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ro55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踏星討論-第兩千零兩百八十九章 無從辯解讀書-d4kne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无论祖境强者还是解语一道的强者,寒仙宗都超过四方天平其余三家。
但回想起来,神武天其实也不差寒仙宗太多。
尤其之前忆贤书院那些学生在王家大陆时,他还因为秋灵天师一事忌惮神武天,要说神武天做这一切,也不是不能接受。
避开了乌尧,柴半祖和羽公子对视,“其实我更希望这一切是永恒族做的,至少不会让我们内战”。
羽公子思索,“从一开始,因为白腾的失踪,神武天怀疑是寒仙宗做的,联合我们三家威逼寒仙宗,但寒仙宗却以忘墟神转移视线,再加上从背面战场得到的情报,我们都以为确实是永恒族的阴谋,为此还特意将星盟聚集在一起引诱七神天出手”。
“如今神武天却说他们发现夏邢分身在寒仙宗的云林塔,乌尧却说这一切是神武天做的,等于同时否认永恒族阴谋的可能,我们现在能确定的就是这一切可能与永恒族无关,不是神武天做的就是寒仙宗做的”。
柴半祖沉声道,“不管是谁做的,我们必须联合”。
羽公子点点头,“神武天信誓旦旦保证王正族长与龙柯族长在寒仙宗云林塔,我们就等着那边的消息,至于寒仙宗这边,你觉不觉得乌尧有所隐瞒?如果只是猜测,他态度不会那么坚决,肯定隐瞒了什么”。
“我也这么觉得,他既想证明这一切是神武天做的,又要隐瞒一些事,这些事究竟是什么?”,柴半祖疑惑。
两人同时看向乌尧,“真相很快会出现,我倒想看看究竟是谁做的”。
接下来数天,忆贤书院学生都在神武天历练,而外界,关于要血洗陆家遗臣一事早已传出,并且以极快的速度传遍顶上界与中平界。
一双双眼睛看向神武天。
针对陆家遗臣的血洗是为了引出可能来到这片星空的陆隐,所以尽管陆家遗臣人数不多,但时间很长,并非直接杀了那些陆家遗臣,而是以一种极为残酷的刑罚处置。
“两个月的时间,此次血洗,至少会耗时两个月”,夏子恒找到了陆隐,并告知陆隐此事。
陆隐心中杀机漫天,表面上却没有异样,“这样会不会太残忍?”。
夏子恒冷笑,“针对陆家的一切都是应该的,陆家人都该死,玉昊,加入我神武天,就应该知晓我神武天历史,当初如果不是陆家,辰祖夏殇会心甘情愿臣服,而不是叛逆出去,尽管这段历史被掩埋,但以你的身份可以知道,等此次处决之后,我会详细与你说说”。
陆隐点头,“那就多谢子恒半祖了”。
不久后,一众人来到了神武天边界,看到了数十人被捆绑在石柱之上,“原本打算在顶上界边界出手,但考虑到陆小玄身边有个魁罗,索性就放在这,如果陆小玄敢来,必让他有来无回”。
“在神武天处决,陆小玄应该不敢来吧,这不就白费了?”,陆隐奇怪。
夏子恒冷笑,“放心,只要陆小玄在这片星空就绝对会来,陆家人什么性格我们太了解了,这次不来,下次也一定会来,每隔一段时间我们都会处决一批陆家遗臣,会让陆家遗臣的血从这里流向中平界,即便陆小玄不来,也会吸引陆家其他遗臣来,这次,只是开胃菜”。
陆隐赞叹,“不错,不知道是哪位想出的这么狠辣却有效的手段?”。
夏子恒嘴角弯起,“当然是我”。
陆隐哦了一声,“今后晚辈还需要向子恒半祖多多学习”。
夏子恒看向陆隐,满意道,“从你的话里我听出认同,这就对了,曾经的仇怨放下,你永远是我神武天的人,未来,我神武天会助你走的更高,你虽不姓夏,却比绝大多数夏家人更重要,玉昊,一定要记住这点”。
陆隐点点头,“知道了”。
第二日,针对陆家遗臣的血洗正式开始,围观的除了神武天的人,还有四方天平其余家族的人以及忆贤书院那些学生,所有人望向那些被捆绑在石柱上的陆家遗臣,不知道在想什么。
很快,恐怖的哀嚎声传遍天空,伴随着血色笼罩大地,这一幕,将持续两个月。
神武天不会让他们痛快的死去,正如夏子恒说的,这只是开胃菜。
不远处,夏邢看向陆隐,看到了他眼里不仅是平静,还有赞赏。
夏邢心一寒,陆小玄真的变了,如果是曾经的他,肯定会不顾一切的出手,而现在居然是这种眼神,尽管这些不是真的陆家遗臣,但这种手段也足以让人心寒,陆小玄竟毫不在意,这就是现在的陆小玄。
他收回目光,想着辰祖血液一事,只要得到辰祖血液,他第一时间会拔起残刀,然后请老祖破了他体内禁制,将一切对老祖说出,杀死陆小玄,他是夏邢,是夏家的族长,怎么可能真成为陆小玄的傀儡?
