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qt1v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重生之傳奇農夫-第八百六十六章 露出獠牙看書-ugajl

重生之傳奇農夫
小說推薦重生之傳奇農夫
宋山其实不害怕方家的人,因为他比任何人都了解方左一。
方左一是一个非常现实的人,也许是从小被方家寄予厚望,从小被洗脑一心为方家着想,他是一个典型的家族主义者。
如果当他发现方家和林家联姻,会让方家招来整个丰盛体系的敌意。
他一定会考虑再三。
方左一对利益更重于面子,除非有更大的利益趋向他和林家联姻,不然他会悄无声息的把这件事情当没有发生过。
宋山担心的是林家。
林建中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林夕的亲身父亲,不管林夕认也好,不认也好,这血缘关系是永远改变不了的事实。
所以说,能伤人心的,永远都是来源于血脉了那一份的亲情,不管怎么挣扎,都是挣扎不开的。
林夕可以强势的和林家划清界限,但是她能划开对的林建中的父女之情吗。
这不可能。
因为宋山也了解林夕,看似性格刚毅的林夕,心底的角落却始终有一丝柔软,她依旧希望,她的父亲能把她当成是女儿,哪怕是一瞬间。
因为她从来没有从父亲的身上,感受过父亲的认同,从小时候开始,不是打就是骂,从出生开始,就把她当成一个赔钱货,拖油瓶。
这样的感觉,非常难受。
她可以坚强起来,可以装作不在意,但是有些事情,始终放不开。
宋山试探性的问:“这林家到底想要干什么啊?”
他问的不是林家。
而是林夕对林家的态度。
“林家打什么心思,我知道!”林夕撇撇嘴,道:“他们无非就是还不死心而已了,认为方左豪也算是一个有相貌有学历有前途的杰出青年,相处之下,我会乖乖的按照他们的剧本去走!”
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娘 不笑傾城
“林建中的想法?”宋山有些明白了。
“除了他,还有谁这么天真啊!”林夕鄙视的说道:“从小奶奶就说他,志大才疏,他却一点都没有自知之明!”
“要不我去走一趟雍市!”
宋山捏捏鼻梁,低声的道。
“你去干嘛?”林夕抬头,不是很理解的看了一眼宋山。
“丑女婿总要见岳父的啊!”宋山故作轻松的说道:“我去会一会你们林家的妖魔鬼怪,总不能让他们这么一直把你当成一件货物的卖出去吧!”
林家过分了,自己家明明没有人才,眼看就要的没落了,如今好不容易有一个林夕撑住了第三代的场面。
结果就因为林夕是一个女孩,他们就向着把林夕卖出去,卖一个好的价钱。
这样的家族,能不没落吗?
“他们想要卖掉我,也不是第一天的事情了,小时候我才小学毕业,他们看我长的不错,就准备来个娃娃亲,家族联姻了,甚至萌生了把我丢给别人家当童养媳的想法!”林夕讽刺的说道。
“还有这事情?”
宋山瞳孔微微一变。
“我不愿意,那时候母亲刚刚他离婚,带着行李就跑了,家里面没有一个人,他霸道习惯了,又对我是一个女孩子已经怨恨很久了,一开始,他开始打我,一巴掌,两巴掌,三巴掌……我都记不起来了,后来我被他关在漆黑的小房间里面,他不给我饭吃……”那是林夕最痛苦的记忆:“要不是我奶奶去市里面把他们都骂的狗血淋头,把我给接回来,我恐怕过不了那个夏天!”
“我想起来了,你初中刚刚来的时候,特别的怕黑,怕人,什么都怕……”
從遮天開始的無敵
宋山想起来了一些记忆。
他初中的时候,遇上了林夕,仿佛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但是有些记忆,却依旧的清晰。
那就是刚刚遇上林夕时候,那时候的林夕,如同一个黑暗中孤独的小公主,她永远仿佛都是那阴郁的表情,那是挥之不去的记忆。
以前宋山只是以为,她是因为父母离婚,所以才会这样,但是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样的事情了。
“他们该死,他们真的该死!”宋山的眼瞳深处,开始一点一滴的凝聚冷厉的煞气,浑身都仿佛散发出的冰冷的气息。
“山,不用生气,那些对于我而言,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林夕有些感觉不对,看着表情严肃的宋山,笑了笑,放下的碗筷,拉着他的手,轻声的道:“以前的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过去了就已经过去了,其实我自己都差不多忘记了,如果说一开始对他们这些所谓的亲人的确有些怨恨,可奶奶这些年的悉心教导,开导我的心情,把我积累依旧的一些恨意悄悄的抹去了,很久以前,我已经答应了奶奶,不去怨恨他们,放过他们,也算是放过我自己,这些年,我轻松了很多,过的很好,后来奶奶死了,我本以为自己又是孤零零一个人了,但是你让我有了亲人,至于他们,虽然我依旧放不下这血脉纠缠的亲人关系,但是我也可以让自己变得的无所谓了!”
