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ypv4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唐朝小白領》-第三百零零六節 深宮暗殺(5)推薦-bjh62

唐朝小白領
小說推薦唐朝小白領
高手之间对决,有的时候,真的不需要太多的点缀就可以,只要需要一个事情,那就是将对方给弄死了就好了。
但是呢,气场这样的东西也是存在的。
红姑一出现,之前在夜晚保护李丽质的两人就如临大敌,看着她的时候,一直都存在袖子里的宝剑已经出鞘了,两人看着红姑,不说话。
她们是高手,可是呢,却不是最好的人手,最好的人手是不能进入皇宫的,倒不是叶檀不愿意,而是皇帝不愿意,一是为了面子,二是为了安全,万一要是叶檀让她们行刺的话,谁过来顶住?不要以为刘邦就真的是天选之子,有的时候,只不过是敌人的一个疏忽,然后事情就变得不可控制了,是不是很简单?
可是这中间需要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却是非常大的。
红姑的手里没有兵器,这个算是皇宫里靠近皇家重要人物的一个行为吧,虽然不是非常严肃的,可是呢,依旧需要的很多。
虽然没有武器,可是对方依旧给了大家很大的压力,四周的宫女都低头不语。
而长孙皇后对于李丽质的关心不只是因为她是自己的女儿,还有一个就是叶檀这匹野马也需要一个人去照着,这种东西一来,就是为了能够控制住,也是一种行为,不要以为这个就是所谓的好还是不好,只是一种手段而已。
砰的一声,声音不大,像是一个非常的小的闷炮的声音,然后红姑就直接冲过去,双手像是一对啃过的鸡爪一样,在空气中划过一个个的弧线,同时呢,还夹杂着奇怪的声音。
而那两个护卫手里的长剑却也在这个时候,直接就朝着她的胸口刺过去,对于这样的地方,你不要以为你留手人家就会对你客气了。
长剑在阳光下泛着淡淡的光芒,然后就要刺中了对方的胸口,红姑忽然一动,就是一个侧身,就将两人的这个刺杀的行为给躲过去了,然后手指直接就点中了两人的胸口。
她们的练习的剑法就是一往无前的,所以看到要被击中了,感觉像是不行了一样,就后退了一步,然后一个人直接就朝着红姑的腰上刺过去,同时手在空中抖动了一下,速度极快。
而红姑的脚却是忽然在地上跳动了一下,然后就一把抓住了其中一个人的长剑,猛然一拉,就听到噼里啪啦的声音,竟然断了,而她的手里却看到了这个短剑,不知道怎么回事。
而与此同时,另外一个人的长剑却刺中了她的胸口,发出砰的一声,像是刺中了金属铁板一样,她脸色一变,这个人竟然身上穿着金丝甲。
不过呢,一旦碰到了就会后退几步,这样的事情,真的不能胡来,就让自己的长剑在身上绕过了一下,从自己的脖子处刺过去,这次是对方的脖子。
而手里拿着短剑的人,却将手里的东西扔在地上,然后从袖子取出一把飞刀,对着红姑就扔过去了。
飞刀是暗器,所以一旦练习的好的话,不容易,而这个人的飞刀就要碰到了红姑的时候,红姑竟然从地上跳起来了,落在了半空中。
而在半空中的时候,这个人的长剑直接就刺中了对方的鞋子,却是再次听到了一个金属的声音,一个人有如此的力气,却有如此多的金属,不简单哦。
想到这里,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就直接攻击红姑的脖子。
红姑虽然厉害,可是呢,两人一旦拼命的时候,还是有点忌惮的。
她在躲过了好几次之后,脖子处还是被人划了一口子,而对方的两人手里拿着长剑的这个却被她一拳击中了胸口,倒飞出去,落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
“行了。”
长孙皇后自然是不希望这里有人出现死亡,所以就喊道。
红姑突然后退了一步,然后站在那里,而手里没有长剑的人过去将自己的伙伴扶起来,然后站在那里,虽然失败了,却是还是有点味道的。
“丽质,你看,你手下的人虽然厉害,可是呢,却还是不行的,一旦出事的出事的话,你怎么办?”
