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3f4z都市小说 《天命主宰》-七零四章 合作-abu2o

天命主宰
小說推薦天命主宰
取回了心仪的源质与神器之后,李墨尘的心态更加沉稳放松。他依然是每隔一天外出一次,随心所欲地去巡查那些让他感兴趣的商店,表面不露半点异状。
可在回归庄园之后,李墨尘却是加班加点的将手中的战利品,尽快的转化为自身的实力。
由于‘生命权印’原主已死,这件器物李墨尘直接就可以使用。可想要运用的更加自如,随心所欲,那就得花上一段时间,将它如‘冈格尼尔圣枪’一样彻底炼化。
按说这是李墨尘这次外域之行的主要目的,他迫切的需要洞察邪祟混沌之能。
可洗练神器这种事,不是李墨尘动个念头就能够完成得了的,怎么也得三五个月,用上水磨工夫才能完成。
所以李墨尘首选的是‘都天雷火星核剑阵’的强化,他将所有的星辰源质与雷霆源质,都投入‘都天雷火星核剑阵’的所有剑器内。
而仅仅七天之后,这套剑器就完成了蜕变,形成了真理‘星辰’,以及伪真理的‘雷霆’。
真理法则是伪真理神器的门槛,而单真理是所有神器中最弱的。可星辰本身包含万象,而‘都天雷火星核剑阵’也不是单独的神话武装,它的五口核心主剑,都拥有着真理‘星辰’——这就非常的强大了。就威力来说绝不逊色具有三种真理神权,已经被奥丁强化到接近真理级的‘冈格尼尔圣枪’。
所以当‘都天雷火星核剑阵’蜕变之后,李墨尘只盼遇不到试剑之人,试一试他这一门看家手段。
然后那团金属源质,李墨毫不犹豫的将它用在了‘猩红龙铠’上,然后立竿见影的,让这件神器从内到外都发生了巨大变化,自然而然的就生成了究极的‘坚固’。
李墨尘这么做,倒不是为继续用‘猩红龙铠’的‘角斗神权’获取新的能力,而是想要通过强化材质的方式,让这件器物变得更加坚固。
这件追随了李墨尘最久的神话武装,如今依旧被他依赖着,且还保持着一定的潜力,它未来还可以更替一次复制目标。
可惜的是,‘猩红龙铠’的‘角斗神权’本身已经无法再提升,李墨尘本身在掌握高阶的‘角斗神权’之后,就发现自己触及到了它的天花板。
这门神权,是斯巴达克斯结合‘学习’,与‘掠夺’,借助古罗马时期奴隶角斗获胜者,可以获得败者所有武器,所有财产的概念,形成的独有神权,独有的能力。
所以除了斯巴达克斯本人之外,别人很难将它继续拓展,而这个世界也不存在‘角斗’源质,所以也断绝了继续提升的可能。
甚至李墨尘掌握的高阶‘角斗’也是有残缺的,不依靠‘猩红龙铠’,他无法直接复制他人的力量。
而就在‘都天雷火星核剑阵’完成蜕变之后的两天,拉德文交易所的年度拍卖盛会如期开始。
李墨尘、颛顼二人在前往赴会时,发现那物品清单较之一个月前赫然增加了一倍的数量!还多出来两件伪真理级的神话武装,以及同等级别的神话材料。
“这就有意思了,往常这种伪真理级的拍卖品一件都很难见到,可如今却有了七件。”
颛顼看着清单上的物品名,饱含讽刺的笑着:“师弟,你的号召力可真不同凡俗。”
李墨尘则是无所谓的态度,甚至还有几分期待:“这对我来说不是一件坏事,如果他们真打算动手,倒是正中我的下怀。”
颛顼看了他一眼,然后就也微一颔首:“看出来了!是准备出征了吧?”
此刻的李墨尘,是又一次武装到了牙齿。而这次他的手上,还多了一枚‘生命权印’。不过他用自身的能力做了修饰与遮蔽,除非他愿意,别人是看不见的。
这次的拍卖品越多,就意味着现在盯上他的人越多。李墨尘推测很可能等不到拍卖结束,就可能会发生变数,所以时刻准备着战斗。
他自然是不惧的,甚至有意借这次的机会立威,震慑周围界域,让光明世界的局面更趋向简单明了。这就需要压倒性的力量,同时也不能对他的敌人有半点的小视。
二人联袂而行,不多时就来到交易所顶层的拍卖行外。此时李墨尘的神色微动,意味深长的看向某个方向。
“怎么?可是感应到了威胁?”颛顼也往那个方向看过去:“据我所知,无地王的麾下还是有几位能打的好手,就不知这次来的是谁。”
他们这一路撞见的神格二十也有好几位了,可没有一位能够引发李墨尘的忌惮之意。
“我的神性确有示警,但给我的危险感却不是太强。”
李墨尘的反应很平淡:“当然也有可能是被遮蔽了的缘故。”
而就在两人进入拍卖行的时候,站立于高空的‘泰拉帝国驻拉德文交易所贸易代表’卡奇诺也收回了目光。
“这就是传闻中那位执掌了许愿塔的幸运儿,你们感觉怎样?”
