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q81g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御鬼者傳奇 愛下-第7833章 飛翼怪鼠(第三更)熱推-0zfg5

御鬼者傳奇
小說推薦御鬼者傳奇
“该死的,溜得倒挺快。”邪蛁虫母骂了一句,随即扭头道:“主人,我看逃走的家伙就是制造附近各个洞窟内怪飓风的罪魁祸首,而且它还吸走了附近大量火灵气。”
“嗯,我觉得也是这个家伙。”关横说:“追吧,想必在对方身上,咱们能找到一些关于火灵气源头的线索。”
“好,咱们走。”
话音甫落的一刹那,虫母振翅、白眉老猴飞奔,和众多灵火在前面开路,关横和黑地蛛、食腐蟓紧随其后,就这样,大家往前奔行约莫数百丈之遥,终于瞧见前方出现了两条岔路。
“一个往左,一个往右……”
稍一思忖,关横便做出决定:“虫母,你和老猴往右走,我和灵火、食腐蟓以及黑地蛛往左,如果你们有什么发现,就立刻让子蚨用精神力通知我,要是没有,立刻过来汇合。”
“是,主人,我明白了。”
“呜叽叽!”异口同声答应着,邪蛁虫母和白眉老猴立刻朝着其中往右的岔路飞奔疾掠,与此同时,关横他们往左边的岔路走去。很快的,虫母、猴子那边便遇到了拦路者。
“呼呼呼——嗖嗖嗖——”电光石火间,十余个漆黑气团瞬息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堪堪挡住了它俩的去路。
“叽叽?”老猴有些奇怪面前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所以伸出爪子去摸,虫母低呼道:“喂,你小心点……”
“砰!”这句话还没说完,猴子手指触碰到的漆黑气团便应声爆碎,“嗖!”下个瞬间,大股炽热黑气罩住了白眉老猴的手臂。
“哎哎哎,我说什么来着,你也太大意了。”虫母叫道:“不要紧吧?”
“呜叽叽!”看到胳膊上的黑气,低吼一声的老猴倏然喷出大口烈焰,烧得这些黑气不断发出“嗞嗞嗞”响声。
其实这些就是暴戾驳杂火灵气的汇聚体,但是杂质又混合了不少邪恶气息,故此已经脱离了原有的本相。
不过它们选择攻击老猴,确实是找错了对手,对于控制火灵气这种东西,猴子可是行家里手,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砰!”这团漆黑的炽热球体应声粉碎,邪气部分被老猴用猛火炼化,其余的火灵气让它张嘴一吸,全部被它吃进肚子里了。
“猴子,这玩意的味道如何?”
“呜叽、呜叽!”听到虫母询问,白眉老猴舔了舔嘴唇,朝着它竖起大拇指,那意思是在说:“味道好极了。”
“哦,是这样吗?那我也要尝尝。”
“唰唰唰!”说时迟,那时快,邪蛁虫母倏忽振翅追上了其余几个漆黑气团,甩出自己的细丝火网一罩,立刻就把对方全部兜住。
而后,虫母收紧火网,将对方表面的黑气尽数烧化,“嗤嗤嗤!”紧接着,火网就把这些被净化的灵气全部摄取吸收了。
“哈哈,确实是好东西。”点了点头,虫母说:“可惜咱们的任务在身,要寻找火灵气源头,不然的话,这些玩意多收集一点,分着吃也不错。”
“叽叽、叽叽。”白眉老猴此时抬爪指着前面,那意思是在说:“咱们一边寻找目标,一边同时收集那些被污染的火灵气,两不耽误。”
“好吧,这也是个办法。”听到对方的意思,虫母稍一思索,便同意了。
就这样,一虫一猴开始顺着前路疾行,果然,又被它们遇到了好几次携带着火灵气的漆黑球体,老猴和虫母毫不客气的将这些东西全部笑纳了。
又走过一段路途之后,倏忽间,邪蛁虫母感到四周愈发昏暗起来,它低呼道:“喂,猴子,注意点,有麻烦的东西要出来了。”
“叽叽?”闻听此言,老猴不惊反喜,顺手亮出金属短棍和盾牌,嘴角微翘,泛起一丝狞笑,不愧是极为好战的猴子。
“呜呜呜——呜呜呜——”与此同时,四周围狂风骤起,大股灼热的漆黑气息朝着一虫一猴猛扑过来,而它们也是毫不犹豫的迎上前去。
……
另一边,关横带着其他同伴在岔路上飞奔,就只是几个呼吸间,他就察觉到前方出现了熟悉的气息。
“这就是刚才释放风刃袭击老猴和虫母的家伙,哼,跑得倒是挺快,只可惜,再快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关横眼中闪过一丝寒芒,随即叫道:“霸火,去给我拦住那个家伙!”
“是,关爷!”焚心霸火知道关横让自己出手是什么意思,故此一鼓作气朝着对方疾追而去,以霸火的神速,自然是瞬息间便撵上了对方。
“看招!”
“唰唰唰!”霸火霎时释放出数道气芒,这些可不是一般攻击,那是由重地火气息凝聚而成,“噗呲、噗呲!”雷火电光间,气芒就将对方贯穿,并且起了非同一般的作用。
“咣当!”被重地火气芒击中的家伙万没想到,自己的躯体会瞬间加重数倍之多,它就是拼命挣扎想要继续飞,也办不到了,应声撞在了附近岩壁上。
“噌噌噌!”下一刻,关横和同伴们已经飞奔到了近前,大家定睛观瞧,原来这家伙是一只身上有薄膜飞翼的怪鼠,这家伙利用滑翔的特长在洞中穿梭如电,来去自如,难怪敢在众人面前出现。
“啪!”此时,巨大黑地蛛用前肢狠狠摁住对方,破口大骂道:“混账东西,你敢偷袭我们,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饶、饶命啊!”飞翼怪鼠此时怕得要死,生怕这群可怕的家伙在盛怒之下要了自己的小命,立刻哀声求饶,关横冷冷道:“说,为何要躲在岩壁缝隙内吸收火灵气,还用风刃袭击我的同伴?”
“大爷,我也是被你们吓到了,诸位突然破坏岩壁,我差点吓出屎尿来,故此下意识的释放风刃自保,对不起、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
听到这家伙几乎歇斯底里似的哀嚎,关横和其他同伴互相对望一眼,而后开口问:“你为何会在这种地方,实话实说,我兴许还可以饶你一命。”
“是是。”闻听此言,就知道自己有了一线生机,故此飞翼怪鼠立刻实话实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