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十三閒客

火熱都市言情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你怎麼在這兒 (第一更)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第二天一早,被老妈“伤”了心的向南吃过了早饭,拎着背包出了门,在小区外打了个车就直奔高铁站而去。
上车坐下之后,向南便拿出手机玩起了游戏,正玩得开心呢,突然感觉身边似乎有点不对劲,扭头一看,差点吓了一跳。
姚嘉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直就站在自己的身边!
“你怎么在这儿?”向南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我回魔都啊,不坐高铁那坐什么?”
姚嘉莹撇了撇嘴,用膝盖顶了顶向南的腿,说道,“让一让,我的位置在里面。”
异世战灵地狱 魅夜龙皇
姚嘉莹穿着一条蓝色的短袖连衣裙,脚踩白色高跟鞋,将她雪白的肤色衬得更为白皙,向南看着她浑圆笔直的小腿,脸颊上的肌肉忍不住抽了抽,赶紧将自己的两条腿使劲往里缩了缩,让姚嘉莹走进去。
姚嘉莹坐下之后,又扭过头来看了一下向南,似笑非笑地说道:“老板,玩水果连连看哦?”
“反正是打发时间,玩什么不是玩?”
向南感觉像是被发现了什么糗事一样,感觉很是尴尬,他强装镇定,扭头看了她一眼,问道,“你怎么这么早就回魔都了?后天才上班呢。”
姚嘉莹一边从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打开喝了一口,一边说道:
“有个闺蜜要结婚,我得赶过去参加。”
“哦,是要去做伴娘吗?”
“不做伴娘,做伴娘那么危险,我可没这个胆子。”
向南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他这才想起来,前段时间新闻里接连曝出了好几个类似的新闻,都是结婚伴娘被闹得很过分的事情,以至于现在女孩子们一听到要做伴娘都十分抵触。
姚嘉莹瞥了向南一眼,一脸警惕地问道:“怎么?我看你的意思,好像很希望我去做伴娘啊?”
“没有没有,你误会了。”
向南连忙摆手,说道,“我就是这么随口一说。”
爱上小医生
姚嘉莹和向南聊了几句,就从包里掏出耳机来塞进耳朵里,一边听着歌,一边闭着眼睛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起来。
绯夜之花
向南也悄悄松了口气,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总感觉跟姚嘉莹在一起有点放不开,都不知道要跟对方聊些什么,像这样各做各的事情最好了,大家都自在。
没过多久,高铁就抵达了魔都高铁站,两个人下了车后,姚嘉莹转过头来说道:“我那闺蜜安排了车子来接,我就直接上她家里去了,不回魔都,就不跟你一路走了。”
向南连连点头,说道:“好,你去吧,我自己打车走就行。”
姚嘉莹点点头,出了检票口后就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往停车场的方向走了过去。
等她离开后,向南也出了高铁站,拦了一辆出租车,朝着闫君豪的家里驶去。
闫君豪家里的地下室还没有开始装修,看起来和以前没什么两样,并没有显得很凌乱,向南来的时候,闫君豪正穿着一套睡衣,坐在客厅后边的露台上,用笔记本电脑在处理公司里的事务,一旁的玻璃小几上,还摆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
他刚端起咖啡喝了一小口,就看到向南进来了,闫君豪也没起身,笑着朝向南抬了抬手里的杯子,问道:“来一杯咖啡?”
“不了,我还是更习惯喝茶。”向南摇了摇头,走过去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唉,茶叶是好东西啊,可惜我在米国待久了,还是更习惯咖啡的口味,估计这辈子都改不了了。”
闫君豪笑了一下,说道,“对了,听说戴维斯回哥谭市以后,联系了不少本地的收藏家,他们都对你准备前往米国帮助他们修复残损文物这件事,抱有很大的期待,你这边是怎么考虑的,打算什么时候往哥谭市走一趟?”
“就这几天吧。”
向南想了想,说道,“我手上还有一件缂丝画还没有完成,等做完了就差不多可以出发了。”
说话间,闫家的那位清瘦的老管家端了一杯冒着热气的茶走了过来。
向南赶紧站起来将茶接了过来,笑着对他点了点头:“谢谢龙伯。”
闫思远还在世时,这位龙伯就一直守在这套别墅里照顾着,等闫思远去世后,闫君豪两兄弟都有各自的家,这位老管家就一个人住在这儿照看打理屋子,算是和闫家父子都很亲近的一个人了。
龙伯朝他笑了笑,也没说话,就退了出去,不影响向南和闫君豪说话。
等龙伯离开之后,闫思远又喝了一口咖啡,笑道:“要是你没这么快过去,那等这边的文物收藏室开始装修之后,我就跟你一起走吧,正好我也有段日子没回米国了,公司里的一些事还是得亲自去处理比较好。”
“闫叔要是能跟我一道走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
向南笑了起来,说道,“我这正担心一个人跑过去,人生地不熟的,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exo之金牌经纪人 安思琪
德鲁伊在现代 爆炒绿豆
闫君豪摇头大笑起来,说道:“那怎么可能?你又不是没见过世面。”
两个人闲聊了几句,闫君豪就从电脑里调出别墅地下收藏室的规划设计图来,一边指给向南看,一边解释道:
“这边是地下室的入口,入口这边我后期会重新打造指纹识别系统,这里收藏的文物大多是我父亲生前留下来的,有一些说是价值连城也毫不为过,所以安保措施这一块肯定要做到位。”
“进门之后就是一个大开间的收藏室,靠门两边的墙壁这边,我打算各安置一台博物架,分别放置古陶瓷器文物和一些杂项文物,对面的这一整面墙壁,我打算把古书画文物挂在上面。”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当然,我知道把文物都放在收藏箱里应该是最好的,不过,平时经常会有收藏家来这边参观,我不能每次都把箱子搬来搬去,所以只能这么安排了。”
顿了顿,闫君豪指了指地下室靠边上的位置说道,“至于这里,我想把它和地面打通,安装一排钢化玻璃,这样可以让光线透射进来,也免得平常不开灯的时候,收藏室里都是黑乎乎的,这样好像也不太好。你觉得我的想法怎么样?”