长孙皇后是个很好的女人,也是个很好的老婆,更是个会教育孩子的女人,特别是对自己的女儿来说更是如此。
李丽质看着自己的两个手下被收拾了,虽然知道这个是母亲对自己的关心,可是呢,毕竟是年轻的女子,有的时候也是一个有脾气的,所以,她看着长孙皇后问道,“母后,这个红姑现在如何?”
“刚刚热身。”
长孙皇后不在意地说道,对于过去的人来说,这个不过是平常事。
“她穿了金丝甲?”
李丽质接着问道,这个如果真的有的话,有的时候除了脖子可能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不是金丝甲,而是她们的秘术。”
长孙皇后自然是知道这样的情况的,对于他们来说,一旦出现在皇宫里,为了自己的安全以及家里人的安全,这个是肯定要注意的。
“哦,这个倒是不错,不过母后,我还是不想要。”
年轻的姑娘喜欢漂亮,就像是年轻的男子喜欢美丽是一样,让自己的身边跟着这样的人,自己可能会觉得不舒服。
“丽质,我可不是为了查看你的隐私,可是呢,你不能任性。”
长孙皇后一脸严肃地说道,对于自己的孩子,不管是多么的小心都不为过。
“母后哦……”李丽质撒娇地说道,似乎是觉得这样的事情不算什么。
“我说了算,除非她们可以打得过这个人。”长孙皇后是不会给任何一点点的不一样的地方的,直接说道。
“那好吧。”
李丽质有点无奈地说道,然后不等长孙皇后脸上露出笑容,准备好好地夸奖一下自己的女儿,让她知道听大人的话才是对的。
一道淡淡的光芒,停留在长孙皇后的身边,而李丽质已经不见了,与此同时,她手里已经出现了软剑,然后她很快就到了红姑哪里。
红姑虽然是长孙皇后的奴婢,可是呢,警觉很高,否则的话,她在皇宫里是没有办法生活下来的,她看到一个影子过来,双手情不自禁地就伸出去,想要将她给挡住,但是呢,这个时候却发现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样,李丽质手里的软剑像是一条软蛇一样,抖动着发出淡淡的光芒和声音,似乎随时都可以将这个人给刺死的一样。
而手里她的步法却是非常的顺畅,来来回回地正在寻找最好的攻击点。
而红姑却是脸色一变,之前的那种感觉似乎是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严肃,双手不停地抖动,希望将这个人给荡开,但是呢,她却发现根本就不行,李丽质手里的软剑速度极快,像是只是挥舞的样子,可是实际上却是不停地在红姑的衣服上划出了一个个的口子,口子虽然不大,却竟然流血了。
这说明她掌握的力度很精准,同时呢,自己的武器也很锋利。
而就在红姑打算反抗的时候,李丽质手里的长剑忽然后退了一步,然后单手捏着剑诀,一呼吸,就像是一个仙女一样地出现,然后直接就刺中了对方的手掌,按理说,这个没什么,因为对方的手掌根本就是金属一样,可是,这次却不行,李丽质的软剑直接刺穿了对方的手掌,然后这个软剑直接就停留在红姑的脖子上,只要是再用力的话,对方的小命就不见了。
然后她猛然一用力,软剑收回,却是看到的不是简单的金属色,而且反而更亮的感觉。
“公主厉害,老奴甘拜下风。”
红姑的手掌上已经流血了,可是对方却是一点都不在意,而是躬身施礼道。
而长孙皇后却是傻眼了,这个人是谁啊,是自己的那个娇滴滴的女儿吗?
虽然她知道叶檀的本事是厉害,可是呢,自己的女儿只是个文静的姑娘啊,怎么会这样的东西?
