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喜站讀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蓋世-第一千八百零四章 劍獄新鎮守分享

Sandra Jacqueline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暗翼星域。
一颗体积巨大,原本极其贫瘠的灰黄色星辰,因泥洹神土的到来,因新生若寻神树的扎根,忽然充盈着无穷生机。
呼!呼呼!
源源不绝的星空异能,融入到这一颗星辰后,本无界壁的星辰,已有淡淡的光幕在缓缓形成。
要不了太久,这颗星辰就会成为整个暗翼星域,比绿荧界还要神奇的地方。
小精靈和狩獵士的道具工坊
曾经的枯寂荒原,如今被植被覆盖着,光秃秃的山峦,也渐渐变得绿茵茵。
嗤嗤!嗤嗤嗤!
此星中央地带,一座扭动着空间异芒的“源界之门”,无比张扬地显现,并在暗中施加影响力,慢慢梳理着暗翼星域的空间法则。
因它的存在,也从而导致绿荧界和千鸟界的空间传送暂时失效。
“你要搞的这么明显吗?”
魔主檀笑天一脸哑然,盯着旗杆插入到“源界之门”的招魂幡,道:“给你这么一弄,妖凤出现在暗翼星域的瞬间,就知道有鬼了。”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招魂幡内部,一道幽魂形态的极慧,摇头晃脑地说道:“妖凤的性格,就是越知道有人布局对付她,她越是有兴趣。我摆出这个架势阵仗,就是要激起她的斗志,让她更渴望后面的战斗。”
盘坐在一棵新生小树,嘴角含着一片嫩绿树叶的檀笑天,闻言思考了一下,便赞同地说道:“我仔细想了想,她似乎还真是如此。呵,还是你们更懂她,毕竟你们一起相处的日子更久。”
嵐與伯爵
“和她相处并不容易。”极慧感叹道。
“哈哈,我觉得还好。”
檀笑天倒是看得开,一部分黑暗之魂落入源界的他,近期春风得意,已收拢整合了不少黑暗君主。
“我们在浩漭摧毁了妖神殿,自然要一不做二不休,既然脸都撕破了,那就索性就干倒底!”他突然看向此方世界另一侧,那座如山般高耸的巍峨神树,还有静坐在神树之巅的那道飘渺身影。
不死鸟女皇。
咻!
招魂幡抽离“源界之门”,飘忽到若寻神树的树顶位置,极慧在那杆幡旗内,凝望着头戴帝王冠冕,气息如和暗翼星域呼应的不死鸟女皇,突然道:“多年未见,你难道不应该谢谢我吗?”
陈青凰珠帘下的脸,朝向了招魂幡,冷漠道:“谢你什么?”
“你第一次的涅槃重生,准确的位置是我告知他的。如果不是我通知了他,不是我将他送过去,在你第一次涅槃重生时,就被妖凤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了。”极慧仿佛在幡旗里面大笑,“他现在是还没记起来,可难道你也忘了不成?”
不等陈青凰开口,极慧又道:“妖凤会那么恨我,在临天山脉的幽谷谋害我,这方面的原因很大啊。”
“我和你不熟。”陈青凰不冷不热。
“你反正记得就行。这次没有我和檀笑天,让她踏入了暗翼星域,你落败的几率还是很大。”极慧一边说话,一边思考着什么,“你我有共同的敌人,希望她这趟现身暗翼星域以后,我们能留下她。”
陈青凰沉吟片刻,道:“太久没见了,我不知道她现在处于什么力量层次。”
“我也不知道,但我希望你能尽全力。我虽然能缩回源界,然后重返深渊,可这次我打算真正尝试一下。因为,这趟过来的她,在来暗翼星域前就受了伤。她轻易不会受伤,小伤能瞬间治愈,这回明显不一样。”
“有你,还有我和檀笑天,如今真有杀死她的可能。”
极慧劝说道。
“我也想看看你在深渊那边,究竟领悟出了什么力量,让你变得如此有信心。”
陈青凰端坐着不动,可暗翼星域的那些翼族族人,早已乘坐着星河古舰,向附近的星域迁移。
她那座用来传送的巢穴,也收缩了起来,化作她的神兵利刃。
另外在那座再生巢穴内,她已留下涅槃的种子,即使她这趟战死,只要再生巢穴没有被发现,多年以后她还能复活。
她已做出了万全准备。
……
“深渊的力量!”
钟赤尘低声惊呼了一下,眸中华光异彩地流转,“你的感知如果没错,那么就是所谓的极慧神王,还有……檀笑天!”
