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喜站讀

優秀小說 輪迴樂園 ptt-第五十三章:疊加閲讀

Sandra Jacqueline

輪迴樂園
小說推薦輪迴樂園轮回乐园
飞弹拖着幽绿色尾焰划过上空,还未落下,就被一根金色黎元素利剑刺爆,幽绿色火雨倾斜而下,在落到兽族战士们头上前,一只生有反曲犄角的战兽口颚大张,将落下的幽绿火雨全部吸入口腹中,凝聚、压缩后,将其化为一根笔直的绿火射线,喷吐向人潮中的瑟菲莉娅。
就在这绿火射线袭来的瞬间,瑟菲莉娅抬手侧推,一面由黎元素构成的晶盾出现,这不仅是抵挡攻击,还能反射,幽绿射线命中晶盾后,立即被折射成上百股,洞穿大群兽族战士的身躯后才消散。
战鼓与喊杀声冲天,身处包围圈的瑟菲莉娅,虽依然目光冷冽,但却知道今天是被算计了,什么绑架格林·薇,再或是复生女灭法,都只是诱饵而已,真正的目的,是把她困死在此地。
足足八个兽族军团的合围,并且这些兽族军团,先是攻打过「白蹄港」,之后又进攻「浮光岛」,随后又与「水晶森林」的海族最精锐军团混战,看似这是八个军团,其实厄格因是一边打,一边扩充,这至少是二十个以上的军团规模,被打的只剩这些。
要只是八个兽族精锐军团,那瑟菲莉娅还是有办法脱身的,问题是,这八个兽族军团既有菌毯增益,又有战争领主加成,还有一种类似于‘移动恢复堆’的东西。
就算重伤濒死,只要送到那虫族建筑附近,不到半小时,就又恢复一定的战斗力。
铮!
一把把黎元素利剑向周边刺出,将周边百余名兽族战士钉死在地上,瑟菲莉娅漂浮在距离地面两米的高度,在她上方,一道道金色涟漪浮现,随后构成各类黎元素武器。
放眼看去,此刻瑟菲莉娅周边已密密麻麻满是被钉死的尸骸,她的目光不时看向天空中,要先解决那魔鹰,以及空间干扰装置,才可能以空间能力脱身,毕竟,空间能力只是她的副系能力,她的主能力是黎元素与奥术。
咚!
巨大的奥术法环扩散,直到清空直径几千米内的一切,魔能才被各类防御所抵消,此时再看瑟菲莉娅,依然是满头秀发飘飞,气息丝毫不减。
就在这时,瑟菲莉娅看到了位于人群中的苏晓,她汇聚一根黎元素锥枪,锥枪刺破层层空间涟漪,直奔苏晓而去。
嘭、嘭、嘭……
一面面厚重的坚盾被刺爆,最终,在黎元素锥枪距离苏晓几米的位置,被泰坦族以巨斧挡住,风压吹来,坐在宽椅上的苏晓,神情如常的看着包围圈中,八面受敌的瑟菲莉娅。
苏晓布设此等伏击,态度已是很明显,今天务必让瑟菲莉娅葬身此地,至少在所有人的感官中,都是如此。
苏晓在周边人潮的掩饰下,起身向后方走去,有厄格因在,对方能以「统领潜质」给在场军团加成战争领主,不一定非要苏晓在场,眼下,苏晓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与此同时,海族主城,魔能塔内。
瑟菲莉娅被兽族军团围攻的画面,正被具现出,黑袍魂族打着哈气,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而古亚院长、卢恩,以及乌鸦女等人,都面色难看,瑟菲莉娅中了敌人的陷阱,眼下最关键的一点,自然是去营救。
古亚院长并未因事态剧变,而慌了心神,他估量了片刻的战局,已经判断出,只要他成功增援瑟菲莉娅,外加百余名小辈的法系能力压制,他们有很大把握,将那八个军团击溃。
一旦这种局面出现,哪怕无法当场围困住那灭法,对方也会因此而在兽族那边失势,无论怎么看,围杀施法者都是私怨,因私怨让兽族折损八个军团,无论是兽王,还是七大家族,都是不能忍的。
