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mn8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皇兄萬歲 txt-21.封河古村多驚悚,山河遺蹟天地動(第一更-6325字)看書-dgpqv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数日后,万剑宗的春日清晨,夏极正在云海边读书。
万剑宗宗主俞珑刚好走过。
他古怪地看着大齐皇子的背影,眼中露出恍如隔世的回忆之色。
这大齐皇子的品性与那位一千五百年前的神话人物太像了,但他也知道这少年不可能是那个人。
那么就是天道有轮回,圣人自常出。
万剑宗宗主受了夫子天大的人情,甚至视他为父,若是常人说他,打他,那么自是不死不休,但这少年却让他心甘情愿地去改变。
因为,这皇子打自己,不是为了彰显什么,而是为了善恶本身。
这皇子实力深不可测,却不卖弄,至今为止他所展示出的力量都只是第十境法相层次,他所吃的饭都与普通弟子无异,他与人相处,只令人如沐春风,甚至无法生出半点憎恶之心。
万剑宗宗主便是阅尽千年,在淌过了最初的愤怒后,也忍不住对这皇子产生了好奇。
他本是去议事厅,但此时却饶了绕路,想那皇子背影走去。
他扬声道:“云深不知处,便如这无穷无尽的过去未来,亦是让人不知所处,
即便有所掌控,有所收获,
在无人静夜细细思索,却猛然醒觉自己不过依然停驻于沧海一粟般的小岛上,从未远航,
而岛外却是茫茫无垠的黑暗,是不曾知的过去,是不可知的未来。”
夏极看着这位过去的弟子,感受到了他的微妙变化,便是笑着点点头,温谦道:“见过宗主。”
万剑宗宗主回礼道:“见过殿下。”
他走到夏极身侧,好奇道:“书中有什么?”
这个问题困惑了他一千五百多年。
过去的老师也是这般,一刻不停地看书,行百万里路,读十万卷书。
这少年也是。
夏极道:“可观前人风骨,可察前人所得,以彼所得,成己所获,然后才能登高远眺,望尽过去未来之路。”
万剑宗宗主:……
他愕然了下,然后大笑起来。
妈的,果然是怪物。
其他人怎么看不出这些东西?
我怎么看不出?
夏极道:“愚想请教宗主一件事。”
“殿下请说。”
夏极坦然道:“愚境界不过十一法身之境末期,还想请教如何登临十二神通之境。”
此话一出,万剑宗宗主整个人已经僵住了。
“殿下十一境?”
夏极道:“虽摸到十二境门槛,但愚无法自夸已入十二境。”
万剑宗宗主:……
他看着皇子眼神坦诚如明镜,不藏半点谎言,忽然生出一种恍如梦中的感受。
他忍不住再问:“真十一境?”
“愚为何要说谎?”
万剑宗宗主问:“殿下是否是生来知之的圣人?”
“不过一个读书人罢了,哪里是什么圣人。”
万剑宗宗主见他真诚,便用古怪的语气道:“千年前,山河之劫爆发…”
他刚要讲,只觉身后不远处传来动静,便是顿了顿,回头一看,几位长老面色无比焦急,正看着他,显然是在议事厅久等宗主不至,而事情又无比急迫,火烧眉毛了,所以才来寻找。
万剑宗宗主看了一眼大齐皇子,露出歉然之色,然后翻翻手,甩袖出一只奇异的玉鸟,鸟发出轻声啼鸣。
未几,便是一个白衣女子如得了信息,而从远飘然而来,转瞬便到了眼前,
那女子白衣胜雪,凹凸曼妙山呈堆白翩如游龙,而肤色恰如新挤羊奶,俏脸带着淡远旷野般的寂寞,但眉眼却又添了几分光彩,
她身后十四把长剑摺叠成一把,散发着若有若无的威势,比之之前的万剑宗长老也是不差分毫。
万剑宗宗主道:“白素,你为殿下介绍一下十二境。”
他又看向夏极道:“殿下,这是我宗门后起之秀,与殿下年龄相差不大,也许你们年轻人之间更有话题。”
他如此说着,但眉宇之间却闪过一些骄傲,因为白素的实力和天赋显然是妖孽级别的,才百年时光,便已突破到了十三境,而且前几个境界那是稳扎稳打,至于不到十三境巅峰,完全是想寻一个机会,多在噩梦里沉睡些时候,所以才在继续修炼以增强底蕴,继续筹备以增多底牌。
白素平日在宗门更是冰山仙子般的存在,是被诸多女修所羡,被诸多男修视作女神的存在。
而万剑宗宗主莫名其妙地想着这两人能够触碰出一些火花,他心底是希望这殿下能留在万剑宗。
若是可能,他甚至想把殿下和大师姐的约斗给取消了。
白素诧异地看了一眼宗主,她从不缺乏追求者,各种天才都想成为她的道侣,但过去老师从来都是帮她推了这些烦人的“苍蝇”,说是怕耽误她修行。
今天倒还是第一次把男人推到自己身边来。
而万剑宗宗主没再多说一句,便是匆匆随着几位长老离开了。
远处隐隐传来诸如“封河村”、“事件扩大”、“失踪”、“恐怖”之类的字眼,整个儿透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好似这五彩云雾里的绝巅,也被笼上了一层灰色的不祥阴影。
春日的暖也多了几分刺骨的寒。
云朵呈现出骸骨般的苍白,疏如亡者肋间,化道道鱼鳞羽翼。
“要起风了。”
夏极看着这天色随口道了声,然后看向白素,温和道:“有劳仙子了。”
白素看向这少年,他眸子澄明而干净,并无惊艳,亦无任何的波动,不觉便是多了些好感。
“我叫白素,宗主是老师。殿下随我来吧。”
“好。”
“我前几日刚从紫云峰修行返回,一回宗门,便是听到了不少关于殿下的信息。”
“见笑了。”
“殿下是大齐的皇子吧?”
