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d4a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戰錘神座討論-第一千零四十三章,上船吧,後浪!熱推-yfjfr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
PS:来迟了,越到后面越难写,抱歉。
莱恩从一开始就不打算重罚陶博特公爵。
实际上道理前面也说过了,那就是陶博特公爵反对自己是合法的。
众所周知,布列塔尼亚建国的时候就是十二个松散的公国结成的同盟,当时的初代骑士王亚瑟为了抵抗入侵成为了大联盟的盟主,并在开国十二场大战之后加冕为骑士王。
为什么陶博特公爵一再强调“骑士盟约”,指的就是这个,骑士王国的体制决定了其本来就是一个松散的大联盟,平时自治,战时统一指挥,诸公爵享有很多权力,国王能对诸公爵起到的管束很大程度上决定于诸公爵的骑士道精神和国王的个人威望。
这就很大程度地限制了君权,使得骑士王国在最强盛的时候都没有扩张过多少领土,前后和埃斯塔利亚人与帝国人交战过几次大多没有什么收获,艾索洛伦森林就更是有去无回。
当然啦,独裁定上限,分封定下限,历史上也出现过两次骑士王暴毙,群龙无首和面对多场入侵的困境,最后都是靠着从各地公爵中选出新的国王,各自御敌挽救王国。
这点和帝国的选侯制度一样。
在回库罗纳的路上,晚上下榻的高级旅馆之内,莱恩和苏莉亚各坐一边,讨论着接下来的内政方向。
“对陶博特公爵既往不咎也有一个原因。”莱恩放下杯子,国王淡定地说道:“要给别的保守派公爵们立个榜样嘛,既然我没有追责第一个出来反对我的陶博特,那么阿代哈德、福德、卡斯凡恩和休巴尔德他们就会明白我的意思,那就是我的威望无人可比,反对的结局就是像陶博特这样,但我又放过了陶博特,这就代表了只要跟着我的路线走,一切都既往不咎,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自然全部转向,宣布支持我的决定。”
苏莉亚端起了红茶,王后这一段时间日日夜夜受到莱恩的宠爱,不仅肌肤光泽水润,而且身上满溢着莱恩的灵能,女骑士今天换回了自己喜欢的白色军服和深蓝色百褶短裙、黑色连裤袜的打扮,她非常优雅地品尝着从远东进口来的阿萨姆红茶,女骑士听了莱恩的话之后微微皱起了白金色的眉毛:“我明白你的意思,亲爱的,但是他们会不会只是表面……”
“不会。”莱恩对此很笃定,骑士王轻松地说道:“而且还必须加码,别忘了,是我饶恕了他们的罪行,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几位保守派的公爵再暗中搞破坏和阻止我的改革,我真的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对他们动手了,这一次就连弗朗索瓦和伯希蒙德他们都不好再说什么。”
“嗯。”苏莉亚仔细想想也是,莱恩说得没错。
无论莱恩如何宽仁选择饶恕陶博特公爵的过错,但他犯错和公然叫板骑士王已经成为了他身上抹不掉的“原罪”,在这种情况下,他不仅不能阳奉阴违,而且还必须执行到位,必须加码,否则他就会显得没有真正“忏悔”自己的过错,那就真的不能怪莱恩动手了。
我给过你机会了,兄弟~
脏是真的脏,这套路,苏莉亚心里转了一圈,女骑士对莱恩的做法有点佩服,又有点担心,最后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女士在上,幸好一切顺利。”
“嗯。”莱恩也长出一口气,这次他是冒了一定风险的,万一在劝降过程中突然遇到刺杀和走火的情况呢?
然而有风险才会有回报,这次不流一滴血不杀一个人,将让莱恩的威望再突破一个顶峰。
现在的他已经是一个符号了。
“那么关于十大元帅的问题……”
“弗朗索瓦很希望吕西安上位。”莱恩直接了当地说道:“而伯希蒙德属意达武。”
“达武的资历是不是太浅了?”苏莉亚接过名单,王后摇头:“你知道的莱恩,如果说算上之前的服役经历,在达武还是巴斯托涅的尼古拉之时,他的服役时间也不过短短数年而已,如果这样都能被封为元帅,那……”
“元帅重能力,而且达武还是独一无二的圣杯老近卫。”莱恩摇头,骑士王仔细思考了一下,还是将达武列了进去。
“真的挺奇怪的,当时如果要选,为什么……”苏莉亚偷偷地朝着窗外看了一眼。
王后的意思很简单,为什么不是雷蒙呢?