引人入胜的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我纔是你親兒子 (更新完畢)分享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所谓的无毒无害都是相对的,用作古陶瓷残片粘接的粘合剂对于古陶瓷文物本身而言,它是没有什么危害的。”
坐在一边的向南也开口说道,“这些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对文物本身不造成不利影响,那就是可用的。”
说着,他转头看了看孙福民,接着说道,“对了老师,我前段时间忽然发现,有一个研究课题其实还是可以深入探讨的。”
孙福民一脸感兴趣地问道:“你又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研究课题了?快说来听听。”
“古书画文物如何完善保存,一直是文博界里比较关注的课题。我们都知道,古书画纸张酸化,是影响保存时间长短的关键。”
向南想了想,继续说道,“在文物修复界里,现有的脱酸工艺主要有液相脱酸和气相脱酸,其原理都是用碱性脱酸剂将纸张中的酸中和而达到脱酸目的。但从目前来看,这两种脱酸工艺要么容易对文物造成二次损害,要么限制很大,都不是特别理想。”
常用的液相脱酸方法,一般也分为两种,水溶液脱酸法和有机溶液脱酸法。
从国内外的发展情况来看,目前米国、倭国、D国等发达国家,大多采用有机溶液的方法来脱酸,因为这种方法具有成本比较低、容易操作、脱酸的效率高等优势。
但从国内的相关研究情况来看,实际上大部分有机溶液脱酸剂都会造成古籍油墨溶化,污损古籍,对文物造成二次伤害,而且使用的有机溶液易燃、毒性强,对操作的安全性要求十分高。
而水溶液脱酸法,相对于有机溶液脱酸法而言,具有脱酸效果好、对环境污染小的优点,但使用水溶液脱酸法脱酸后的纸质文献,部分可能会出现变形、皱缩等现象,甚至对某些字迹有影响,这就非常不符合规模化脱酸的要求。
实际上,至今为止,国内外都还没有发明能大规模使用的水溶液法,能够对整本图书进行脱酸处理的技术。
至于气相脱酸法,实际上也跟液相脱酸法差不多,都是一堆的问题和缺陷。
向南说道:“我觉得,咱们要是能研究出一种合适的脱酸技术出来,对于古书画修复界来说,真的是意义非凡啊。”
神医狂妃 梦叶草
被玩坏的大宋 向天行
“这个课题的价值毋庸置疑,国内外都没能发明出安全的、脱酸率高的,又比较容易操作的脱酸法,要是我们能研究出来,肯定会引起轰动的。”
孙福民想了片刻,才摇着头苦笑道,“可这个课题太大了,咱们本来就只有三个研究员,光是将现有的各种脱酸法搞清摸透,都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更何况还要研究其它的课题项目。”
“我只是提供个思路,也不是非要研究这个不可,如果研究所暂时没什么课题的话,也可以琢磨琢磨看嘛。”
向南也笑了起来,说道,“等生产基地那边投入使用了,研究所这边还是得把研究团队给完善起来,三个研究员确实太少了,薅羊毛也不能一直逮着一只羊来薅,等人多了,这个课题就可以慢慢尝试着搞起来了。”
孙福民点了点头,笑道:“嗯,那倒是可以。”
三个人聊了一阵子,向南转头往车窗外看了看,没想到就这么一会儿,车子已经到了金陵大学门口了。
向南和孙福民、邹金童下了车,随便找了家餐厅吃了个午饭,又把孙福民送回了家里,向南一边往学校外面走,一边转过头来问邹金童:
“你下午打算干嘛?”
“我?四处转一转,看一看呗。”
邹金童左右张望了一下,说道,“这不是南哥你自己说的吗?让我先熟悉熟悉一下周边的环境,也免得出门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卖你?人家买你干嘛,家里的米多得吃不完了吗?”
向南撇了撇嘴,接着说道,“你还是赶紧回去收拾收拾你那屋子吧,再不收拾一下,你还打算一直住宾馆里不成?后天就要上班了,这段时间没事,你可以多来找找孙老师,跟他多交流交流。”
邹金童点了点头,说道:“嗯,行,那我就先回去了?”
“回去吧,我也回家待着去。”
向南朝他摆了摆手,说道,“我这次回来,都没怎么在家里待。”
邹金童离开之后,向南也沿着马路往自己家里走去,走了没多远,放在口袋里的电话就剧烈震动了起来,他拿出来一看,是闫君豪打来的。
“喂!向南,我别墅底下的古董收藏室的规划设计图已经出来了,你什么时候方便过来瞄一眼?”
电话刚一接通,话筒里就传来了闫君豪爽朗的声音。
“设计图这么快就出来了?”
向南忍不住有些感慨,这毕竟是给自家老板做事啊,那闫氏集团下属公司的设计师也太给力了,他笑着说道,“我明天上午过去吧,这会儿人还在金陵呢。”
“啊,你回家去了?”
电话那头,闫君豪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说道,“那要不晚几天也行,你好不容易回家一趟,这就把你给叫回来了,你爸妈还不得恨死我?”
“没事,本来我也打算明天回魔都了。”
向南笑了笑,说道,“正好,我从高铁站出发到你那边,还更近了一点呢。”
“那行,那等你明天过来了再说吧。”
贪财王妃
闫君豪那边估计也有点什么事,跟向南说了几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把手机往兜里一揣,向南转了个弯,又往前走了一段,就到了自家所在的小区里了,上楼开了门,一眼就看到老妈坐在客厅里沙发上,一边在织着毛衣,一边看着电视。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至于老爸,估计还在农贸市场那边的菜店里忙着呢。
老妈小腿骨折虽然已经好了,不过刚拆石膏没多久,老爸硬是拦着不让她跑到店里去帮忙,要不然这会儿估计也还没回来呢。
听到门口的声响后,老妈撇头瞄了一眼,看到向南后,忽然问道:“咦,怎么就你一个人?小邹呢?”
向南:“……”
情定今生
万丈爱情阳光你要几米 终苏离
老妈你这话说的,我才是你亲儿子好不好?

人氣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txt-第一千兩百九十六章 壓軸拍賣品 (更新完畢)分享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在此次香江秋季拍卖会的预展之上,向南和夏振宇等人是近距离鉴赏过这件北宋定窑黑釉鹧鸪斑葵式盘的,当时他还注意到,拍卖行对于这件定窑葵式盘,给出的预估价是500万到700万之间。
不过,在向南的估计中,别说500万了,就是700万也拿不下这件定窑葵式盘。
这件北宋定窑黑釉鹧鸪斑葵式盘耀眼迷人,工艺超绝至臻,属于宋代黑瓷中极少数能媲美同时代最精美的白瓷与青瓷,其价值自然也是难以估量,想要将之收藏起来的藏家不知凡几,正式拍卖时,肯定会有不少人愿意为之一搏的,那它的落槌价就很难预测了,没准会远远超过700万也说不定。
“这件北宋定窑黑釉鹧鸪斑葵式盘,700万肯定是拿不下来的。”
求活在金朝末年
向南想了想,转头看了戴维斯一眼,笑了笑说道,“不过,既然这是戴维斯先生的心仪之物,钱多钱少就不那么重要了,华夏有句古话说得好,千金难买心头好嘛。”
戴维斯大笑了起来,连连点头说道:“这句古话说得可真好,没错,能买下自己心爱的东西,花再多的钱我也愿意。”
两个人说话间,舞台上,唐懿友情绪激昂地大声说道:“本场拍卖的压轴拍品,北宋定窑黑釉鹧鸪斑葵式盘,起拍价500万元,每次加价不得少于10万,现在正式开始竞拍!请举牌!”
话音刚落,坐在会场里的各大藏家们纷纷举起了手中的号码牌,现场的气氛也在这一瞬间被点燃了。
“61号,550万!”
“48号,580万!”
“239号,600万!”
“153号,620万!”