“排十七,生来愚笨,皇室便是赐名为愚。愚之一字,名副其实,所以我这等愚鲁笨拙之人,才需常常看书,以解困惑。”
“我看殿下不仅不愚,反倒是惊艳绝伦,世上极其罕见的绝世天才。”
“愚从不敢如此去想,倒是姑娘年纪轻轻,却该已经突破了十三境,这才是真正的天才,不知胜过愚多少倍了。”
白素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又不是不知道你把我师父狠狠打了一顿…
而且看如今师父这态度,似乎还被你打服了。
你这还不是天才,那谁才是?
说你愚蠢的人那才是真正瞎了眼。
两人走在宗中小径上,时有宗门弟子错身而过,时有男修士看到这两人走在一起而生出失魂落魄之色,女修士也一样…
白素白衣飘飘,周身传来融了体香的梅花味道,迎了这春日的料峭,显出几分冰骨霜肤的冷艳气息。
白素忽问:“殿下为何要了解十二境呢?”
夏极道:“因为愚才十一境。”
白素和宗主一样,陷入了震惊,这不可能的状态。
她恍恍惚惚地带着夏极走宗门后方,一掐剑诀,十四把飞剑顿时化而为轮,浮空在两人面前。
“殿下上我的飞剑吧,十二境需得到小山河遗迹里,才可领悟突破,否则便是有千种本事,也是不可能突破的。”
说着,白素便是身形盈盈一动,踩踏在了剑轮前方,她忽然心底有些稍稍的如小鹿般的撞动…
若是这皇子从后面抓住了她的腰,自己根本无法发作。
因为皇子可以说“山风颇大,担心掉落”之类的…
而若是这皇子不仅抓住了她的腰,还轻轻靠过来,不仅靠过来,还贴过来,不仅贴过来,还…那又如何是好?
到时候装作不知道,装作没感觉吗?
白素虽活了百年,但从懂事以来就一直修行,平日里虽是冰山,但于男女之事还是一片空白,此时她哪里不明白老师故意撮合的意思,心底便是胡乱的想开了。
但这注定是她胡思乱想了。
夏极稳稳地站在剑轮上。
十四轮剑起飞。
向东方的山峦更深处掠去。
云风呼啸,过耳震膜,翠绿色山尖如剑海,在两人脚下飞快倒退。
风声虽大,风流虽强,但两人交谈却无碍。
就在白素胡思乱想的时候,夏极沉吟道:“仙子可否多说说山河劫,与十二境?”
白素脸一红,从自己的乱想里钻了出来,不过这还是第一个很靠近地站在自己身后的男人。
她摒除杂念道:“千年前,灵气陡然以难以想象的姿态爆发,而山河劫便因此而生。
所谓山河劫,便是撕裂山河,重分天地之劫,这劫难直接导致了整个人间的地图被重组了。
若想入十二境,其实并不复杂,只需坐于灵气浓郁之处,静静感悟,使得法身于天地形成互流,从而融小我于大我,天人合一。
正因为合一了,才可以一定程度地调动天地之力。
而这合一并不是真正的合一,而是人与天之间产生了‘桥梁’,这‘桥梁’就是灵气。
灵气越是充沛,提升境界的速度越快,便也越是稳固。
而你可调动的灵气越多,能借用的天地之力就越多,力量便越强,就好像对凡人而言,真气越多便是越强,一个道理。
而十二境分九重境,一境便是称为一重天。”
夏极忽然想到之前自己虐杀碧仙子,明明自己速度极快了,却还是被碧仙子进行了有效的抵抗,按理说,她的反应速度不该这么快,于是他好奇地问道:“同是调动天地之力,为何有境界之分?难道调动的多,就是境界高?”
