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ylad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重生之激盪年華討論-第727章 創作者大會(四)閲讀-6q4tj

重生之激盪年華
小說推薦重生之激盪年華
在羡州的大会吸引了很多目光,电视、网络上的各路媒体都针对在羡州的活动发布了各自的报道,温晓光又在搞大事情。
这种大事情肯定不是随意而为之,因而此时此刻这个问题就变得有意义了,为什么是2014年,实际上问的是微拓的战略究竟是什么,未来要往哪里走。
温晓光笑眯眯的,央视出来的就是不一样,“emm,其实我们自己没有特意的去选择2014年,但我们认为未来的两到三年是非常关键的一段时间,不管是对于微拓还是对于行业,能活着就活着,活不了其实也就倒下了。”
“你认为风口过去了?”
“没有。”温晓光摇头,“我认为现在还是有很多机会。”
“那关键在哪儿?”
“不掉下来是不够的,飞的姿势可以不优美,但是一定要够坚韧。”温晓光又展开说,“对于微拓来说,我们从不追求飞的优美,因为创新在破除旧有的东西的同时它一定带来很多问题,但是这不会让我们停下脚步。”
主持人追问:“在你的眼里,未来的微拓是什么样的?你知道,当拿到了社交,很多不可能都会成为可能。”
“我认为微拓的未来不会再被人们用社交定义。”
此话一出,满场皆惊。
即便是‘先行者’腾逊,赚的盆满钵满,但依然是被人们用社交定义着。
温晓光继续道:“先前的BAT一直被三个词汇定义,大家都很羡慕,它们自己应该也是以此为荣,但从另一个角度来想,搜索、电商、社交多多少少都束缚了它们的思维。”
“后来专家们喜欢用基因来形容三家企业的行为模式和商业模式,说到微拓的时候,因为微信,似乎我们只是社交的继承者,但是微拓从第一天开始就没有想过要继承。”
这是标标准准的吹牛皮,吹的很多人哑然失笑。
不过他自己怡然自得,完全不觉得不好意思,吹嘛,又不犯法。
主持人本身听了也觉得这种话说的大到没有边际,有点儿类似马云说‘戴着望远镜看不到对手’。
温晓光今天也是的,扬言微拓的未来不止步于社交,说白了就是还要有另外至少同样成功的产品,考虑到用户打开微信的时长,这可不是容易完成的事儿啊。
能做到的话,阿里巴巴和百度早就搞定了。
所以温晓光吹牛皮,这是人们共同的想法。
“那如果微拓不被社交定义,你想要微拓成为什么样?”
温晓光是不想微拓成为百度那样的企业,搞了十几年,谈起来还是中文搜索,但是谷歌呢,只有不关心这一行业的人,还在认为这家公司只是在搞搜索。
所以他是真心的说这句话,“我希望五年之后,微信只是被认为是微拓的产品之一,而不是全部。”
“所以这是如今这么努力要做好今日头条的原因之一?或者我在换个问法,你认为微拓的出路就是要推出一个又一个成功的产品?”
温晓光是真的觉得这家伙脑子可以,很快领会自己话中真意,并且又能针对性的提出反问。
他想了想回答道:“我虽然很年轻,但是做企业到现在明白一个道理,出路绝对不会只有一条。”
他说这句话眼神之中很坚定,透露着无限的自信,“移动互联网肯定会和曾经的互联网一样,开始进入红利萎缩期,那个时候我们不能简单的随着市场的增长而增长,所以必然会从高投入转向高效率。”
“那时候的竞争会比现在更加激烈,而要寻找所谓的出路,一方面是你刚刚说的,推出更加成功的产品,但是就像我说的,路不止一条,我自己觉得国际化也是一个方向。当然还有第三条……”
坐在前排的投资人、企业家的朋友或是同行,都开始对温晓光有了更深的认识,这个家伙虽然年轻,但是论起对行业的理解能力,绝对不是一般人所能比的。
温晓光绝不是一个仅仅依靠所谓的运气、风口而起的创业者。
他肚子里有墨水,脑子里有想法,是真正的商业天才。
主持人本身也没想到会有那么丰富的答案,“还有第三条?”
“有的,就像互联网会迎来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成长到今天这个程度,下一个十年,也一定会有新的事物。”
这就是更为超前的战略理论了。
虽然主持人心被挠的很痒,但是他记得自己的本职,或许可以重新约时间和他私聊,想必那绝对获益良多,但此时还是回归主题本身。
“我们谈谈前两个吧,尤其第一个,在微拓,今日头条的定位是什么?”
温晓光摇头,“我没有去给今日头条限定一个它的范围,甚至于有些项目和微信也是有竞争的,所以它的定位……实在要说也是做好这款产品本身,而不是为微信服务,或者单单的成为微信流量的广告变现渠道,这就太没意思了。”
太没意思了。
主持人想搞事,憋着笑说,“其实我想大部分人都是这么理解的。”
或者说,先行者就是这么做的。
温晓光无奈笑了笑,他不会在这种场合攻击人的,太掉价了。
后台的其他工作人员倒是松了一口气,一切进行良好,万一这时候骂对手两句,那么所有媒体的焦点都会放在这上面,反而不利于人们理解今日创作者大会的真意。
陈北一直坐在下面看,看到温晓光这样的处理方式,他也不禁感叹,“这家伙成长的真快。”
甘霖和他们夫妻离的近,一直非常端庄优雅的坐在那儿,听到陈总这么讲,于是应和道:“我有时候都会忘记他的年龄的。”
“但也不要觉得他就是个好人。”褚秋晨提醒着,她可不想看到甘霖再被吸引什么的,乌七八糟的事情听起来闹心,“这样的人对老陈他们来说可好了,对于女人就是个祸害。大祸害。”
“我觉得,有道理。”陈北竟然附和了,惹得甘霖阵阵发笑。
但是这个男孩子的确是最特殊的一个,当然褚秋晨的担心是多余的,她只是更加信任这个人,更觉得以后有个好的搭档。
作为她自己有点担心能不能把家里的几家高端酒店经营好,毕竟还年轻,如今有个这样的人合作,不知道为什么也会多一丝安心,这真的很好。
“我也会努力的。”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