“……”
短短的几秒钟时间,这件北宋定窑黑釉鹧鸪斑葵式盘的竞拍价就飙升到了600多万元,而且还在持续不断地上涨着。
戴维斯倒是沉得住气,始终盯着拍卖会场里的动静,手里的号码牌却是一次也没有举起来过。
他是老藏家了,参加过的拍卖会不说多,二三十场肯定是有的,拍卖经验极为丰富,作为一个拍卖会常客,他当然知道,现在这会儿正是混乱的时刻,他不应该下场跟着喊价,否则价格只会越报越高。
只有等到大部分实力不够的藏家放弃了参与竞拍,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之后,他再介入进去,没准还能一锤定音,迅速拿下这件拍品。
“82号,940万!”
“124号,960万!”
“79号,980万!”
“43号,1000万!”
“……”
又过了十几分钟,这件北宋定窑黑釉鹧鸪斑葵式盘的竞拍价已经达到了1000万元,参与竞拍的藏家从原本的二十多号人逐渐减少,到如今也只剩下三四个人了,但拍卖会场的气氛非但没有冷却下来,反而越来越高涨,连唐懿友的声音也都变得有些嘶哑了起来,但现场的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他略带颤抖的声音里的那一丝激动。
是的,唐懿友也亢奋了。
戴维斯的呼吸也开始变得有些粗重起来,他紧紧拽住号码牌的右手上青筋直爆,显然是很用力了,等到79号报出1000万的价格之后,他缓缓挺直了腰部,是时候出手了!
霍地,他高高举起了手里的号码牌,“188号,1100万!”
在拍卖会上,一件拍品竞拍到了最后,竞拍人一般都不会再大幅度加价了,因为随着竞拍的价格越高,实际上也是在不断逼近其他竞拍人的心理预期,没准,你报的价格比对方的心理预期价只要多上几百块,对方就会放弃竞拍了。
然而,戴维斯却是在这个时候忽然加了100万,一下子就把其他几个参与竞拍的藏家给搞懵了,因为他们不清楚这位忽然冒出来的竞拍者的上限是多少,而且他们原本都是二十万二十万的加价,这位刚出来的竞拍者一下子就加了100万,顿时打乱了他们的节奏。
也正是因为此,当戴维斯举牌之后,整个拍卖会场里一下子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之中,明明会场里坐着黑压压的一两百号人,可偏偏静得连掉根针都听得见。
“188号,1100万!还有没有更高的?188号,1100万,一次!”
唐懿友用嘶哑的声音大声说着,他一双眼睛扫视了一遍会场下方的藏家们,正想再说点什么,忽然眼睛一亮,立刻又大声喊道,
“43号,1110万!43号,1110万!”
戴维斯神色不变,抓住号码牌的右手又一次稳稳地举起:“188号,1200万!”
“还有没有更高的?188号,1200万,一次!188号,1200万,两次!188号,1200万,三次!成交!”
这一次,唐懿友没再迟疑,直接三次落槌,这件压轴拍品北宋定窑黑釉鹧鸪斑葵式盘最终以1200万元的价格成交,这个价格他已经十分满意了,比拍卖行的最高估价700万元要多出了500万,自然用不着再多说些什么。
“恭喜戴维斯先生!”
“戴维斯先生,恭喜恭喜!”
绮梦璇玑
旧爱逆袭:老公请接招
“恭喜你了,戴维斯!”
“……”
向南等人纷纷站了起来,对戴维斯表示了祝贺。
“恭喜你了,我的朋友!”
闫君豪站起身来,和戴维斯拥抱了一下,他拍了拍戴维斯的臂膀,笑容满面地说道,“将这件北宋定窑的精品古陶瓷收入了囊中,你也算是完成了这次华夏之行的心愿。”
“谢谢你,亲爱的闫,我也很开心。”戴维斯脸上笑容灿烂,“这次华夏之行,我可是有两个心愿呢,如今也只是完成了一个心愿,还有一个心愿没完成呢。”
驭兽狂女:邪王独宠小懒妃 苏漓
朱熙一脸好奇,问道:“戴维斯,你还有什么心愿?说来听听。”
“说实话,这次我来华夏,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来找向专家的。”
戴维斯转头看了看向南,一脸诚恳地说道,“我在哥谭市收藏了不少华夏古画和古陶瓷器,这么多年来,虽然我都尽心维护保养,不过,难免会有一些古画和古陶瓷器受到损坏。古陶瓷器还要好一些,但一部分受损的古画,情况越来越严重了,所以,我想邀请向专家到米国一行……”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兩百七十九章 拍賣會預展 (第一更)相伴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夏爷爷……”
朱熙转过头来,笑嘻嘻地看了看夏振宇,说道,“夏爷爷,原来您也在这里啊!您可是很久都没到我家里去做客了,上次回家时,我爷爷还在念叨您呢。”
“嘿!你这个小猴子,说得你好像刚看见我似的。”
夏振宇哑然失笑起来,他摇了摇头笑道,“你放心,我不会把你卖了的,好歹你也喊我一声爷爷不是?”
向南和闫君豪正好奇着呢,飞机上的广播响了起来,“女士们,先生们,飞机很快就要起飞了,请您在座位上坐好,系好安全带,收起座椅靠背和小桌板……”
夏振宇笑着朝向南等人挥了挥手,笑着说道:“先不聊了,咱们等下了飞机,再好好聊聊吧。”
向南和闫君豪都点了点头,转过身来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好,又系好了安全带,等着飞机起飞。
闫君豪倒是有些忍不住,转过头去看了看朱熙,笑着低声问道:“小朱,你怎么好像有点怕见到夏老爷子似的,是不是以前被收拾过啊?”
笑江湖之血笔传
“嗨,别提了。”
朱熙摆了摆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以前我读初中时很调皮,夏爷爷有一次带着一套十只清代的粉彩春宫图套杯来找我爷爷,我那时候小嘛,还不是很懂这些,看到以后觉得很神奇,就趁着中午夏爷爷跟我爷爷吃饭喝酒的时候,我就把这套粉彩春宫图套杯偷偷带出来玩了,后面,哎,总之很丢人……”
说到这里,朱熙一脸无语,“夏爷爷每次来我家都要笑话我一番,都笑了我十来年了……”
向南听到这里,颇有些忍俊不禁,倒是闫君豪一脸无所谓地说道:“这有什么,我家老爷子以前还带回来过一只清朝道光年间的春宫图碗呢,我小时候也觉得这碗很好看,还天天拿着盛饭吃。”
朱熙听得两眼发亮,一脸感兴趣地问道:“真的吗,真的吗?快说说怎么回事,难道就没人笑话你吗?”
