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i1v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白首妖師 愛下-第一百五十章 只賞不罰(二更)-qfehm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有规有矩,有赏有罚,才算个宗门的样子!”
众弟子或惊疑惑忐忑的眼神之中,方寸对这各人的心思早已猜得通透,不急不徐的扫视了讲道岩下众弟子一眼,清了清嗓子,道:“神冥炼身法寻回,但也不可轻易传授,身为守山宗长老,对神冥炼身法的传授我亦有自己的建议,功德不同,传道授业,亦有先后缓急!”
一边说着,他一边接过了青松长老怀里的功德簿,正是他之前发话,让准备的新的,上面墨迹淋漓,只记得了两页不到,略扫得一眼,便面无表情的道:“如今,距我让你们参术法,建功德,已有十天左右,但我看这功德簿上,守山宗弟子七十八人,建下功德过千者,却不过寥寥三人,过五百者,也只十二人,其他的几可无视,甚至还有八人未立寸功……”
下方众弟子顿时一片哑然,有些眼神都有些瑟缩了。
建立功德,那是需要真本事的,要下山奔忙才行,可之前谁也不知道会有神冥炼身法这回事啊,哪个愿意往山下跑,也惟有这一次新近入山的一些弟子,倒是对方寸的话不敢太过置疑,多少下山奔跑了几趟,立了些功德,其他的老弟子,老油子,却是懒得理坐了……
当然,大多数人纵是心里不当回事,也多少会应付一下,有些功德。
但这里面,却也不是没有那等对方寸心生不满,完全没有理会他这一茬子的……
此前无人将这当回事,倒是没想到,方寸如今提了起来。
一时间,倒是皆有些心惊。
……
……
而在一片目光里,方寸微一沉吟,便接着说了下去,淡淡道:“依着功德,便该各有赏罚,本长老初至山间不久,便只说赏,不说罚,所以,如今这功德簿上,所立功德过千者三人,可以先得神冥炼身法的传授,另外,各赏龙石一颗,灵丹三十枚,以筹其功……”
“哗啦……”
下方弟子,瞬间乱作了一片。
龙……龙石?
不仅立时可以修习神冥炼身法,甚至还能够得到龙石赏赐?
龙石那玩意儿,根本就是有钱也买不到啊……
一片惊愕里,那三个幸运儿,更是直接懵在了当场,还以为尚在梦中……
而方寸也不去看众人的神色,只是接着道:
“功德过五百者十七人,可得神冥炼身法的传授,赏赐灵丹二十枚;”
“功德不足五百者,须比此时的功德首位弟子多立十倍功德,可得炼身法传授!”
“至于未立功德半分者……呵,也给你们一个机会……”
“只要你们比此时的功德首位弟子多立百倍功德,便也可以炼身法传授!”
“唰!”
众弟子听得此言,瞬息间不知多少人脸色变得极为惊恐。
有排在了前面者,是觉得有些被惊喜冲昏了头脑,竟感觉有些微微的晕眩,他们这前十,简直水份太大了,功德计数,各大宗门,本来就一直有一个统一的规矩,据传是大夏立国之初便定下来的,便如救得百姓一人,可得百点功德,斩得一只妖物,可得千数功德……
如此讲来,对于他们这等大部分皆是筑基境的宗门弟子来说,千数功德,实在不难,其中有一位学子,根本就是这几日里回家探亲之时,见得有位亲戚家里闹鬼,于是显露本事,钻进古井,帮着亲戚除了妖鬼,自己都没太当回事,反正该得的夸耀,已经得了……
只是回山之后,逢着有执事问起,便将此事讲了出来凑数,记了个千数功德。
但偏偏,因为做功德的人太少,竟让自己捞了个前十之位……
而这,居然就换来了第一批得传神冥炼身法,以及龙石、灵丹赏赐的回报?
而排在了最后面,完全没立功德的八位弟子,则皆已神色大变。
若依着方寸定下来的规矩,他们要立多少功德?
如今功德簿上,排名第一的,乃是一位玉秀峰的女弟子,立了一千二百功德!
若十倍于她,那便是一万两千功德……
而百倍于他,那岂不是……十二万功德?
你根本就不想着传我们宝身法是吧?
