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sb67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ptt-第二百三十七章:不要臉的宿主分享-38dtc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南宫冥不动声色地瞟了一眼边上的赵无言,低头温和的对洛轻舞道:“娘子现在好好养胎,这些事情就让为夫来。”
赵无言则像没事人一样,依旧在一旁喝着自己杯里的茶。
心中则是在吐槽,这货又在自己面前炫耀,谁理他才怪,死腹黑,天天在轻舞面前装。
然而南宫冥却并不打算放过他,转头问道:“轻舞现在怀孕已经怎么把她带过来了?难道你不知道现在比较危险吗?敌暗我明的时候,注意一些才是。”
赵无言生气了好几口气,强行压下心中的愤怒,这才抬起头挂上笑脸。
“没办法,奈何轻舞愿意,不如你就将她锁起来,要不就不要给我叨叨,反正我又不会听你的。”
洛轻舞看着南宫冥要责怪赵无言了,赶紧开口解释。
“阿冥是我自己闲不住想要出来的,跟赵无言没关系。”
南宫冥这才转头,宠溺的戳了戳洛轻舞的鼻尖:“你呀,都是要做娘亲的人了,怎么还在家都待不住?”
“这要是出来遇到坏人怎么办?”
原本洛轻舞想要捏着拳头说遇到坏人就把他打死。
但是看着南宫冥眼神眯了眯,赶紧改口:“不会不会,我就在我们洛氏集团带着,不会去危险的地方。”
“再说了,我也很疼我们宝宝的,他现在都会胎动了呢。”
那算起来,如今已经有三个多月了,洛轻舞总是觉得这肚子里面像是有一只蛆在来回的爬,又有一点像,肚子胀气想要放屁的感觉。
那种气在肚子里面来回窜的感觉很奇妙,有时候摸一摸还挺有意思的。
可是最让洛轻舞的郁闷的是,现在虽然回来了,但是因为怀孕,南宫云就不让自己碰他。
美其名曰说是怕伤害到肚子里面的宝宝,怕自己定力不足。
都市天龙(流云天下)
可是定力不足是某事不做好歹也要让自己吃吃豆腐啊,明明大美男睡在身边却不让碰,这感觉别提多操蛋了。
这样想着诺基亚五小晚上要不要给南宫冥先天迷魂药,这样的话就很好下手了。
反正只要注意一点,应该就不会伤到孩子的吧?
想到这里洛轻舞嘿嘿的笑了出来,那笑声别提有多怪异了。
南宫冥低头,看着她嘴边都快流口水了,无奈的摇摇头问道:“你又在想什么呢?”
原本沉浸在美梦中的默契,我一下子就回国时来了,抬头看着南宫冥的时候,总感觉自己嘴边有什么东西在流淌。
伸手摸了摸,发现是口水,立刻就准备拿着袖子擦嘴。
但是能够明确抓住了洛轻舞的手,从怀里面掏出一个手帕,轻轻的将她嘴边的口水擦干净。
“以后乱七八糟的想法少一点,到时候伤到宝宝可不好了。”
洛轻舞由于当着别人流口水,现在只能心虚的应答下来:“哦哦哦!”
南宫冥抹了抹她的头顶:“好了,现在中午了,你要不先去休息一下,你这段时间可得好好养着才行。”
“那你陪我一起睡。”洛轻舞抱着南宫冥的腰,眼巴巴的等他回答。
最终在洛轻舞的强烈要求下,南宫冥还是答应了下来。
洛轻舞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赵无言已经不在包厢里了,有些疑惑的问:“咦,赵无言啥时候离开的?”
“好了,我们去休息,他这么大人了,难道在我们面前当电灯泡?”其实南宫冥看到了,当时有个黑衣人走来,似乎是有事情要禀报。
赵无言生怕洛轻舞听到不安分,所以就自己走出去了。
默契的都没有打扰,洛轻舞现在最主要的是让她养胎。
到了房间看宫冥抱着洛轻舞,拍着她的后背,将人哄睡着后再轻轻起身。
狼星 注视着你瞳孔中的未来
床上躺着睡觉的洛轻舞却睁开了眼睛,里面没有半点睡意。
从被子里面拿出一个打野的纸包,将烟叶打开看了看,最后闪身进入了空间。
等到来到空间的时候洛飞就笑着调侃:“哟,我们睡觉的小宝宝居然还能过来忙活,真是难得。”
洛轻舞对他翻了个大白眼:“我说你这人工电脑现在是越来越人性化了,是不是调侃的过了头?”