“……”
几个人聊着天,飞机很快就开始起飞了。
鬼步剑
向南扭过头看了看戴维斯,这个老外倒是很悠闲,一个人坐在过道的另一边的座位上,眼睛上面蒙着眼罩,耳朵里戴着耳机听着歌,靠在座位上养着神。
他想了想,干脆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点开游戏,也开始玩了起来。
……
上午十点多钟,飞机抵达了香江国际机场,缓缓地停在了跑道之上。
一群人跟着飞机上的其他乘客一起,下了飞机,出了机场,很快又坐上了闫氏集团香江分公司派来的车子,朝香江万豪海景酒店的方向驶去。
既然在飞机上碰到了,而且都是来参加香江秋季拍卖会的,因此,下了飞机之后,夏振宇也没故意要分开走,而是跟着向南等人一起坐着车,准备先到酒店里安顿好了再说。
夏振宇毕竟也是七十多岁的人了,家里人自然不放心他一个人跑来跑去,因此,他身边还跟着一个看起来老实敦厚的中年人。
夏振宇介绍说,这是他本家的一个侄子,叫夏海,如今算是他的助手。
香江万豪海景酒店,位于维多利亚港一侧,是一家五星级大酒店,站在酒店楼上的房间里,可以俯瞰整个海港,而酒店的后方位置,则是一片绿色的郊野公园,环境优美而又安静。
上次的香江春季拍卖会,也是安排在这家酒店里举行的,当时向南和闫君豪恰好也住在这家酒店楼上,参加拍卖会都不需要出门,可以说是很方便了。
没想到今年的秋季拍卖会也同样定在这家酒店的二楼水晶厅里举行,这样一来,无论是参加下午的预展,还是后天的正式拍卖会,都要方便得多了。
一行人坐着车来到香江万豪海景酒店以后,闫君豪和夏海到酒店前台处办理了入住手续,又领了房卡,然后各自回房间里收拾一下。
闫君豪将两张房卡分别递给向南和朱熙,笑着说道:“回房间稍稍收拾一下就下楼,咱们一起去吃午饭,等吃过了午饭,就到酒店二楼的预展里去参观一下。”
重生音乐传奇 就是芦苇
“好。”
向南和朱熙点了点头,就各自上楼去了。
进了房间以后,向南将换洗的衣物取出来放到柜子里,然后来到洗浴间里洗了把脸,稍稍歇了一会儿,就下楼去了。
金牌主持
霸神 箫亦
因为下午还有事,大家也没太费事,就在酒店附近随便找了家看起来还不错的餐厅,简简单单地吃了一顿午餐,稍稍休息了一会儿,一群人就返回了酒店,径直朝二楼的水晶厅走去。
此次香江拍卖会的预展就安排在二楼的水晶厅里,预展时间在9月23、24日两天,这两天时间里,是收藏家们选择拍卖会竞拍目标的好机会。
因为在正式拍卖时,拍卖会场地很大,除了坐在前面一两排的收藏家有可能看得清楚拍品具体情况外,坐在后面的其他人根本就看不清楚什么,连拍品品相什么的都看不清楚,又怎么能确定这是不是自己喜欢的藏品呢?
而在预展中就不一样了,那些即将在拍卖会上上拍的各类拍品,大多都会安置在玻璃展柜中,供有兴趣参加拍卖会的收藏家们近距离鉴赏和选择。
向南和闫君豪等人走进水晶厅,往里面扫了一眼,大门正对的方位,摆着一排陈列台,陈列台上摆着一个个的玻璃展柜,显得极为显眼,在大厅里的三面墙壁上,则挂着一幅幅古画,在这些古画外面,同样有一个个玻璃框罩着。
也许是到了饭点的原因,水晶厅里此刻人并不多,只有十多二十个人在空旷的大厅里四处张望着,其中有白发苍苍的老者,也有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他们或是背着双手在展厅里走马观看一般地游走,或是弯着腰凑近玻璃展柜,手里还拿着放大镜,神情专注地鉴赏着什么。
夏振宇站在门口扫了一眼,回头看了看闫君豪,笑着问道:“君豪,你有没有看中的目标啊?”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起點-第一千兩百七十二章 新產品銷售總結會 (更新完畢)鑒賞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会议室本来就不大,一下子坐进来二十多人以后,就显得稍稍有些局促了。
不过,向南看着这满满当当的会议室,心里面还是有点小满足的,这可都是自己的下属,emmmm,虽然出了门之后,自己就算在路上碰上他们,也不一定认识,但不可否认的是,现在他们可都是跟着自己混饭吃呢。
压力还是有一点的,如果算上魔都那边的那帮人的话,那压力就更大一些了。
可是,人就应该有点压力,不是吗?
有了压力,才有会努力向上的动力,如果没了压力,只知道混吃等死,那跟一条咸鱼有什么分别?
向南的思想正开着小差,一边的孙福民转头看了看众人,笑了笑,缓缓地开口说道:
“人都到得差不多了吧?那行,咱们也不耽误时间了,现在就开会吧。”
说着,他转头看了看向南和许弋澄,对其他员工说道,“我身边的这两位呢,张伟利和邓维他们都认识了,不过其他同事有些还是第一次见,我就再介绍一遍。”
“我身边的这位,是我们研究所的老板向南,他的名字,想必很多人都听说过,在魔都,有一家向南文物修复有限公司,那也是我们老板开的,另外,公司旗下还有一家文物修复培训学院。”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老板边上的那位,是向南文物修复有限公司的副总,文物修复培训学院的副院长许弋澄,别看许总人很年轻,实际上他跟老板一样,都是文物修复国家级专家。”
老板向南,大家其实都很清楚,毕竟孙福民天天都在这儿,平时也没少提他这个优秀的学生,大家对向南不仅不陌生,反而十分熟悉,颇有点见怪不怪的感觉了。
倒是许弋澄,除了张伟利和邓维这些研究所骨干外,其他人是真的第一次见,也是第一次听说,因此,当他们听了孙福民的介绍,知道这位年轻人居然跟老板一样,年纪轻轻的也是个文物修复国家级专家时,都感到有些好奇。
因此,在这一瞬间,大家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看向了许弋澄,许弋澄则是一脸温和的笑容,对大家点了点头。
这会儿,他倒是正经得很,一点也没有作妖。
“今天我们的会议主题,是新产品销售总结会。”
孙福民目光扫了一眼全场,继续说道,
“大家都知道,9月1日,咱们研究所研发的新产品古画揭展生物酶制剂正式上市销售,新产品一经上市,就受到了各家单位的大力好评,销量更是打破了之前的画芯修复液创下的最高纪录,但在整个销售的过程当中,我们有值得称赞的地方,也有做得不够好的地方,这都需要我们好好总结一番,为以后的工作做好准备。下面,先请邓维将咱们新产品上市的这一个星期里的销售情况,给大家汇报一下。”
邓维听到孙福民的话后,伸手将椅子往里移了移,让自己坐得更直一些,然后才开口说道:
“咱们研究所的新产品古画揭展生物酶制剂自9月1日上市以来,销售量节节攀升,仅在9月1日当天,古画揭展生物酶制剂的销售金额就达到了200万元……”
200万这个数字,对于现在的向南而言,其实并没有多大的意义,不过这仅仅只是一款针对古书画修复的产品,市场局限性很大,而且这还只是一天的销售金额,说起来真的不算少了。
