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1647精品都市异能 頭狼 愛下-3790 死胖子!-sm8sp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四十多分钟后,我和老凳子围坐在他刚刚下棋的石桌两旁。
桌上,几个拿一次性塑料盒装好的家常小炒,两瓶本地特产的“基地老粮”白酒,还是没包装,最便宜的那款,就是老凳子请我吃的所谓“盛宴”。
不过按照他平常的消费标准来说,这顿饭确实也算比较奢侈。
“吃啊,瞪啥眼?”老凳子掰开一次性筷子,粗鄙的在嘴角嘬了两口,随即冲我摆手招呼:“咋地,天天山珍海味,看不上我这萝卜青菜呗。”
其实我并不饿,但又不想让他心里产生别的想法,赶忙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
“我儿子就挺爱吃地三鲜的,以前我也试着做过,但做不出来,咱这双手啊,天生就没有拿菜刀的天赋。”老凳子这才满意的笑了,大大咧咧拧开白酒瓶盖,喝水似的惯了一大口,然后又催促我:“你麻溜点,年轻轻的,一点吃饭都慢慢腾腾。”
“不剩多少日子了,回去不等于浪费钱嘛。”老凳子抽了口气苦笑:“看着我半死不活的样儿,你说老婆孩子不管吧,我好歹是特么个人,管我吧,那些钱全是我拿命换来的,因为我糟蹋一分,我都觉得肉疼。”
我颇为无奈的跟他碰了一下酒瓶:“你这想法..”
“小朗啊,想过当个好人吗?老婆孩子热炕头,没事再找上三五个好兄弟,一块喝喝酒、搓搓麻将啥的。”老凳子突兀打断我。
我愣了一下,如实的点点脑袋:“想过。”
“别想了,没结果。”老凳子再次打断:“我跟你说,当初我刚从鸡棚子里出来,也是这么琢磨的,可后来才发现,这世道不适合一事无成的善良,大部分好人绝对是生活的失败者,想要随心所欲的活,那就得有钱,捋着你这条道好好往下走吧,宁当伪善人,不做烂好人。”
“你这思想稍微有点极端。”我否认一句。
老凳子抓起酒瓶又灌了一大口,慢悠悠的喃喃:“能不极端吗?”
这句话直接把我干沉默了。
就事论事,但凡走向极端的人,都只是被社会所改造的可怜人。
人呐,要么改造自己的世界,要么被外面的世界所改造,而活在中间的人,最是辛苦和苦涩。
转眼间,他把半瓶酒造光,眼眶发红的打了个饱嗝,朝我出声:“这次我想坏下规矩,先给我钱。”
“没问题,要多少?”我利索的应承。
他转动几下眼珠子,朝我伸出一根手指头。
“一百个?”我抓了抓侧脸,抻手就准备掏裤兜。
“不,一块钱!”他摆摆手打断:“这把我就要一块钱。”
我愕然的笑出声:“啥玩意儿?老哥,你脑子没发烧吧,一块钱都不够你往回转账的手续费,再说我身上也没钢镚儿啊。”
“那我别管,我就要一块钱。”老凳子犯驴的指了指疗养院门口的方向道:“没有,你换去,我这人从来不干免费活,也不爱沾任何人便宜,先给我钱,不然老子饭也不吃了。”
都说岁数越大脾气越怪,老凳子本身就不属于啥善茬,这犯起轴来,更是比寻常人还要执拗,我无奈的站起身子应承:“得,你等着我吧。”
五分钟后,我费了一鼻子劲才总算从临街的一家小超市里兑到几个钢镚儿。
一边把玩着一边往回走,刚来到疗养院的门口,就碰上了下午跟老凳子一块下棋的那个老头,老头手里捧着个精致的象棋盒,正昂头来回张望。
见到我后,老头马上迎了过来:“小伙子,你叔呢?”
