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chu小說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ptt-第四百六十四章 這麼不經打?(第一章)-s0t62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小說推薦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一记狂猛的碰撞,高空中气流汹涌,空间紊乱,声音震耳欲聋,让两侧的无数妖族全都惊骇无比,被震得差点趴倒在地。
身后跟来的林芸、牛旋风等人也全都变了颜色,不敢置信。
他们已经准备要出手了,可陈宣居然与姜星澜平分秋色?
轰隆!
两道魁梧的身躯同时倒飞出去,落在了七八丈之外,脚掌砸在地上,震得地面晃动,崩裂出了一道道巨大的裂纹,数不清的碎石横飞而出。
远处迅速冲来的方天霸和秦玉卿全都脸色剧变。
“是…是姑爷…”
秦玉卿眼神惊骇,瞪圆了眼睛,道:“他…他怎么这么大?”
方天霸也完全蒙了,喃喃道:“妖怪,这…这是妖怪不成?”
山门位置。
哀嚎声遍野,一具具高等仙神的尸体在地上痛苦惨叫。
足足十三位高等仙神,此刻只剩下了四人惊慌无比,逃到了姜星澜的身后,剩下的九人全都被打的几乎垂死,浑身上下鲜血淋漓,森森的骨碴都刺了出来,一个比一个惨。
还有三四个都开始尿血、拉血,总之浑身是血。
在近身轰杀之中,他们全被陈宣以绝对的力量碾压!
姜星澜脸色铁青,死死地盯着陈宣,心中恨意滔天,简直想要将陈宣千刀万剐了。
这个土著怎么会如此?
同时,他心中也有一丝丝震骇,因为他的一只脚掌在发麻。
他知道绝不能再留着这个土著!
“陈宣,你阻我娶亲,伤我随从,今日我就算是违背契约将你轰杀,也是你自找的,今天没人能救得了你!”
他死死盯着陈宣,寒声厉喝。
陈宣的体内流淌古血,实力又如此强大,再不灭掉,他担心后面将再无机会。
“少说废话,你他么的敢动我未婚妻,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陈宣大骂。
“放屁,那是老子看中的,你不是发过誓不打她的注意了吗?”
龙龟大叫。
陈宣忽然反应过来,厉喝道:“对,你敢动我龟嫂,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乱七八糟,现在我就让你死!”
姜星澜脸色狰狞,身躯忽然间狂冲了过来,带起一股恐怖罡风,快到极致。
身边随从被废掉了这么多,让他心中怒狂,已经懒得再多说,要立刻出手,轰杀陈宣。
“谁敢阻我,谁就是与星域联盟为敌!”
姜星澜忽然大吼。
陈宣身后的林芸、牛旋风、猪无戒等人全都脸色一变。
他们原本想出手劝阻,让他们以和为贵,但现在姜星澜一下搬出星域联盟,让他们不得不停下。
姜星澜所在的星域正是星域联盟中拥有权利极大地一个!
轰隆!
姜星澜直接腾身而起,一脚向着陈宣狂踢而去,血气爆发,力量恐怖,让空间都出现了裂缝,不知道蕴含了多强的力量。
但陈宣丝毫无惧,大吼一声,五米多高的身躯瞬间冲了过去,高举【战帝手】,力量凝聚到极致,猛然拍出。
轰!
两人再次在空中碰撞了一记,空间崩塌,发出刺耳轰鸣。
随后陈宣一把抓住对方的大腿,直接将对方挥舞起来,对方怒吼一声,急忙以另一只大腿直接勾住陈宣的脖子,两个大腿直接将陈宣的脖子死死夹住,想要将陈宣的脖颈夹断。
同时,他挥动双手向着陈宣的双目和面庞打去。
陈宣一边挥动巨掌,向着姜星澜的身躯轰去,一边运转体内的十三道黑影,以十三道黑影直接催动血阎王之眼。
刷!
一道猩红血光化为实质化,向着姜星澜的身躯轰去。
姜星澜脸色怒变,大吼一声,急忙缩阳入腹,同时迅速从陈宣的脖子上腾身而起。
但即便第一时间躲避,还是被血阎王之眼的光芒打在身上,迸溅血花。
他发出一声痛吼,满头金黄色长发全都飞舞起来,“我要让你死!”
噗!
陈宣一把抓住了他的大腿,直接再次轮动了起来,向着地面上狠狠摔去,发出咔嚓一声巨响。
但姜星澜也直接一脚踢中了陈宣的胸膛,发出闷响,像是被流星撞了一样。
但陈宣按住姜星澜,紧跟着一拳砸在了姜星澜双腿之间,力量也不知道多猛。
砰!
震得地面都裂开了,迸溅出不知道多少碎石。
姜星澜发出怒吼,心中愤怒而又憋屈。
这是什么下三滥招数?