溺宠萌妃,冒牌王妃很嚣张 颜夕枣
异界对抗之星石传说
事实上,古画揭展生物酶制剂的出现,它对古书画修复行业所产生的影响,远远不是一两百万可以比拟的。
邓维汇报完毕之后,张伟利紧接着开始汇报他在生产车间里的一些情况,随后,王明耀则汇报了一下给各家单位快递货物的情况。
作为研究所骨干成员之一,王明耀近期这段时间有些低调,事实上,目前研究所里的两款产品——画芯修复液和古画揭展生物酶制剂,事实上都是由张伟利为主研发出来的,他和邓维只起到了辅助作用,这多少让他感觉有些郁闷,有些沮丧。
婚在旦夕:恶魔总裁101次索欢 兔美仁
他不觉得自己的科研能力会比张伟利差,只能说,没碰到合适的研究项目罢了。
王明耀微微抬起头来,看了坐在对面正中间位置的向南,心里暗暗想道:“合适的研究项目不会从天上掉下来,就算掉下来了,也不一定会掉在自己头上,也许自己应该更主动一点。”
王明耀在想着这些事情时,新产品生产销售各环节的负责人已经各自将自己这段时间的工作情况汇报了一遍,孙福民微微点头,笑着说道:
“这一段时间以来,各位的辛苦付出我都看在眼里,新产品古画揭展生物酶制剂的销售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也是和在座各位的努力是分不开的。咱们研究所遵循的是‘有功就奖,有过就罚’的理念,因此,对于这一次新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有贡献的员工,我们都不会吝啬奖励。”
这话一出,除了张伟利、邓维和王明耀这三位研究所骨干成员之外,其他人都忍不住惊喜了起来。
居然还有奖励!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蝴蝶爱祭 染染池
之前可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这可真的是意外之喜了。
会议室里的员工们一个个都昂起了脑袋,一双双眼睛像是会发光一样,紧紧地盯着孙福民,想要知道公司会发什么样的奖励给大家。
hp之父亲的责任 玻璃豆
“大家都不要急,奖励肯定都会有的。”
孙福民抬起头来,扫了现场一眼,笑呵呵地说道,“研究所里的普通员工,每个人都能拿到2000元的奖金,部门负责人的奖金翻倍,也就是4000块钱。”
这话一出,员工们一个个都喜笑颜开,2000块钱虽然不算多,但对于普通员工来说,也差不多是半个月的工资了,而且这还是‘意外之财’,怎么能不开心?
至于部门负责人的奖金翻倍,那也是正常的,毕竟是领导嘛,拿得多,责任也大。
看了看众人,孙福民又说道:“另外,一个月后,研究所全体外出旅游一次,地点待定。”

超棒的都市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兩百六十三章 惹不起惹不起 (第一更)分享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由于晚饭吃得比较早,等向南回到家里时,也才八点都不到。
向南站在窗前,看着不远处城市里的灯火阑珊处,这耀眼的光芒连夜空中的星星都显得黯淡无光,楼下不时传上来的车鸣声、歌唱声,让这安静的屋子里一下子生动了不少。
站在窗前看了一会儿,向南将杯子里的水喝完,这才转过身来,重新回到了修复室中,继续开始缂织那幅《山茶蛱蝶图》。
这幅缂丝画作,采用了多种缂织技法。比如,山茶花的枝干绿叶,以及盛开的山茶花的花蕊和花瓣是用齐缂法缂织的;蝶翅则是用戗缂法晕色的,而蝶须又是用勾缂法来进行辅助点缀的。
向南坐在缂丝织机前,一边耐心地缂织着,一边思考着这些缂织技法的运用,手上的动作却是丝毫不停。
这一忙就忙到了夜里十点多,向南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慢慢地停了下来。
离开修复室后,向南来到浴室里洗了个澡,换了身睡衣,回到卧室里以后躺下去就睡着了。
……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第二天又在公司里忙了一天,第三天一大早,向南就早早起了床,稍稍收拾了一下东西,下楼吃过早餐后,就打了个车直奔魔都高铁站。
这次回金陵,是因为学校开学了,他得到学校里去报名。
到了这个学期,向南已经是直博生三年级了,可实际上他除了在学校里挂了个名,连一节课都没去上过,说起来还真是羞愧,简直都不好意思对别人说自己还是个学生。
既然没办法来学校上课,那自己好歹也得在核心期刊上多发几篇论文,同时还要好好写自己的毕业论文,别到时候毕业答辩通不过,被迫延期毕业也就罢了,要是直接被学校给清退了,那就太对不起孙老师了,也太对不起自己了。
来到高铁站后,向南取出身份证过了安检,进了候车厅,离自己乘坐的那趟车还有半个多小时才到站,他也不着急,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拿出手机开始玩了起来。
玩着玩着,他忽然感觉有个人站在面前,抬起头来一看,差点吓了一跳,这人不是别人,居然是姚嘉莹。
姚嘉莹看到向南被吓了一跳,忍不住嘴角微微上翘,开口问道:“你怎么也要回金陵?”
“学校开学了,我得回去报个名。”
向南看了她一眼,作势要站起来,问道,“你坐吗?”
“不用,马上要进站了。”
“你不是昨天就请假了吗?怎么今天才回金陵?”
“昨天在魔都还有点事,只能今天回去了。”
风月龙神
“哦。”
向南没话说了,东张西望了一会儿,正好这时候这趟车开始检票了,他赶紧站了起来,将背包拎了起来,对姚嘉莹说道,“走吧,检票了。”
这趟车人不多,毕竟不是什么高峰期,两个人很快就跟在人群后面进了站台。
到了站台后,向南抬手指了指前面的车厢,对姚嘉莹说道:“我在2号车厢,我先过去了啊。”
说完,也不等姚嘉莹反应,就急匆匆地走了,这模样,感觉就好像有人在身后追他似的。
姚嘉莹忍不住撇了撇嘴,低声嘀咕道:“2号车厢了不起吗?我还1号车厢呢!”
向南当然不知道姚嘉莹在想什么,等他走远了几步,这才长松了一口气,跟姚嘉莹站在一起,感觉压力太大了,惹不起惹不起啊!
进了车厢,找到自己的座位后,向南一屁股坐了下来,大喘了几口气,刚刚走太快了,差点喘不过气来。
等整个人缓过来以后,向南又掏出手机来,继续开始玩起了游戏。
从魔都到金陵的高铁很快,向南感觉自己都没玩几把游戏,金陵站就到了。下了车后,他也没耽搁时间,直接在出站口处找了辆出租车,坐上去后就直奔家里赶去。
刚走到半路上,老妈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向南啊,你到哪儿了?”
“在出租车上,快到家了。”
向南想想感觉不对劲,又问道,“老妈,看你这么着急,是有什么事吗?”
“没事,没事!”
