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r74l優秀小說 《武煉巔峯》-第五千五百六十六章 輔戰線展示-0nenw

武煉巔峯
小說推薦武煉巔峯
“此次机会难得,大人既要偷袭出手,那自然是择最优方案,尽可能多杀一些域主。”孔承德又伸手点向主战场的方向,“主战线上,墨族域主数量众多,彼此遥相呼应,大人一旦出手,其他域主必定有所防范,届时再想建功,就难了。”
杨开认真思索一阵,颔首道:“孔师兄所言甚是。”
欲看還羞
主战场固然最为重要,可玄冥域的战事绝不是一次两次战争能结束的,人族也不能指望短时间内将墨族打的大败亏输,这是一场注定耗日长久的战争。
正如孔承德所言,杨开真若出现在主战场上,凭借他的手段或许能雷霆斩杀一位域主,可想有更多的收获就难了。
辅战线不同,每一条辅战线的域主数量都不多,就算杨开暴露行踪,那些域主们想逃,也要问问与之对阵的八品开天答应不答应,到时候只需八品们拼死纠缠,杨开就能打破战场上的平衡,将己方优势扩大。
“那就这边了。”杨开点了点那处防线所在的位置,转身朝外行去,声音传来:“劳烦孔师兄传讯那边,让诸位总镇做好策应准备。”
孔承德抱拳应道:“尊令!”
一旁,魏君阳望着杨开离去的身影,微微叹息一声:“真想看看他晋升九品的样子啊。”
八品之境便杀了许多先天域主,若是杨开能晋九品,那是不是能碾压墨族王主?真若如此,那人族的压力就会小很多。
如今无论人族还是墨族,最顶尖的战力都被牵制了,人族的两位九品外加一尊巨神灵,墨族的两尊墨色巨神灵外加一位王主,这种牵制可以说是人族刻意营造,墨族顺势而为造就的局面。
这种局面对墨族而言是有优势的,因为他们无论域主还是大军的数量,都要远远超过人族。
人族勉力维持着眼下的局面,坚守十几处大域战场,所等待的无非就是一个契机。
一个后辈们成长起来的契机,如今有许多直晋六品七品的好苗子,假日时日,那可都是八品九品。
可是人族在成长,墨族也一样。
等人族再出现新的九品的时候,墨族难道就不会诞生新的王主?到时候人族若是没有绝对的优势,一样拿墨族没什么好办法。
所以实力远超同阶的强者就显得至关重要了,真有这样的强者诞生,那对敌人必定有极大的威慑力。
纵观人族上下,有这个资格的,也唯有杨开一人,七品时他杀领主如砍瓜切菜,八品时也能单枪匹马斩杀域主,真叫他晋升九品,墨族王主他必定能够杀得。
只可惜人生不如意十之九八,九品之境对杨开而言,终究是缥缈无期。
魏君阳大步迈出营帐:“我且去御敌。”
主战场上战事焦灼,他也是听闻杨开归来的消息这才急忙赶回,眼下已有对敌之策,他哪能久留?墨族那边的域主数量本就比人族八品多一些,他不在,主战场上其他八品的压力都很大。
待他走后,孔承德才对身边一位七品开天道:“传讯陈远,告诉他军团长过去了,要他们配合杀敌。”
“诺!”那七品领命,连忙取出一枚传讯珠,神念涌动。
玄冥域某处,墨族大军来势汹汹,气焰滔天,数万人族大军分呈几路,围绕一块巨大的乾坤碎片严防死守。
一艘艘战舰飞来掠去,那乾坤碎片上也早就被布置了种种御敌的法阵和秘宝,昏沉沉的虚空中,五颜六色的光芒穿梭纵横,一道道秘术神通绽放,光耀寰宇。
此地是玄冥域几处辅战线之一,负责防守这边的人族大军数量不算多,约莫五万人左右,另有四位八品常年坐镇。
单是这一条辅战线,数十年前便埋葬了近十万人族将士的尸骨,八品也陨落过一位。
可不管多么艰辛的战斗,人族都撑了下来,正如在墨之战场上,人族大军擅长以少敌多一样,人族的战舰给大军提供了极好的机动性和防护力,而且不算高层的话,人族这边整体实力也比墨族要强大很多,这才是人族能够坚守的原因。
这样的战事已经持续了几十年,未来可能还要持续更久。
长时间的战争让人疲惫麻木,在杨开没回来之前,无论是玄冥域又或者是其他大域战场,人族的防线都岌岌可危。
不过杨开的归来,让危难的局势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最大的原因,便是人族如今有了净化之光。
有了净化之光,人族将士便能放开手脚与墨族一战,不必担心会被墨之力侵蚀,以往净化之光耗尽,人族在与墨族争斗的时候总是束手束脚,仿佛绑住了一只胳膊跟人打架一样,别提多难受了。
如今没了这个顾虑,十道太阳记与太阴记分润下去,杨开又送出了海量的黄晶和蓝晶,眼下人族各处战场,净化之光是不缺的,一艘艘驱墨舰中,俱都封存了大量的净化之光,但凡有被墨之力沾染者,只需往驱墨舰里走一趟,便能安然无恙。
而有了足够的净化之光,曾在人族远征路上大放异彩的破邪神矛也终于再次问世!