“雷蒙不是个虔诚的女士信徒,他之前一直都是信仰正义之神的。”莱恩淡淡地摇头:“相比之下,在达武还是尼古拉的时候他就已经是非常虔诚的女士信徒了,再者,选择达武有在出身上的考虑,他出生自巴斯托涅公国,而且距离巴斯托涅城堡不远,他品德和实力非常优秀就不说了,更是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符合骑士道精神。”
“嗯。”苏莉亚也只能点头,女骑士想了一会儿,还是征询莱恩的意见:“那么,就达武和吕西安了?”
什么叫做就达武和吕西安了?莱恩内心一动,骑士王心想自己这个妻子是真的厉害,不动声色地就将吕西安偷偷地加了进来,表面上是征询自己意见,实际上却是在偷偷地加私货嘛,自己要是点头,吕西安的名额不就确定下来了?
不过这样也好,本来就是内部讨论,夫妻之间稍微玩玩小心机也算是一点小情趣,莱恩想了想还是摇头:“巴斯托涅是我们布列塔尼亚龙兴之地,再加上达武是第一位圣杯老近卫,也暂时是目前唯一的一位,让他当元帅有立榜样的性质,这是可以的,至于吕西安,我认为不要那么草率下决定,等他从恶地回来再说,他应该已经在路上了吧?”
“再过一周就会到了。”苏莉亚取出一份文件递给莱恩,女骑士有点不好意思:“父亲那里也是属意吕西安。”
“等他到了我和他聊聊,问问他八峰山的近况和对很多事情的看法再说吧。”莱恩接过文件看了一眼,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西尔薇和奥莉卡呢?”
“她们啊,奥莉卡去给西尔维娅做女廷臣培训去了。”苏莉亚再次端起茶杯,似笑非笑:“我同意了。”
“培训?!”莱恩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等等,奥莉卡所谓的女廷臣培训可是……”
“怎么?难道西尔维娅不是你的女廷臣么?”苏莉亚反驳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让奥莉卡给你那几个女廷臣在公爵城堡内搞所谓的培训,既然这样,干脆让西尔维娅也去培训一下好了,她脾气确实有点坏,这也是你很少宠爱她的原因之一吧。”
“好吧,如果你觉得有必要的话。”莱恩倒是不怎么反对,他并不讨厌有脾气的西尔维娅,不过和她相处确实有点压力,她太严肃太认真了,而且不像苏莉亚,苏莉亚平时严肃而且高贵矜持,但和莱恩私下还挺放得开的,即所谓的“内秀”,莱恩在这点上实在是爱极了他的妻子。
就在隔壁的房间,身穿着黑白女仆装搭配白色吊带丝袜和黑色小皮鞋的西尔维娅被蒙住眼睛,堵住嘴巴,绑缚在床头,而奥莉卡正在调配新的药水和准备新的道具,黑暗精灵手中拿着几根厚厚的皮带正在组装,顺便还有两个银锁和一些造型古怪的东西被装了上去:“亲爱的西尔薇,准备好了么?”
“呜(恐惧)!”西尔维娅只能使劲地挣扎:“呜呜呜(小姐、莱恩,救救我!)”
可惜她已经被苏莉亚和莱恩一起卖了,没人能救她。
“还有呢,剩下的那些骑士贵族,你打算怎么办?”苏莉亚接着说道:“这次又会有好几百个骑士家族被剥夺贵族头衔了吧?”
“我会再给他们一次机会,包括鲍德温的克莱芒家族的那群躲到马林堡去的废物们,我都会再给他们一次机会。”莱恩伸出了一根指头,他不怀好意地笑了:“一次赎罪远征的机会。”
“上船吧,后浪!”
…………我是后浪的分割线…………
一周时间后,帝国首都,布伦瑞克、帝国皇宫。
胃病刚刚养好不久的卡尔-弗朗茨皇帝又在书房里面批改文书,十几年如一日,他都已经习惯了,尽管皇帝平时更愿意和他的军队待在一起,不过最近传来的几个好消息倒是令皇帝的心情好了很多。
第一个是在经历了这场混沌大入侵之后,帝国的经济反而出现了繁荣的迹象,大量被混沌摧毁的基础设施和城堡、城镇、村庄需要重建,大量的庄园、农田失去了主人,皇帝和许多选帝侯们联合发出了政令,表示只要愿意移民,免费给予土地发放农具耕种,而且免税一整年,这引发了大规模的移民潮,毕竟去了直接当自耕农,很多平民都是愿意的。
第二点是社会重新活跃了起来,尤其是在大量军功贵族战死之后,许多领地和头衔被空置出来,又一次,阶级上升的渠道被打开了,对帝国保守而且资源稀少的北方来说,一般出身于什么阶级就注定一辈子是什么阶级的人,平民极少有机会流动,但是在这次莫特金入侵中军功贵族们损失过于巨大,因此大量的自由民士兵和许多中层、基层士兵这次是真的得到了上升的机会,只要是奋勇作战的,基本上都获得了晋升,这让很多人心满意足。
骑士被提拔为男爵、大剑士被提拔为骑士、而那些奋勇作战的正规军和行省军队也有不少士兵被提拔为可以居住豪华军营和得到双倍薪水的大剑士。
第三点自然是盖尔特的索尔领,这点前文已经说过了,这里就不再重复,皇帝看着财政报表,满意地见到来自索尔领的现金流帮他填补了巨大的财政亏空,不然卡皇差点就可以宣布破产了。
就在这个时候,皇帝的外交官梅特涅敲了敲门:“陛下?”
