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0p1k玄幻小說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愛下-第六百三十七章 天 帝 導 師相伴-xnxwg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小說推薦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为何李长寿会感到一丝丝遗憾?
还是没能让姜尚直接拜入玉帝名下,做个天帝门生。
且明显是被天道所阻。
那自己老师父转世之后,岂不是注定还是与仙无缘?
按天道的剧本,姜尚依然只能享受‘齐人之福’,无法得道长生?
这……
陆压都挂了,虽然钉头七箭书有些诡异地寻不到下落,但就算按原本的封神剧本,也无法再出现【陆压献策钉头书,子牙发愿咒公明】这段剧情才对。
当真不可大意。
原本的封神大劫中,姜子牙与赵公明明显双输。
姜府上空,一朵白云之上,万千星辰之下。
李长寿站在荃峒身后,注视着广成子的背影,微微一叹。
倒不是他不想看多宝师兄,实在是多宝直接打洞走了,完全寻不到踪迹。
姜府中,那名‘留守’的仙子对空中欠身行礼,回了她的住处歇息。
荃峒明显松了口气,“长庚,随便走走吧。”
李长寿含笑点头,又道:
“小神一直躲藏未现身与陛下相见,还请陛下恕罪。
实在是此前圣母娘娘有所约束,让弟子与姜尚断了因果,弟子心底也是这般打算的。
只不过是放在这里一些纸道人,防止姜尚被人捉拿,从而威胁小神……”
“哎!”
玉帝摆摆手,笑道:“你有你的难处,吾、我还是知晓的。”
李长寿深深做了个道揖。
“谢陛下体谅!”
随后,君臣二人在这名为‘申花城’的人族大城上空,伴着星光夜色,街巷少许灯盏的微光,漫步而行。
荃峒笑道:“这阐截两教之争,终于要摆在明面上了。”
“杀劫已至,”李长寿缓声道,“面对天道的意志,生灵哪怕是修成大罗金仙,也难以相违相抗。
他们是不得不撕破脸皮了。”
“天道始终还是为了天地稳定嘛。”
荃峒含笑说了句,两人对视一眼,尽在笑声之中。
这对君臣搭档的话题,开始围绕阐截两教展开,从教义的冲突,谈到当年两位圣人的不合。
两人想到什么就聊什么,此时倒是没了什么忌讳和拘束,有天道之力护持,也不会被圣人听去。
今夜,在姜家后院偶然发生的【三教话事人碰头会】,跟紫霄宫商议封神的结局一样,同样是不欢而散。
阐截之间的矛盾,已近乎不可调和。
这事说来也简单。
阐教想让截教去抗大劫,截教等闲多死数百仙人,也就解了阐教的困境;
截教的底线是按比例分配应劫名额,陨落者能否去天庭做神仙暂且不谈,两边死多少先定下,一切都有圣人老爷主持。
当然,这些只是核心大弟子的想法,绝对不可光明正大的说出来。
依照各位圣人老爷的判断,本次大劫理应不会危急各大亲传弟子,阐教和截教都有那十数人不可陨落。
这其中,又掺杂了西方教。
截教有以一敌二的实力,那必然会出现以一敌二的局面,这反过来也让阐截之间的矛盾越发尖锐。
广成子是聪明,但多宝道人也不傻。
在李长寿看来,这两位大师兄今日在争夺姜尚,其实也是在互相试探,当发现彼此都不可能让步时,便再无话说。
莫得侥幸,放弃幻想了。
李长寿做了这么多年布置,也从未妄想过,让两教能够调和这般矛盾。
生死无小事。
道门之中,哪一教会用门人弟子的性命,换来别教的亲和、称赞、赞誉?
太极图警告。
盘古幡警告。
混沌钟……诛仙阵图警告。
封神大劫既是天道之意,又是天地之需,更是阐截矛盾的集中爆发,清算圣人大教对天地主角人族的亏欠。
【因】早已在三清分家时种下。
所以,李长寿从最开始,就将注意力放在了如何救人,而不是如何对抗大劫。
他自我认知一直不错。
“长庚你说……”
荃峒突然那嘀咕道:“今日广成子与多宝争姜尚,是单纯因为姜尚是你师父转世,还是两教已发觉,这姜尚也是稍后劫难中的重要人物?”
玉帝陛下这天天偷看‘答案’的行为,当真……
干得漂亮。
李长寿仔细思索了一阵。
如此,玉帝陛下后续,说不定能及时给自己透露一些天道安排的风险;有则最好,没有也不会更坏。
李长寿道:“多宝师兄的目的单纯些,广成子师兄那边,我也看不透。”
“哦?”
荃峒笑道:“可不要小觑了圣人,通天教主本领也是相当厉害。”
“这个,”李长寿只能报以苦笑。
通天师叔那性子……
比起其他圣人来说,通天教主有许多闪光之处,也有一些不足之处,如果非要总结,那也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
气盛。
这话肯定是不敢说出口的,也就心底嘀咕嘀咕。
虽然通天教主喜欢与弟子打成一片,但这要是真讲出口,那八成是要被通天教主【打成一片】……
荃峒突然叹了口气,表情略微有些无奈。
他道:“大劫,天道,天庭,三教,生灵茫茫,何处可安?”