“看不出什么,不过也没感觉这家伙有多大的威胁。”
这是一位瘦高的男性,他有着蜥蜴一样的绿色皮肤,额头上则有一颗独眼:“不过你真打算在这里动手?拉德文一定不会坐视旁观,她如果放任了,拉德文交易所的信誉也将毁于一旦。事后的处理也很麻烦,她不会善罢甘休。”
“所以得依靠德洛的那件神话武装,我们在时间断面中解决问题,拉德文不会有插手的机会。至于事后——”
卡奇诺冷冷一笑,神色很自信:“两千多年前的那场战败,就是帝国的耻辱。如果她最终选择将我驱逐或者开战,那就正好重新来过。这个交易所对我们的王至关重要,是未来陛下商业版图中不可或缺的一个拼图。”
“我没有问题,可就目前的情报显示,那位也掌握着真理时序,他的能力甚至可能在我的神器之上。”
此刻插言的,是卡奇诺口中那位名叫‘德洛’的神明:“他的主神位格虽然只有十八,可那毕竟是挫败了色孽之主的存在,杀死了暴食之王,你是否太小瞧了他?还有,你这样做,是否太擅作主张了?”
“不会有任何意外。”
卡奇诺冷笑着,迎着周围几人的视线:“我认为你太高看他了,德洛。暴食之王很强,可在那个世界,他的实力并非全盛,相当于绑着两只手与那家伙战斗,怎么可能不输?可在外域,他无法弥补位格上的差距。”
“当然我不会轻敌,我已经联系过几位与荷鲁斯亲善的皇子,他们当中的一位,也有着一定的兴趣,我们绝不是孤军作战,事实上,哪怕他真的战胜了实力全盛的暴食之王,也别想返回那个世界。即便殿下责怪,那也是我的事情。你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尽你们所能的将他杀死,相信我,这对于整个帝国来说,都是有益的。”
李墨尘不知发生在天空中的这场议论,他已经与颛顼进入了拍卖行。这里的规模恢弘,占地至少一百万亩。一个拍卖台,就高达百万平米。
不过这并非是为单纯的追求壮观,而是出于现实的需求。虚空万界中有许多躯体庞大的种族,像是泰坦神族那样三五千米都稀松寻常,像是暴食之王贝列克那样接近于星兽体积的也不在少数。
当然,这些强大存在基本都掌握着改变形体的能力。可问题是并不是每一位神格十九,神格二十都乐意这么做。所以拉德文交易所的这家拍卖行,还是规模比较大的。
而就在他们进入不久,那位拉穆尔神王就亲身前来迎接,亲自带领着他们走向了主办方提供的三号包厢——只从这数字就可知拉德文对他的重视。
按照拉穆尔的说法,这里的一号包厢是拉德文本人的,二号包厢一直属于泰拉帝国的贸易代表,三号包厢则一直都为拉德文交易所最尊贵的贵客保留。
这是可以预料到的事情,李墨尘财力雄厚,这次也分明是对拍卖清单上的一些东西势在必得。事后光是抽成,就可为拉德文交易所提供十多亿灵魂金币。
而除此之外,‘群星之母’已经决定了为这位命运主宰提供支持,彼此之间算是准盟友的关系,交易所这边自然得有所表示。
可就在他们几人御空于贵宾区长廊上飞行的时候,三人却见前方有一位躯体异常肥壮的身影,将这条宽达千米的长廊塞得满满当当。
在望见此人之后,拉穆尔的脸色,瞬时就变得阴沉起来:“达克!你要做什么?这里可是拉德文交易所。”
颛顼的目光微闪,以意念同李墨尘交流:“这是阿色拉人的督军,名字就叫达克,阿色拉人是诸天万界真正的天眷之族,战争神族。虽然族人只有三万出头,可势力仅弱于泰拉帝国。”
李墨尘听说过这个种族,知道这是一个与阿美利加漫画中所谓的‘超人’,以及东瀛另一本漫画中描述的‘超级赛亚人’很相似的一个族群。
他们的族人一出生就有神格十的古神之力,还可以无限的增长,无止境的爆发,有着无穷的力量,无穷的潜力。他们都是‘自然’的宠儿,几乎不学习神权与功法,却本能的可以调动这世界上所有的自然力量。且大多都天生好战,性格狂暴。
阿色拉人的军力强大,不逊色于泰拉帝国。可他们并不直接掌握领地与群星,存在的方式更像是佣兵。他们在诸天万界的各个角落发起战争,征服一个个大小千世界之后,然后转手把它们卖掉。他们偶尔也会接受外人的雇佣,不过代价通常很大,而且得看这些阿色拉人的心情。
而一位阿色拉人的督军,已经是阿色拉人当中较为强大的个体。他们通常会带领10~20位的同伴,还有一些阿色拉幼体,并统帅相当于一个大千世界级神系的庞大军队。
“拉德文?你认为我会在乎吗?拉穆尔?”
