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r3n精华都市言情 邊謀愛邊偵探 起點-253,曖昧的風情畫:第七章(2)看書-wwiwr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
3
陈栋不能说出那副风情画的别墅具体在那里,让他确定了陈栋的那幅画,不是他自己画的。于铁的太太说的是对的,那幅画是于铁生前最后的遗作。陈栋拿到那幅画,可能并不知道那幅画是于铁的,其中的缘由,他坚信只有林芸芸知道。
林芸芸无论是活着,还是死亡了,他都要找到她,让她证明那幅画怎么到陈栋手里的。如果她还活着,她会亲口告诉他,那幅画究竟怎么到陈栋手里的。若是她已经遇害了,而且还跟陈栋有关系的话,陈栋就不得不说出他是怎样得到那幅画的,一个杀过人的人,肯定不会再害怕告诉他怎样得到那幅画的!罗菲这样没有把握地思着……
罗菲想着陈栋作为画家,肯定会加入画画协会那样的组织,从而帮助他的绘画事业。
他们本地的美术协会,虽然不大,但协会在会长刘仓的管理下,有几个全国文明的画家加入,陈栋就是其中之一,让那个协会显得很有分量。
当罗菲和刘仓谈及陈栋的那幅画时,刘仓说那是一幅让陈栋成名的画,可能是有才华的人,性格都比较古怪。当然主要是那次灵山之旅,他才得出这样的结论——陈栋是一个不可捉摸的人。
淋雪落虹 红鼻剪刀
罗菲听他这样说,不由打起精神来,询问他灵山之旅,究竟是怎么回事?
刘仓眨巴了一下眼睛,端起茶杯,呡了一口,毫不保留地跟他并不排斥的私家侦探罗菲说起了那次灵山之旅。陈栋被私家侦探调查,刘仓出于好奇,才乐意跟罗菲交谈下去的。他想知道陈栋究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眼下他配合了罗菲的调查,日后问起陈栋究竟有什么秘密时,也方便要求罗菲透露陈栋的秘密!
刘仓道:“陈栋靠那幅暧昧的风情画,获奖出名之后,我安排我们协会的人一起庆祝他获奖,并得到美术界的认可,鼓励他再接再厉。
醫毒雙絕,第壹冥王妃 金水媚
陈栋听说要出去旅游,开始很开心,但他听说是灵山后,又拒绝了,问他理由他又不说,后来不知怎么他想通了,他又说要去,我们就去了。去了灵山,我们到一家叫星星烤全羊的店里吃烤羊,我才知道,他去过灵山,并撞死了那家店自己养的羊,撞死羊的事,不是陈栋告诉我的,是那里的老板娘看到他说起那件事,我才知道的,陈栋之前是去过灵山的。不由让我觉得他不再想去灵山,肯定有什么原因,估计是他在那里经历了什么事,才不想重游灵山,不然的话,我们协会说要庆祝他获奖,协会的人一起出去旅游,他应该兴奋地接受才是,不是犹豫不决。
乞妻富貴
陈栋的那种犹豫不决,我后来怀疑他是不是带了情人去过灵山,闹了别扭,觉得那是他的伤心地,才不愿意去那里。男女的关系很多时候很微妙,如果爱的死去活来的男女,突然有一天因为各种原因分手的话,对方踩过的树叶,都不会绕着路走,不会踩上一脚。要么他是害怕勾起他伤心的回忆,要么是对前任的痛恨,对去灵山他才那样敏感。”
男祸,娘子哪里逃
刘仓的说词,让罗菲怀疑陈栋曾带着林芸芸去过灵山!
超级人生路
罗菲问刘仓是否特别了解陈栋这个人?
刘仓说他跟陈栋算不上推心置腹的人,但平时他们美术协会有活动的话,他会积极参加,然后他们一起喝酒吃饭,但看他好像心事很重,会没事喝酒把自己灌醉,然后呼呼大睡。
罗菲说陈栋有一个美满的家庭,绘画事业也那么顺利,怎么会有心事呢?
刘仓说有的人天生多愁善感,陈栋可能就是那种人吧!
罗菲好奇地问刘仓,陈栋跟他们去灵山的路上,有不有什么反常?
刘仓不假思索地告诉他,“我们协会的人包了一辆旅游中巴车,去灵山的路上,陈栋作为活动的主角,好像自始没有其他人那么兴奋,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同行的人欢快地在车上做着游戏,唱着歌。主持人看主角陈栋一直望着窗外,发着呆,根本没有融入到他们中来,主持人叫了他好几遍,他才回神过来,在大家的要求下,唱了儿歌,那时他的孩子马上要出生了,所以学了儿歌。
一路上游玩,他好像也没有什么兴趣,偶尔会变得呆滞,让同行的人,以为他那时遇上了什么烦恼。问他为什么闷闷不乐?他都一笑而过,不愿跟同行的人多交谈。”
罗菲插话道:“你有记得,陈栋的那种闷闷不乐,或者说深入沉思后表现出的呆滞,是到了灵山才有的?还是你们一出发,他就是那个状态?”
刘仓思索了一下,说道:“好像是到了灵山……给我的感觉,灵山就是他的伤心地。”
罗菲道:“——看来陈栋是一个不能掩饰自己内心的人。”
刘仓道:“是的……他是一个会把喜怒哀乐挂到脸上的人。不过,这种人没有什么心计!”
逃情媽咪
罗菲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道:“说说你们到那家叫星星烤全羊的店里,发生了什么事?我的意思是,老板怎么就提到了陈栋撞死了他家羊的事了?让你意外知道,陈栋是去过灵山的。”
怒指幹坤 誓撞南墻
刘仓道:“我们一行人登山到那里闻名的庙里拜了神后,然后我们径自下山到了星星烤羊店,那家店是别人介绍的,说羊肉味道很是鲜美,不过确实是一家值得让人信赖的店。
当时,老板娘认识出陈栋,便跟搭讪起来,那时,我正坐在陈栋旁边,老板娘侃侃地说陈栋曾开车撞死了她家的羊,并主动给了她赔偿,他回头成为她店里的顾客,老板娘很是高兴,还说要跟他喝一杯。
老板娘饶有兴致地说,我看陈栋脸色变得煞白,好像很不情愿老板娘把那件事——说给我听。我看老板娘对他和颜悦色的,并没有怪罪他撞死了她的羊,不想他好像很紧张,好似做了什么亏心事,被老板娘又突然逮住了。这点,我觉得很反常。
再者,按照一般人,我们一行人去到陈栋曾撞死过羊的地方吃喝,他会告诉大家这件事,作为同行人间拉家常的话,他却闭口没有提。要不是老板娘说起那件事,我永远不会知道,陈栋不仅去过灵山,还撞死了别人家的羊,他还把其当作秘密,而且好像还是不可告人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