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6o1o优美玄幻小說 重生浪潮之巔-第一千二零五章 言多必失,禍從口出鑒賞-88ins

重生浪潮之巔
小說推薦重生浪潮之巔
正所谓闻弦而知雅意。
听方辰说到这里,朱院长瞬间就明白方辰是什么意思,更知道方辰为什么会说他这次来是冲他要政策,要特权的。
后背轻轻一靠,仰头看着窗外,朱院长语气悠然的自顾自说道:“这的确是个比较棘手的问题。”
移动通信网络对于华夏未来的重要性,之前已经做了很多累述,此刻就不用多说了。
而正是因为移动通信网络的重要性,所以对于整个网络的完善性就有了更高的要求。
所以即便是他,也不敢打包票,让擎天通信这个尚未完善的2.5G网络,参与到华夏移动通信网络的建设当中去。
毕竟一旦出了问题,那就是天大的问题。
而谁同意的话,谁就要承担这天大的责任了。
要不然的话,又何必设立那么多的条条框框,规章制度呢?
更犯不着让邮电部组织专家团去搞什么评审,评审不合格的还不给入网许可证。
可以说,像通信网络,通信设备这样还需要政府部门来评审的产品,在全国都是没多少的。
而在现实社会中也很少听说过,木匠打个凳子,工厂企业生产个产品还需要政府部门来评审的吧?
像制造业,大批量的工业产品或许还要有个国家标准,设计生产出来的产品必须符合国家标准才行,但最多也就这样了。
如果没有国家标准的话,那行业标准,甚至执行QS企业标准也都没问题,更别说需要部委专家团评审了。
要是社会上,每生产一种产品都需要评审的话,那专家团的人数恐怕要扩充一千倍才够用。
从这个方面,也可以证实国家对于通信网络,通信设备的重视程度,管辖之严格。
但现在,方辰居然要拿一个还没有完善的移动通信技术标准,来参与到华夏的移动通信网络建设,即便他自己,内心第一个反应就是拒绝的。
可看着方辰那张面色平静,不悲不喜,一幅完全由他来决定的脸,这拒绝的话在他心头滚了几圈,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拒绝的确是好拒绝。
他这人当黑脸包公也当惯了,拒绝的话更是没少说,而即便为此得罪不少人他也不在意。
毕竟,这些年他不也这样过来了,并且还坐到了这样的高位。
但拒绝以后呢?
华夏好不容易出了擎天这么个,能将华夏通信产业跟西方发达国家通信产业的距离,无限缩进到最小,甚至超越的企业,难道他就不应该扶持一把吗?为擎天做点什么吗?
按照方辰的说法,擎天还需要一年才能将擎天的移动通信技术标准给完善,落实下来。
而欧洲的全球移动通信系统是1991年年底发布施行的,也就等于说擎天落后欧洲三年的时间。
虽然听着还有不小的差距,但是比起之前动辄五十年,一二十年的巨大差距,三年的差距已经算是没有了。
再者,擎天的移动通信技术标准不还比欧洲的全球移动通信系统要先进的多。
那么从这个角度来考虑,其实两者之间是没有差距的,甚至擎天通信还能领先一点。
毕竟他相信欧洲在明年之前是拿不出来,像2.5G网络这样的东西的。
要是移动通信网络真的那么容易做的话,欧洲也不会做了足足九年,才拿出来个2G网络。
可以说,拥有擎天这样的企业,对于整个华夏来说都是一场巨大的幸事。
在这种情况下,去拖擎天的后腿,一点责任都不愿意承担,他这拒绝的话着实是说不出口。
都市之無限重生 無木不成林
而且他也理解方辰对提前加入华夏移动通信网络建设的急迫感。
如果等到明年一切都完善之后,才开始加入建设,等于说擎天通信又要比爱立信,西门子这些欧洲通信设备企业晚上一年的时间。
更意味着,给了爱立信和西门子他们,能在华夏大地毫无遮拦的策马奔腾,跑马圈地的一年。
很有可能就造成了,擎天通信还要继续上演一次,大战八大国际巨头的戏码来。
毕竟一年的时间也挺长的,如果爱立信和西门子什么的,努力一点,完全是可以攻破华夏很多邮电局的,而这些邮电局也必然是华夏最为繁华,发展最为迅速城市的邮电局。
比如燕京,申城,羊城,鹏城之类的。
汀洲往事
想来也是,如果城市不够繁华,富裕,发展迅速的话,当地的市邮电局也没钱去建设移动通信网络,甚至也没建设移动通信网络的必要。
说个不好听的,既然整个城市,拥有移动电话的人都没几个。
邮电局怎么会有动力去建设移动通信网络,甚至就算他们有心,等到了省里,邮电部这边也不会批准的。
也就是说爱立信他们将吃到华夏移动通信产业最为肥美的一块肉。
而到时候,擎天想要将其驱逐,无疑是比较艰难的。
天庭閱讀器
名門boss此緣不滅
毕竟人家设备什么都已经安装到位,开始使用了,擎天总不能让邮电局把人家的设备给拆了扔了吧?
