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kccu都市异能小說 正派都不喜歡我笔趣-第五百一十八章 偶遇-va50j

正派都不喜歡我
小說推薦正派都不喜歡我
燕狂徒虽是已经离去,但凌落石犹自忧心忡忡,面沉如水。
“你们说,燕老魔头为何会突然出现在此地,究竟所为何事?”
众人都是面面相窥,无言以对。
谁知道燕狂徒是为什么跑来这里劫道。
无人应答,凌落石也没动怒怪责,又道,“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在这一带逗留,若是让他知晓了些事情,那可是大大的不妙。”
狗道人赶紧宽慰道,“将军不用担心,兴许那燕老魔就是路过此地,他生性暴戾,行事乖僻,应不会理多少闲事,再者,这方圆几百里地界,有谁敢明目张胆的说将军你的不是。”
凌落石眼一瞪,“马拦乡的事你又作何解释?那些贱民!稍微管制不严,就敢胡乱生事!你这蠢物又哪里知道,燕老魔虽是杀人盈野,名声极坏,但他从不杀平民百姓,为人也是亦正亦邪,若他看不过眼,管上一管,我等又哪能逃得过去!”
狗道人噤若寒蝉,不敢再搭话。
凌落石沉吟了下,“此事不可不防!就由你这蠢货去打探下,燕老魔有没有在哪盘桓!速去探个明白!”
狗道人哪想得到有心讨好,反而落了个坏差事,登时面如土色。
问道剑接话道,“师父,不如让我去,我行事也更方便些。”
反正不会死,真撞上燕老魔,说不准曲意逢迎下,还能从他那得到些机缘,接到任务呢,没道理风亦飞那鸟人行,换做其他人就不行的。
“也可。”
见凌落石答应了下来,狗道人如释重负,暗自传音向问道剑致谢。
问道剑也觉欣喜,从凌落石那触发了任务,狗道人这边还能混上点好处,一举两得。
……
风亦飞还在与带着你老婆,余鱼同连夜赶路,根本不知道想要寻觅的燕狂徒路过了这片区域,还惊退了凌落石。
路途上倒也是不闷,带着你老婆跟余鱼同一路都在谈天说地,话题也是天马行空般不着边际,这会两个家伙在探讨,躺在床上,左边是个GAY,右边是个美女,这个时候,该背对着谁。
着实是难以选择得很,转向哪边都会衰。
还没等他们讨论出个所以然来,突地,风亦飞听见远处传来一阵极细微的音乐声。
风亦飞只能听出,有琴声,洞箫的声音,还有没有其他的乐器就不太清楚了。
荒野之上,会有人奏乐,实在是古怪。
风亦飞停了下来,循声望去,那边是一大片茂密的树林。
“师兄,怎么了?”带着你老婆勒住马匹,发话问道。
他和余鱼同的内力修为远不如风亦飞,没有察觉到一点动静。
“那边好像有情况,我们过去看看?”风亦飞道。
“好。”带着你老婆一口答应,他可是知道,师兄的福缘是满值,说不定又碰上机缘了。
余鱼同也无所谓,反正是跟着风亦飞师兄弟俩混。
走进密林附近,带着你老婆与余鱼同也听见了,不止有音乐声,还有一个男子豪迈的放声高唱,“……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也不算是唱歌,就是伴着音乐的节奏,在朗诵诗歌。
其中还伴杂着莺莺燕燕的欢笑声。
这人还挺有兴致的,大半夜的带着人在这奏乐开派对。
快至树林边缘,从树木的缝隙间已能看见些情况。
一大片空地上,扎起了几个方型尖顶的帐篷。
帐篷前方是一大堆篝火。
花瓣撒得到处都是。
一大群人,有男有女,围绕着一名虎背熊腰,粗眉大眼,满络胡髭的粗豪大汉在载歌载舞,边上还有几名女子在抚琴奏乐,除了瑶琴,洞箫,还有弹琵琶,吹笛子的。
音乐大有几分悲怆豪迈之意。
可她们身前的案几上摆开了一溜瓜果酒菜,很欢乐的样子。
女性NPC的装束各不相同,不同颜色的花衣宫装,姿色还都不错。
男性NPC都是身着一个样式宽袍大袖的白色长袍,都在狂欢狂舞,欢呼声不断,不时手足交击劈啪作响。
其中还混杂着三个玩家,他们的动作就要生硬呆板得多,举手抬足都明显慢一拍,像是初学乍练,脸上的笑容也看着挺假的。
看清了在中间那位一面狂歌舞动一面喝酒的大汉的名号,风亦飞心中只有一句MMP想讲,特么的!这算是自己送到敌人面前了吧?
这个豪壮悲歌的大汉,风亦飞此前也有过一面之缘,他是‘大劈棺’燕赵,四大凶徒之一。
以风亦飞此际的等级,看他的等级标识都还是血红的骷髅头。
“我们快溜。”风亦飞赶紧在队伍频道里招呼道。
带着你老婆也发现了是燕赵,这可是任怨特意叮嘱过要小心的角色。
“师兄,你搞不过?”
“没有一点把握。”风亦飞也是郁闷,太过大意了,都没有隐藏行迹。
说话间,就见燕赵一挥手,将手中的酒坛子掷进了篝火中,火光哄地一亮,冲天而起。
“三位,难得偶遇,何不出来共饮一杯,欢聚一场?”
风亦飞三个哪敢答话,埋头纵掠。
身后已传来轻微的衣袂破风之声,燕赵追了过来,根据灵觉的反馈,他的速度快得惊人,凭师弟跟余鱼同的轻功,是远远不够他快的。
要风亦飞单独一人还好说,可带着你老婆和余鱼同的轻功都弱了太多,密林中又不方便骑马奔逃,拎着他们走的话,速度会慢上一些,也不好出手应付敌人。
“你们先走,我断后!”风亦飞急喝一声,猛地转身,霎时间,就变作了银发赤瞳的模样。
心中却在叫苦,赶去四房山救援,杀了于春童,死灵之气都没能补满,持续变身状态的时间都还不足一分钟。
带着你老婆和余鱼同情知留下来反而会成累赘,将轻功速度催到了极致,拼命逃窜。
燕赵已看清了风亦飞的模样,朗笑道,“原来是恶客上门,风小兄弟,许久未见。”
他投靠了‘惊怖大将军’凌落石,如今已是敌人,不然哪有恶客这说法,要不是这缘故,风亦飞都敢跑过去参与他的篝火晚会了。
“是很久没见,不用来送我们了!”风亦飞双手尾指一划,各有十数道莹白剑气自指尖飞旋而出。
锋锐的剑气过处,树木纷纷而倒,无数碎块木屑被气劲裹挟,铺天盖地的朝着燕赵罩了过去。
蓬!
蓬!
蓬!
蓬!
几声巨响,尘烟飞散,柔剑的剑气溃灭,袭去的木块尽成糜粉,朝四面八方激射荡开。
燕赵丝毫没有停下,已快至近前。
风亦飞扬手拇指一捺,就是一记霸剑,璀璨夺目的幽蓝光芒暴闪,势如雷霆贯空而出。
燕赵来得急,倒像是自行迎上了霸剑的剑气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