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th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200.佐助的判斷熱推-npnty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小說推薦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因为……”小孩显然是想不到如何回答,因而有些迟疑。
忽然,转身向那个大门逃跑!
看到这一幕,二人眼睛都眯了起来。
“佐助先生!”佐井不确定要不要跟上去,因为很可能只是一个陷阱。
漫威裏的次元餐廳
雷火戰神
而佐助却一点儿也不怕,说道,“你在这里等着,如果五分钟之内我没有出来,你继续执行任务!”
说罢,便一个瞬身也跟着进入了大门。
在佐助进入大门之后,大门也立刻关上。
千亿首席绝宠娇妻
大门之内,一片漆黑。
前面奔跑着小孩的身影,一边奔跑还一边疯狂笑着,“哈哈哈,是你逼我的,我也不想死,是你逼我的!”
声音扭曲而疯狂,让人听了心里发毛。
滅世魂王 化十可可
从小孩的话之中,能够听出,这孩子内心已经扭曲到了极点,并且这个地方非常危险。
佐助没有继续跟上,他停下了脚步。
不久之后,那个小孩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估计,便已经死在了前面的路上。
佐助面色冰冷,这个组织居然用小孩当替死鬼,不愧是邪教组织,和大蛇丸那种培养孩子当容器的做法一样恶心,让人厌恶。
“佐助先生!佐助先生!”
外面,传来佐井敲门的声音,而门却打不开,显然是没那么容易打开,应该存在着什么机制。
嗖嗖嗖!
便在这时,接连有机驽发射的破空声传来,面前的地面上已经落满了箭矢!
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要想躲开密密麻麻的弩箭,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拥有写轮眼的佐助,要想在弩箭靠近一公分的范围内躲避开,难度并不大,毕竟他可是天才!
手中出现草雉剑,快速挥舞,身形也是辗转腾挪,空气之中爆发出草雉剑和箭矢碰撞产生的火光,这火光又一定程度上帮助佐助看到更多的箭矢,并且记下他们的方位和飞行轨迹。
从而,将一切连成密不透风的连击。
金铁交加的声音不绝于耳,没有过一会儿,已经停止了发射机关。
死神的記憶 冰冷的樹蛙
佐助没有收起草雉剑,而是退回到大门处,手中草雉剑劈砍下去。
那大门只传来一声响亮的声音,并没有什么动静。
显然,已经五分钟过去,外面的佐井根据他的要求,已经选择继续执行任务。
暗部的成员,可是很遵守命令的。
佐助暗叹一声,“一样佐井那家伙能够应付吧。”
说完,收起了草雉剑,双眼已经变成了万花筒写轮眼。
“天照!”
黑色火焰燃烧,任凭是再坚硬不可破的事物,也能瞬间被燃烧殆尽。
天照黑火燃烧之下,门上很快便出现了一个窟窿。
光线照射进来。
兽人之宠你为上
待到整个门被燃烧干净的时候,外面的光线也投射进门内,让之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退去了很多。
佐助并没有选择离开,而是回转身看向通道里面,或许这条通道才是真正同样目的地的路线也说不定。
不然,为什么要布下陷阱呢?
快速向着通道里面飞奔,因为有了光线,一切看起来也更加清晰明朗。
箭矢,也只是其中的一种陷阱罢了。
紧随而来的,是针墙!
这对于大多数忍者来说,都是致命陷阱。
长度有几十米的针墙从上当落下,根据重力势能转化的冲击力,瞬间就能够将目标压成齑粉,不过佐助显然不是它的菜。
须佐能乎爆发出来,当即就顶住了落下的针墙。
须佐能乎向下坍缩了一些,显然针墙的重量很大。
借助须佐能乎,佐助从须佐之中弹射出去几十米,成功离开了针墙攻击范围。
先前的须佐能乎当即溃散,而佐助再次将须佐能乎凝聚出来。
后面应该还有很多陷阱,并且一个应该比一个强。
“那是?!”佐助看到面前一辆巨大的恶鬼冲车,几乎没有缝隙能够让他通过。
呆萌寶寶魔法娘親
而那恶鬼冲车已经向着他冲撞过来,气压形成的猛烈罡风令人窒息。
须佐能乎双手向前,顶住了恶鬼冲车,但是冲车的速度和冲撞力太大,一瞬间便将须佐能乎推得后退。
男人往事不可追
再往后退,表演撞在针墙上面。
并且佐助也发现,后面的针墙,同样开始冒出了密密麻麻的钢针。
钢针显然能够突破他的须佐,因而不得不提前将恶鬼冲车给摧毁,以免背后倒刺在针墙上面。
“天照!”
再次用黑色火焰灼烧恶鬼冲车,此时灼烧的乃是恶鬼冲车的脑袋,那是最脆弱的部位,也是最容易在短时间之内灼烧掉的部位。
没有几秒钟,黑火便已经将冲车脑袋灼烧完,而佐助借着这个机会。脱离须佐,进入了那个巨龙里面。
单膝跪下,落在后面的通道之中。
“好险,这里的陷阱真是麻烦,如果没有万花筒写轮眼的能力,恐怕就过不去了。”
轰隆隆!
便也是在这时,佐助落地之后两秒钟,后面的恶鬼冲车似乎有感应一样,再次倒退过来,这是死缠烂打?
佐助脸上浮现出一丝不耐,但也没有办法,只能选择全力向前奔逃。
獨家霸愛:誘寵呆萌甜妻 君子棠
短时间之内施展了多次须佐能乎,佐助一点儿也吃不消,因而后面便不在将须佐施展出来。
跑出了一段距离,仿佛已经脱离了危险,然而前面的通道已经出现了尽头,通道外面,迎接他的却是,一片深渊!
而恶鬼冲车,也已经距离他几十米远!
十几秒之后,佐助已经坐在恶鬼冲车被灼烧的脑袋窟窿里,看着下方的悬崖,又看着对面的峭壁,那上面还有一个通道。
休息了差不多,须佐能乎再次凝聚出来。
好巧不巧,他的须佐能乎可是能飞的,因而,直接飞跃了深渊,来到对面峭壁上的通道之中。
落下之后,佐助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选择了一条不规路,这后面的陷阱似乎还有更多,并且一个比一个还要困难。
“真不知道佐井那边怎样了,希望我是对的,陷阱后面才是真的组织总部。”
“要不然,谁会花那么大的心思,专门建造如此庞大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