而且在古亚院长看来,兽族那边,应该已经很忌惮这灭法了,一旦这灭法失去所统御的军团,必然在短时间内,被兽族高层所架空,如此一来,后续就可以在本世界内,追杀这灭法到天涯海角,直至对方身死为止。
如此想来,眼下立即去暗盐湖区域,去增援瑟菲莉娅,才是最正确的决策,那里距离暗盐湖大概有上百公里,距离主战场不算远。
古亚院长看着桌上的地图,从海族主城到主战场的传送阵有不少,但主战场上的传送阵,都风险太高,那些传送阵,今天可能还是海族把控,明天就被占领此地的兽族接手,天知道被人动过多少次手脚。
哪怕要尽快增援,也要选择从海族主城,到海族位于主战场附近要塞城的传送阵,这类地方,距离「暗盐湖」区域最近的是「先祖灯塔」。
稍一思量,古亚院长就否定这想法,作为现在施法者们去往主战场增援瑟菲莉娅的第一选择,「先祖灯塔」上的传送阵,有不低的概率被敌人动了手脚。
第二选择是「浮光岛」,这里也不太稳妥,前不久还被兽族攻打,并且是那灭法手下的兽族军团,对方在此地传送阵上动手脚的概率也不低。
继续稍稍向后退让,就是「暗礁岛」了,这里的防御固若金汤,近年来,从未有过兽族军团攻袭到此处,而且尽快赶路的话,去增援瑟菲莉娅的速度,不比传送到「先祖灯塔」那边慢多少,况且瑟菲莉娅还能在围攻中撑很久,还是稳妥些为好。
确定目标,古亚院长带上卢恩、乌鸦女等施法者,快步前往主城的传送高塔,没费什么波折,古亚院长就带上五十多名施法者,站上大型传送阵,至于为何不百余人一同前往,这当然是为了稳妥起见。
咔哒哒~
大型传送阵的刻度转动,最终启动,当空间波动平息时,古亚院长等人已位于「暗礁岛」的传送塔内。
位于传送台上,刺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根本不给施法者们看清周边发生什么的机会,传送台上的阵图已再次启动,仔细观察会发现,这传送台上的阵图,竟有两层,一层是普通传送阵,另一层是「灭法传送阵」。
咚!
两声震响同时传开,第一声是古亚院长以击退能力,将传送阵上的施法者全部顶飞,第二声则是传送阵启动的声音。
此刻在这处传送塔周边,喊杀声与龙吼声震天,风暴焰龙正煽动羽翼飞在上空,喷吐着黑焰,将周边建筑都焚毁,一名名兽族大头目,把守在这座传送塔周边。
苏晓预判了古亚院长的增援路线?不,眼下这一幕,几乎同时出现在「先祖灯塔」、「浮光岛」、「安眠岛」这三处距离主战场最近的海族大城内。
放在以往,苏晓做不到这点,可眼下海王刚收拾完海神教,海族高层人人自危,这带来的影响是,海族全面收缩战线,导致这些距离主战场附近的大城,潜入了不少兽族的眼线与斥候等。
……
轰的一声巨响,空间碎屑四处飘散,刚传送结束时,古亚院长已位于一处地宫内,他下意识单手扶了下墙面,算是稳住了身形。
魔能在他脚下进发,他所在的传送阵轰然破碎,以免这东西再一次启动。
说来有趣,苏晓发明的这「灭法传送阵」,用于日常传送的效果一般,就连他自己都有些顶不住,可用来当陷阱,却出奇的好用,尤其是这传送阵的启动速度奇快无比,而且启动后会进行空间蓄能,导致出现一股强大吸力,将被传送者吸附在阵图上。
滴答、滴答~
水滴从岩顶落下,地宫内昏暗潮湿,此等地形很适合伏击,古亚院长抬手,作势要将地宫上方的岩层与百米深的泥土都掀飞,让此地开阔些,以免有所伏击,可他刚准备这样做,一股炙热又强烈的危机感出现,让他立即停止施法。
原因是,位于这地宫上方的岩层内,正布设着「太阳圣剑」。