达克手里抓着的,也不知是什么生物的大腿肉,香气四溢,魔灵氤氲,这位一边满嘴流油的啃食,一边说话:“你是那个安德烈?那个光明世界的所谓命运主宰?现在,伟大的达克赐予你一个获得我友谊的机会。把你的那件许愿塔上贡给我,一件真理级的神器,必须匹配一位伟大的主人。”
李墨尘没有回应他,他直接扭曲了时间与虚空,带着颛顼与拉穆尔两人来到了这个山一样壮硕的存在的身后。
“你是在羞辱我吗?”
达克停住了啃咬的动作,眼里面闪动着寒光:“你这是要拒绝达克?拒绝一位阿色拉督军的友谊?你不会以为这没有代价吧?猴子?”
李墨尘终于站定,有些无奈,又有一些期待的回过了身:“我不希望在生命层次达到现在的境界之后,还得在大庭广众的面前,上演这种幼稚的戏码。可如果你一定坚持,我可以赐予你一次最惨痛的教训,肥猪!”
他知道这个时候,正有无数别有用心的视线在观望着。只要这个时候他稍有示弱,就有可能会为自己引来更多的敌人。
所以哪怕眼前这家伙是一个阿色拉人,他也不能有任何退让,也不用去考虑依靠拉德文交易所与‘群星之母’的力量。
他算是看出来了,相较于阿色拉人与泰拉帝国,这位‘群星之母’没有任何的威慑力可言。
且在李墨尘看来,一位阿色拉督军,其实是一个很不错的杀鸡对象,可以作为他立威的踏脚石。
“肥猪?”
达克很错愕的眨了眨眼,非常的不可思议:“你这是在骂我?把我比喻成那种低贱的,只能任人宰割的肮脏生物是吗?你居然敢说我是肥猪!”
“那我该说你什么?”
李墨尘上下看着这位的躯体:“说肥猪好像也不太对,去了毛的肥猪——我觉得用这来形容你可能更合适。”
达克听了之后却非但不怒,反倒是‘嚯嚯’笑了起来:“你很有趣!是个有胆量的混蛋。”
可与此同时,他的手已经往李墨尘抓摄了过来。那手越来越大,当伸展到李墨尘面前的时候已经膨胀到上千米,而拉德文交易所内的重重魔禁,对他而言可谓是形同虚设,竟毫无抵抗之力的一层层支离破碎。周围的建筑,也在一寸寸化为齑粉。
而那庞大的力量,让旁边意图阻止的拉穆尔都变了颜色。他的神权能力,似乎在竭尽所能的阻止这位阿色拉的督军,可他的人却似是力不能支,已经退后到了三千米外。
“不过胆量这东西,还是得有足够的实力来支撑,猴子!”
那巨手在李墨尘的身边渐渐合拢,而达克的目光,则一直注意着颛顼。
这位真武大帝声震诸界,在他眼中,这位自然要比他手掌包裹的那位神格十八更值得忌惮。
如果这位干涉,他自问不是这位真武大帝的对手,可得罪他们阿色拉人,也不是一个好选择。
可颛顼却没有任何的动作,完全没有出手的意图,此时他只是幸灾乐祸的笑着:“你看我做什么?我这个师弟的实力,现在可不在我之下呢,督军阁下。如果不在一开始出全力的话,你的败北将会在零点零一秒之内!”