白素这才信了,这怪物般的皇子是真的不知十二境。
她压下古怪心情,继续道:“眉心往里一寸,称之为上丹田,又名紫府。
上丹田与下丹田对应,下丹田乃是凡人储存真气之所。
而紫府便是储存灵气之所。
下丹田的真气跨越了第五至八境,区分境界的也就是丹田的容量。
同样,紫府亦是如此。
灵气入体后,会储存于紫府,这里的力量是可以瞬发的,而无需通过天地媒介。
而每多一重天,紫府储存的灵气就会多上一分。”
夏极明白了。
他大概可以想象,紫府灵气是应急使用,是出其不意地使用。
而平日里对战,大多还是调动天地之力进行攻伐,自然,境界高的能调动的天地之力就多。
自己现在这境界,应该是初入十二境,便是连一重天都没有。
他继续问:“那劫妖呢?”
“山河劫的劫妖,也是因灵气而生…可以说这些劫妖就是山河本身。”
“这是何意?”
“山河虽未孕育出灵智,但在极其浓郁的冲击之下,便是短暂地有了能够自我活动的力量,它们遵从生物最基本的猎食本能。
第一,是进食。
第二,便是弱肉强食。”
白素侃侃而谈,“所以,山河会去吞并有着浓郁灵气的人,以获得更多灵气。
而山会去吞并其他山,河会去吞并其他河…
而这种只有着生物最基本本能的山河就成了噩梦,也成了劫。
如今灵气虽已趋于平缓,但不少小山河遗迹却在人眼看不到的地方逐渐滋生,
这就与火劫的余烬区域产生火种与零星的火妖是一个道理,
当然,宗门也会调查清楚这些地方,然后列为凡人禁地,再供弟子入内修行。
而恰好这山峦东方的眠月谷里,便有一处小山河遗迹,我可带殿下入内一观,殿下自然便都清楚了。”
“多谢仙子了。”


“什么?前往调查封河村的弟子一个都没回来?我若没记错,这其中还是有着十三境界的内门精英的吧?
章柏子来年便是可以成为长老了,这次他也没回来?”
“启禀宗主,章柏子也失踪了。”那禀报的修士眼中无比凝重,“除此之外,调查封河村的宗门非常多,但只要进入封河村周边十里,便会失踪,如今这范围好似还在扩大。”
“刚刚得到消息,剑雨宗距离封河村足有两百多里路,但却…满门失踪。”
“剑雨宗…”万剑宗宗主俞珑手敲打着桌子,他记得这个宗门。
这虽不是掌控着凡间王朝的大宗门,但其宗主实力是稳稳的十三境巅峰,而且当年可是在梦境里沉睡了足足两年,这等强者若不是潜心修行,支配一个小些的国度也是没问题的,但他也一起失踪了。
失踪,这最早的都失踪了十多年了。
其实明眼人都知道,这不是失踪,而是应该不仅死了,还尸骨无存。
也许被埋了。
也许从人间抹去了。
也许被…吃了。
俞珑问:“这会否和新的杀劫有关呢?”
“不知,所有关于封河村的信息一概不知,因为所有探查者都失踪了。”
“宗主,可要继续探查?”
“再等等看,若是没有波及到我们,便是先行收敛,化为禁地,不许任何人进入封河村范围。”
俞珑思索着,忽然又道:“白贝长老,程域长老,你们随我去剑雨宗外围稍作调查,此行凶险,若派弟子前去,怕是又多折损。
我们三人同行,也好有个照应。
此事或许就是杀劫开端,若在最初不能掌控信息,便会如瞎子般两眼一抹黑,落于被动,而若是因此被后来宗门翻身而上,那可就不好了。”
“是,宗主!”
“是。”
俞珑继续道:“山郭子长老,我稍后留信一封,若是我天下无敌的大师姐醒了,你把信交给她。
齐愚此子,乃是惊艳绝伦的绝世天才,今后未必不能成为…”
他顿了顿,笑着摇摇头,然后道,“总之他若就这么死在大师姐手里,太可惜了。”
他说出这句话,便是舒了口气。
他未曾说出的话是“未必不能成为圣人”,但话到口边便觉得荒唐,只不过无论如何,他终于学会了用权力去保护别人,而不是杀戮。
他这话一落,诸多长老只觉得古怪。
宗主过往暴虐不已,现在怎么好像是改了脾气?
但一名蓝衣长老还是出列,恭敬道:“是,宗主。”
俞珑想了想又道:“过些日子,让公羊长取火种去齐国开设道场,只收品性上佳者,同时传诸玄功之类,不限人数。”
一言落定,周围人更是惊住了。
“宗主,这…”
收徒哪里只收品性上佳的?