距离神武天遥远之外,一道人影手持镜子,被白雾带着朝顶上界中部而去,此人正是陆隐,而围观陆家遗臣被血洗一幕的,是刘少歌,陆隐再次让刘少歌取代他,他这次去的是红花园,既然星盟的人救不出,就先救红花园的人。
乌尧已经知道部分真相,距离接下来的真相没多远了,他也不打算再回神武天,玉昊这个身份,是时候结束了。
与此同时,寒仙宗云林塔内,龙柯体表的微突然散去,他踉跄跌倒,抬头看向四周,这是哪?
他寻摸了一会,找到云林塔入口,小心推门而出。
就在龙柯走出云林塔的刹那,云林塔外,一直盯着的来自神武天的内应看到了,神色大变,立刻向神武天传信。
神武天,夏子恒正欣赏陆家遗臣的惨状,当然,这些不是真的陆家遗臣,他也知道。
原本应该是真的陆家遗臣被血洗,但夏邢找到了他,提议将次数增加,不仅要吸引陆小玄,更要吸引其他陆家遗臣出手,他想想也对,便将真的陆家遗臣藏起来,找一批假的冒充,关键时刻再让真的出现,总可以引来一些陆家余孽。
云通石忽然震动,他目光一闪,当着柴半祖,羽公子还有乌尧以及食神的面接通,“什么事?”。
“老祖,寒仙宗云林塔内发现龙柯”,急促的声音传出。
夏子恒目光陡睁,盯向乌尧。
羽公子同时看向乌尧。
凡听到这句话的人都看向乌尧。
乌尧茫然了,他听到了什么?云林塔内发现龙柯?做梦吧,他就是坐镇云林塔的守卫,怎么可能有龙柯。
“乌尧,你们寒仙宗还有什么可解释的?”,夏子恒语气冰冷,“交出宗主分身”。
羽公子厉喝,“乌尧前辈,我们族长真在云林塔?”。
食神诧异,这是闹得哪一出?
乌尧反应过来了,瞪着夏子恒,“你神武天好算计,想故意冤枉我寒仙宗,幸亏我早就知道你们的阴谋,你说云林塔内出现龙柯,证据呢?”。
柴半祖,羽公子看向夏子恒,没看到证据,他们也不会相信夏子恒的话。
夏子恒怒极,“龙柯就在云林塔,休想狡辩,我神武天的人亲眼看见了”,他看向羽公子,“你们还不信?这一切都是寒仙宗做的”。
“夏子恒,你神武天的阴谋已经被拆穿了,夏邢分身故意失踪,是你们抓了王正,龙柯还有白腾,都是你们神武天做的”,乌尧厉喝。
夏子恒没想到乌尧会反咬一口,而且好像提前跟柴半祖他们说好了一样,他本以为发现龙柯在云林塔,寒仙宗肯定百口莫辩。
“夏兄,龙柯真在寒仙宗?可有证据?”,柴半祖沉声问道。
夏子恒指着云通石,“我的人亲眼看见,现在人就在云林塔”,这时,云通石上出现影像,模模糊糊可以看到远处云林塔的外观,还有龙柯的身影。
乌尧目光瞪大,不可能,怎么可能?龙柯怎么会在云林塔?难道真是宗门做的?那他怎么不知道?
羽公子脸色低沉,“乌尧前辈,你们寒仙宗好算计,已经有把握同时与我们三家对抗了吗?”。
乌尧呆呆望着云通石上的影像,没有办法解释,易容?不像。
夏子恒冷声道,“幸亏宗主察觉分身方位,我们才能盯向云林塔,否则你寒仙宗做的事绝对无人知晓”。
夏邢看着这一切,想起在寒仙宗出现过,那个时候龙柯就被陆小玄放出来了吧,他再次感慨陆小玄心机深沉,连寒仙宗都百口莫辩。
乌尧被针对,羽公子随时可能出手,而他本人也绝无逃出神武天的希望。
他忽然指着不远处玉昊,“我也有证据证明这一切是神武天做的,就是他”。
一众人看向玉昊,目光迷茫,玉昊?跟他有什么关系?
食神皱眉,挡在玉昊身前,“乌尧,你乱说什么?”。
刘少歌神色平静。
乌尧大声道,“玉昊是假的,他根本不是古言天师的弟子,他是神武天的人”,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上拉拢玉昊了,不管这个玉昊真正身份是谁,他都要甩到神武天头上,否则他未必可以活着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