太阳圣剑的制造配方为:600颗烈阳之怒·阿波罗+裂变溶液+特制玻璃柱容器+大量浓缩信仰之力·太阳+阳光增幅。
关于制造烈阳之怒·阿波罗,苏晓在上个世界获得了大量的火金,而太阳残片,则是通过凯撒弄到,剩余的炎流晶块,凛冬封地的库存内就有,至于所需的灵魂结晶(大),都被苏晓用晶脂替代。
从原理上来讲,灵魂结晶(大)在制造阿波罗的过程中,是能量供给与质变物,而晶脂有着同样的性能。
可惜的是,晶脂没被公证,无法带出本世界,苏晓最近有个想法,就是搞出一批高纯度晶脂,通过向轮回乐园提交「时空之力」的方式,将这些高纯度晶脂公证,用来以后制造阿波罗。
有了这些材料,600颗烈阳之怒·阿波罗,对于苏晓已不是问题,而制造太阳圣剑的其他条件,有太阳圆环,大量浓缩信仰之力·太阳也不是问题,裂变溶液与特制玻璃柱容器更简单,前者他能自行调配,后者团队储存空间内有十几个。
最后的阳光增幅,这就更不是问题,【烈阳圆盘】所能生成的「太阳石」,就是很顶尖的「阳光增幅」类物品。
这些条件的撮合下,苏晓成功制造出了一枚「太阳圣剑」,而且是爆炸威力不减,体积比以往小50%左右的「太阳圣剑」。
之所以如此,还多亏了苏晓一直以来研究的阿波罗液态化,他将600颗阿波罗都液态化,之后将其与裂变溶液混合,这让「太阳圣剑」的威力,再度提升5%~8%左右。
不仅如此,在上个世界完成提升的【烈阳圆盘】,也能给「太阳圣剑」带来增益。
「烈阳圆盘·持有效果:烈阳之力(核心·被动),持有此装备者,使用太阳奇迹、太阳术式、太阳特性装备、道具、爆炸物等,其强度或伤害值提升20%。」
司禮監 小說
从很久之前,苏晓就感觉烈阳之怒·阿波罗的威力,开始不太行了,眼下这次面对绝强者,让他在这方面做出了突破,他已经可以稳定的制造出「太阳圣剑」,而非靠运气。
如果是在轮回乐园内,一颗烈阳之怒·阿波罗的材料成本为10枚灵魂钱币,600颗就是6000灵魂钱币的支出,而裂变溶液的调配费用,为4000~4500枚灵魂钱币。
更加昂贵的大量浓缩信仰之力·太阳,苏晓能无代价获得。
至于【烈阳圆盘】所产出的满评分「阳光石」,如果没有那么多时间,等待其自行生成的话,也可以在轮回乐园内,以消耗灵魂钱币为代价,转化出【烈阳圆盘】所需的太阳之力,从而在短时间内凝结出满评分的「太阳石」,这大概要2万灵魂钱币的支出。
如此计算的话,稳定制造出一枚「太阳圣剑」,其成本为3万灵魂钱币,但有一点,就是不能同时造太多,「太阳圣剑」的最佳使用期限是20~30天,过了这个时间,每天会削减1%~2.5%的威力,到了一定程度,「太阳圣剑」会极其不稳定。
此时在地宫上方的岩层内,一根根灵影线从「太阳圣剑」内蔓延出,不仅连接着各处天棚顶,还有些融入到空间内,只要有人触动此地的空间波动,会立即导致「太阳圣剑」爆炸,就在方才「灭法传送阵」启动后,「太阳圣剑」已经进入半激活状态。
脚步声从前方传来,几米宽的地宫通道内,一名头发花白,容貌枯槁的老兽族走来,他的部分身躯严重树木化。
树木化是被深渊之力侵袭的特征之一,而且还是血脉性的侵蚀,才会有此等情况。
这实力在九阶上游梯队的老兽族是来赴死的,可他的眼睛很亮,因为他今天死在这,能让他的后代从血脉诅咒中脱离而出,而非过了中年,就开始身躯树木化,每一刻都承受枯木化所带来的苦痛中。
看到这老兽族的目光,古亚院长已知道,对方必定会激活上方那爆炸物,他单手虚握,周边几十公里内的重力都被调动,全部以上方的「太阳圣剑」为中心压缩。
咚~!!