“请进。”卡尔-弗朗茨皇帝放下了文件,他笑道:“是梅特涅?希望你带给我的是好消息。”
“陛下,布列塔尼亚的内乱已经全部平定,山对面的国王没有流一滴血,伤一个人,就彻底平定了内乱。”梅特涅朝着皇帝鞠躬:“自此,所有公爵都宣布支持莱恩王的改革,总督制度的实行已经势在必行。”
“真有他的啊,莱恩。”卡尔-弗朗茨耸肩,皇帝的口中满是羡慕,总督制?他做梦都不敢想,现在能够靠着莫特金入侵,选帝侯们虚弱的时候一鼓作气建立弗朗茨近卫大军团、让瑞克禁卫在别的行省要害处修建瑞克城堡和扩大自己的影响力,皇帝就已经非常满足了:“不过这些事我已经知道了,梅特涅,有新的消息么?”
“有的。”梅特涅拿出了一卷羊皮纸:“新的取消贵族特权的政令也已经下达,所有三代以内不出骑士的家族全都要被剥夺贵族头衔,但我们的骑士王也是上道的,不仅是这些人,还有这次在叛乱中犯下严重罪行的骑士家族,他都公正仁慈地给予他们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
“什么机会?”皇帝接过了羊皮纸。
“赎罪远征的机会,被剥夺骑士头衔和犯下过错的骑士贵族都可以在基斯勒夫、阿拉比沙漠和恶地三卫中选取一处进行至少三年的远征。”梅特涅表情古怪:“这是莱恩陛下在库罗纳的演讲《上船吧,后浪!》激励这些即将进行赎罪远征的骑士。”
“让我看看~”皇帝开始念了起来。
“那些口口声声,圣杯越来越难获得的人,应该看着你们,就像我一样。”
“我看着你们,满怀羡慕。”
“我们布列塔尼亚积累了数百年的人脉、财富、资源、渠道,就像是专门为你们准备的礼物。”
“底薪优厚、战利品丰富、包吃包住。”
“沙漠文明、冰雪文明和群山文化的面纱,被层层打开,可以尽情地~远征。”
“自由学习矮人语言,学习一段阿拉比雅乐,欣赏一位基斯勒夫的姑娘,去遥远的地方远征,享受异域风情。”
“我可以保证,很多骑士从抵达的那一刻开始,就走上了属于你们自己的——圣杯之路,你们可以自由地探索自己的,活路。”
“我知道你们中间很多人没有实战经验,但没关系,当你们抵达的那一刻,大家都会很快学会,该对付什么,不该对付什么,你们是多么幸运啊,只凭着一章船票,就可以结识成千上万共同远征的兄弟。”
“你们拥有了我梦寐以求的权力,你们所靠岸的,就是你们的,新家!”
“你们有幸,遇见这些绿皮、混沌、亡灵,而这些邪恶更有幸,遇见了勇敢的,你们!”
“向你们的勇气致敬!懦弱者只会怨天尤人,强者勇于接受挑战。”
“总有一天,你们会明白,不只是我莱恩-马卡多在教会你们如何接近圣杯,而你们也在启发我,如何让骑士们更好的领会骑士道精神。”
“那些抱怨骑士道精神越来越难领悟的人,应该看看你们,就像我一样。”
“你们不用想象自己的先祖血脉多么高贵,因为再高贵的血脉,也不足以让你们在远征中活下来。”
“如果你们依然需要我的祝福,那么……”
“上船吧!后浪!”
“和16000名布列塔尼亚的兄弟姐妹们一起,赎罪远征!”
皇帝嘴里的咖啡喷了出来,喷到了整堆文件上。
“莱恩……你这个家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愧是我的知己啊!”皇帝用力地一拍大腿:“我,也早都想这样干了!”
皇宫中响起皇帝了开怀大笑的声音。
“好活!干得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