达克微微愣神,然后就感觉到手腕剧痛。他发现自己的手心,竟在这刻被一股极端强大,也极端尖锐的力量强行刺穿。甚至沿着他的手臂,在继续往上,让他的骨骼与血肉迅速瓦解。
然后他就看到了李墨尘的眼睛,冷漠无情,高涨澎拜的杀意与战意,都在那对黑色的双眸中酝酿。
“你还真敢——”
达克接下来的话,直接被堵在了嘴里面。只因这一刻,他的灵魂核心感知到了极致的危险。
在两人力量交锋的核心处,达克掌握的各种自然力量,正在急速的崩溃。时序,空间,火焰,土灵,这些他调动起来的自然力量,被对方摧枯拉朽般的击溃摧毁。
而那凌厉的枪劲,则像是高速螺旋的钻头般凿击过来。
“吼!”
达克浑身上下都喷射出了血焰,本就壮硕的躯体又膨胀了一倍,他那崩溃了的右手在顷刻之间恢复。同时一对蓝色的战斧,出现在他的左手上。
阿色拉人从不在战斗中进行防御,他们从来都是以无比的勇悍以攻对攻,直到用自身的气魄与力量将对方击倒。
而这一刻,两人之间的空间时序,几位所有的维度,都在他们无与伦比的伟力之下扭曲瓦解,周围三千公里的法则网罗,都被粉碎成了一片乱麻!
可当双方的兵器轰击交撞的时候,达克的脸上却是现出不可思议的神色。然后他的躯体就猛然抛飞,撞碎了后方的无数建筑,不但飞出了这间拍卖行,还往后倒退数千公里。
直到这个时候,达克都没能够止住身形,在李墨尘透入体内的枪劲搅扰下,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躯体。而这个时候,李墨尘已经一个闪身来到他的面前。
达克已经在拼命的催发血脉,阿色拉人都可以从自身体内,临时提取出超出自身至少五到一百倍的实力。可他发现自身的时间流速异常的缓慢,甚至影响到了他的思考速度。那‘冈格尼尔圣枪’的锋芒,则已让他遍体生寒!
他知道,在自己成功将自身的血脉催发之前,李墨尘的长枪就足以洞穿他的灵魂核心。
而此刻距离颛顼说出那句话,还不到零点零一秒。
幸在这一瞬,一位慈眉善目,躯体面貌略有些发福的中年女子出现在两人之间。这位弹指一点,就抵挡住了李墨尘的‘冈格尼尔圣枪’。
“两位贵客,这里可是我的交易所。你们这样做,会让我的颜面无存,也会毁掉交易所的万年声誉。”
达克心有余忌,他看了对面依旧眼现电芒的李墨尘一眼,然后就果断的认怂:“我没有意见。”
李墨尘凝视了他一眼,然后将‘冈格尼尔圣枪’收起。
他不知群星之母这个时候出现,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可他毕竟人在这位的地头上,是没法随心所欲的。
何况他才刚拿了这位的一团星辰源质,这点颜面还是要给的。
拉德文的神色微松,可她的语中,还是含着几分寒意:“达克殿下,这次可是你先出手挑衅。我拉德文在你的眼中就这么不屑一顾?”
“对不起,我道歉,也会补偿。至于这位,我也会给个交代。”
达克明显是皮笑肉不笑的说着,可当话落之时,他却微一抬手,将三枚发出紫色微光的丹丸,送到了李墨尘的面前:“你很强,我不是你的对手,尤其是力量。看来传言有误,你配得上一件真理神器。这是我不久之前收获的一些战利品,就算是我的赔罪了。”
他冲着李墨尘咧了咧唇角,态度竟然非常友好:“有机会好好聊一聊,我对你很感兴趣。”
李墨尘看了那东西一眼,原本是想要不屑拒绝的。可此物不但让他惊讶,也让他无法拒绝。于是李墨尘也顺势抬手一拂,就将那东西收入到袖中。
“我接受你的道歉,你也让我很佩服,你们阿色拉人果然就如传言中的豪爽。”
听到李墨尘这似赞似嘲的话,达克却哈哈大笑:“我们阿色拉人敬佩强者,也尊敬勇士。除此之外,我们还能在一定程度上感知心灵,威尔顿斯坦殿下你值得我这样尊重。我感觉得到,你刚才是真的准备杀了我,对于我的种族一点都不在意。还有,你体内隐藏的力量也让我敬畏。”
旁边的‘群星之母’拉德文的脸色,却微微一变。
在这之前,她这位‘群星之母’,可没有得到这达克督军的半点尊重。而哪怕是她亲自出手,救下这家伙的命,后者对她也是应付居多。
李墨尘不由高看了这位达克督军一眼,他从此人的语中,听出了真心实意。
他也是个社会人,当即就收敛起了怒火与杀机,春风满面的笑了起来:“达克督军的脾气,倒是正对我的胃口。日后有机会的话,我倒是很想交一交督军这个朋友。”
他本来只是客气的说出这句话,可没想到对面这位却打蛇随棍上:“为何要等到以后?你们来这里是为了参与拍卖,要不一起?”