且不说擎天能不能做到,如果这么做,他会不会打方辰的屁股。
这败家也没这么败的。
这也就意味着,擎天如果也想挤进燕京邮电局的采购名单中,不但要面临这爱立信他们的竞争,甚至还要跟在现在万门程控机所做的一样,主动做一些连接和适配工作。
之前邮电局,所用的都是朗讯,东倭电气,富士通这八家的万门程控机。
而擎天的设备想要跟朗讯他们的万门程控机放在一起用,是不是就需要保证擎天的设备能和朗讯的设备给连接在一起,数据是互通的。
要不然的话,同一个城市电话都互相打不通,这不是开玩笑吗?
但这些连接互通,适配的工作,只能由擎天来做。
朗讯他们是没有义务,也不可能做这些适配工作的。
毕竟他们巴不得,擎天的04机不能跟他们的万门程控机连接一起,这样的话,邮电局就没办法采购擎天的设备了。
無敵超保鏢
然而这些对于擎天来说,都是无形的成本和付出。
这也是为什么,这八家国际通信巨头会把华夏像是殖民地一样给分割掉的原因。
大家都各自占据一块地盘,既不用相互压价,损失利润,像这些适配连接的工作和成本付出更是直接不需要了。
可擎天如果能和爱立信他们同时拥有建设移动通信网络资格,这方面的问题自然是不存在了。
甚至有可能地盘给擎天占了之后,爱立信他们为了挤进来,反而轮到他们来做这些连接适配的工作。
这也就怪不得方辰会这么急吼吼的过来找他了。
沉吟了一会,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打着,发出砰砰的闷响,朱院长突然看向方辰,并问道:“擎天的2.5G网络能究竟比欧洲的2G网络先进多少?先进在哪些地方?”
方辰想了一下,侃侃而谈道:“相比于欧洲的2G网络而言,擎天所研发的2.5G网络先进性,主要体现在无线分组业务上的,简单的来说,1G网络是模拟的无线网络,而2G网络是数字通信,而3G网络则是分组型的移动业务……”
可朱院长听到这里,不由楞了一下,脱口而出道:“3G?”
深交緣淺 默默南瓜
他这边刚开始做2G网络的建设审批,以及可行性,必要性的工作,并且国内的那些专家教授认为华夏拥有自己的2G网络技术标准还需要一二十年的时间才行。
结果可好,到了方辰这里,不但2.5G出来了,连3G都给直接下了定义。
这也太吓人了吧!
科技发展也是要讲道理,讲规律的,不是两嘴皮子一碰,就算数的。
要是这样的话,那就不是科学发展了,而是***了。
不!
