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mqr3爱不释手的小說 東漢末年梟雄志笔趣-一千三百二十七 真是好生的慷慨!好生的大方!讀書-s02ss

東漢末年梟雄志
小說推薦東漢末年梟雄志
对于乐进的事情,很多人都是表面在乎,内心不在乎的。
因为这的确与他们没有太大的关联。
军队将领出事,和朝廷并没有关系,双方你不干预我,我不干预你,相安无事。
所以无关人等把这件事情当做茶余饭后的笑料在谈论。
而相关人等则在郭鹏面前商量这件事情。
程昱坚决主张严惩乐进。
“必须要严惩!不严惩不足以震慑将心!”
程昱的语气非常严厉:“将在外,本就要注意行事分寸,统兵征战者更要注意这一点,一点行事分寸都没有,居然擅自写信联络皇帝近臣,他想干什么?造反吗?”
程昱的意见和之前郭嘉的反应一样,都是非常生气的那种。
御史大夫郭鸿想了想,站起来反驳。
“镇南将军乐进很早就跟随陛下,立下很大的功劳,在军中威望不小,而且现在云州局势刚刚安定下来,正是需要大将和大军坐镇的时候,这个时候把熟悉地理的大将调回京师,恐怕不是妥善的做法。”
郭鸿从实际角度出发,考虑这样做的得失,也是非常稳妥的意见。
刑部尚书郭议表示赞同郭鸿的意见。
“云州的局势需要安定,镇南将军乐进久在云州,对云州的局势最清楚不过了,这个时候拿下他的职位,不仅对云州局势不利,还有可能动摇云州军心。”
郭议的意见也是非常稳妥、现实的,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然而程昱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
“这不是军事问题,这是乐进犯了忌讳,人臣之道被他触犯了!统兵大将私自联络皇帝近臣,如果不予以严惩,人人有样学样,大将和近臣私相往来,这怎么得了?
陛下立国治军,一项以规制为先,军队将领不得干预朝廷政事,朝廷重臣不得对军务指手画脚,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专攻者为专业,从来不曾有这等事情!
这样的事情发生之后,如果不予以严惩,将来军队将领与朝廷重臣私相往来成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陛下所定规制岂不是彻底荒废?”
程昱看了看低着头不说话的郭嘉,还有眉头紧锁的戏忠、荀攸。
“虽然云州局势十分重要,虽然乐进是云州战事的负责人,威望很高,但是越是如此,就越不能破例,越不能开此先河!否则将来人人如此,国将不国!”
程昱面向郭鹏,举起笏板:“陛下,此事事关重大,绝不能等闲视之,务必要让天下将领明白,在外带兵者,不得私通近臣!臣建议,将乐进革职下狱,严惩不贷!”
郭鹏坐在上首,稍微思考了一番,又看向了参谋台三巨头的其余两人。
“志才,公达,你们怎么看待此事?”
皇帝发问,臣子当然要回答。
戏忠站起身子,走到了郭鹏的对面。
“陛下,臣以为,此事……应当首先考虑云州局势,然后再进行惩处,惩处是必须的,云州局势也不得不关注。
否则,数年之功恐功亏一篑,云州局势一旦糜烂,必然是祸事,到时朝廷又要耗费钱粮处理余波,陛下不得不察。”
荀攸看了看程昱,略微犹豫,缓缓走到了戏忠身边。
“陛下,臣以为,应当首先严惩乐进,不能让人认为因为局势问题陛下就不能严惩相关官员、大将,如此岂不是舍本逐末?”
戏忠闻言一愣,稍微偏过头打量了一下荀攸。
荀攸面色平静,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戏忠转过头,没说话,但面色不佳,显然对荀攸的看法相当不满意。
郭鹏看了看戏忠,又看了看荀攸,面无表情。
“你们的意见,我都差不多了解了,你们说的很对,云州局势很重要,乐进是平定荆州、益州和云州的功臣,他熟悉地理,了解当地环境和当地的人,是安定云州的重要人物。”
郭鹏说完这些,君臣十几年、十分了解郭鹏的群臣已经差不多明白皇帝的意思了。
“但是,谁告诉你们离开乐进云州就安定不了了?”
果然,皇帝话锋一转,语气就不一样了。
群臣心中凛然。
“平定荆州、益州、云州,乃是全国子民同心同力、士兵用命、后勤用命、平民百姓缴纳赋税填满粮仓之功!什么时候变成乐进一个人的功劳了?乐进一个人就能单枪匹马平定云州百万蛮夷?”
