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etd7精彩都市异能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討論-第一百一十三章 好戲開場-gofsx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穆寻钏:“……”
他扒开妇人的手,道:“你认错人了,我并不是你的孩子。”
夏瑾瑜愣了一瞬,但很快又神色隐隐痴癫地喊道:“你撒谎!我怎么可能认错自己的孩子!你就是我的孩子……”
“你是不是觉得娘亲这样……这样不体面,所以不想认娘亲对不对?”
穆寻钏还没说话,夏瑾瑜便疯疯癫癫地提着裙摆快步走到了房间里的铜镜前,她拿起桌上的胭脂水粉便往脸上扑拍。
“孩儿放心,娘亲马上就变得很漂亮了!”
某咸鱼的公寓日常 野白神
穆寻钏狠狠皱起眉,拾步上前捉住她的手:“够了?”
转角重生邂逅
“这里并没有你的孩子,若是你要找孩子,那就是找错人了,这家客栈,你还可以住三天,三天之后,你便从此处离开。”
穆寻钏虽然动了恻隐之心,但那点情绪还不足以让他收留下这个心智不全的妇人。
要是他日后遇见一个不幸的人便要收留,那他的宅子岂不是成了避难所?
他未等妇人反应,将妇人绝望的哭声落在身后,快速出了客房,束着短缚的手一挥,将门关了个严实。
“你去查查这妇人的身份,有消息了之后来告诉我。”穆寻钏沉吟了一会,吩咐说。
收留她恐怕是做不到了,但倘若妇人真是因为丢了孩子疯的,他倒是可以借用身份之便帮她找一找她的孩子,如此,也算是善事一件。
“是,将军。”
.
这日,柳霞眠的寿辰到了。
天还没亮,边际方才淡出一抹水青色,灰蒙蒙地像包着一层薄冰,隐隐透出一丝寒意。
傲世無雙
穆府的下人们早已开始忙活起来,该制备清扫的东西前一日便已准备妥善,但大多菜品只有新鲜烹制的方才能保留最诱人的味道。
柳霞眠叫人将先前穆寻钏送来给她的饰品首饰都拿了出来,她挑了几样最是衬她肤色的,让房里的梳洗丫鬟给她做了个时下京城夫人间流行的发髻。
坏坏酷少爷PK甜美小女佣 观海之鱼
穆府上门祝寿的客人从巳时开始便络绎不绝,说多热闹就有多热闹。
穆显阳在朝中其实人缘并不如何,但谁让他有一个年少成名又战无不胜的将军儿子,还有个如今做了摄政王妃的女儿。
虽然还有两个女儿未曾嫁人,但哪一个在京城的贵家小姐里不是一等一的漂亮?
那些客人明面上是祝寿,其实不过是来探一探穆府的底罢了。
柳霞眠方才穿上精挑细选出来的一件衣裳,今日她花了精致的妆容,头上的钗饰素贵清雅,让她整个人容光焕发,华贵中又不落俗气。
“霞眠。”彼方走来一个与她年纪相当的女人,是礼部尚书刘遣的夫人邬印眉,亦是柳霞眠的闺中好友。
邬印眉走过来,看着柳霞眠今日的一身装扮,赞叹道:“柳妹妹今日可真是好看,寿星果然不一样,瞧你这气色,就是说你是二八姑娘,恐怕也没人会质疑。”
柳霞眠自然乐意听这些好话,当即笑道:“邬姐姐说笑了,唉,年华易逝,如今啊我们都不小了,往后还有几个寿辰好过?”
“霞眠今日倒是有些伤感。”
“有感而发罢了,”柳霞眠撇开话题,“好了,不说这些丧气话了,邬姐姐之前好久没来了,今日来了怎么也得好生招待着才是,快进来吧,我给你拿前几日寻钏特意为了淘来的东西看看。”
“不急。”邬印眉浅浅笑道,转身朝身后的丫鬟做了个手势,那丫鬟拿着一个雕工细致精巧的红木盒,呈递到柳霞眠面前。
邬印眉指着那盒子道:“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还望柳妹妹这个生辰过得开心如意。”
“你们能来陪陪我,我便最是开心如意了,还带什么礼?”虽然话是如此说,但礼还是要收下的,否则会坏了气运。
林妤锦上前将那礼物拿去安置,邬印眉便随着柳霞眠进了屋里。
……
“王爷,王妃,穆府到了。”李立对这轿内不轻不重地提醒道。
摄政王府的马车停在穆府门外,一些上来穆府祝寿的客人一看见马车前的一个“宁”字,顿时都驻足看过来。
“这就是摄政王府的轿子,真气派。”
賽爾號戰神聯盟:多重宇宙 天藍佳文
“你说这宁王会陪着穆三回来给柳夫人祝寿吗?”
“人家好歹是皇上赐的婚,就算没什么感情,为了体面也要来吧?”
“但宁王那样的,像是会讲体面的人么。”
“…………”
那几人还未散去,马车已是一动,只见一人掀帘下了轿子,那一身锦衣和金丝靴,气场不动而明,不是宁嵇玉又是谁?
“宁王殿下还真的来了……”
“看来这夫妻二人的关系也没外头传言的那么差啊。”
他们认为宁嵇玉肯陪着参加柳霞眠的寿辰已是足够给穆府面子了,但没想到,他下了轿子却没走,而是转过身,伸出手臂,让轿内的女子将手搭在他的手上,将轿中的穆习容缓缓扶了出来。
众人看见这一幕皆是惊讶。
那个对外向来冷漠的摄政王何时有过这样体贴人的一面?
莫不是这穆三当真有点本事,连摄政王都蛊惑了不成?
却没人听到二人身影交叠时,宁嵇玉气声在穆习容耳边低低问的一句:“身子还疼吗?”
伊宁之迷
只这一句便叫穆习容悄悄红了脸,她在没人看见的地方嗔了他一眼,“还不是怪你。”
那日“自荐枕席”确实是自荐成功了,二人关系是前所未有的亲密,连有时李立看自家主子那张时不时浮出笑意的脸,都忍不住怀疑自家主子是不是给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给夺了舍了。
还是他家王妃厉害啊。
李立不禁感叹。
宁嵇玉闷闷的笑意自胸膛的颤动中传出来,他用最能蛊惑心智的声音说:“若是坐不住了,本王便带你先离开。”
“这倒不必。”穆习容拒绝了,缓了一日,她身体其实已经好了很多,而柳霞眠这寿辰,她虽然没什么兴趣参加,但在昨日她却收到了一封意味不明的信。
那信上没有署名,信上也只写了一句话:柳氏生辰,好戏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