李墨尘一时无言以对,然后就在他思考着该如何委婉拒绝的时候,却又心神微动,转口答应了下来。
※※※※
“——拉德文这女人不安好心,你以后一定要小心她,她坏透了。”
在三号包厢内,达克督军一点都没顾忌这是群星之母的地盘,眼神不屑:“那个满肚子心机的女人,她以为我会感激她。可难道我不知道她其实是有能力阻止的?这一切本就不该发生。她太小家子气了,没法让人信任。也就是这附近的星域没有像安德烈你这样的英雄,这女人又运气好,得了一件真理神器,才让她出了头。”
李墨尘却不好说拉德文的坏话,虽然他早就借助新得的‘生命权印’,感应到这位在事发之时就已经到达不远处的一号包厢。
“拉德文陛下抵抗混沌的态度,我本人是非常敬佩的,这次她给了我巨大的帮助。”
李墨尘也不认为群星之母这么做就一定有错,这位没有为他去得罪阿色拉人的理由,这也可能是拉德文的一次试探。
“那你可得小心了,如果过于信任这位群星之母,最终被出卖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九十。”
达克‘嘿’地一笑:“还有,这次拍卖结束之后你也得小心,泰拉帝国的人盯上你了。主要是无地王的人,除此之外,可能还有皇子之一,‘钢铁之手’费鲁斯·马努斯。”
李墨尘与颛顼对视了一眼,都流露出了不出所料的神色。
阿色拉人给人的印象是鲁莽好战,可他们其实拥有着一个无比强大的情报系统,这也是阿色拉一族仅仅三万人口,就可以凌驾于这诸天万界绝大多数神系,种族与势力的根基之一。
“我会防范他们的。”
李墨尘点了点头,然后就转开话题:“可我更想知道,督军殿下到底想要从我这里获得什么?”
达克闻言不由眨了眨眼,一副不知所以的神色。
李墨尘则是冷笑:“我知道督军殿下刚才对我出手,其实是试探的意图居多。我猜您之所以这么做,一定有目的对吗?”
他不相信拥有着强大情报资源支持的达克,会这么鲁莽的向他出手。
“你们光明世界的神明,说话都这么直接吗?”
达克摸了摸光头,一脸的不好意思:“的确有些事要请你帮忙,可如果你真的像最近传说的那样,只是一个受到极大限制的法则神,只是依靠世界根源的力量,战胜实力受损的‘暴食之王’贝列克,那么我认为接下来的这些话也就不用谈了。可你还是让我震惊了,安德烈,我知道你刚才没用全力,三成对吗?真武陛下应该没有说谎,你的实力不在他之下。”
“我的确是有些力量没有动用,不过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李墨尘摇着头:“能进入正题吗?督军殿下?我很好奇无所不能的阿色拉人,到底有什么事需要我的帮助。”
“叫我达克!我们是朋友了,安德烈。”
达克自来熟的说着:“这件事不急,详情还是稍后再说,看~拍卖会已经开始了,我对这次拉穆尔找来的几件东西很感兴趣,它们都比较靠前——”
李墨尘目光微闪,在他的记忆中,这次拍卖清单上的前几页几乎都是奴隶,来自于众多被征服,或者毁灭了的世界。还有一些,则干脆是掠奴团提供。
在接下来的五个小时中,达克一共出手五次,花了七千万灵魂金币。买下的全都是擅长战斗的智慧种族,数量达到七百万人。
未来这些奴隶,都将加入这位督军的军团,成为阿色拉人的爪牙。
李墨尘没有太多的情绪,神性决定了他对信徒与人类之外的生命与种族,都抱有着相当程度的冷漠与排斥的情感。不算是很严重,可也没法让他对这些奴隶感同身受。
将自身与人类的道德观加诸于这些世界观截然不同的智慧生灵身上,本身也是很愚蠢的事情。
何况这些人在达克的麾下,他们也不会受到虐待。反倒会有好吃好喝,并在不久之后被武装到牙齿,去各个悲惨的世界去杀戮,去征服。
五个小时之后,才进入到魔能材料阶段。李墨尘依然保持坐观,达克则连续出手,买下了不少大宗的魔能材料。
