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par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諸界末日在線討論-第二十四章 殺讀書-u5reo

諸界末日在線
小說推薦諸界末日在線
一道金光从百花宫中冲霄而起。
它穿过皑皑白云,朝着一个方向疾速飞掠,最终落下去,悬停在少年身边。
金光消潜,众人定睛望去,只见这是一柄剑。
此剑比一般的剑略长,形厚重,造型古朴简洁,剑身绝无任何一丝多余装饰,且没有剑鞘。
长剑上冒出一道低沉的声音:
“刚才是你在呼唤我?”
顾青山指了指自己对面的男修,说道:“我其实是让他尽管上前跟我打——不知怎么,阁下就来了。”
两人一句话说完,众修士尽皆哗然。
“此剑能与人交流!”
“是剑灵!”
“此剑有灵啊,不得了!”
“神器,这是百花宗的神器呀!”
“我的老天,难道是圣人的那一柄——”
白鹅突然暴喝道:“都住口!”
它的声音带着一股猛烈的灵压,将众修士的声音全部压了下去。
只见白鹅飞到长剑旁,拱翅道:“你不是师尊佩剑么?为何飞来此处?”
众目睽睽之下,长剑并未出声。
顾青山心中却响起地剑的声音:“快告诉我,我该怎么说。”
“你就说我是你选定的人。”顾青山道。
“可是总要有个理由吧。”地剑道。
“那就说我身上的特质吸引了你,这个理由不容易被找茬。”顾青山道。
“特质……你有什么特质?”地剑迟疑道。
“我怎么知道,这种事不能由我自己说,你随便想想,能唬住他们就行。”顾青山道。
“我想想。”
过了数息。
场中终于响起了长剑剑灵的声音:
“白映天,我刚才忽然有所感应,一名符合我心意的剑主出现了,因此而来。”
“你是指他?”白鹅眯眼打量顾青山。
长剑道:“没错。”
“他有什么本事,竟然惹得你生出感应,想要认他为主?”白鹅道。
众修士之中,有那眼红的、嫉妒的、见不得别人好的几位,跟着小声道:“对啊,不过一前线斥候,为何能得此剑青睐?”
“就是,明明不过炼气期,你看他腰间还有一张弓——又不是个真正的剑修,凭什么?”
“哼,此事还得圣人定夺才是。”
议论声渐渐大了起来。
顾青山眉头微皱。
长剑道:“他的特质吸引了我。”
“什么特质?”白鹅问。
长剑发出一道厚重如山的声音:“冥冥之中,自有天数,我身为剑灵,早就预感到下一位主人,乃是三世修行、洁身自爱的童子。”
“——此子冰清玉洁,忠贞如初,特质昭明如日,正是我心仪的剑主。”
众人一静。
死寂。
大青石附近,修士们多如过江之鲫,然而此刻尽皆鸦雀无声。
三世……的童子?
这——
谁能做到啊!
众人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心中的忿忿之意也平了。
连白鹅都说不出话来。
半晌,白鹅才飞回大青石上,开口道:“此事须师尊同意,而他必须摘得百花榜方可面见圣人——你且带他去吧,看他有没有那个缘法。”
“好。”长剑道。
它轻轻落在顾青山手上。
顾青山持剑要走,忽然想起来什么,顿住身子,望向自己对面的男修。
“刚才你说,要跟我打一场?”他问。
那男修收了兵器,以一种莫名的神情看着他道:“算了,你去吧。”
“为何?”顾青山问。
“人生……其实有些事……不必争……”
男修避开他的目光,遮遮掩掩的道。
他周围的修士们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仿佛深有同感。
顾青山懒得再说什么,扭头便走。
冷天星看了看情形,赶紧在后面跟上。
两人在道路上疾行了半刻时间,前方便出现了一条河。
岸边泊着一艘陈旧的船,年迈的船夫坐在船头,抽着旱烟。
两人顿住脚步。
“喂,你真是三世童子?”冷天星有些佩服的问道。
“我哪儿知道——你能知道自己的前世吗?”顾青山忍不住道。
“这倒也是,谁会知道前世的事儿呢。”冷天星点点头。
那船夫吆喝道:“两位,可是去摘百花榜的?”
“正是。”
“上船吧。”
两人一上船,船就缓缓离了岸,朝着河中行去。
“咳,那么,想到皇城摘榜,必须过我这一关。”
船夫一边撑船,一边说道。
“请指教。”顾青山抱拳道。
船夫道:“这条河里有一条蛟龙,你们给我杀了它。”
顾青山一静。
冷天星不可思议的道:“龙?我们要杀一条龙?”