“再说了,我和我夫君睡觉,你这人在这里看着你好意思吗?一只单身狗。”
洛飞却毫不在意的道:“我单身,我骄傲,我为国家省布料,这要是找了女人了,岂不是又要买很多的衣服?”
“反正你们女人的衣服永远都差那么一件,我不找那不是省了很多的布料吗?”
洛轻舞对这说法嗤之以鼻:“得了吧,就你天天在空间里,找个女人的话还不把人家憋死啊?”
说完洛轻舞又对着他下半身看了看,一脸鄙夷的问道:“再说了,你一个电脑你确定你有用吗?”
洛飞赶紧转过身背对洛轻舞,一脸羞恼:“我说你这女人怎么就这么不靠谱呢?这个地方是随便能看的吗?”
同时心中也在吐槽自己到底是跟了一个什么样的宿主。
还有没有点道德底线了?还有没有点素质了?还有没有一点身为女人的自觉了。
造化大仙 楚小草
没有这货她绝对的没有,她要是有了这些自觉,能对着那男人流口水吗?
她要有这样的自觉,能天天想着吃自己男人的豆腐吗?恐怕正常女人都不会这样子吧。
第无数次吐槽诺金物,身为一个宿主,没有基本的女人意识。
十二花神
不过同时也羡慕这女人能够活得那么自我,想要做什么从来都不隐藏。
在他在这边心里面默默吐槽的时候,洛轻舞在实验室里面已经抽取了一些样本开始进行化验。
洛飞也在边上开始帮忙,两人在空间里面分析这些数据,最终要研制出解药来。
这在拥有现代化机械的情况下研制解药还是比较容易的,一般来说分析清楚里面的各种含量后,再进行一一破解。
洛轻舞先是将里面毒素提纯,然后再进行分析,最后将这毒素灌入小白鼠的嘴里。
看着小白鼠变得十分的精神,在笼子里面上蹦下跳的。
十分兴奋的模样,洛轻舞又等了一会儿,后来这只小白鼠又病怏怏的,到最后开始抽动身体,满地的打滚。
洛轻舞将自己研制出来的初步解药往他身上注射,但是还是没有得到明显的效果,虽然有改善,但是要想完全解毒还需要继续。
洛轻舞也不耽误,立刻又投入到研制解药的工作当中。
等到再次停下来的时候,就感觉肚子很饿,于是闪身出了空间,刚躺在床上就听到门被人推开。
南宫冥一走进来就闻到了,一股不属于这个房间的味道,走到床边看着洛轻舞的眼睛问。
“你又进空间研制解药了?”
洛轻舞下意识的就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说完了才发现自己说漏嘴了,捂着自己的嘴,有些心虚不敢抬头。
谁知一只大手就落在了头顶上,上面带着南宫冥的龙涎香,还有他手掌滚烫的温度。
魂道神尊
洛轻舞在南宫冥的手掌上讨好的蹭了蹭:“我这也是睡了一下感觉无聊,所以去空间研制一下解药,反正都是洛飞在弄,我真的没弄。”
然而南宫冥又怎么可能听信她的一面之词,这家伙是什么个性?这么多年早就已经摸透了。
四神集团④·我的别扭老公 恍若晨曦
里面的洛飞对天翻了个大白眼,这货没事了老拿自己出来顶包做什么?
难道他以为南宫冥就不会收拾自己了吗?自己的男人有多么恐怖心里没点数吗?
他是那种能够放过人工电脑的人吗?当初来空间里面学习的时候可没少奴役自己,害得自己一天围着他团团转。
想起那段时间的苦日子,洛飞就觉得了无生趣。
世间最惨的事情应该就是碰到南宫冥这样的人了,你又打不过他,你又说不过他,然后你还必须按照他说的去做,那简直霸道的不要不要的。
也就只有面对洛轻舞的时候才显得那么无害,其实那都是假的,简直就是戴着面具的诺飞,很赞同赵无言说的,将这家伙的面具直接给撕下来。
看他在洛轻舞的面前还怎么装,关键的是洛轻舞这么聪明的人要换做别人早就被她拆穿了,偏偏对于南宫冥她好像是言听计从一样。
颜值狗就是颜值狗,完全遇到男人的时候都没有自己的思维能力了。
洛轻舞在南宫冥的陪同之下,又去吃了一些东西。
吃完东西才带着商量的语气问:“夫君,你看现在我索性闲着也没什么事,到时候将赵无言带回来的那个人放到空间里面,我做实验好吗?”
