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omeg精品都市异能 步步爲途 起點-第138章 有苦難言相伴-gjv12

步步爲途
小說推薦步步爲途
刘鹏见自己告诉牛大山,何志远要开乡长办公会议的事,他一点也不惊讶,还说是正常的事情,就觉得自己这腿是多跑了。
“怎么?鹏子,是不是见我听说何志远开乡长办公会的事反应不激烈,你不理解?”看到刘鹏那种满脸失望的表情,牛大山问道。
心成魔
穿越之太子妃
“呵呵,我就是奇怪,牛书记你今天怎么对何志远的事情不感兴趣了?”刘鹏见牛大山发问,他就如实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缠绵交易:总裁的童养妻 左儿浅
“你怎么知道我对何志远做的事情不感兴趣?”牛大山反问刘鹏道。
“这……这……,牛书记,你的话都把我说糊涂了,既然你对何志远的事情感兴趣,那我刚才告诉你,他今天要开乡长办公会议,你好像还是无动于衷呢?”听了牛大山的话,刘鹏一脸懵逼的问道。
“呵呵,鹏子,我发现自从何志远到任以后,你的头脑就没以前灵活了,我为什么听了你的话,不感觉到奇怪,是因为我能预测到,今天的乡长办公会议的内容。”牛大山对刘鹏说道。
“牛书记,你怎么知道今天何志远开乡长办公会的内容?”
刘鹏真是奇怪了,难道牛大山和何志远两人的关系突然好起来了,后者告诉他的?
“鹏子,我们做什么事情,都要学会分析,你想想,我们乡里最近有没有什么需要做的大事?”牛大山问刘鹏说。
“没有呀,如果有,牛书记你能不知道吗?你是一把手,我们安河乡的当家人嘛!”刘鹏虽然事情没有想通,但是马屁该拍的时候还是要拍的。
“你还知道我是乡里的一把手啊,有大事情我当然是知道的,既然我说没有大事,那何志远急着开会。研究的事情就应该是昨天集体会议上他的那个提议了。”牛大山对刘鹏说道。
“哦,照牛书记你这么说,还真就十有八九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如果是这件事情,那还要开什么鸟会?”刘鹏在牛大山面前对何志远不满的说道。
“刘鹏啊,不是我说你,这就是你不如何志远的地方了,这事开不开乡长办公会议研究,现在看起来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一旦出现了问题,那结果可就不一样了,开了会,有记录的,那就是集体的决定,其中的区别大着呢!”牛大山语重心长的对刘鹏说道。
听了牛大山的分析,刘鹏心里也就清楚何志远开乡长办公会议的目的了,他再次感受到了何志远的精明之处。
其实,刘鹏对何志远的任知,完全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魔獸之降臨 驛路羈旅
何志远今天召开这个乡长办公会议,就是为了广泛的听取大家的意见,希望把财务管理情况抽查的事情做好。
除此以外,何志远虽是乡长,但也不能什么事情都自己一人说了算,该民主的还是要民主。
“牛书记,如果何志远开乡长办公会议,真的是研究昨天他的提议的事,我该做些什么?”刘鹏听了牛大山的话以后,向他讨计道。
“这还要我教你啊,对下面单位的财务管理情况的抽查,你想想哪些单位是需要保护的,和我们关系不错的应该都不能出现问题吧,另外,最好是你具体去主持这件事情,这样主动权就掌握在我们手里了。”牛大山对刘鹏说道。
“牛书记,这事我可没有把握,何志远会让我主持这项工作吗?”刘鹏听了牛大山的话为难的说道。
“你不积极争取,怎么就知道不可能呢?至少你也要在工作组中安排一两个我们自己的人,这样便于我们随时掌握抽查工作的动态。这样,我们才好做好应对,不是吗?”见刘鹏为难的样子,牛大山降低了要求。
牛大山自己心里也清楚得很,要想让何志远把这次财务管理情况抽查的主动权交给刘鹏这个副乡长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何志远好不容易在乡领导的会议上通过举手表决的方式通过财务抽查这一提议,他怎么可能把这项工作放心的交给自己的反对者去做呢?那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贤妻良妇gl 蓝_汐
牛大山对刘鹏的说法也就是他心里的希望而已,能不能实现并不重要,但是要在工作组中安排进自己这方的人,这是牛大山的真实的愿望。
“好的,牛书记争取安排我们的人进工作组这件事情,到时候我会争取的,这比争取主持这一工作要容易得多。”刘鹏对牛大山说道。
至此,刘鹏道牛大山这里来通风报信、等候牛书记面授机宜的事情算是完成了,看看时间已经离张世龙通知开会的时间不多了,刘鹏就赶紧到乡里小会议室去参加乡长办公会议了。
“乡长,各位早!”当刘鹏副乡长急乎乎的赶到乡小会议室的时候,发现何志远和另外两位副乡长以及乡长秘书张世龙已经在会议室里等着了。
千年一瞬,幻你为魔 心灵深处的那抹笑
瘋狂教師 任無際
後愛 夜微闌
虽然刘鹏这个副乡长是依靠的牛大山书记,但是自己今天参加会议居然在一把手乡长何志远的后面进会议室,这还是让他有些尴尬的。
“呵呵,早,刘乡长怎么一早上就这么忙,工作要干,身体也要多注意呀,工作是做不完,悠着点!”何志远笑眯眯的看着刘鹏说道。
一婚成瘾:boss缉爱令
在不明就里的外人看来,何志远对刘鹏这个副乡长还挺关心的,两人的关系一定很不错。
今天会议室里的几人都是清楚刘鹏和何志远志间的关系是怎么回事的,所以大家听到何志远的话,却都不以为然,脸上却都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呵呵,谢谢乡长的关心,刚才要来的时候,肚子突然疼了起来,去了一趟厕所,不好意思啊,让大家久等了。”刘鹏虽然心里直骂何志远的阴险,但是嘴上却说不出来。
因为何志远的话,任凭你怎么听,表面上,那都是对刘鹏的关心,总不能对别人说这是乡长在讽刺自己吧。
“好,没有关系的,既然刘乡长到了,我们的人也就齐了,下面就开始开会吧。”何志远喝了一口茶,然后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