“对啊,你们能得到圣人佩剑的青睐,想必处理一条龙还是能做到的——放心,那是一条幼生期的龙,并不算十分强大的妖兽,更不可能是传说中的那种真龙。”船夫笑眯眯的道。
“就算是幼年的龙,它要杀我们,也只需一击就够了,我们又如何能杀掉它?”冷天星摊手道。
“那是你们的事,如果放弃的话,现在可以立刻回到岸上,然后离开百花仙国。”船夫道。
“这是刁难,我从未听过这么难的考验!”冷天星愤然道。
他望向顾青山。
顾青山笑笑,没说什么。
——毕竟这船夫就是谢道灵,自己又能说什么?
顾青山望向河水,但见平静的水面下,湍急的暗流一去千里。
事件改变了。
在闭环的另一个时间线上,自己跟冷天星只是抓了一条妖鱼。
而这一次要抓一条蛟龙。
看来地剑回到自己手上,促使百花仙子提前认真起来,想要好好考量自己。
自己只是炼气期,又怎么可能抓起一头蛟龙?
“杀了它,不会被圣人责怪吗?”顾青山问道。
船夫道:“不会。”
“好。”
顾青山朝冷天星望去,说道:“我有个法子。”
“什么法子?我们是不可能杀掉一条龙的。”
“但我有法子。”
“那你说吧。”
“需要你下水引它来。”
冷天星略一思索,二话不说,便把铠甲卸了下来,正在脱靴子。
“你不问我打算怎么做?”顾青山问道。
“命都是你救的——让我去引它,我便去引,我猜你肯定有什么家传的厉害阵法对付它了。”冷天星信心满满道。
顾青山微怔。
是了。
自己在冷天星的心中,可是一个阵法造诣高强的修行者,能凭借阵法之威,独自杀退无边妖魔。
既然如此……
顾青山摸出那个简陋的阵盘。
——那些能杀龙的法阵,又岂是一个如此初等的阵盘所能布置的?
自己的实力也达不到布置那种阵法的要求。
顾青山思忖数息,重新装填了灵石,然后双手疾点。
他开始布置另一个法阵。
少顷。
顾青山伸手一拍阵盘,顿时有无形的灵光从阵盘上散开。
船夫眯眼看了看,笑道:“我倒没见过这样的法阵——原来在法阵上有着独特的造诣。”
“冷兄,你下去吧,我在船上策应你。”顾青山道。
“好!”冷天星道。
他高高跃起,一个猛子扎入河水之中,很快游的不见踪影。
船夫又出声道:“少年人,你刚才那阵法是哪里来的?”
“家传的。”顾青山拱手道。
“能杀龙么?”
“不太能,它是用来防御的,如果对方是龙的话,大约能顶住一次攻击。”
“只能防御一次?作为这样的阵盘,也算是发挥到极致了,我说句实话,凭你们的力量,确实不可能杀死一条龙。”
“那您还让我们杀?”
“对啊。”
两人对望一眼。
顾青山叹口气,说道:“前辈,以我和我同伴的实力,确实杀不了那条龙——”
话未说完,忽然,整条小船连通四周的河水全都被冰霜冻住。
冷天星破冰而出,大声道:“那条龙太强,我只能提前释放冰霜术法,才得以逃上来,它来了!”
顾青山朝冰河深处望去,只见一道蜿蜒修长的黑影疯狂破冰而游,已经靠近水面。
顾青山手持阵盘,低喝道:“阵起!”
但见道道灵光在阵盘上凝聚,瞬间没入顾青山体内。
轰——
冰面破开。
一条通体雪白的蛟龙飞了出来。
电光火石之间,顾青山跃出小船,迎向蛟龙——
蛟龙毫不犹豫的张开巨口,朝顾青山咬去。
“小心!”冷天星失声道。
船夫手上捏了个诀,冷冷的注视着这一幕。
顾青山神情不变,抽出长剑迎向蛟龙那满嘴的狰狞獠牙。
下一瞬——
蛟龙目光中露出戏谑之色,猛然提速,身形灵巧无比的转圜成圈,瞬间便到了顾青山背后。
以顾青山如今的修为,根本无法捕捉它的动作!
但见蛟龙张开大口,一口将顾青山狠狠咬住。
刹那间,顾青山将手按在阵盘上!
却有无数灵光从顾青山胸口的阵盘上爆发而出,将龙口暂时撑开。
电光火石之间,顾青山双手持剑,朝后平刺。
秘剑,断水流。
但见一道恢弘剑气勃发而出,在蛟龙口中凝成巨剑之影。
天地一静。
咚!咚!咚!咚!咚!
耀目的剑芒从蛟龙口中爆裂开来,发出震耳欲聋的轰击声。
整条龙连惨叫都来不及发一声,忽而化作冲天的深红之雾,被猛烈的疾风席卷而去。
胜败逆转!
仅仅一眨眼的功夫,整条龙被一剑彻底斩灭,连渣子都不剩下一丁点。
顾青山落在浮冰上,将地剑上的龙血震飞,然后系在腰间。
他一步步走回小船上,朝船夫拱手道:
“前辈,我们杀不了龙,但这柄剑在我手中——”
“我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