“不对,给洛飞做实验好吗?反正他在空间里面闲的也快长毛了,给他找一点事情干。”
刚说完这句话就听到洛飞在脑海中咆哮:“你身上才长毛,我很忙好吗?你要研究自己研究,别抓我顶包。”
洛轻舞神识与他交流:“哎呀,咱俩谁跟谁呀,你不就是帮我顶一下吗?有什么关系?我们俩还分什么你我呀?”
“别给我扯这没用的,我跟你可没多大关系,到时候你那男人吃起醋来恐怕是连电脑都不放过的人。”
“我警告你啊,你没事儿了别拿我出来顶包,到时候他收拾我我可打不过。”
洛轻舞瘪瘪嘴:“打不过那你就利用空间里面的东西呗,那些东西你又不是不能调配。”
这句话不说还好,一说话诺飞就更加炸毛了:“你丫的还好意思说,还记得那时候他来空间里面天天留意我的时候,我用这些东西收拾他,结果你丫的做什么你丫的拿着这些东西来收拾我。”
“你一个做宿主的你好意思吗?你欺负电脑你好意思吗?”
“我怎么就选了你这么个宿主呢,太没良心了,一点底线都没有,简直是宠男人,宠到天上了都。”
洛轻舞尴尬的,摸摸自己的鼻子:“话不要这么说嘛,当初不是拿你练练手吗?我好久没有玩那些飞机**的,所以一时之间有点控制不住手脚。”
“而且在空间里面也只有你可以攻击呀,我总不能把基地给炸了吧?”
洛飞气的直喘粗气:“我呸,你少给我找这些理由,明明当时就是你看南宫冥吃亏了,所以想要替他报仇,你以为我不知道。”
“我就是给他丢了一个***,把他熏得咳嗽了,结果你丫的呢,给我丢**给我用火枪,最过分的是你居然还把坦克开出来追我。”
“现在你又抓我顶包,我说你这人有没有良心了,跟他一伙的时候就欺负我,不跟他一伙的时候就拿我出来当挡箭牌。”
洛轻舞咳嗽了一下,安抚道:“哎呀,你不要这么小气嘛,反正我也没炸坏,你不是当初炸坏你一条手臂,我不是也还给你了吗?”
洛飞那个气呀,什么叫炸坏自己一条手臂他还给自己了?“你丫少在这里胡说八道,当初炸坏我手臂,你还是将电脑打开,让我自己去设置自己去弄的,好吗?”
“什么时候叫做你还给我的了,是你给我重新安了一条手臂吗?”
“做人还是要点脸吧,不要上嘴皮子碰下嘴皮子,啥事儿都不认了。”
洛轻舞很是厚脸皮的道:“好歹当时我也给你打开机器,弄了一个模型不是吗?”
“再说了,你一个电脑人又不会痛,炸坏了手臂换一条不就是了?”
哪怕洛飞再好的素质,现在也被洛轻舞这厚脸皮给气的骂脏话了。
“你还有脸跟我说,我现在已经是有了自己思维而且长出血肉的人,我也是会疼的好不好?”
“谁他妈告诉你一定要会哭的人才是会疼的?”
洛轻舞很是心虚的道歉:“哎呀,我知道错了嘛,大哥你大人不计小人过。”
“电脑爸爸,大佬,你就消消气呗。”
青春歲月無痕
“我后来不是也对你挺好的吗?我也没有这样欺负你,是不是?”
“你看我们俩已经是相当于共生了,你在我的身体空间里面,那不就等于是我的一部分吗?我要是伤害你,那不也是自己心疼?”
洛飞对天翻个大白眼,这货要知道心疼才有鬼了。
南宫冥看着洛轻舞眼神变化,也知道他现在是在和空间里面的洛飞对话。
不过想到那是一个男人,现在是有血有肉的男人,南宫冥的眼睛就危险的眯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