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q5xc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線上看-第四百六十章 亂戰2相伴-75vab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小說推薦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树精首领,大妖槐朱既然已经预料到人类会横渡武扬江进击北方军团,他当然不会傻乎乎的只率几万树精跟人类死磕。
他虽然被傻瓜击败,但这并不代表他也是傻瓜。
实际上槐朱为人类的渡江部队精心准备了一个杀局,数位妖将率部参与此次行动,涧童只是其中一位。
在原本的方案中,槐朱将指挥皮糙肉厚的树精部队吸收人类的正面火力,而涧童的战枭部队则负责从空中压制人类。
槐朱担忧人类的灵气扩散炮,但根据现有的情报分析,人类并没有可靠的制空力量。只要战枭和树精空地协同,人类将毫无还手之力。
如果一切按照槐朱的计划走,那么宋兴别无选择只能派出修行者大队出战。如果这样,槐朱还有后招。
涧童此妖性子冲动,他不似槐朱谨慎,而且也看不起人类。他觉得什么神光剑啦,什么灵气扩散炮啦只不过是以讹传讹,人类哪有这么厉害。
直到被2营活活打脸这才老实下来。
廢材修真路 秣契
战枭虽然制空强大,但本体脆弱,如果没有树精吸引正面火力,低空被人类集火会消耗很快,就像刚刚损失的那样。
于是涧童不再冒进做无畏的消耗,他指挥着几千战枭在高空盘旋,等待槐朱的树精大部赶到。虽然中途出了点岔子,丛林中涌出的树精被人类小股部队阻击。涧童倒也没觉得有什么,甚至懒得派部下帮槐朱那边一手。
这种小事派人过去,岂不是让槐朱觉得自己瞧不起他。涧童虽然冲动,对槐朱还是尊敬的,毕竟北方军团第一谋士。
廢物三小姐:傾城皇妃
傻仙丹帝 红叶
直到手下匆匆忙忙飞过来汇报,槐朱重伤被俘,代王台树精部队全线溃散,涧童这才知道大事不妙。槐朱藏起来的时候,谁都找不到,妖尊在上,天知道发生了什么。
无论如何,槐朱的树精大队是战斗的最重要一环,没了它们,涧童根本没有勇气再次冲击人类的阵地。刚才漫天神光飞射为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可不想做光头将军。
他令战枭部后退十里,继续在天空盘旋,自己则匆匆忙忙的飞往槐朱的行军路线。那边丛林中挤满了脱离控制的树精,歇斯底里的大树们疯狂攻击周遭的一切,包括友军。局势一片糜烂。
另外三位妖将已经先一步赶到,他们正努力收拢躁动的树精。尊者赋予妖族最重要的能力,就是教会妖将们控制没有开灵的妖族的方法。
但这方法也不是百试百灵,其中有个相性的问题。比如涧童的本体是一头大雕,他控制战枭很得劲,但树精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涧童又没学过树精语,他只会鸟语。
几位妖将在丛林中到处赶鸭子,还不时被暴躁的大树抽一个冷子,大家气的七窍生烟,破口大骂槐朱踏马的平时装神弄鬼关键时刻吊链子。
树精皮糙肉厚,实乃肉盾的不二选择,请问,没肉盾这仗怎么打。如果此次渡江横击作战失败,不说槐朱,反正可以当他已经死了。问题剩下的人怎么办,按照郁垒大人的脾气,参与作战的各位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
正当束手无策之时,槐朱的一名副将忽然现身。妖将们死马当活马医,他们合力暂时提升了这名副将的修为,令他能够控制一部分的树精。
他们在丛林间鸡飞狗跳的忙了一个下午,勉强凑够万把树精,再次匆匆忙忙的冲向人类的渡江阵地。至于那两个高地,暂时也不管了,反正上面已经人去山空。人类渡江已经半天时间,士兵和装备运过来许多。再拖下去,一旦对方防御阵线展开全面开火,这仗就会变得非常非常艰难。
妖族的地空联军终于在天擦黑的时候再次攻击宋兴本部。这个时机也不错,因为人类这边夜战能力不如妖族。
近万树精从正面迫近,而战枭则在两翼的上空迂回。一旦人类防御出现破绽,它们就会俯冲而下,收割大量的生命。
可惜槐朱不在,他能指挥树精扔石头,这是不错的远程压制手段。但那个被临时提升起来的副将,可做不了这么漂亮的活。