老妈连忙打了个哈哈,说道,“我这不是在家里闲得无聊,给你打个电话问一问嘛。那我不跟你说了,你自己路上小心一点。”
“哦,知道了。”
挂了电话,向南忍不住摇了摇头,老妈肯定藏着事,这个电话打得太刻意了。
不过,不管什么事,应该不是什么坏事,老妈总不至于坑自己吧,这一点,向南还是很有信心的。
不再去想这些事,向南继续低下头来玩手机。
过了没多久,出租车就停在了自家小区门口,向南付了车费,拎着背包下了车,很快就上了楼,来到了自己家门口。
如仙
“老妈,我回来了!”
暴虎冯河
向南想也没想,下意识地喊了起来。
喊完他才想起来,老妈右腿受伤了,可不能下地来给自己开门,他又连忙喊道:“老妈你坐着别动,我自己开门!”
说完,他就急急忙忙地从背包里掏出钥匙来准备开门。
还没等他将钥匙插进锁孔,门“咔哒”一声开了,向南急了:“哎呀,老妈,都让你坐着别动了……”
话还没说完,他就愣住了,站在自己的面前的,是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中年妇女,这女人看着自己一直笑,一直笑,笑得向南鸡皮疙瘩都起来。
向南连忙后退了一步,看了看门牌号,没错啊,是自己的家,这门上边,还有自己小学时候贴的“雪峰”烟纸盒呢!
就在这时,老妈在里面喊道:“向南,你还站在外面干什么?还不赶紧进来?”
“哦哦!”
听到老妈熟悉的声音后,向南也不管这陌生中年妇女了,在门口换了拖鞋,就走进了客厅里。
客厅里,老妈依然坐在沙发上,那条打着石膏的右腿搁在茶几上,她看了向南一眼,抬手指了指这陌生中年妇女,笑着说道:
“这是媒……梅姨,是你老妈的老朋友,傻小子,还不快点喊人?”

好看的都市异能 我爲國家修文物 ptt-第一千兩百五十八章 加利特到訪 (更新完畢)相伴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使用3D打印机来制作文物的配补材料虽然要方便得多,但也是需要时间的,小的一个物件,比如戒指可能只需要几分钟,大的物件比如房子,可能需要好几天时间。
李念斌现在对文物纹饰方面的知识并不了解,因此,哪怕有杜晓荣在一旁指点,但他想要将残缺部位完美补全,可能还是需要一点时间的,因此,这件铜制笔筒的补缺材料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打印出来了。
将杜晓荣留在3D打印室里,向南和许弋澄则离开了,临分开前,向南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道:“这个李念斌,你把他放在哪个部门了?”
许弋澄问道:“公司办公室,怎么了,你有新安排?”
“暂时先放办公室吧,按照道理,他这个岗位应该属于技术岗位的,不过咱们这边也没有单独的技术部门,那就只能先这样了。”
向南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忽然说道,“对了,还是要安排他学习一下文物纹饰方面的知识,不要求他必须非常精通文物纹饰的知识,但至少要知道常见文物纹饰的都有哪些,一些基本的纹饰演化,也是需要了解的,要不然的话,他在这边就只能单纯是个工具人了,我想他自己也不一定愿意这样。”
“这个简单,到时候我让古陶瓷修复室和青铜器修复室这边先拿一份纹饰资料给他,然后让覃小天和杜子俊带带他就可以了。”
许弋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这个小伙子学习劲头还是蛮足的,估计用不了多久,他不用别人盯着就能自己上手了。”
“那当然是最好的。”
向南笑了笑,转身回到办公室里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刚想打开电脑看看新闻,办公室外面就有人敲响了门,紧接着,门被人推开了,焦佳探进头来,朝向南一笑,说道:
在我买下银河系之前的日子 银色徽章
“老板,外面有个老外来找你。”
老外?是戴维斯来了吗?
“好,我知道了。”
向南将茶杯往边上一放,站起身来,走出了办公室。
刚一出去,还没看见人呢,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大笑了起来:“哈哈,向,没想到会是我吧?噢,看看你那吃惊的样子,我真是太开心了!”
“加利特,我的老朋友,我可不是吃惊,我是看到你太开心了。”
向南一脸笑容地迎了上去,和加利特轻轻拥抱了一下,他笑着问道,“加利特,我们到那边坐下来,边喝茶边聊吧。”
说着,他又对一直站在一旁的加利特的助理王依依小姐点了点头,笑道,“王小姐,好久不见。”
王依依朝向南笑了笑,道:“好久不见。”
到会客室里各自坐下后,焦佳也很快将泡好的茶端了上来。
向南看了看似乎比以前发福了的加利特,开口问道:“,对了,加利特,你什么时候到魔都的,怎么都没提前告诉我一声?”
“我是前天才到的魔都。”
加利特笑呵呵地说道,“向,我要是把行程告诉给了你,那你见到我之后又怎么会吃惊呢?”
“好吧,我承认我吃惊了。”
向南耸了耸肩膀,笑着说道,“不过,你到魔都来,应该不只是为了让我大吃一惊的吧?”
“那当然,其实我这次来华夏,是来视察一下之前投资的几家分公司的经营情况。来魔都这边,只是顺道经过的。”
加利特撇了撇嘴,说道,“你可千万别以为我真的那么闲,可以到处跑来跑去,实际上,我需要做的事情可多着呢。”
“可我记得,你去年到华夏这边来视察时,好像不是这个时间……”
“呃,是的,是的!可是,谁让香江今年没有春季拍卖会,却多出了个秋季拍卖会呢?”
“……”
向南一脸无语,好嘛,明明是你自己想参加拍卖会,故意把视察分公司的时间改在了拍卖会之前,反倒怪起拍卖会的时间改掉了。
向南和加利特认识也有两三年了,两个人也挺合得来,聊起来也都很愉快,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
向南本打算请加利特和王依依到楼下饭店里去吃,不过加利特摇了摇头,笑道:
“向,你的公司里应该也有食堂的吧?我们就在食堂里吃好了,也让我尝一尝,你公司食堂的饭菜是什么口味的。”
“加利特,你确定吗?”
向南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王小姐也许吃得惯,就怕你会不习惯。”
“没问题!”
加利特摆了摆手,说道,“这段时间,我天天都在吃华夏菜,也许我已经爱上这个口味了。”
看到他这么坚持,向南只好带着加利特和王依依一起来到食堂,然后分别给他们打了一份饭菜。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向南从来不会亏待员工,食堂里的饭菜还是很丰盛的,比如今天的菜就有辣子鸡丁、鱼香肉丝、麻婆豆腐,外加一个冬瓜排骨汤,此外,每个人还有一根香蕉,或者一个苹果。
加利特看着餐盘里色泽棕红油亮的辣子鸡丁,颜色红亮、汤汁浓郁的麻婆豆腐,顿时食欲大开,他一脸开心地对向南说道:“向,你们食堂厨师的水平好像很不错,这些菜看起来很美味!”
向南笑着说道:“你要是喜欢,可以多吃一点,我们食堂是免费供应餐食的。”
“好,那我们就吃饭吧。”
加利特说完,拿起一把勺子就埋头吃了起来。
……
几分钟后,加利特面红耳赤、满头大汗,张开嘴吐着舌头大口呼吸,苦着脸喊道:“噢,向,你们食堂的菜,真的是太辣了!”