这玩意是麻烦大师与杨开合力研究出来的,对付墨族强者实在好用,那破邪神矛内封存的净化之光一旦在墨族体内爆开,轻则让墨族实力大减,重则当场殒命。
只不过因为时日尚短,所以各大军团中破邪神矛的数量不算多,如今都掌握在人族强者手上,以备不时之需。
太古聖皇
爆笑囧穿:貪財小蠻女駕到 潘潘瑪麗
不过假以时日,这杀器必定能在各大军团中普及,到时候才是墨族的噩梦,人族这边或许能借助这件杀器来抹平高端战力的劣势。
出魔 本源道長
乾坤浮陆上,有七品开天游走四方,统揽全局,便在这时,忽有所感,取出一枚传讯珠来,略一查探,神色大喜,招呼一声不远处的一位同伴:“陆师兄,你先坚持一会,我去去就来。”
这般说着,点了十几人跟随,登上一艘战舰,冲将出去,留下那陆师兄一脸茫然。
这边才冲出坚守的乾坤碎片,大量墨族便从左右截杀而来,不过这艘战舰并不念战,而是全力朝前方奔袭,扑向那战况最激烈的战场。
那边,是人族几位八品与墨族域主们的战场。
战舰披荆斩棘,横穿局势焦灼的战场,好不容易突破重围。
前方虚空中,四位八品,五位域主正在激烈交锋,彼此都是老对手了,这几十年来不知打过多少次。
以往四位八品面对这五位域主,每次都落入下风,好几次甚至有八品有性命之忧,毕竟人数上本就比对方少一个,而且他们要面对的,可都是先天域主。
可这一次情况却有些不一样,以四敌五,八品们竟是打的有声有色,对面其中一位域主,更是气息虚浮,明显受了重创,根本不敢与八品们正面抗衡,只能在外围游走,伺机出手。
陈远有些懊恼,方才出手的时机若是把握的更好一些,或许能将那域主给杀了,只可惜当时情况紧急,他也顾不得太多,由此导致错失良机。
眼下域主们有了防备,再想得手就有些难了。
战况正焦灼间,陈远忽然瞥见一艘战舰正急速朝这边奔赴过来,那战舰甲板上,屹立着一道熟悉的身影。
陈远认识对方,那是留守战线后方的七品,负责与主战场那边交流情报的人。
此人出现在这里,无疑是主战场前线那边有什么情报要传递,果然,下一刻,便有一道讯息传音入耳!
陈远心头一震,心中大喜,表面却是不露声色,只是微微颔首,表示自己知道了。
远远地,那战舰传递了情报,屹立甲板上的七品也松了一口气,幸不辱命,如今八品总镇们得知军团长将至,这焦灼的战局应该会发生一些变化吧。
“大人,有好多墨族追过来了,杀回去吗?”有人忽然开口问道。
那七品回头一瞧,果然见到大批墨族追击而来,当即脸色一变:“快跑快跑。”
为了冲出重围,战舰的防护法阵都快被打爆了,这个时候杀回去等于是找死,虽说他不怕死,可死也要死的有价值吧。
他还想看看,军团长来了之后这边的域主们能活下来几个呢。
妖孽莊主休要逃 歸隱落日中
于是乎,八品与域主们见到了极为古怪的一幕,他们在这边打的如火如荼,天崩地裂,外围一艘人族战舰绕着圈遁逃,一大群墨族围追堵截。
虽然那战舰暂时无忧,可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只是单纯的遁逃,这艘战舰早晚要被打爆。
域主们对此毫不理会,他们的敌人是人族八品,纵然有一位域主受了重伤,他们也依旧占据优势。
直到某一刻,陈远忽然祭出一物。
那是一根尺长如矛的秘宝,只看外表并无什么稀奇之处,人族的秘术秘宝千奇百怪,墨族也是见识过的。
可是当陈远祭出此物的时候,几个域主却都如临大敌,个个面色凝重地盯着陈远,就连攻势都放缓了一些,更多的精力用来防备。
破邪神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