陈宣一拳砸下后,紧跟着不要命般,一拳拳只顾往他双腿之间轰去。
姜星澜憋屈无比,发出大吼,在疯狂挣扎,像是一条巨龙一样,腰间猛然发力,终于将陈宣摔飞了出去。
但在刚刚飞出,很快陈宣再次扑了过来,带着一片沉重的气息,一把从前面抱住姜星澜。
怀中抱妹杀!
“给我松开!”
姜星澜怒吼,浑身气血涌动,在疯狂挣动,血肉间爆发出了不知道多强的力量。
不过陈宣忽然张开大嘴,一口向着姜星澜的脑门咬了下去。
“你…住口!”
姜星澜怒吼。
不远处的林芸、牛旋风等人也全都瞠目结舌。
这种野蛮的战斗太凶残了!
这都什么风格,打裆、插眼、抠鼻子,现在连牙齿都用上了。
这就算是最野蛮的星域也没有这么来的!
不仅是他们,其他的妖族也全都蒙了,露出惊骇,只觉得陈宣的每一次出手都与众不同。
噗!
陈宣的牙齿狠狠咬下,疼的姜星澜直接惨叫起来,声音撕心裂肺,脑门上不断冒血,他更加疯狂的挣扎。
但根本没用,他整个人都被陈宣抱在怀中,双手被牢牢束缚,只能疯狂的踢脚,但是任由他不断乱踢,陈宣始终没有任何反应。
而且陈宣的双臂在不断勒紧,一阵阵剧烈的压迫感让他痛不欲生,如同处在了几座太古神山的碾压中一样。
“松开啊!”
他口中大吼,但是很快疼的更为凄惨了,脑门上鲜血喷溅。
同时感觉到双臂刺痛、肋骨刺痛、内脏刺痛,整个人就好像要被压憋了一样。
呸!
忽然陈宣松开了他的嘴巴,连声呸出,挥动脑门直接向着姜星澜的脑门狠狠磕去。
头槌杀!
砰!砰!砰!砰!
一次次狂磕,让姜星澜原本就冒血的脑门,冒的更多了,感觉像是有一柄巨锤向着他的脑门砸去,磕的他头晕眼花,连连惨哼,鼻子都被磕塌下去了,鲜血淋漓,黏在脸上。
陈宣一边用头槌杀,一边用怀中抱妹杀。
姜星澜疼的连连惨叫,完全没有了任何形象。。
在连续被磕了十几记后,他的挣扎终于一下小了起来,但随着他的挣扎变小,陈宣的力量却一下变得恐怖起来。
噗!
双臂猛然勒紧。
“给我死!”
陈宣厉吼。
姜星澜身上的骨头都开始断裂了,终于口中开始咳血,双臂、肋骨、内脏全都被陈宣活生生的碾压断裂,口中的喊叫都变得嘶哑了,额头上一根根青筋浮现,似乎血管都要炸裂了。
“圣子!”
剩下的四位高等仙神露出惊恐,连忙冲了过来。
陈宣狞笑一声,一边勒着姜星澜,一边向着扑来的四人蛮横撞去,【登天步】展开,速度快到不可思议。
四人脸色一骇,只觉得一股狂猛罡风呼啸而来,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被结结实实的撞中,狂喷血水,身躯狠狠倒飞了出去。
而这时陈宣终于停了下来。
双手放松,啪嗒一下,姜星澜的身躯从他怀中瘫软的滑落了下去,掉在地上,浑身上下的骨头不知道断掉了多少根。
“也不过如此。”
陈宣语气淡淡,“敢动我的未婚妻,哦,错了,是敢动我龟哥的未婚妻,那就是找死。”
他俯下身躯,一把捏住姜星澜的脑门,将他拎稻草人一样拎了起来。
姜星澜浑身上下剧痛无比,脑门到现在都是晕的,皮青脸肿,像是一个大猪头,眼睛只剩下了一条缝,艰难道:“我是…是天枢星域的圣子,你…你不能动我,你敢动我,那…那会引来大灾的,诸圣降临,会彻底毁掉此地…”
“啥?你说啥?我没听到?”
陈宣一脸疑惑的样子,忽然将两个手掌牢牢裹着姜星澜的脑袋,直接奋力的挤压起来。
姜星澜再次发生惨叫,双腿双手在疯狂挣扎,但还是没用,陈宣的力量实在太大了,挤得他脑袋都快炸开了。
而还不算什么,最可怕的是陈宣身后的十三道黑影再次化为一片乌光,向着姜星澜的身躯覆盖而去。
啊…
姜星澜的身躯迅速干瘪起来。
林芸、牛旋风、猪无戒等人全都变了颜色,迅速冲来,开口惊喝。
“陈兄,住手!”
“不可杀他!”
刷!