……
“这些饭菜虽然很辣,但是味道还真不错。不管如何,今天都是一次难忘的体验,我会想念这种感觉的。”
午饭过后,加利特喝了好几杯水,才稍稍缓解了一下嘴里火辣辣的痛苦,他对向南说道,
“向,下午我就得去深镇那边的分公司视察了,下个月的香江秋季拍卖会上,希望我们还能再次碰面。”
“只要我公司这边不是太忙,我大概率会去的。”
向南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到时候我们再电话联系。”

t59ud精彩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起點-第一千兩百三十九章 一切皆有可能 (第一更)讀書-aaui1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交代了肖顺义几句注意事项后,向南刚走出空修复室,就看到古书画修复室的汪晓鸥正在自己办公室门口探头探脑,似乎是在找自己。
向南走了过去,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问道:“你找我?”
汪晓鸥被吓了一跳,回过头来发现是向南后,脸上顿时堆满了笑容,说道:“是啊,老板,康主任让我来告诉你,金陵那边的古画揭展生物酶制剂已经到了,他正准备试验一下,看看效果。”
“就收到了?走,去看看去!”
向南一听,眼睛顿时亮了,他赶紧转身朝古书画修复室那边走去。
只怪我们太偏执
汪晓鸥一愣,很快反应过来,也急忙跟了上去。
古书画修复室里,康正勇正站在大红长案的一侧,案上平摊着一幅他自己之前随手临摹的一幅《胡人献马图》,他手底下不慌不忙,正有条不紊地将这幅临摹作品上的天头、隔水、地头、拖尾等装裱一一拆除下来。
听你说我讨厌这个悲伤的世界 南谷央
在康正勇正对面的一侧,付洪涛和杭鸿军两个人站在那儿静静地看着,一言不发,而另外两位新来的古书画资深修复师于章吉和王端明,则站在康正勇左右两侧,脸上也是一副好奇的神色。
看到向南进来了,一群人都忍不住看向了向南,于章吉和王端明想要上来跟向南打个招呼,不过向南摆了摆手,示意大家不要打扰康正勇,先看完了演示再说。
康正勇的动作很娴熟,没多长时间,他就将这幅《胡人献马图》的装裱给拆干净了。
当然了,他跟着向南学习古书画修复技艺以来,几乎每天都泡在书画堆里。刚开始的时候,向南还专门跑到古玩市场里去买那些不值钱的残破画作让康正勇练手,可以说,如果不论古书画质量,单论数量的话,他上手修复过的古书画的量比绝大多数资深修复师都要多,拆除装裱速度快那也是练出来的。
做完这些之后,他对汪晓鸥吩咐了一声:“小汪,你去打一盆清水来。”
汪晓鸥应了一声,屁颠屁颠地去打水了。
直到这时,康正勇才看到向南,他眼睛一亮,一脸欣喜地说道:“老师,我刚刚才看到金陵那边寄过来的古画揭展生物酶制剂,之前就听师公说过这款新产品,一直就想着试试效果,看看是不是真的像师公说的那么神奇!”
向南看了看围在一边的几位古书画修复师,笑着说道:“你试试看吧,我估计大家都很好奇。”
冷帝的亲亲甜妻 孟小雪
“好,那我开始了。”
这时候,汪晓鸥已经端着一盆水放在了大红长案上,康正勇也不耽搁,将快递盒拆开,从里面取出一只扁扁的塑料小瓶,真的就只是比滴眼液的瓶子大了一点点。
康正勇看了这瓶子愣了一愣,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他也不迟疑,伸手将瓶盖拧开,往盆中的水里滴了三五滴生物酶制剂。
随后,他从身后的墙上取下一支大排笔,放在加入了古画揭展生物酶制剂的清水里蘸了蘸,然后轻轻刷在那幅《胡人献马图》的背面,一直到这幅画作完全被浸透了,康正勇这才停歇了下来。
小人物的日常 清水出
他将排笔搁在一旁,笑着说道:“好了,说明书上说用排笔刷过之后,要等上十分钟,等古画揭展生物酶制剂发生作用,那我们就先等等好了。”
围观的众人都舒了一口气,于章吉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有些好奇地看向向南,问道:“老板,这什么生物酶制剂,是你研发出来的?”
“不是我,是金陵大学的几个博士。”
向南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在金陵那边成立了一家文物修复研究所,专门研发这一类产品,之前的画芯修复液,也是那边研制出来的。”
“还是老板你有想法,像我们这些人,就光知道埋头修复文物了,根本就不会想着要去研发什么产品。”
于章吉一脸敬佩,他想了想,又问道,“对了老板,你之前看过这个生物酶制剂的演示,它真的像康主任说的那么厉害?”
说着,他伸出手指了指大红长案上的那幅《胡人献马图》,继续说道,“就这么滴几滴,拿排笔刷一刷,命纸和画芯就能够自动分离?”
向南笑了起来,还是没有直接回答他,只是说道:“再等几分钟,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掮客 小說
于章吉一愣,不过很快就释然了。
也是,自己本来心里就抱着不相信的态度,因此,不管别人怎么解释,只要自己没看到真相,自己心里面终究还是会有怀疑的。
遥许城诺
是啊,从古至今,揭覆背纸、揭命纸,这都是让无数文物修复师头疼不已的一道工艺,哪有可能那么容易就被几滴跟清水一样的液体给解决了?
反正他是不那么相信的。
就在于章吉脑海里翻江倒海的时候,康正勇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好了,十分钟时间到了。”
于章吉心里一惊,赶紧回过神来,又伸手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两只眼睛紧紧紧着康正勇的动作。
康正勇也有些激动,他转身从柜子里拿来几条干燥的白毛巾,将长案上的那幅画作上多余的水分吸走,然后伸手小心翼翼地捏起画作的一角,两根手指轻轻一捻,将画芯和命纸分开一点,然后提着画芯的一端,慢慢将整幅画作整个地凌空提了起来,轻轻一抖。
皇气
只见画芯背后的命纸就好像落叶一般,随着这轻轻一抖,缓缓地和画芯自动分离开来,飘落到了地上。
这一刻,整个古书画修复室里一片寂静。
于章吉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目光随着那缓缓飘落的命纸移动,最终定格在了地上,表情惊诧且难以置信。
站在他对面的王端明则是微微张大了嘴巴,一副受了惊的模样,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一切。
付洪涛、杭鸿军和汪晓鸥则要淡定得多了,他们虽然有些激动,但似乎心理上对这一切还能接受:
不就是让命纸和画芯自动脱离了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在老板手底下,一切皆有可能!

o2wdw妙趣橫生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兩百三十七章 咄咄怪事 (第一更)閲讀-5zwxc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好,好!”
看着向南从背包里拿出一罐茶叶来,黄云轩脸上忍不住笑开了花,还是向南知道心疼人啊,这个学生没白教!