或者说,品性在收徒里占比并不高。
俞珑笑道:“公羊长不是一直不喜欢宗门这种作风嘛,心心念念地对那些普通人施以同情。
让他去,刚好合了他的心意,他也乐意。”
说罢,他便是道:“让公羊长来。”
而在这空着的功夫,俞珑心底思绪万千。
老师,您若是在天有灵,看到孽徒如此,也该是没给您老人家再添抹耻辱了吧?
如此,珑便是死了,去到黄泉边上见了您,也终可说一句
“珑错了,愧对了老师的教导,
但珑…改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又有些多谢那打醒他,又如老师般的皇子了,也不知他也白素相处的如何了。


“小山河遗迹已化小世界,这一处山谷的沟壑就是入口,殿下随我来。”
“好。”
两人一前一后,往沟壑踏去。
空气波动。
如石入静水,扩开空间涟漪。
风景顿时变了。
从沟壑变成了悬崖。
两人是从悬崖上方的虚空踏出的。
夏极扫了扫四周,只见青山绿水,说不出的写意。
他深吸一口气,只觉灵气浓郁到了一种可怕的程度。
一阵风吹来,有一种奇异的古怪感,
那就是风里,竟然有着不同的灵气含量,
因而也造成了躯体细微的多层次的变化,虽然舒服,但一瞬竟会生出十多种不同的感觉,便是无比古怪了。
白素道:“这里的灵气极度浓郁,但极不均匀,劫妖的存在让这种不均匀会一直持续下去。
而不知什么缘故,这些小世界的灵气会始终维持在一种远超外在的浓郁程度。”
夏极看着远处,下一刻,静蛰的山谷忽然如巨龙起身,大地“嘭嘭嘭”地响了起来,
震波如爆炸般扩散而开,带动着惊心的气息横切着,碾爆了四周,
这震波极快,一个瞬间便是跨越了十余千米,比之人间的地震强了不知多少。
而下一刻,他只见无数巨山化作的恐怖“生物”,向着此处悬崖“跑”来。
万雷齐鸣之间,一切树木开始震飞,崩断。
而这巨山的奔跑,又只如一个引子,唤醒了其他的“沉睡者”。
那奔跑的巨山才跑了千余米,大地忽然显出一个黑色巨嘴,那巨嘴从地面凸出,以撕裂地壳,完全无视规则的方式,如腾龙出深渊,一口吞了那巨山。
继而,周边大地如是被玄奇的力量所拍压,而飞快下陷。
那吞了巨山的黑色巨嘴则是对应地耸拔而起,带着惶惶的伟力,强横无比地再一次掀飞了地壳,山峦飞天,天地颠倒,壮观瑰丽,无以名状。
这一动,便如水落油锅,顿时之间,夏极入目的世界便是沸腾了起来。
那无尽无边的小世界,呈现出让想象所不能及的剧变,而紧接着,一条不可名状、无法估量长度、覆盖着山峦森林、甚至还流淌着河流的恐怖“巨兽”向悬崖扑撞而来。
夏极还要看。
白素却急忙拉着他退出了这小山河遗迹。
风景变幻。
空间波动。
两人又回到了眠月谷的沟壑前。
夏极问:“怎么了?”
白素奇道:“你不怕?”
夏极笑道:“不是有你嘛…”
白素没好气道:“有我也没用。”
“为什么?”
“小山河遗迹只能供应未满十二境巅峰的人进入。”
“这是什么原因?”
“因为十二境巅峰之后的修士,紫府九重天的灵气已经很浓了,这足以让遗迹里的劫妖生出贪婪,想要吞噬以获得这灵气。
所以刚刚我一进入,其中便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若是普通的弟子进入,则不会如此。
那么,他们就可以在其中安心修炼,而一旦突破了,才可能被劫妖盯上,而被袭击。”
“如何修炼呢?”
“冥想呼吸,与天地灵气进行交流,以生成法身和天地的互流,那就可以了。
而若是天赋上佳的人,则是可以借用此时机,对过往所学进行归纳总结,从而结合天地之力,而领悟出独属于自己的神通。”
“多谢仙子了,那我可否独自入内看看?”
“现在不行。”白素直接果决道,“现在入内,你定会被那山河劫妖给撕了。”
她看向眼前皇子,依然宁静,双眸里似只有星辰大海般的平和深邃,不动不摇不惊不惶的决意,而未曾有半点惧怕。
她陷入了这双眸子,又好似被这眸子给折服了。
于是,白素低下头道:“也不是不可以,但需要等上三天,三天之后,齐愚你可以直接进去,我在外面接应你。”
“那便是等上三日吧。”
“好。”
白素瞥了一眼他,心底忽然又胡乱想开了,孤男寡女共处峡谷,万一他晚上说害怕而跑过来要靠着自己呢,自己究竟能不能拒绝他?
而这一想着的功夫,却见那皇子已经取了书,取了酒,靠着一个生着些微苔藓的大青石,悠然于天光之下,开始读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