姜星澜的身躯忽然彻底干瘪下去,如同干尸,动都不动一下。
陈宣直接感觉到十三道黑影反馈出了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瞬间遍及他的四肢百骸,让他浑身都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说不出的爽快。
他忽然回过头来,疑惑道:“咋了?对了,他怎么这么不禁死?”
他松开了另一只手,单手揪住姜星澜的身躯,使劲晃了晃,像是在晃一样死蛤蟆一样,道:“天地良心,我只是想跟他闹着玩,没想杀他,谁知道他就这么不禁死?”
林芸、牛旋风、猪无戒等人全都吃惊不已,心头浮现一丝丝惊骇。
圣子级强者死了?
这虽然是第一个死掉的圣子,但是造成的结果却太可怕了。
若是传到星空之外,不知道多少势力会引发波澜。
而且来之前星空联盟的一位预言古圣就告诉过他们,【此去祖星,若有圣子陨落,将凶机叵测,若无圣子陨落,则一切顺利】。
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进来的人都将凶机叵测?
几人忽然间身躯冰凉,露出一丝惊骇。
“对了,林仙子、牛兄,你们与他熟吗,帮我把他的尸体送回去吧。”
陈宣直接丢垃圾一样将姜星澜的尸体丢给了几人,随后走向了剩下的那些高等仙神。
这些高等仙神各个重伤,痛苦不已。
陈宣毫不客气,直接全部抓起,一一吞噬。
“陈兄住手,不可再次杀人。”
牛旋风赶忙大叫。
“嘿嘿,他们违背约定在前,我杀了他们又能算什么?难道之前立得契约都是放屁?”
陈宣露出狞笑,迅速吞噬。
刷刷刷!
十几位高等仙神很快被他吞噬干了精气,一股股暖洋洋的力量不断从这些黑影中向着他的体内反馈而去,让他有种羽化飞升的感觉。
陈宣再次打开面板看去,心中大喜。
只见力量一栏再次暴增一大截,后面括号中的字迹数字也再次变了。
(已超过99.5%的高等仙神)
从之前的99.1%变成99.5%,虽然只是几个小数点的变化,但是带来的力量影响却远非如此,意味着他在那些绝顶天才的排行中更近了一步。
“照这样下去,再吞噬几个人,我就可以打遍高等仙神无敌手了?不对,也有可能越到后期,力量提升越不明显。”
他口中自语。
忽然陈宣直接看向了那些过来凑热闹的妖族,双眼倒竖,煞气腾腾,森然开口,“你们这群废物,谁让你们过来的?四书五经都会背了吗?你,给我过来,背一段论语我听听!”
他直接指点着一位妖族,厉喝道。
那位妖族吓得脸色煞白,直接瘫软,眼睛一翻,忽然昏厥过去,也不知道是真昏厥还是假昏厥。
其他妖族急忙惊恐的四处逃奔。
“不要杀我们,我们这就回家看书。”
“饶命啊,我这就去好好学习,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之,是知也…”
他们一边逃一边背书。
林芸、牛旋风、猪无戒等人再次面面相觑。
这个陈宣的名声到底多凶恶?
将这群妖族治的这般老实,直接回家背书?
远处的秦玉卿、方天霸彻底震撼住了,久久不能自持。
忽然,秦玉卿反应过来,赶忙开口道:“姑爷,姑爷…”
陈宣循声看去,眉头微皱,还是走了过去。
龙龟大怒,紧跟着奔了过去,大叫道:“陈宣,别忘了你发的誓,你要敢给老子戴绿帽子,老子和你没完。”
陈宣一把揪住了龙龟,向着秦玉卿走去,五米多高的身躯充满力感,浑身上下说不出的可怕,一块块肌肉像是神铁铸就的一样。
尤其是某方面,看得秦玉卿内心砰砰狂跳,双颊都红了。
方天霸更是脸色痴呆,一脸茫然,活脱脱的懵逼状。
“夫人,玲珑的事情我做不了主,我这位龟哥表示很喜欢玲珑,让它和你谈吧。”
他直接将龙龟交个了秦玉卿,转身去搜刮战利品。
龙龟直接眉开眼笑起来,道:“夫人,我可是龙龟…”
秦玉卿勃然大怒,一巴掌将龙龟摔在地上,狠狠一脚踩下去,道:“一个死龟精也想娶我家姑娘,找死不成,信不信老娘炖了你。”
她忽然看向陈宣,喊道:“姑爷,你是我们认可的姑爷,不管什么时候都是的,不管你承不承认,我家玲珑非你不嫁!”
龙龟直接气到吐血,大叫道:“沃日你仙人陈宣,你敢给我戴绿帽子!”
陈宣忽然皱起眉头。
这可怎搞?
秦玉卿直接相中了他,自家闺女非他不嫁?
嗖!