“没有直属领地的坏处就在这里,我们几乎没有稳定的材料来源。除了一些对我们保持友善的势力可以稳定的提供货源之外,就只能从各个交易所外购。可这些材料都非常贵,贵的让我恨不得直接去抢。”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达克已经花出去大概三十二亿灵魂金币。他叹息着:“我知道不能这么做,这只会让我们更加的艰难。”
李墨尘在心里嗤之以鼻,这些阿色拉人可不比那些血宴魔虫强到哪去。在每一次征服完成之后,阿色拉人都将那个世界所有的财富搜刮干净。
他们之所以没有去损伤那些世界的根源,只是因世界受损之后卖不出更好的价钱。
不过到这时候,他已经猜到达克的几分意图了:“达克你所说的合作,是与魔能材料有关。”
“你所在的两个世界非常特殊,可以培养许多奇特的生物与植物,这是一笔大生意,安德烈。”
达克点了点头,然后随手带出一片光幕:“看看这份清单,你可以从这里面挑选。我们可以提供种子,幼兽与全套的培养技术,甚至资金方面都可以由我们承担。而你只需要看好它们,并以最优的价格向我们独家供货。”
李墨尘看了那光幕一眼,发现那里面赫然有170多种植物,或者动物的名称,其中的许多都听所未听,闻所未闻。
“你的师兄见多识广,你可以向他求助。我们是抱着极大诚意的,没法在他面前瞒过你不是吗?”
达克微笑着:“不过我们想要的合作,不只是魔能材料。主要的目的,还有你们世界独有的现代化武器,星舰。最好是我们提供材料,你们负责来料加工。”
李墨尘则感觉奇怪:“据我所知,你们征服了众多世界,掌握大量的现代化甚至未来科技,还有着不计其数的顶级工匠。除此之外,你们也有不少稳定的军事供货商。”
达克则是苦着脸:“你说的都对,可问题是,能够生产高科技战舰的世界,在这片无比广大的星域中都没多少。”
“这怎么可能?”
李墨尘一时无法理解:“掌握着科技与图纸也没法生产?”
“没办法的师弟。”颛顼突然插言:“主因还是法则,古代世界与近代世界,可没法制造这种需要众多法则支撑的武器。就以你旗下那些星舰作为标准,目前能够制造的世界,总共不超过三十二个。其中的绝大多数,都掌握在泰拉帝国与帝国的盟友手中。还剩下一部分,则是属于混沌四神与中立势力。而光明世界与黑暗世界,一直都被帝皇的星辉重点照顾,两个世界的法则网罗已经相当完善。这一点,你应该最清楚。”
李墨尘则若有所思的微微颔首,帝皇的星辉,的确是时时刻刻都在照耀着光明世界。
“原来如此!”李墨尘反问道:“那么我能够得到什么?”
“这生意很赚的,安德烈,即便采用最优惠的价格,也可以让你一年的收入高过拉德文好几倍。除此之外,我还可以提供一些军团帮助你作战。不是那个拉德文心怀叵测的那种,而是真正可以帮助你的。”
达克摊了摊手:“别忘了,我们的投入也很大,这笔财务投资非常的冒险。我们对你确实很看好,可即便是安德烈你,也未必能够保证未来那个时间到来之后,你能够抵挡住那位的入侵不是吗?”
李墨尘的面色微变,他知道达克说的那位是指帝皇。
这却是他如今压在心上的最大负担,也是他所有焦虑与紧迫感的来源。
别看那位帝皇一直都没有出手,也没有对光明世界进行任何干涉。可祂却一直在改造着两个世界,在催熟着它们。
李墨尘相信,当最终的时间到来,两个世界都能够完整容纳帝皇的力量,成为能够适应他身体的战场。这位一定会以泰山压顶之势介入,用祂那让人无法抵抗的力量扫荡一切。
无论是那些混沌邪神,还是一些正在折腾着帝皇的造化之神,都无法阻止祂,也无法在这个世界与祂对抗。
可能在那位的眼中看来,目前光明世界发生的一切都毫无意义,包括他李墨尘在内,都只是真正主人降临前的跳梁小丑。他们跳的再怎么欢快,也是即将被压路机碾死的虫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