李长寿在旁温声道:“陛下您是在考小神了。”
“这考你什么了?”
“陛下所问,其实便是小神这太白星君的神权所显。”
李长寿缓声道:“从均衡的角度来看,安与乱也在互相均衡。
太平长安,凡人私欲不断膨胀,所得不满、所求不应,便会逐步生乱。
乱象太久,凡人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心中思定,安定又会成为大势所趋。
太白星主变革,陛下又命我掌杀伐,而这颗大星又被凡人称之为启明星,种种含义都应在了这乱与安的不断更替中。
陛下当年让小神做这太白星,小神自是明白陛下之深意。”
荃峒露出淡定的微笑,对李长寿轻轻颔首:
“爱卿能知晓就好,不枉费我一番苦心。”
言罢转身继续前行,生怕露出什么破绽。
又听李长寿叹道:
“话虽如此,道理也是这般,但这道理之后掩盖的,却是一条条性命。
天道无情,故天地能安稳。
生灵私欲的消长,又对应着九污泉的起落,一饮一啄,严丝合缝。
陛下,您觉得,天庭所建立的秩序,在天地间有什么作用?”
荃峒眨眨眼,突然意识到……
他被教导了。
还是自己最信任的大臣,在对自己苦口婆心说着一些道理。
对此,荃峒的第一反应却是:“长庚你当真要走?”
“此事不是已定下了……”
“这,行吧。”
荃峒面色颇为黯淡,于夜空中负手行走一阵,想着这三年来的种种,心底有了几分感悟。
玉帝化身正色道:
“天庭的秩序,在于维护三界稳定。
最主要也是最直接的作用,便是加固了天道,增强天道之力。
而后,这份秩序能压制凡人私欲,约束生灵行径,避免仙对凡的压迫剥削,以及维护天地间的规则。
当然,还有对外防范妖魔作乱。”
李长寿顿时竖了个大拇指:“陛下这理解当真透彻。”
荃峒顿时笑眯了眼。
“不过,如果是能增加一些边角料,还有一些不重要的细节,那就更为完善了。”
荃峒瞬间脸黑,瞪了眼李长寿:“先生有何高见?”
“可不敢当,可不敢当。”
李长寿嘴上惶恐,双手却揣在袖中,笑道:“生肯定是您先生,小神在仙神这个群体中,还算比较年轻。”
“嘚瑟!快讲!不然扣你功德!”
李长寿:……
咱能不能不提这茬?
功德金身,寿永久的痛,把天道均衡完怕都不能好了。
李长寿笑道:“其实就一点,秩序不能去压制凡人私欲,而是创造一个稳定的环境,再舒缓、引导,让这份私欲减少对其他生灵的影响,不会去冲击秩序本身。”
“哦?”
荃峒皱眉道:“这我确实不太懂,长庚你详细说说。”
“既然您诚心诚意的问了!”
“嗯?”
“那小神就详细对您禀告一下。”
李长寿做了个请的手势,与荃峒落在城外林中,加一堆篝火、煮两杯清茶,将自己早已构想好的天庭发展蓝图,详细道来。
星夜慢慢,星斗流转。
玉帝化身听的颇为认真,时不时点头,不懂时就露出疑惑的表情,遇到一些细节还会详细询问。
“生灵私欲,在大部分的情形下,其实可以解释为生灵需求。
对凡人群体而言,需求被分为了四个层次……”
这波啊,这波是:
蓝星讲师洪荒引天帝,需求层次理论立奇功!
玉帝绝非痴傻蠢笨之人。
李长寿给出一些引导,玉帝就开始举一反三,甚至,还给出了截然不同的思路。
“长庚,嘶!
咱们为何,不能替生灵设计他们的需求?”
荃峒目中满是亮光,李长寿心底猛地警醒,浮现出四个大字。
——娱乐至死。
荃峒此刻已是‘嗨’了起来,笑道:
“其实说简单点,就是让生灵不要闲下来,闲下来的时候给生灵足够多的乐子,分散他们注意力。
比如你设计的那套铜镜直播体系。
我们只需引导生灵,让他们产生更多基本需求之外的需求,岂不是能将生灵私欲分而化之?降低生灵对天地的威胁?
妙啊长庚!”
李长寿忙道:“陛下,这思路……说错也没错,但有些弊端。”
“哦?哪般弊端?”
“这其实是弱化生灵总体实力、降低生灵能抵达的上限,又让生灵保持愉悦的思路。”
李长寿斟酌一二,正色道:
“但陛下,如此长久以往,生灵渐渐失去活力,每日只为追求愉悦而动,不知苦难、不思进取,上限越来越低……
天庭怕是要无仙可用。”
“也对,”玉帝化身缓缓点头,“如此去设计,确实有些亏了良心。
毕竟天庭是为生灵而存,而非是为天地而存。
若天地空空荡荡,生灵尽如行尸走肉,天庭也没存在的必要了。”
话语一顿,荃峒抬头看了眼夜空,嘴角微微一撇。
他不要面子的吗?