忽然,他皮肤一紧,寒毛倒竖,觉察到了一股无比可怕的危险,一道蓝色光芒忽然从一侧山林射来,快到极致。
林芸、牛旋风、猪无戒等人全都脸色一变。
“陈兄小心!”
噗!
即便陈宣第一时间躲闪,还是被那道蓝色光芒直接击中,五米多高的身躯当场倒飞出去,狠狠砸在数百丈之外,轰的一声,砸倒了大片的山林和建筑物。
“陈宣!”
“姑爷!”
一群人惊呼。
林芸、牛旋风等人的目光瞬间向着之前的蓝色光芒飞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很快眼睛一凝。
只见一处近千米的山头上,一个身穿蓝色战甲,满头天蓝色长发的女子,一脸冷酷,屹立在那里,身躯修长,双腿笔直饱满,将完美的身材勾勒无疑。
轰!
忽然,她身躯一纵,从那处近千米的山头跃起,满头柔顺的天蓝色长发在腰后肆意飞洒,根根晶莹玲珑,脸色冷漠,从高空中降下,直接落在了人群之内。
原本还想向着陈宣冲去的秦玉卿、龙龟、赵日天等人脸色一变,全都生生停了下来,看向了这个从天而降的女子。
“不知死活的土著,居然杀死了姜星澜,真是让你死的太痛快了,该千刀万剐才是。”
这个蓝色战甲的女子冰冷道。
“蓝银圣女!”
林芸、牛旋风等人顿时认出了这个女子,语气微沉。
“各位,这土著跳的太欢,我今日将他杀了,从此之后,这片祖地再无阻拦我等之人,他身上收集的瑰宝,理当归我支配,各位想要的话就来赎吧。”
蓝银圣女语气平淡的对林芸、牛旋风等人说道,随后向着陈宣的身躯走去。
那里插着一杆蓝色的战矛!
不过!
原本一动不动的陈宣,忽然间从地上缓缓地爬了起来,晃了晃脑袋,拍落一身的泥土,将那根蓝色战矛从胸口拔了出来。
战矛并未彻底洞穿他的身躯,只是没入了七八公分之深,对他现在庞大的体型来说,顶多只算皮外伤。
不过陈宣的眼神中却直接冒出了森森杀意,将手中的蓝色战矛直接用力一折。
咯吱!
坚韧修长的蓝色战矛像是筷子一样,当场被折的弯曲,随手丢下。
“贱女人,喜欢偷袭是吗?”
陈宣一脸狞笑,看向了蓝银圣女。
蓝银圣女眼神一寒,“没死?好,那我就将你千刀万剐了,这样才有快感。”
轰!
她修长的身躯忽然间冲了过去,矫健的像是一头猎豹,满头天蓝色长发飞舞,腾身而起,洁白的手掌充满强大的力量,一掌向着陈宣的额头击去。
她虽然是女子,但是肉身力量之强不可想象,气息雄厚,大开大合,像是一尊女战神。
陈宣直接一巴掌向着她的身躯横扫了过去。
在她一掌击在自己额头之上之前,当场将她拍的横飞出去。
蓝银圣女迅速在半空卸力,落在地面上,眼睛中露出冰冷的光芒,道:“土著,我要让你死!”
轰!
她再次向着秦天河扑了过去,大开大合,血气磅礴,手臂强大的跟蛮龙一样。
不过陈宣直接无视她的攻击,身上挨了她七八记,砰砰作响,肌肉生疼,簸箕大小的手掌忽然一把揪住她的脑袋,直接向着四周地面胡乱劈去。
砰砰砰砰!
一刹那连劈了十几下,震得地面狂抖,碎石狂溅。
蓝银圣女欲抓狂,被扭住脑袋后,双手双脚不断向着陈宣身上轰打而去,每一下力量都强到极点,让陈宣之前的伤口迅速流血。
但陈宣抓着她的脑袋,直接用力一跃,冲天而起,挥动她的身躯猛然向着一座山峰砸了下去。
轰隆!
整个山峰被砸的四分五裂,到处喷溅。
蓝银圣女终于惨哼起来,口中喷血,一身坚韧的天蓝色战甲都直接崩碎,碎片四溅。
她眼神怨恨,“土著,给我死!”
她探出一只手掌直接向着陈宣的眼睛扣去。
但陈宣露出残忍之色,一把抓住她的这个手掌,按住她的身躯,从近千米高空直接向着地面之上狠狠按去,像是流星天降。
咚!
又是一声巨响,整个地面都狂抖了起来,大地崩溃。
“啊…”
蓝银圣女直接痛苦大叫起来,脑袋率先着地,地面都被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鲜血淋漓。
陈宣随后一脚踩著她的一条大腿,一手抓着另外一条大腿,开始奋力撕了起来,一脸狞笑,浑身肌肉暴起,似乎要将其活活从中间撕开一样。

求波推荐票,不过分吧。
新的一周哎,票太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