比***还过分。
虽然大家对***诟病不少,但是总体而言,这个目标我们还是实现了。
嗯,没错,实现了。
在58年,太祖提出来了,赶英超美的口号。
其主要内容是,钢产量15年赶超英国和50年赶超美国。
然而在十五年后,英国钢产量2665万吨,华夏产量2522万吨,基本追平。
至于超美,现在华夏的钢铁产量是九千万吨,而美国是九千四百万吨。
按照现在两国之间钢铁产量的增幅速度来计算,两年之内,华夏钢铁产量就能超过美国了。
总共用时三十七年,比太祖五十年钢铁产量超过美国的目标,还要提前十三年。
而方辰却现在就给3G网络下定义了,这未免就有些太过于魔幻了吧?
说个不好听的,大概连欧美最顶级的通信科学家,都不知道3G网络究竟是以什么技术为核心发展的吧?
见朱院长这幅一点都不相信的模样,方辰无奈的挠了挠头,好像有点说秃噜嘴,吓到朱院长了。
但现在3G网络这几个字都已经说出来了,方辰只能硬着头皮,一脸坚定的说道:“嗯,没错,根据我们对未来通信技术的发展,很肯定的认为分组数据技术是3G网络的核心。”
方辰现在已经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一条道走到黑了。
反正未来3G网络的确是以分组数据技术为核心的,而他现在就能说对的话,只能说明他水平高,预见能力强。
驅鬼警察
——————
而这种当先知的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干了,多干一次,似乎也没啥问题。
正所谓,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无所谓了。
见方辰这幅模样,朱院长虽然心中疑惑,但还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虽然这事听起来,挺玄乎,不可思议的,但这种创造奇迹的事情,方辰也不是第一次做了,而且方辰在通信方面的造诣,他听那些专家教授们说过,理论水平还是很高的。
唯一令人心中起疑的,也就是方辰这身通信技术是从哪学来的?
壹念執著
想了一下,朱院长将这个念头给打散了。
方辰一身都是秘密,他不可能都探究的,而且他也没兴趣探究。
“我觉得这事,您就不用怀疑了,反正您也不懂,也没什么发言权。”
虹色夏戀
“再者,我也不是红嘴白牙,空口无凭的给您吹牛,我已经把技术给做出来了,而且跟我预想的是一点都不差!”
越说方辰就越自信,越理直气壮!
他刚才突然醒悟过来,他又不是啥都没有的瞎胡咧咧,他已经把吹的牛.逼给实现了,那他还有什么心虚的?
朱院长被方辰这话,给气的是一佛冲天,二佛出世,一脸吹胡子瞪眼的看着方辰。
这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朱院长要把方辰给吃了呢。
不过,朱院长现在还真有这心!
看看方辰说的这混账话,竟然说他不懂移动通信技术,说他没有发言权!
然而更扎心的是,虽然跟普通人比起来,他即便不算是移动通信的专家了,但也至少是个大明白,但跟方辰相比的话,那就真是关公门前耍大刀,鲁班门前弄大斧了。
也就是说,方辰说的都是实话!
而既然是实话,他怎么跟方辰计较?
过了数息,朱院长缓过一口气,然后目光中带着杀气的看了方辰一眼,然后语气森然的说道:“行,移动通信网络的事情我的确不懂,但是金融的事情我懂,作为你的院长,我也要关注下你的学业才行……”
听到这,方辰的汗毛瞬间就竖了起来,感觉一股凉风从外及内的吹了过来,似乎要将他的五脏六腑,甚至连灵魂都给冰冻了一般。
“所以说,等会你走的时候,把我还在水木教书时,给你那些师哥师姐们出的卷子给带走几张,然后下星期交给我,由我来亲自批改,如果不及格的话,你就等着挂科吧!”
朱院长这话如同一把尖刀狠狠的插进了方辰的胸膛中。
这下到是轮到他彻底傻眼了。
“院长,别介啊,我错了还不行。”方辰哭丧着脸说道。
他现在真是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没事撩拨朱院长干嘛。
嘴痛快到是嘴痛快了,可却要付出挂科的代价。
他一个连完整金融专业课都没上过几次的人,怎么可能把朱院长出的卷子给做及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