然后就听到呲溜一声,李丽质一抖动手腕,软剑就准确无误地回到了剑鞘,也就是自己的腰带上,然后负手而立,好不气派。
“你下去休息吧,我刚刚留手了。”
高手应该有的脾气,她都有的,在这个世界上活着,你如果不想要有一个好的生活的话,你如果做不到的话,那么就麻烦了。
“过来。”
不知道是什么心情,长孙皇后对着李丽质喊道,声音有点沙哑和无奈。
李丽质放开了自己双手,然后放在前面,恢复了之前的模样。
慢慢地走到长孙皇后的面前,好一个好女儿的模样。
“你这个是叶檀教给你的?”
长孙皇后年轻的时候也有个武侠梦,不过呢,后来很早就嫁人了之后,就不行了,需要母仪天下啊,你如何舞刀弄枪呢。
“嗯,是的。”
李丽质双手放在前面,一双噗嗤噗嗤的大眼睛,真的很不错的样子。
“什么叫法?”长孙皇后继续问道,这个小子,胆子真的很大,这样的行为都可以告诉对方的吗?
“玉女剑法。”
李丽质却是很认真地说道,这样的事情,说真的,不过是平常事。
“你一直都随时带着那个软剑?”长孙皇后之前一直都没有在意,这个腰带到底是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嗯。哥哥给我让人做了十几条腰带,都是剑鞘。”
如果你年轻的时候爱上了一个人,然后这个人有一定的身份的话,你说会如何呢?
有些事情,有些事真的不能多说的感觉。
“取下来,给我看看。”
长孙皇后虽然知道自己的女儿不会对自己和丈夫不利,可是还是感觉怪怪的,之前那个很温柔的女儿去了什么地方。
“这个……”
李丽质不想给,不过呢,看着长孙皇后的模样还是算了吧,如果不给,你到时候怎么办呢。
慢慢地将腰带的外围解开,这个倒是没什么,因为里面还是有一个东西是真的腰带的。
然后慢慢地将这个东西放在桌子上,看着长孙皇后。
长孙皇后也是武术高手,做事方面还是有点认识的,这个腰带外面看着不过是普通的腰带,可能大唐的不少地方的人都会有这样的东西,不过呢,当你打开了之后,却发现里面的是鲨鱼皮做成的,不要以为这个东西有什么奇怪的,叶檀现在可以说是将不少地方的好东西都拿走了,对于这个来说不过是平常事。
只是呢,价格却是不低,你不要以为有些东西真的是那么简单的,有些东西虽然不是很贵,可是呢,却没有办法的事情。
然后长孙皇后忽然一按了一下腰带的前面,就听到一个很清脆的声音,同时呢,朝外一拉,这个软剑就出现了。
软剑应该是用特殊的材质做成的,所以刚刚刺破了红姑的手掌却没有任何的血液留在上面,她拿起来,手一抖,这个软剑就在空中缠绕,不过呢,你如果不是这方面的高手的话,我个人建议你不要玩这个,软剑和双节棍一样,会玩的人,你会发现很容易,也很厉害,可是你如果不会的话,一般都是先让你不舒服,不自在。
眼看着软剑的脑袋就要碰到了长孙皇后的胳膊的时候,李丽质忽然动手了,伸出两根手指一把就夹住了这把剑,然后手腕朝下一压,就将这个东西收到了自己的手里了,然后看着长孙皇后道,“母后,这个太危险了。”
长孙皇后却没有在意这个,而是看着她问道,“你刚刚用的是什么?”
她还是没有看到有人敢如此的动作,担心将对方的手指都给弄断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他不知道啊。
“灵犀一指。”
李丽质看着自己的手指,忽然说道。
“这个是什么武功,怎么没听说过?”
长孙皇后也是高手,虽然很多时候,可能你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可是呢,却是真的厉害。
“是上次哥哥来的时候,教我玩的,没有其他的用处的。”
李丽质的话,让长孙皇后觉得吧,你这个话真的是太假了,怎么可能啊,这样的厉害呢。
“他还教给你什么了?”
长孙皇后叶檀就是个破坏分子,这样的事情都可以告诉对方。
“兰花拂穴手,禹步,柳叶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