宋兴这边倒也不是很慌。一开始他确实信心不足瞻前顾后,但2营的神勇也影响到他。他意识到自己指挥的这支部队,并非不堪一击。
红楼大贵族 桃李不谙春风
并非以前那种被群妖怼脸就会立马崩溃的软脚虾。也并非没了坚固的地面防御工事和重火力就狗屁不是的炮灰。
这是一支坚强的部队,那么运用手头上现有的兵力和装备,未尝不可一战。
他将滨海城防军的老营调往各个防御节点,以这些可靠的士兵为防御支点,不断填充兵力。在对岸负责调度的叶聪同时得到命令,他不再优先输送兵员,而是将更合适的装备排在前面火线往对岸送。
虐受宠心
花都少年王 艾連
妖族和人类的战斗在一条十几公里长的火线上到处开花。大树精蹒跚前行,士兵手中的轻武器只能起到有限的阻碍。但是在一百码内,人类的火力密度直线上升,树精们每前进几米,就会被打得彻底散架。
只有顶着妖气护盾的精锐树精能冲到五十码以内,但是它们会被人类的神光剑集火。
但此时在天空盘旋的战枭就会急速下坠,它们从侧后方冲击人类的防线,让人类士兵们首尾难顾。营队中的修行者奋力抵抗,可是寡不敌众。许多士兵虽然缩在地上,依旧被战枭用锋利的爪子抠出来带上天空,然后被围上来的妖怪们撕得七零八落。
天空下起阵阵血雨,人类士气低落。这时有聪明的士兵往自己的阵地后方扔烟雾·弹。浓浓的烟雾升起,极大的干扰了战枭的视线,它们的铁爪一次次落空。
带烟雾·弹的士兵不多,但参战的修行者们受到启发。他们中有人学过云雾术,本来这只是个戏法般的小花招,毫无威力。
此时却成了救命的仙术。
十几朵云雾从人类的阵线上升起,凝聚在数十米的高空盘旋不散。好家伙,士兵们直呼好家伙!这可比烟雾·弹好用多了。不但范围巨大持续时间长,而且这个高度不会干扰人类自己射击地面树精的视线。
本已迫近的树精大队再次被压回去,妖将涧童急的吱哇乱叫。他在半空展开巨大的翅膀,呼啦啦的扇动。强大的妖力蔓延,一时间狂风大作,不仅吹散了修行者们布下的云雾,还把普通士兵们吹得东倒西歪。
既然妖将亲自下场,那人类这边修行者部队也不能继续作壁上观。一个中队的高阶修行者加入战团围攻妖将涧童。这里是战场,根本不用讲什么江湖规矩,反正单挑肯定没人能打过妖将。孙象大人可以,但他老人家摆明了不会出手,大家只能靠自己。
涧童停下狂风术,冲到修行者战群中大杀特杀。但高级修行者好些人穿着玄灵轻甲,最次也套着三层的离若布衣。
有人问怎么穿三件宝甲?当然是从里到外XL、XXL、XXXL三个码啊!
涧童的飞击打在强化防御的修行者身上,只能伤而不死。他越打越气,以前的人类修行者可没这么难杀。最后他不管不顾弄死了一个倒霉的家伙,自己的一条翅膀却差点被卸掉。他及时转身逃开,但还是留下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
妖族体质特殊,这个伤口他吐纳几日便能恢复如初。不过吃一堑长一智,涧童不敢再放肆,只能躲得远远见机行事。
双方第一回合就此罢手,时间不过才到晚上九点。月亮升到半空,今天是下弦月,武扬江的夜景不错呦,可惜无论人类还是妖族都无心欣赏。
沉静不到半个小时,妖族再度大举进攻。这时维持云雾术的修行者们真元陆续耗尽,又到了战枭们的回合。
还不止如此,一支妖族的生力军加入战团。统帅的妖将,正是滨海人民的老朋友巫王大人。他上次在滨海城下吃了大亏,丢了自己的土龙坐骑,所以这次又弄来一条张牙舞爪的大蜈蚣。
他在阵前尖锐嘶叫,声音怨毒无比:“滨海的朋友们,我想死你们了!”
整个战场一下静得可怕,所有人类盯着他,额头流下一滴冷汗。
场面迷之尴尬,巫王摸不着头脑,不知自己复仇的宣言为何产生如此诡异的效果。最后干脆大手一挥,后方升起一大片乌云。
这是十几万只妖化的蝙蝠,只有深夜才能行动,天知道巫王从哪个山洞翻出来这么多好货。这些恶毒的小不点虽然实力低微,但密密麻麻的数量巨大,人类的火力根本无法阻挡它们。
整个人类阵线上到处是乱窜的蝙蝠,它们疯狂撕咬士兵的皮肤。但是此次远征军全员配备离若布衣,蝙蝠妖那小牙口一时半会还真咬不穿。
巫王见势便是又抬抬手,这些蝙蝠放弃撕咬,围在士兵们的头顶发出怪异嘶叫。这声音贼难听,中招的士兵们顿时眩晕呕吐,瘫倒在地失去战斗力。看来离若布衣并不防这个。
看到此举有效,妖族那边士气大振。树精大队再次抵近战线,而战枭们早已按捺不住血腥的渴望。所有的战枭同时收拢翅膀,做出俯冲姿态。
人类防线,危在旦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