耀金色的太阳焰爆炸,化为火焰光柱直冲天际,周边的空气中散落大片金色火星,外加暗盐湖区域的光线昏暗,让太阳焰更明显。
从远处看,冲天而起的火焰光柱,犹如一根太阳之剑,耸立在天地间,如果近距离观看会发现,随着「太阳圣剑」的爆炸,整个暗盐湖都被快速蒸发、烤干,水中富含的盐分形成雪片状,在高温的作用下向高处飘飞。
更为壮观的是,长年覆盖在暗盐湖区域上空的厚重黑云,在「太阳圣剑」的炙烤下开始蒸发、消散,随着黑云出现破洞,上方的阳光映照而来。
位于上百公里外,瑟菲莉娅忽然感到脚下一震,她向声源看去,那带给她刻骨铭心记忆的一幕,出现在了远处,她当然认出这是「太阳圣剑」,几乎同时她想到,是古亚院长遭到了伏击,更准确的说,是来增援她的途中,遭到伏击。
「太阳圣剑」的势头持续蔓延,只不过,这里属于深渊侵蚀区,这让「太阳圣剑」的爆炸范围锐减。
此刻在爆炸中心处,炙热的岩浆湖冒着泡,一道法袍有所破损,发须带着焦糊的身影,站在这片岩浆湖上,他的整条左臂都因灼烧而漆黑一片,右手上的法戒,咔吧一声碎裂。
如果是一般绝强者面对「太阳圣剑」,有六成概率身死,不过「太阳圣剑」还有被完善的潜力,就像当初烈阳之怒·阿波罗刚被开发出来时一样。
像古亚院长这种老牌绝强者,还是奥术永恒星的绝强者,绝无可能因此而死。
就在这时,龙吼声从上方传来,是体型巨大的渊龙长子,随着它降低飞行高度,身形一甩,千余名人马族重骑兵就从它半流体的龙躯内甩出。
这些人马族重骑兵刚落地,全部搭弓拉箭,一根根加持着「烈阳」效果,四米多长的金属螺旋箭射来。
盾墙在古亚院长前方出现,可让他诧异的是,这些个体实力远不如他的人马族重骑兵,竟只用了上百箭,就把这盾墙射爆,要知道,对面可是有上千名人马族重骑兵,射出上百箭,只是瞬间的事。
密集的箭雨中,古亚院长全身魔能环绕,虚影般的长者之书出现在他背后,层层魔能冲击袭出,轰散所有螺旋箭的同时,总计400多名人马族重骑兵炸成血雾。
一根螺旋箭呼啸着袭到古亚院长的眉心前,随着他花白的头发飞扬,周边的一切都慢下来,最终静止,他抬起手,食指点在这根螺旋箭上,重力致使这根金属箭矢扭曲、压缩,化为一颗弹珠大小的黑色重力球。
静止的一切恢复,轰的一声,弹珠大小的黑色重力球飞出,沿途一条直线上的东西都破碎,几十名被轰碎躯干的人马族倒下。
嘭、嘭、嘭!
三根分裂箭没入古亚院长的肩头与腹部,他因重力能力而完全漆黑的双眼,古井无波的看着前方,毫无花哨的单手向前一推。
咚!
前方的一切都被重力凛风扫平,只剩少量的血雾还漂浮在半空中,和预想中的不同,上千名人马族重骑兵对上古亚院长后,全部输出只有三根分裂箭。
从上空俯瞰的话,以古亚院长为中心,方圆几十公里的地面都平坦到被夯实过一样,岩浆被强行冷却压成黑色石层,数之不清的碎石因重力漂浮+静止在半空中。
随着古亚院长的操控,只对他造成轻伤的三根箭矢,被重力抽离出,飘飞到一旁,上面沾染的血迹被剥离下,之后被重力泯灭掉,这老施法者的阅历很丰厚,会最大程度避免他人获得他的血,从而进行因果等方面的施术。
古亚院长环视周边,并未发现苏晓的踪影,见此,他已显得虚弱的气息逐渐恢复,这种程度的袭杀,他此生中已忘记经历多少次,因此并未太在意,他看向瑟菲莉娅所在的方向,准备去增援。
就在这时,古亚院长忽然感到一阵头晕,这眩晕感之强烈,都让他有些无法站稳的程度,一股腥甜直冲喉颈。
古亚院长吐出一大口黑色血迹,这血迹落地后,将地面侵蚀到滋啦一声,到了此刻,古亚院长才察觉到体内的灼痛是怎么回事,并非「太阳圣剑」的余存伤害,而是中毒了。
对此,古亚院长神色平静,他感知自身,转而发现,这应该是炼金剧毒,立即解毒的难度很大,这可是圣焰药师的剧毒,但作为奥术永恒星的绝强者,古亚院长自然准备了压箱底的解读手段,他从法袍内取出一小瓶药剂,将其饮下,以此压制炼金剧毒。
抑制剂起效很快,古亚院长心中算是长舒了口气,可他刚迈出一步,却突感觉全身剧痛,又是一大口鲜血喷吐出,不仅如此,他的毒抗,正以很快的速度衰减。
方才饮下的抑制剂,的确临时压制了炼金剧毒,可不知是敌人早有安排,还是巧合,这种灵魂能量为主材的抑制剂,导致古亚院长中的魂毒效力猛增,原本要过一会爆发的魂毒,直接就杀上来。
发现这点,古亚院长赶紧取出针对魂毒的解毒剂,只能说,不愧是老施法者,准备的就是充分,他一口将其饮下后,全身的剧痛快速消退。
“呼~”
古亚院长长舒了口气,可他刚走出一步,脸色骤然涌现幽绿,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绿色血迹,他的眼睛都瞪圆了,因为他发现,他好像中了一种巫毒。
只能说,人老奸马老滑,古亚院长颤巍巍的掏出瓶遏制巫毒的秘药,仰头喝下,又仔细感知体内情况,才算是放下心下来。
“咳咳咳!”