“我叔?”我一愣,马上会意过来:“您说老邓吧,他是我哥。”
“不管是啥吧,他怎么了?”老头情绪激动的拉住我胳膊道:“刚刚他突然把这盘象棋送给我了,还说以后都跟我玩了,我..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啥!”我的调门骤然提高。
忙不迭拔腿跑进疗养院的花园里,刚刚我俩吃饭的石桌已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桌上我只喝几口的酒瓶底下压着一张住院卡。
“啥特么情况啊?”我烦躁的拨通掏出手机,拨通老凳子的号码。
“臭小子,记得你欠我一块昂。”电话很快接通,老凳子笑声灿烂:“住院卡里,你当时给我充了二十万,剩下的钱应该算我的了吧,但凡你有点良心,回头给我儿子打过去,我家的账户号,晚点有人发给你,我这会儿去找胖子先碰头。”
我有点不舍的埋怨:“不是,你扯啥犊子呢,饭还没吃完呢。”
“今天你能来找我,其实我挺高兴的,至少搁你眼里我还不是个废人,既然有任务,那我就得提前准备好,甭管成不成,我得拼尽全力。”老凳子押了口气:“刚刚跟你说的,你记住没?千万别当烂好人,渴望平淡和真正平淡是两个概念,你正当壮年,现在就让你过着柴米油盐的生活,最多一年,你就得厌烦,好好的,人生本该有起有伏,真到你只手遮天的那天,再去琢磨如何清闲,妈的,人越老话越多,不说啦,挂了啊!”
我咬着嘴皮骂咧:“你特么好端端说这些干啥。”
“江湖终究老去,但总有人正青春,青春真好..”
最多低喃一句,老凳子便挂断了电话。
另外一边,跟老凳子一块下棋的老头焦急的朝我碎碎念:“大兄弟,你哥去哪了?是不是我哪做错什么了,要不以后我下棋让着他点,你让他别不回来啊,我来这里好几年了,好不容易才碰上他这么个好脾气的朋友..”
“好脾气的朋友?”我苦涩的摇了摇脑袋。
老话常说:千人千面,指的并不是一千个人有一千张面孔,而是一个人在面对一千个人时候拥有不同的面孔。
如果把生活比作一场围猎,老凳子无疑是最顶尖的猎手,而好猎手都具有相当敏锐的嗅觉,他不会好端端把象棋送给旁人,更不会莫名其妙的跟我说那些话,做出这些举动,只能说明,他肯定觉察到了什么。
想到这儿,我赶紧拿出手机想要给张星宇拨通号码。
“嗡嗡..”
电话先一步响了,看到是姚军旗的号码,我马上接起:“什么事旗哥?”
“你真和王影不好了啊?”姚军旗怪异的问了一句。
我懒得理会他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八卦,直接道:“不是旗哥,你还有别的事儿吗,我着急给朋友打电话。”
“不好就不好吧,那王影也不是啥好鸟,刚跟你撒由那拉,马上就开始钓起了朱禄这条肥鱼。”姚军旗接着道:“兄弟,不用太上火哈,大丈夫何患无..”
我懵圈十足的问:“旗哥,你啥意思?咋给我整的云山雾罩的呢。”
“你还不知道?”姚军旗那边明显传来一阵咽唾沫的声音,随即马上改口:“你要知道就算了,只当我啥也没说过,你也什么都没听见。”
我横着眉头低喝:“旗哥,咱还能不能敞亮点聊天了,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咳咳..”姚军旗干咳两声,讪笑道:“那啥,我说完你千万别乱传哈,省的别人以为我多八卦似的,刚刚我和朱禄一块在会所里做养生,他突然收到王影的信息,王影说心情不好,想让他陪着喝点酒,然后朱禄就急急忙忙离开了。”
我不可思议的发问:“不能吧,王影主动约他喝酒?”
认识这么多年,我不说百分百了解王影的秉性,但也算琢磨的七七八八,她绝不是那种东一杆子西一棒槌的骚包,不然我俩也不可能这么藕断丝连的纠缠如此之久。
“我亲眼看到王影给他发的信息,还能有假?”姚军旗正声道:“兄弟,我知道这种事情确实很难以接受,可女人不都这样嘛,谁对她好跟谁走,把心放下吧,实在觉得闷得慌,待会我组个局,咱们好好的玩会儿,这年头什么都缺,唯独不缺环肥燕瘦的漂亮姑娘。”
“旗哥,晚点我再联系你昂。”我迅速挂断。
思索一会儿后,又拨通了江静雅的号码:“忙什么呢媳妇?”
电话那头乱哄哄的,江静雅苦恼的出声:“在王影和江珊的报社帮忙,哎呀,你说我是不是扫把星附体,走到哪哪倒霉啊,刚刚报社进了贼,丢了很多东西,小影和江珊的手机都不见了,还是用我电话报的警..”
“你先忙,待会再打给你。”听到这儿,我慌忙挂断,马不停蹄的拨通张星宇的号码:“死胖子,你特么在哪,老子要马上见到你。”
张星宇轻飘飘道:“现在不行,我的计划还差一点事儿,你等着吧,过一会儿我去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