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t6mp超棒的都市异能 託塔李天王 線上看-第五百九十六章再降功德展示-fbm83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
羽翼仙此时已经停止了调集四海之水,不过此时如此跟西岐城硬耗,羽翼仙还是有些心虚,因为羽翼仙不知道那透明的气泡一样的结界到底是什么,在自己法力耗尽之时,能不能达成水淹西岐的目的,故此羽翼仙有些想要退走的心思。
这透明的气泡不是他物,正是李靖的避水珠,这得到避水珠,还要对亏当年的孔宣以及当时的大商人皇,要不是他们震慑了黄河龙王,自己的小命可能都不保了,根本没有自己的今天,而且在陈塘关之时,也多亏了这避水珠,这才使得李靖能有对抗东海龙宫的本钱。
本来李靖打算对着羽翼仙之时,自己不要出手了,毕竟这羽翼仙可能与孔宣有关系,可是这羽翼仙居然冒天下之大不韪,居然想要用四海之水,淹没西岐城,这就让李靖不得不出手,现在李靖乃是人族的修士,而这西岐城中以万计数的平民百姓,若要不救,这都是人族的损失,故此李靖释放避水珠,以保西岐城中百姓的安危。
其实这么做,说到头来,还是李靖的修行日短,根本做不到对众生漠不关心,不过李靖的动作也只限于护住西岐城,至于出手对付羽翼仙,李靖还是没有想过要出手,毕竟这用出避水珠已经算是破例了,要是在偷袭羽翼仙,万一这羽翼仙真是孔宣的弟弟,到时候就麻烦了。
有坚持片刻之后,羽翼仙见西岐城那里丝毫没有疲态,心中暗暗的吃惊,此时的羽翼仙不想与西岐城耗下去了,这控制如此多的海水,真是太费力气了,于是羽翼仙开口道:“姜子牙,贫道今日已经累了,待贫道恢复些气力,再来与你争锋,今日就算便宜你,贫道还有手段,待贫道下次再来之时,希望你还有手段能够抵挡!哼~~”
在羽翼仙话音刚落,只见羽翼仙翅膀闪动,就要把这海水全部扇回四海,可是就在这时,天空之中突然出现一个羊脂玉净瓶,那无尽的海水还未等羽翼仙扇动多少,就化成无数的水柱,扭曲缩小的进入了那小小的玉净瓶之中,羽翼仙用移海之术非但没有建功,反而给别人做了嫁衣裳,不过此时羽翼仙消耗不小,且不知来人深浅,并没有冲动的上前厮杀,而是冷哼一声,翅膀一扇,瞬间小时不见了。
此时羽翼仙去的方向正是东南的方向,而就在羽翼仙消失的瞬间,慈航道人的身影出现在天空之中,满意的看着已经把全部海水都吸纳进了的羊脂玉净瓶,满意的点了点头,之前碍于因果,不能去四海收取如此海量的海水,现在瞌睡遇到了枕头,这羽翼仙替自己承担了因果,自己得了这无尽的海水。
这羊脂玉净瓶有一个很神奇的功能,就是把海水经过羊脂玉净瓶的转换,经过一定的时间,会凝结出三光神水,这神水神异非常,无论是对于修复肉身的伤害,还是滋润灵根都是十分有用的,虽说没有直接克敌制胜的功效,但是却有种种功效,也是十分珍惜。
此时李靖早就见海水消失,就收了避水珠,而回过神来的慈航道人凝眉看着安然无恙的西岐城,不由的开口道:“姜子牙师弟,贫道是奉了掌教之命前来,听闻掌教所言,西岐城恐会遭受水祸,故此让贫道持着玉净瓶前来,一则是护西岐的周全,二则是收取这无尽的海水,可是贫道所见,西岐城并无异常呀?难道师弟还有谁什么法宝不成?”
姜子牙闻言,苦笑一声,叹了口气道:“师兄明鉴,师弟这里哪有什么法宝,只有这戊己杏黄旗而已,不过在那海水奔涌而来之时,有一透明的护罩,保护这西岐城,师弟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法宝,更不知道这是谁的法宝。”
“哦?西岐城中还有如此法宝?居然连师弟都不知?”
姜子牙苦笑一声,他对这西岐城算是很了解了,在他印象之中,没有人能有如此法宝,阐教之中的三代弟子大法宝基本都来自阐教的二代弟子,也就是这些三代弟子的师傅,姜子牙对阐教二代弟子都有什么法宝心中还是有数的,如此法宝他根本没有印象谁有。
“城中阐教的二代弟子就是李靖一人,李靖……”
“李靖?或许就是他了,他在东海之滨,上次与东海龙族作对,要是没有什么依仗,陈塘关早就化成泽国了,或许是李靖本来的法宝,他师傅有定风珠,定海珠在燃灯老师身上,那么李靖手中也就是避水珠了,就是了,贫道前往见一见李靖,姜子牙师弟,稍后再会!”
慈航道人真要前往李靖的府邸,只见天空之上蓦然出现一道功德金光特有的金色光柱,这光柱凝聚在西岐城上,化为三分,其中一份大概占据所有功德的四成,自天而降,直接没入了姜子牙的头顶,只见姜子牙一阵气息翻腾,原本有些苍白、老态毕现的脸上再次浮现出红润起来,在发梢,出现了黑色的毛发。
而其余的功德有两成奔向慈航道人,剩余的全部没入西岐城之中的一处宅邸之中,此处不是别的地方,正是李靖现在的府邸,那功德没入李靖的脑海之中,瞬间被此时李靖的元神吸纳,虽然此时的李靖的元神还是天仙的修为,但是李靖能明显感到自己的进步。
这功德金光是李靖万万没有想到的,本来只是一时心中动念,一时怜悯世人,这才把避水珠祭出,没想到的是,自己无意之间的出手,居然可以得到功德,虽然功德并不多,但是对于元神完全靠功德来修行的李靖来说,这是最好的礼物。
还没等李靖仔细体悟元神的变化之时,一个身影已经来到了李靖的府邸之中,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还在城头的慈航道人,此时的慈航道人身上已经满是檀香之气味,而且在举止之间充满了神圣的味道,李靖此时能断定,这慈航道人西方教的大法已经练到很深的地步了。
此时的慈航道人说是阐教仙人,估计现在阐教的玉清大法修炼多少还不一定,不过这是阐教的家事,李靖一个注定是外人的人,根本没有权利插嘴,要是说多了,还容易被误会,故此李靖经当做没有发现,待见到对方落到地面之后,四下打量着,李靖就不再迟疑,上前几步行了一礼。
而慈航道人对李靖的态度很是和善,见到李靖行礼,赶紧扶起李靖,李靖见此,连忙开口道:“慈航师兄,不知道是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李靖刚才并未远迎,还请慈航师兄见谅,师兄快随我进入屋中,暂且休息,我这就安排人设宴!”
慈航道人见李靖如此客气,笑着摆摆手道:“李靖师弟,不用如此,贫道不过是奉命前来,助姜子牙师弟一臂之力,没想到师弟有如此法宝,居然可以把羽翼仙用神通慑拿的海水全部排除在外,真是好法宝,师兄冒昧的问一下,师弟的法宝可是避水珠?”
“师兄真是见多识广,都没看到我这法宝施法,就能出猜到我这法宝的跟脚,真是厉害,不愧是阐教的精英,我这确实是避水珠,虽然比不得燃灯老师定海珠,但是也是可堪一用。”
李靖见对方已经猜到,自己再否认也没有什么必要了,不如索性坦然承认,也显得洒脱,不做作,在得到李靖的确认之后,慈航道人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却未说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