之前想开口说,由他收下姜尚,让姜尚成为天帝门徒,结果道祖老爷直接一道雷劈下来,让他很是尴尬。
暗戳戳生闷气。
李长寿思索一阵,开始继续描绘天庭在他离开后的发展蓝图,变革方向。
林间虫鸣阵阵,篝火的火苗不断跳跃,这两个能一定程度影响洪荒大势的男人,却是越聊越开心,茶水越喝越精神。
……
三仙岛,凉亭中。
多宝道人叹了口气,坐在石凳上,略微有些出神。
八大弟子都已在此地,但李长寿本体却去了云霄闺阁歇息,心神并未落在此处。
多宝道人言说南洲一行,他与广成子的会面,以及短暂的言语交锋,金灵圣母没什么反应,反倒是琼霄对阐教小声骂个不停。
云霄此刻也已到场,毕竟这是商量教内大事,与李长寿没有直接关系。
龟灵圣母幽幽一叹:“唉,看来咱们跟阐教不可避免要有一战了。”
无当圣母缓声道:“现在问题是,我们并不知道大劫具体需三教死多少仙人。”
“应该没定数,”赵公明抱着胳膊,朱红色铠甲倒映星光,面色也颇为凝重,“顶尖高手陨落与普通弟子死伤,减少的生灵之力相差十分巨大。
我现在担心的是,天道为了维护天地稳定,会对咱们出手。”
多宝摇头道:“不必太过担心,大劫不危核心亲传,是当年紫霄宫中,几位圣人老爷达成的共识。
师祖也默认了。
对了,闻仲和火灵在南洲如何了?”
“毫无进展,”金灵圣母柔声道,“他们去南洲之后,也不知具体该做些什么。
咱们都是方外之人,哪里懂什么商国的规矩。
大不了,就把商国国君弄来!”
“那可是当代人皇,莫要乱搞。”
多宝道人揉揉眉心,又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我去找师尊禀告下此事,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云霄?”
“师兄请讲。”
“我知你不想牵连长庚,但有件事却是你能做的,”多宝道人笑道,“去问问长庚,咱们道门如何安排,才能对西方教发难。
看来,金灵所说不错,打他们西方教一个措手不及才是当务之急。”
云霄静静思索,而后颔首答应。
与此同时;
玉虚宫后,飞瀑阁楼。
七八名阐教高人聚在广成子的住处,此刻也都已听广成子说了多宝道人之事,一个个愁眉不展。
广成子深陷在圈椅中,双目似乎有些黯淡无神。
而了解他的各位阐教高人都知晓,这是广成子在专心致志地思考问题。
良久,广成子缓缓吐出一声:“截教,怕是要对西方教出手了。”
赤精子忙问:“此话怎讲?”
“一是在姜尚身边潜藏的,有西方教老道,这已是犯了此时的忌讳。
二是长庚师弟从几百年前就开始倡导此事。
三,还是贫道与多宝道友的各不相让……”
太乙真人撇撇嘴,刚想开口,却被玉鼎真人一个眼神吓了回去。
黄龙真人问:“大师兄,咱们必须跟西方教联手吗?”
“不然?”
广成子苦笑了声:“咱们有什么资本去跟截教换命?大劫迫在眉睫,贫道已嗅到了南洲俗世弥漫的血腥。
没有什么机会,给咱们找出两全之法了。
老师既然让咱们自行商议,那现在就必须做出决定!
我们是借西方教之手消耗截教实力,还是与截教联手,覆灭西方教,将西方教圣人的怒火引到截教身上。
其实也不用引。
现在问题的关键只在于,接下来截教有所动作,我们该如何表态。”
众道者顿时一阵沉默。
黄龙低声问:“有没有可能,截教与西方教联手打压咱们?”
“那感情好,”太乙真人嗤的一笑,“截教如果能有师兄你一半聪明,估计早就称霸洪荒、脚踩天庭了。”
黄龙真人顿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低声道:“太乙师弟莫要如此夸赞,师兄也只是突发奇想,偶有所得。”
阐教众高手:……
大阴阳语对耿直无效。
玉鼎真人道:“长庚此时在何地?不如去找他商量商量。”
广成子随手轻点,施展云镜术,却是显露出一片云海。
三仙岛?
广成子想了想,手指连续点了几下,云镜之中显露出一片茫茫大海,以及不远处漂浮的广阔冰原。
画面正中,两道模糊的身影并肩而立,似是在找寻着什么。
玉鼎真人又抬手对云镜一点,云镜顿时传来了李长寿的嗓音:
“轩辕旧部,人族柏鉴,吾乃天庭正神李长庚,还不速速现身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