血脉亲情,那是的世界上最大的一把锁,锁上了,是根本没办法打开的,哪怕林夕不认这个父亲,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但是林夕已经不是以前的林夕了,她学会了不去怨恨,或许,她想要放下对他所有执念,这样,自己能活的更开心一些。
以前有奶奶在身边,她踏实,如今有宋山,她也认为,老天爷已经垂帘他了,至于其他的所谓亲人,她唯一做到的,就是尽量不要去有期待。
这样,她就已经过的很舒服了。
“以前你好像从来没有和我说过这些!”宋山看着眼眶不经意之间有些红润起来的林夕,有些话,说的简单,但是经历的时候,却是多么的撕心裂肺啊,只要想到这里,宋山就有些心疼,特别的心疼,不仅仅恨一些人,还有些自责,他幽幽的说道:“我也好像从来没有感觉到一样的!”
作为一个男朋友,他好像不合格了。
“以为我不想让你感受到啊!”林夕笑了起来了,嘴角弯弯,如同月牙:“我希望我们在一起的日子,都是幸福的,那些不幸福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会的!”
宋山把她揽入怀中,用力抱住她娇软的身躯,坚定的说道:“林夕,你相信我,我们的幸福,一定会永远,不会因为任何人,任何事情而改变!”
“我相信你!”林夕双手捧着这张脸,近在咫尺,只要他在,她仿佛一切都已经不在意了。
情到深处,水到渠成。
这一晚上,他们仿佛什么都没有做,但是他们的之间的感情,却仿佛没有了任何的隔阂。
…………………………………………
第二天早上。
宋山先起来了,他蹑手蹑脚的掀开被子,然后穿上衣服,拿上钥匙,去了菜市场,如同一个非常普通的家庭煮夫一样,在镇上的菜市场绕了两圈,买了一条新鲜的鱼,然后又买了点野菜。
早上,他亲自做了一顿野菜鲜鱼粥,香甜可口。
“野菜鱼粥,奶奶在的时候,经常煲来吃的,但是奶奶不在之后,也没有多少人会煲这碗粥了,你怎么会煲这粥的啊!”林夕尝了一口,特别的鲜甜,一般人还真没有这手艺啊。
“你喜欢吃,我就做了,以前奶奶在做的时候,可是有教我们的,是你太笨的,没学会而已!”
宋山笑了笑,被神农鼎的本源在不断的洗礼,他仿佛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跟不上却在进化,不管是精神还是体魄,都超出了一般人类的范畴,做研究能更加专注,而且学东西非常快,从回忆起来奶奶的一些工序,然后自己动手,第一次是有些的味道偏差的,但是明显的手艺还不错。
“哼!”
林夕娇嗔的说道:“那肯定是奶奶偏心,独家配方都交给你了!”
“那是奶奶有先见之明!”
宋山嘴角一裂,笑着说道:“她早就知道,你在这方面的天赋愚笨于常人,所以才亲自调教出我这个天赋异禀的徒弟!”
“你才愚笨!”林夕磨牙,小脾气爆发,一边吃粥,一边讨厌宋山。
宋山特别喜欢看她这特别的小神情,好像初一初二自己死缠烂打缠上她的时候,就是这表情,后来很少看到了。
早饭吃完之后,他们一同出门。
但是刚刚走出院落,迎面上来一辆车,熟悉的一辆车,林夕看第一眼,就眉头忍不住皱起来了。
重生汽車王國
寵上逆天妖妃 水笙笙
果然车子停在的院落门口,直接走下来了一个人。
林建中。
副驾驶座还有一个人走下来了,方左豪。
宋山的眼眸有些冷了。
真是找死啊。
林夕最不想的回忆的一些记忆,倒是让方左豪千方百计翻出来了,这哥们是活腻歪了吧,老林家自己不敢动,那是因为终究是留着一样的血,你方家要真找死,大不了成全你。
“不知廉耻!”林建中阴沉着脸,眼眸盯着林夕:“一个黄花大闺女,还没有结婚,居然和一个野男人同居,我们林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林家居然还有脸啊!”