说着今日只说赏,不说罚,可你这赏,却比罚更让人难受啊……
……
……
“方长老,这件事是不是……”
账人人会算,听得了方寸之言,不仅众弟子心间默默一算之下,脸色大变。
就连几位长老,乃至小徐宗主,也皆是忽然意识到了其中的问题,脸色有些沉凝。
一边的寒石长老心惊不已,急忙悄悄的来到了方寸身边提醒。
照理讲,他们拿到了这宝身法,其实也不会随随便便,就传给每一位弟子,照样会有许多考量,只是若让他们来定规矩,或许只会私下商量,哪位弟子家世好些,哪位弟子潜力高些,哪位弟子在宗门里呆得更久,哪位对宗门最有利,依次凭定,而非纯以功德计之……
“寒石长老觉得这样安排不太好么?”
方寸笑着看向了寒石长老。
寒石长老微微一怔,道:“说的好,我早就想这么干了……”
方寸满意的点头,心想以后可以考虑给寒石长老在月俸上再加点……
这件事他是非做不可的!
一是为了自己的功德分成,依着之前天道功德谱的表现来看,若是守山宗可以依着自己的规矩来决定传授哪位弟子宝身法,那一定可以掀起一场众弟子拼命夺功德的热潮,自己应该可以从中分润到不少功德,二来,如今清江郡诸宗,皆已改变了以功德定弟子待遇的做派,或是暗中改变了计算功德的方法,所以他本也是想借着守山宗,来试验一下自己的某个想法!
倒是众弟子听着了方寸的话后,皆已神色各异,排在了前面的还好,但排在了后面的,这时候却已纷纷脸色大变,尤其是最后面的八位,已是惊怒之下,再顾不得其他。
急急上前道:“方长老,且恕弟子无礼,此前长老只说让我们建功立德,却未说宝身法要依功德之数传授,如今怎么忽然立下了这道规矩?况且,若真要依功德,也倒罢了,我们自会用功,将功德补上,可是……可是依着方长老的算法,莫非……莫非是故意为难我们?”
方寸看了他一眼,还有些印象,便笑道:“你可以这般认为!”
那弟子哑然,后面想说的话一下子都说不出来了。
与方寸所料的不差,如今这排在了最后八位的弟子,果然皆是之前自己见到过,与周淮交好之人,而在之前,他便也明白,自己当众之下,下辣手废掉了周淮之后,也一定会在众弟子之间引发一片的不满,毕竟都还年青,正是盲目讲义气的时候,周淮既与他们交好,那么他们虽然不敢反对自己,但打从心底抵触,不肯去做这些功德,也是可以预料到的……
正好!
虽然当初方寸出手教训了的,只有周淮,但并不代表,方寸不记得当初与周淮一起在山头上唱那顺口溜的只有他一个,甚至后来在山门里见到自己,背后小声唱的也不只一个。
自己身为长老,不好一下子惩罚太多人,但现在,便差不多包圆了。
当然这样做其实不好,毕竟自己是长老,不该与一般的弟子们这样较真……
……但谁让自己就是这么一个人呢?
……这或许是个不好的习惯,但自己并不打算改!
……
……
“立功德没有那么难,尤其是对你们来说!”
微微抬头,方寸迎向了讲道岩下众弟子神色各异的眼神,淡淡道:“虽然你们如今在我面前表现的像只鹌鹑,但我知道,你们多是筑基境修为,有些还要更高,飞天遁地,拿妖除鬼,也不过易如反掌,在普通百姓眼里,你们简直可以称之为仙人,想要立功德,再容易不过,随便多到人间走走,帮扶几把,功德便已滚滚来到了手上,几千数万,又算什么?”
“还是那句话,便是跑山下青楼里帮人赎个身,这功德都赚到了,只看你们做不做而已!”
“你们可以认为我立得这个规矩不合理,也可以认为我是在故意针对某些人,不过不要紧,毕竟你们的态度对我造不成任何影响,不仅是你们,便连你们家里人也不行,所以你们若想学守山宗的秘法,那便一定要按我的规矩来,当然,你们也可以完全不听我的话……”
方寸顿了顿,才道:“毕竟,依宗门旧例,长时间寸功未立者,也可以逐出去的!”
“唰!”
一众弟子闻言,脸色皆已变得有些凝重,仿佛感觉到了某些压力。
排名在前面的,内心里算过了一笔账后,便已放心,不敢多言,只是躬身揖礼,作出了一副受教模要产,而排在了后面的弟子,纵是心间尚有不甘,也已是一句话都反驳不出来。
过了半晌,终有恭敬的声音响起:“谨遵长老法旨……”
随着这一句话带头,越来越多的人,皆忙忙的躬身下来,齐声道:“谨遵法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