寂灭大陆的妖神殿倒了,他先前回浩漭时亲眼所见,知道是魔主和极慧的手笔。
“应该没错了,暗翼星域的空间异常,必然是那个极慧弄出的。”
钟赤尘思量了一下,忽怪笑了几声,就在众人眼皮子底下,化作一道七彩流光,瞬间从千鸟界走出。
不多时,虞渊就觉察出他已在湮灭星域消失。
“这头狡诈的七彩龙想做什么?”老蜥蜴愕然。
“他应该去找龙颉了,或许……也会去通知那头幼小的泰坦棘龙。”溟沌鲲冷笑了两声,“我猜他是看到了一点希望的苗头。极慧,檀笑天,再加上不死鸟女皇,似乎是形成了默契,要在暗翼星域伏击妖凤。”
“龙颉穷极黄金之身大成,也能给妖凤带来巨大威胁。妖凤,还真是遭人恨啊!”
如钟赤尘般的龙族,一向将妖凤视为最大的敌人,他在看到有抹杀妖凤的可能后,一定是打算掺和一脚的。
“不是灰域。”
虞渊摇了摇头,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下,道:“钟赤尘去了浩漭,他似乎打算在地火山脉,等莫白川铸造出神位。”
“莫白川!”
“他也要封神了!”
“莫白川,要是以地火大道顺利封神,还真能成为扼杀妖凤的一股强绝助力!”
冯钟、君宸般的自在境大修,还有青魇这类神魂宗的强者,听到莫白川的名字,联想到他的那条神奇之路,顿时惊叫起来。
“唔!”
人在千鸟界的虞渊,忽心生警惕,一手握住斩龙台,突然就消失了。
再次现身时,他到了湮灭星域的边界,望着一座银灿灿的矮山,似乎刚刚从另外一方星空飘逝而来。
这座漂浮的矮山,透着极其浓郁的剑意。
光滑的山体岩壁中,有一道道剑痕显露,自然形成了封禁。
“剑狱!”
虞渊轻喝着,斩龙台陡然放大,挡在剑狱飘逝的路径前方,道:“谁在看押剑狱,还请出来一见!”
“虞……虞渊。”
龙首人身的异类龙天啸,额头的紫红龙角狰狞,身穿粗布麻衣,看着像是豪迈的彪悍大汉。
他略显尴尬地,忽然现身在矮山上方,先朝着虞渊躬身行礼。
然后苦着脸说道:“我们收到命令,让我们将剑狱带到湮灭星域。”
“谁的命令?”
“宗主。”
虞渊想了一下,再次问道:“关押在剑狱的人,目前是否都安全?”
“都安全。”龙天啸老实回答。
也在此时,远方一轮残月迅速逼近,一霎千万里。
很快,残月就化作了星月宗的谭峻山,他见虞渊居然也来了,先愣了一下,然后说道:“我搜寻这座剑狱很久了。”
被关押在剑狱里面的,有星月宗的段奕生,还有钟离大磐之类的强者,段奕生一向对谭峻山照顾有加,他自然不会不管。
“林道可,居然要剑狱来湮灭星域。”
虞渊的魂念铺展开来,在矮山般的剑狱表层“哧啦”成幽火,竟不能渗透到内部,无法瞧见剑狱内中布局。
不知为何,这座新造的剑狱,让虞渊觉得暗藏凶险,并没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擬裝混合姐妹
就连龙天啸,也只是因为和他熟悉,所以才被安排露面。
“现在镇守剑狱的人是谁?”虞渊眯眼问道。
龙天啸一脸茫然,他只是被人推出来说话的,他之前在剑狱内,也只是负责打杂,具体情况根本不清楚。
直到现在,他还是晕晕乎乎的,脑子都不太清醒。
“我也查了很久,可同样也没查到。”谭峻山眉头紧皱,“这座新开的剑狱,感觉很是不同寻常。以前的镇守是聂擎天,这一代的剑狱镇守,我还真是一下子想不出谁来。”
“林道可,还有纪大剑仙,性格不适合做这样的事情。”
“除了这两位,剑宗已没新生的至高。杜远在破功以后,战力跌落的很快,也不适合做剑狱的镇守。”
谭峻山想了一下,着实想不到目前有资格坐镇剑狱,让段奕生,还有钟离大磐这样的强者,在剑狱内动弹不得的人物,究竟是哪一位了。
“老朽韩七,名不经传,也没惊人伟绩。眼前呢,也算是赶鸭子上架,硬是被韩老头安排着,越界来剑狱坐镇。”
一人满脸不好意思地露面,他相貌寻常,境界寻常,也无令人眼前一亮的气质。
玄天宗韩七,曹嘉泽的师傅。
所有人对韩七的影响,就是他挑选了曹嘉泽为徒弟,将曹嘉泽领到玄天宗,让韩邈远能够看见。
而荣登至高者,私下都认为是韩邈远自己选中的曹嘉泽,韩七只是负责领过来。
这是一个根本不被人重视,在玄天宗也不受尊敬,唯独曹嘉泽和韩邈远两人,才会对其另眼相看的人。
聂擎天之后,竟然是出自玄天宗的韩七,坐镇于新的剑狱。
虞渊和谭峻山都满脸意外。
……


Copyright © 2022 榮喜站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