古亚院长单手捂嘴干咳,指缝间涌出黑色血迹,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抑制巫毒的药剂成分中,有着不少植物类成分,这和炼金剧毒产生反应,刚被压制的炼金剧毒又冲上来了。
这一切都是巧合?当然不是,剧毒、魂毒、巫毒中,后两者是苏晓故意选择,尤其是魂毒,之前占卜师·佩莉儿不同意加入小队,苏晓又是送一千万金币,又是委托秘纹师帮忙订制占卜牌。
并非是因为魂毒有多强,而是魂毒刚好和剧毒与巫毒,组成一个无解的循环。
当然,只有这种程度的毒属性手段,还不足以格杀这绝强,但会让对方的速度锐减,古亚院长本身就是法系,外加巫毒与剧毒,都对速度有所影响,眼下古亚院长的速度,已被削减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与之相对,这类巫毒与剧毒的致命性,也就没那么强,而且持续效果也更短,但只要能大幅度削减古亚院长的速度,这就值得。
因方才的「太阳圣剑」爆炸,周边十几公里内的空间都遍布裂痕,如此不稳定的环境,没可能使用空间道具,除非古亚院长有乐园产地的保命道具,可有个问题很无解,就是没有乐园的烙印,用不了这类保命道具。
就在古亚院长被三重毒属性减速到极点时,十几公里外,一处晶体构成的高台上。
苏晓将自身119%的血气都放出,以及近乎自身的全部灵魂能量,都用来构成血枪,一根五米多长,有晶质感的血枪构建出。
除此之外,苏晓现在有两种增益状态,是方才仙露露与巫毒术士·巴泽,在几十里外的藏身点,帮他所加持,仙露露是把奥义级能力加持给他。
而巫毒术士·巴泽,则将一种名为「远古狩猎」的增益状态,加持给苏晓,这状态的加成很简单,提升20%远程攻击伤害强度。
不仅如此,苏晓此时带着的项坠与挂饰,都是提升远程系能力,且都是从莫蕾那借的。
「星辉项坠(装备效果·被动):能量系攻击伤害阶位+2。」
「灵能挂饰(装备效果·被动):远程系攻击伤害阶位+1,附带超急速与强贯穿效果。」
最终,苏晓佩戴上【厄运古戒】,他的法力值快速消耗,很快,6万多点的法力值,都加持在了这根血枪上,这让整根血枪,给人种毛骨悚然的心悸感。
血气虚影在苏晓上方构建,一颗血魂没入他脊背,另一颗没入血气虚影,为这一击带来双血魂的强化。
这一击,包含了满血气的攻击力,满灵魂能量的伤害加成,双血魂的强化,仙露露奥义级能力的增益,以及远古狩猎状态,还有星辉项坠与灵能挂饰的加持,最终是厄运杀戒的究极提升。
随着灵魂大弓拉开,弓弦咔咔作响,一股骇人的波动弥散开,周边的地面轰然崩裂开来,刚因「太阳圣剑」而明亮的天气,骤然昏暗。
轰!!
血枪射出,刺穿了层层空间壁障,所途径之处下方的地面寸寸崩裂,大片碎裂的空间残片散落,先是突然无声,0.1秒后,比刚射出时更震耳的巨响传来。
苏晓没任何犹豫,在射出这血枪后,立即激活【漂游之饵】,因为他已察觉到,对面的古亚院长知道避无可避,已经从前方袭来,此时距离自己只有几公里远,这种距离,离血枪爆炸的中心点太近了。
五公里外,飘飞在半空中的古亚院长,骤然感到危机感飙升,他判断出,敌人那致命一击,已在锁定他的位置后出手,眼下他必须躲过这致命的……
轰的一声,血枪的锋尖出现在古亚院长前方,这一击太快,根本不给闪避的机会,古亚院长最后所能做的,只有单手按上去。
顷刻间,魔能炸散,在凛冽袭来的能量风压中,单手前推抵住血枪锋尖的古亚院长,神情显的狰狞,可就算如此,在狂暴的能量冲击中,以他的右臂为起始点,裂痕开始蔓延,最终,他的手臂破碎,血枪命中他的头颅。
先是短暂的死寂,随后能量爆炸,将周边直径上百公里都波及在其中,一个巨大的血色圆球出现,大概持续了十几秒后,逐渐消散在空气中,其笼罩的一切都消失了,除了向下坠落,犹如破布袋的古亚院长。
这巨大的半圆形凹坑内,水液轰然涌上,看起来用不了太久,这里就会变成一片湖泊,水底的古亚院长气息快速衰弱,直至完全消失。


Copyright © 2022 榮喜站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