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0689優秀玄幻小說 這個修士很危險-六百八十三章 雙鬼拍門推薦-du0fs

這個修士很危險
小說推薦這個修士很危險
许易做梦也没想到,随机传送,自己在这破败石屋中静卧,也能把这两个鬼等来。
“啧啧,以前,我还以为你这名士是装的,现在我确是信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这样的环境,你也能躺的下来,真名士自风流,果然名不虚传。”
蓝衣胖子盯着许易,阴仄仄赞道。
红衣大汉怒道,“姓许的,你敢骗老子,有种你别捏碎号牌,老子要活撕了你。”
许易道,“妩哥,你这是何意,你家妩妹爱慕的是我的诗文,又不是我这个人,喜欢我诗文的女子多了去了,若他们的情哥哥情弟弟都来找我的麻烦,你说我还活不活了?妩哥你来评评这个道理。”
红衣大汉怔了怔,“老子不叫妩哥,老子大号谢安石,老子不想评道理,就想揍你。”说着,便要动手。
蓝衣大汉鼓噪道,“这小子就生了一张嘴,安石兄别听他白话,咱们一起上,先弄了这小子再说。”
许易摆手道,“慢来!道理总要说清楚再动手,你们若非要动手,我自知不敌,大不了捏碎号牌了事。众所周知,我初来参加大比,乃是族人逼迫。失败了正好,老子继续回去做我的名士去。”
许易这一说,蓝衣胖子和谢安石同时罢手。
蓝衣胖子来找许易,不过是想出口恶气,许易若动辄就捏碎号牌,打都没得打,这也太难受了。
事关妩妹,这回,谢安石想得深远了一些,他担心许易大比失败,继续作名士,又得弄出些酸诗烂词,引动自己的妩妹。
赶绝许易,这笔账算来算去,不怎么划算呀。
“姓许的,这事儿没个完,老子迟早还要找你算账。”
红衣大汉愤愤不平,依旧骂骂咧咧,终究是没了动手的意思。
许易道,“安石兄和你的妩妹情深似海,我深感羡慕,你家妩妹不是错爱许某诗作么,这样吧,我赠安石兄一首情诗,你转赠你家妩妹,便说你费了无尽辛苦,才从我处求来,不信你家妩妹不感动。”
谢安石先是愣住,继而大喜,“此话当真,许兄若能助我,谢某感激不尽。”
他可太知道自家妩妹有多喜欢空虚客的诗文了,若他专门为妩妹求他一首,那妩妹该是何等的开心。
许易道,“只是许某的诗词文章,从不轻与。”
谢安石道,“我知道,我知道,天下皆重先生文章,千金难求,先生要什么?六枚玄黄精如何?”
蓝衣胖子几要瞪瞎眼,他太难了,他喊谢安石组队,是准备来给许易好看的,这下好了,双方打得火热,做起买卖来了。许易道,“我和安石兄虽是初见,却知安石兄乃是至情至性之人,许某惟愿有情人皆成眷属,如何能收安石兄的玄黄精,让安石兄和妩妹的这段神圣感情沾染上污杂?”
谢安石感动坏了,激动地道,“今日方知世上有空虚客这等伟男子,许兄这个朋友,我谢安石交定了。今后,但有用得着的地方,水里火里,我谢安石皱下眉头不算好汉。”
睹见眼前此幕,蓝衣胖子心里皱皱巴巴的。
许易取出一张白纸,大手一挥,上面落下文字:曾虑多情误修行,绝情又恐别倾城。世间难求两全法,宁负三清不负卿。谢安石捧着白纸,反复吟读,越读越是欢喜,只觉这空虚客简直钻到自己肚里去了,将自己的心思说得明明白白,将这个送给妩妹,妩妹一定懂我,惜我,哟嘿嘿……
“许某才疏学浅,拙作难道安石兄一往情深,见笑见笑。”许易含笑说道。
谢安石头摇得拨浪鼓也似,“再满意不过,若我和妩妹能成好事,许兄便是我天大的媒人。只是,我竟不能丝毫答谢许兄,心中实在不安。”
许易道,“我和安石兄一见如故,说这个就严重了。对了,有一件事儿,我一直没弄明白,安石兄是怎么一找就找到我的?”
牵牵绕绕这许久,许易终于道出了他的目的。
正眉开眼笑的谢安石,闻听此言,脸色忽然现出尴尬来。
许易道,“若安石兄实在为难,那就算了。”
谢安石是个直肠子,自己先前说了那么多感谢话,爽利的话喷了半晌,这会儿若是缩了,他面子实在挂不住,奶奶的,不管了,还是得做人先。
谢安石一咬牙道,“此事许兄千万保密,我也不瞒许兄,这回我走了门路,在监考那边有点关系,获准了一次得便利的权力,我便是利用这次权力,才找到许兄的。许兄的号牌,是丙六十九号。”
闷声半晌的蓝衣胖向许易传递意念,“许兄现在还觉得我在妄言么?什么大比,有这些关系户在,如何还有公平可言!枉你空虚客如此大名,竟然虚掷,愚蠢至极。”
意念传罢,他飘然而退。
蓝衣胖子过来,原指望出口恶气,如今谢安石完全拜倒在空虚客脚下,再留在这里已经没了意义。
弄不好,空虚客三两下一扇呼,这脑子有病的谢安石得冲自己出手,何苦来哉。
蓝衣胖子退走,谢安石再三谢过许易后,热情地邀请许易同行,在被许易婉拒后,他便告辞离去。
许易继续静卧,觉得这个状态,不来点零食、饮料,似乎对不住这凄冷的意境,他正吃着喝着。
又有两人杀到,待见得许易后,两人眼中明显闪过一抹狂喜。
许易立时醒过味儿来,暗骂自己愚蠢,既然蓝衣胖子来过,自己怎的就不知道搬家呢。
“空虚客请了,在下莫云厚,这位是我师弟寻节,久闻空虚客大名,我兄弟是如雷贯耳,愿意交下空虚客这个朋友。别的不敢说,有我两兄弟护持,许兄安然渡过武试,是没问题的。”
一身玄衣的莫云厚,一说话一双桃花眼宛若活了过来一般。
许易道,“我也是久仰贤昆仲大名,实话实说,我参加大比就是走个过场,没见我连床也搬来了么?就没打算行动,能不能通过什么武试,我毫不关心,二位的好意,我心领了。二位若要我这个功勋点,许某马上就捏碎号牌,将这个功勋点给二位。至于其他,许某不想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