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7a80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妻子的難言之癮-第125章 笨女人熱推-2e5jo

妻子的難言之癮
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妻子的难言之瘾
米露…
时间不长,却又像隔了半世之久。
看着她,一步步走到我跟前。
我…
虽不愿承认,但事实是,唯有米露最了解,也能感知到我,最复杂的情绪、心态。
所以,她没说话。
就站那,用同样复杂的眼神注视着我。
纨绔女侯爷
也在此时,一阵晚风袭来。
在如玉般柔和的月光下,米露长发凌乱飞舞中,将自己半面脸庞遮住,却更加唯美。
加之那窈窕娇躯,真如仙子…
不!
就算嫦娥下凡,也会自相惭愧。
惊世嫡女
还是那句话…米露是我心中最美的女子,以前是、现在是,也许未来一直是她。
很可能是因为这,我才对她恋恋不舍。
艹!
心中,骂了自己一声。
也很实诚的,对米露开口:“实话,我还爱你。”
“嗯。”
没多少波澜的米露,点点头,而桃花眸也深情看着我说:“叶飞,我一直都爱你。”
这…
我俩开场白,真特么有意思,上来就表态爱着对方。
若被人听到,绝不会想到这是准备谈离婚,怎么听,都像是已离婚的人,想复婚。
坐青石上,我是在尴尬的郁闷中,摇头苦笑。
而米露迈小步绕到后面,人也贴在我后背上,轻轻说道:“我妈,她得了癌症。”
“嗯?”
我疑惑。
上次见丈母娘,她还一脸凶相,咋就得癌症了?
哎!
甭管怎么说,做过他女婿,一些义务改尽还得尽,也问米露:“什么时候的事?”
“去年。”
“怎么一直没说。”
惊讶中,我长大嘴巴。
丈母娘得癌症,瞧不出来…哦,听说癌症患者,只要治疗妥当,还真看不出来。
那…
而背后,紧紧抱住我的米露,于颤抖中说道:“你那会刚降职,我怕你心里烦。”
“那治病的钱…”
话刚问出口,我又闭口。
那会米菲,大学还没毕业,而她家也没什么亲戚来往,能筹钱的人,只有米露。
所以她才背着我,和曹铭…
胸口,一阵压抑。
也在强烈遗憾中说:“我是老公,当时告诉我,就算卖房子、卖车,都会同意。”
真的!
对丈母娘我厌烦,也知道治疗费用是天文数字。
但为米露,我愿意扛下来,那样我们会很穷,但做糟糠夫妻,总比现在好很多。
可米露…
选择了,最错误的路。
“笨女人。”
我无奈骂着,转身来将她抱住:“你一向依赖我,可这么大事,为什么自己抗?”
“呜…”
米露头埋在我怀中,哽咽无语。
我不理解,她为什么要这么蠢,蠢到让我想骂、想揍她。
可…
此刻,又怎能忍心?
仙逆 耳根
只是抱着米露,口中承诺:“你妈今后治疗,无论多少钱我负责,你不许胡闹。”
“叶飞、老公…小爸爸。”
哭泣的米露,在我怀中连续换了三个称谓,最后说出的,是三个字:“对不起。”
与此同时,她原本搂着我的右手,开始撕扯自己长发。
“说了,别胡闹。”
第一时间,我将她疯狂行为制止。
靠!
心中,我更气。
可想想,米露所承受的委屈太多、太深,想到这,我本能状态下,皆是保护欲。
至于别的…
不想了。
紧紧抱住她,我开口安慰:“没事的,不怕。”
“对不起。”
“没事、没事,你妈也不容易,一个人拉扯你和米菲长大…放心,我会照顾她。”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
听她连续道歉,反而让我有些…
什么感觉又说不上来,而我无言,剩下是米露在怀中从抽噎,变成了淘淘大哭。
就这样,我抱着她。
良久…
可能是泪水流干的米露,终于停顿下来,小声说:“小爸爸,我还想让你抱着。”
“嗯。”
“我…我知道,男人不会原谅妻子出轨,也不会在难为你。”
“哦!”
“求你一件事好吗?”
“说。”
“让我做你情人。”
“胡闹。”
我轻轻在她脑袋上,敲了下。
笨女人!
说的话都那么笨,离婚后座情人?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事。
然…
这次米露很倔强:“我认真的,我不配做你的妻子,只有做情人,才能继续陪你。”
“米露,可以不离…”
“啪。”
快速的,米露手按住我嘴唇,而抬起头的她,含泪笑着摇摇头,说:“离婚吧!”
“……”
“我不想你在背负屈辱,更不想在折磨你。”
“……”
被她捂着嘴,我…
想说话,不难!
之所以不言,是不知道说什么。
来之前,我有预感,米露不会难为我,但真不曾想到,她会如此的‘知情达理’。
苦笑着问她:“老婆变情人,这和不离婚有什么区别?”
“有。”
“嗯?”
“男人得要面子,而我…不介意名分。”
“你…再说吧!”
“不,明天…哦,现在放假,等民政局开班,我就和你离婚。”米露,又一次说。
近距离下,她目光坚定。
随后,也解释:“那样,我心安理得。”
“别这么天真,好吗?”
“为什么?”
“因为…”
顿了下,颇为无助的我,只好用出挡箭牌:“李柔不会容忍我,和你藕断丝连。”
“没事。”
“怎么?”
“离婚后,我也不会把你让给她。”
“啊?”
“之前我是说过,你可以在和李柔…但现在不会,你是我小爸爸,不给她。”米露说。
顺势抹掉泪水的她,又一次在我面前,展现傲娇。
或者说,任性。
这不!
她很认真的说:“就算要竞争,我也不会输给李柔。”
“真要这样,咱们离婚…屁!”
“就要离,是保全你面子。”
“卧槽!”
我真不知道,这会是该郁闷,还是脑袋疼。
千算万算,没想到会是这。
而比我还较真的米露,也是有备而来,她说:“前天时候,我去了孤儿院。”
“哦!”
这事,我知道。
那会正和她通话,但不知此事她提这干嘛,问她:“这和咱们离婚,有直接关系?”
“有。”
咬着嘴唇,米露说:“我在曹铭那拿了两百多万,都捐了!”
“……”
“你可以说我是自欺欺人,但我告诉自己,这是重新做人…也有资格,做你情人。”
米露,这样说。
她…
好嘛!
这笨女人,真比我较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