郭鹏把不善的目光投向了郭鸿,老大岁数的郭鸿顿时给吓得心跳加速。
“若无平民百姓耕种土地缴纳赋税填满粮仓,我哪里来的粮食养兵、练兵?没有粮食养兵、练兵,我哪里来的精锐雄师?没有我魏精锐雄师,哪里来的节节胜利所向披靡?
叫一群连武器都不会拿弓弩也不会用的士兵给乐进去带领,乐进就能打胜仗了?不给他粮食,不拼命转运粮食保他后勤,他就能打胜仗了?我不信任他,不给他如此兵权、地位,他就能打胜仗了?”
郭鹏怒喝一声,一拍桌案,满面愤怒。
群臣大惊失色,纷纷下跪,向郭鹏认错。
“陛下息怒。”
郭鹏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
“自古以来,时势造英雄,若无时势,哪里来的英雄!我能成就帝业,尔等能成高官显贵,乐进能打胜仗成大将,莫不是天大的气运加身!
我尚且不敢把立国之功全部收入囊中,尔等如何敢把三州平定之功全部赠予乐进?真是好生的慷慨!好生的大方!千万人生死全都忘了!
二十年立国之战,不知多少将士战死沙场,他们没有姓名,没有留下任何事迹,你们就当他们完全不存在了是吗?”
郭鹏的语气非常严肃,群臣战战兢兢,谁也不敢说话,谁也不敢站起来。
郭鹏站了起来,走到了群臣身边,绕着他们走了一圈。
“我魏是一个整体,一个相当庞大的整体,这个整体里,很多人都在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每个人都很重要,并非只有他乐进才是最重要的那个。
平定云州之战,诸将齐心协力,士兵奋勇用命拼杀,后勤辅兵、民夫在云州艰难险阻的道路上昼夜不停转运军需,确保前线之用,沿途官员竭力确保人力物力,这才有云州大胜。
百姓不努力耕种土地,哪里来的军需?后勤不用命转运军需,哪里来的士兵果腹?士兵不能果腹用命,哪里来的战而胜之?这一切难道都只是因为乐进是统帅的缘故吗?”
郭鹏说完,走回了自己的御座上重新坐下:“你们都起来吧。”
“谢陛下。”
一群大臣战战兢兢地站起身子。
“乐进的确很重要,一将无能累死三军,这种事情我也不是不知道,我见过这样的事情,太多太多,但是把所有功劳算在他一人身上,有失偏颇,我不能认同。
他并非独一无二不能取代,也并非是云州大局的唯一支撑者,这件事情,依我看来,应当严惩不贷,再论其他,否则此例一开,必然遗祸后人!
仲德,你派人打头,持我虎符,调动一百禁军,南下云州,把乐进押回来受审,云州大军交给李乾,着升任李乾为安南将军,统领云州大军,不得有误。”
郭鹏给这件事情定下了基调。
他轻描淡写的拿下了五虎上将之一的兵权,还要把他带回京师受审,并且出动禁军,以表示这是皇帝的态度。
乐进要是还有一点智慧,就会老老实实的接受裁决,而不是用任何理由抗拒裁决。
其后,郭鹏又要嘉奖郭嘉。
“乐进不懂事,朝臣不能不懂事,他一个将军犯了如此忌讳,十分愚蠢,而奉孝,你做的却很好,即日起,来南书房听用,做好排班。”
郭鹏给了郭嘉到南书房听用的资格,这是让郭嘉和在场所有人都没想到。
南书房这个机构成立不久,甚至不能算是一个正规机构,因为没有办事衙门,没有专门的工作人员,也没有编制。
只能算是一个皇帝本人随叫随到的临时办事部门。
成员来自整个朝廷机构,不管是哪个部门的,只要被皇帝看中,就能被允许进入南书房,成为南书房侍读,陪皇帝读书。
甚至于一旦立功,本身的升迁与否还是在原来的官僚体系之内,而没有单独属于南书房的升迁体系。
但是大家都知道,表面上这个侍读的身份只是陪皇帝读书的意思,但是皇帝又有多少时间能用来读书?
郭鹏每日批阅奏本都忙不过来,怎么可能有时间读书呢?
基本上皇帝都在处理政务,根本没有读书的时间,侍读跟在皇帝身边根本不是为了协助皇帝读书,而是为了协助皇帝办理政务。
在皇帝身边协助皇帝办理政务,听候皇帝的指挥直接做事,近距离接触皇帝,和皇帝亲密相处,亲密协作……
这怎么看都不是一个没有编制的临时部门所应该得到的待遇。
现在郭嘉加入进去,只是更加验证了大家的看法。
这个部门,很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