林夕撇撇嘴,淡然的说道:“这玩意不是很多年前都被你们的给丢的差不多了吗?”
“不孝女!”
林建中抬手就想要一巴掌。
“给你脸了是不是!”宋山一步站出来了,一只手如同铁爪子一样抓住了林建中的手,阴狠的气息一下子爆发出来了:“有多远滚多远,让我知道你再来骚扰的小夕,别怪我不顾你小夕父亲的身份,不把你赶尽杀绝,我誓不罢休!”
他一甩,狠狠的把林建中甩到了一旁。
这时候他还是忍着脾气了。
说老实话,要是眼前这人不是林夕父亲,宋山真不肯定自己说做出什么事情来了。
旅明
“你敢打我?”
林建中气爆了,整个人有些的颤抖起来了,看着宋山这气息,却感觉不经意之中有几分的恐惧起来了。
“孽女,你居然和一个野男人的来对付自己的父亲,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林建中退后两步,站稳身躯,避开宋山的锋锐,指着宋山背后的的林夕,咬牙切齿的说道。
“叔叔,消消气,不要生气!”方左豪这时候装模作样的走过来了,扶着林建中,和善的说道:“小夕她其实只是一时糊涂,都是因为……”
“去你大爷的!”
他话都还没有说完,直接被宋山一脚踹出去了,宋山忍的很久了,你搬弄是非就算了,还当面来,真当他没脾气啊。
砰!
方左豪是真没想到宋山这么狂暴,居然直接出手,这一脚可是不轻,直接把他踢的砸在了车旁边,半蹲下来,大喘气,肋骨在隐隐作痛。
“疼!”
肋骨好像断了。
这一刻,仿佛一个在沉睡的狮子,突然露出了他藏匿已久的獠牙了,让人不敢直视他的凌厉。
屍碎諸天
鬥戰破天
“你居然敢伤人!”
半响之后,林建中才回过神,一看,有些惊恐起来了,方左豪可是方左一的亲弟弟,要是出了问题,自己不得被方家给弄死啊,他顿时有些竭斯底里,指着宋山:“你好大的胆子,你知道他是谁吗,你是不是想要死!”
“林建中,那么你又知道,我是谁吗?”
宋山走近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林建中,阴沉的眼眸带着煞气,他很少这么讨厌一个人,但是现在,他非常非常讨厌这个人。
“你是谁?”
林建中咬着牙,但是却不认为宋山是什么人物,而且在这雍市一亩三分地,也没有人是方家和林家加起来的对手,他冷冷的道:“不管你是谁,你都死定了,我要让你牢底坐穿!”
“你听清楚了,我叫宋山!”
宋山冷漠的声音在林建中的耳朵里面响起来了:“丰盛农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丰盛村的村主任,我不介意任何人来找我麻烦,前提是,你们要有这个能力,不然,我会让你们体现绝望是什么!”
官場九重天
“宋山?”
“丰盛宋山?”
林建中还有些懵,但是方左豪是彻底的变了脸色,一张脸十分的苍白,瞳孔里面有几分惊恐。
“另外,林建中,你应该庆幸,你是林夕的父亲,不然,就凭你小时候对林夕做过的事情,我就敢找你拼命了!”宋山声音充斥萧杀:“这世界,有钱能做很多事情,而我,恰恰好非常有钱!”
“西北宋家兄弟的弟弟,宋山!”
林建中反应过来了,脸色也忍不住有一丝丝的苍白。
这个名字,听很多人说过。
但是第一次见。
“方左豪,下三滥的手段,别用,如果再有下一次,你们方家都保不住你,哪怕是方左一!”
宋山没有理会林建中,而是撇了一眼方左豪,警告说道:“林夕是我的女人,谁敢动她,我就敢和谁拼命,今天只是给你小小的教训而已!”
“你威胁我?”方左豪恢复了一些胆色,想要和宋山的目光对视,但是那锐利的眼神让他不敢直视。
還珠格格iii
“威胁?你还不配!”宋山冷冷一笑。
他转过身去,身上阴冷的气息仿佛散去,露出了笑容,对林夕说道:“送你去上班!”
“嗯!”
林夕看了一眼父亲,这个男人,终究是让她失望的。
两人若无旁人的走了。
留下林建中和方左豪的面色异常的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