儿也是无所谓的,而且伤亡如果大一些也能更好的削弱尼古拉一世的硬实力,对今后的改革其实是有利的。
在纠结了片刻之后,罗斯托夫采夫伯爵选择了漠视,他不准备对此多费唇舌。而从这一点来看,其实他和尼古拉一世本质上也是一类人,那就是为了达成目的不折手段!
德米特里其实也没好多少,或者说这个年代的俄国政治精英其实都是一个样子,为了达成他们的目的,真的是不惜代价的。至于平民和农奴,虽然他们支持废除农奴制度,但不见得他们真的特别关心农奴的死活。对他们来说农奴始终是可以牺牲的。
所以德米特里在稍微发愣了一下之后,也就继续往下说了:“从现在的情况看,匈牙利的平叛行动不可能一帆风顺,想要快速平定叛乱在我看来只能是奢望……想要平定叛乱,必须集中奥地利以及我们,尤其是要集中帕斯科维奇公爵和米哈伊尔公爵的全部力量,从四个方向用强有力的钳形攻势绞杀才有效果!”
说到这儿,德米特里又叹了口气:“可惜,暂时来看,这种钳形攻势很难形成,帕斯科维奇公爵和米哈伊尔公爵很难精诚合作,而奥地利人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他们内部的问题实在太多了,不光有匈牙利的问题,还有意大利的问题,简直是四处起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