想了想,他又问道,“你这么去了博临,估计也没少修复文物吧?”
“是给当地的收藏家修复了一批残损的文物。”
向南一听,忍不住苦笑了起来,有些无奈地说道,“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儿得来的消息,我一到博临就被那些收藏家给请走了,还是借着‘交流文物修复技术’的理由,连拒绝都不好拒绝。”
“这就说明,哪怕是在国外,你也有不小的名声了。”
黄云轩哈哈大笑起来,他说道,“这是好事,没什么可烦恼的,多少人连羡慕都羡慕不来呢。”
“哦,对了。”
向南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对黄云轩说道,“老师,我这次去博临帮人修复文物后,还拿回来了一幅缂丝《蟠桃献寿图》,这件缂丝画作的题签上面写的是‘宋代’的,不过我仔细查看了一下这幅《蟠桃献寿图》的缂织技术和经纬密度,觉得这应该是一幅元代的作品。”
“元代的缂丝《蟠桃献寿图》?”
绝对死亡游戏 俺有两杆大狙
黄云轩一下子来了兴趣,连连催促道,“你带了吗?快拿出来看看!”
“来得比较匆忙,一下子给忘了。”
向南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要不等过两天我再带过来给老师看一看。”
“你小子,就知道吊我胃口!”
黄云轩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叮嘱道,“那你可记得了,下次来一定要带过来,要不然我可不让你进门!”
“知道了,知道了。”向南赶紧点头。
在黄云轩的办公室里又坐了一会儿,向南就告辞离开了,黄云轩这两天还要忙着修复纺织品文物,筹备博物馆的展览,可没那么多时间陪向南坐在那儿闲聊。
从办公楼里出来,向南也长舒了一口气。
思念都伤人 郑媛
他这次过来,主要是看一看黄云轩老师的精神状态怎么样,看到他跟以前没什么两样,那他自然不会再傻乎乎地提起李明宇辞职离开的事情,免得又让黄老师心情抑郁。
要知道,黄老师在李明宇的身上可是费了不少心思的,教导了两三年,好不容易才考了个纺织品文物修复师的资格证,结果拿到证书才过了半年,李明宇就辞职转行了,这件事对黄老师的打击还是蛮大的。
最关键的是,李明宇还是黄老师朋友的孙子,这件事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他朋友解释。
不过,看黄老师现在的心情状态还不错,向南还是放心了不少,这件事以后不提也罢。
从办公楼里出来,向南正打算回去,迎面碰见了黄老师的另一个学生,自己的便宜师兄王大强。
“诶?向南,你从国外回来了?”
王大强打量了向南一番,笑着问道,“这次是过来看望老师的?”
“师兄好,我前两天才刚回来的。”
向南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刚刚已经去看过老师了,看他状态还不错,我也就放心一些了。”
“这段时间还好,前段时间整天阴这个脸,谁要是稍稍犯点错,铁定是一顿臭骂!”
王大强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都怪李明宇那个混蛋!”
向南:“……”
得,李明宇这小子辞职,自己是舒服了,结果把之前的老师、同事都给得罪完了。
神偷娇妻不要逃
这小子可真惨!
不过,话又说回来,李明宇离开魔都历史博物馆,心里面肯定有数的,以后大概率是不会再在这边露面了,估计得罪了别人他也不在乎。
官亨
活在霍格沃茨 精密计算
没跟王大强多聊,向南和他小聊了几句,便各自分开了。
从魔都历史博物馆里出来,向南没有回公司,而是径直来到了文物修复培训学院。
文物修复培训学院里,如今的人气比起刚开校的时候,可要好上太多了。
校园里有不少学生模样的人来来往往,三五成群,有说有笑,一侧的露天篮球场上,几个光着上半身的年轻人正在场上激烈对抗,挥汗如雨。
向南在校园里走了一圈,四处看了看,这才来到办公楼里,走进了院长齐文超的办公室。
“哟,大老板来了?”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齐文超正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前,戴着老花眼镜看文件,一眼瞄见向南来了,顿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开玩笑似的说道,“大老板来视察工作,也不提前通知一声,我也好安排人迎接啊!”
“齐老爷子,您这是在寒碜我啊!”
向南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您再这样,那下次我可不敢来了。”
“你本来就是大老板嘛,我又没说错!”
齐文超呵呵笑了起来,说道,“坐,坐!这段时间把我给忙的,都没时间煮茶了,正好你来了,我也偷个懒,煮个茶过过瘾!”
“正好我给您带了点茶叶,您煮一点尝一尝?”
道门奇事 名叫教主
向南从背包里拿出一罐茶叶来,递给齐文超,补充了一句,“这是山上的野茶,是一个朋友给的。”
“是吗?那是得好好尝尝。”
齐文超接过茶叶,打开来闻了闻,一脸欣喜,“不错,香味很浓郁,就是不知道泡了茶以后口感怎么样?不管了,尝了再说!”
妻纲凶猛:教主,快趴下
少年的逆袭
齐文超也不再多说,将茶叶往边上一放,给茶壶装满了水,就开始烧了起来。
向南坐在一边看着老爷子忙碌起来,无论是身体状态还是精神状态,似乎都比以前要好了一些,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
原先向南将齐文超请出来担任文物修复培训学院的院长,是打算让他挂个名了事的,不过齐文超倒是不愿意占着茅坑不拉屎,自从开校典礼之后,他一直都忙碌着文物修复培训学院的各项事务,甚至连学院里的招生、课程设置、教师招聘这一类的小事,他都要过问一下。
齐文超的身体状况之前并不是很好,一直都在京城那边养着,向南原本还有些担心,特意交代了许弋澄要多照顾一下他,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齐文超有事情做了之后,状态反而比以前更好了。
这真是咄咄怪事!

fys7x优美都市言情 我爲國家修文物 txt-第一千兩百三十六章 惹不起,惹不起 (更新完畢)熱推-ip8iw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好,这件事我会尽快处理好的。”
许弋澄笑容灿烂,点了点头,想了想,他又问道,“对了,这两片补块怎么处理?不需要将这件青花釉里红大天球瓶先配补起来看看效果再说吗?”
“这件大天球瓶之前是姚主任粘接的吧?”
向南只看了几眼,就知道这只青花釉里红大天球瓶是姚嘉莹的“手笔”,除了她之外,修复室里的这几位男同胞在修复古陶瓷时,除非已经修复得差不多了,要不然整个器身不会那么干净,多多少少都会沾上一点粘合剂、涂料等等杂七杂八的东西。
姚嘉莹毕竟是个女孩子,爱干净也是正常的。
向南看了她一眼,笑着说道,“那就辛苦姚主任一下,再把这两片补块配补起来,到时候再看看效果。”
逆天神帝 剑意墨江南
姚嘉莹撇了撇嘴,一脸不开心的样子,小声嘀咕了一句:“搞这么麻烦,当初直接把3D打印机买回来多好,还省得浪费那么长时间。”
许弋澄听了,“嘿嘿”直乐,对着向南挤眉弄眼。
向南:“……”
这话里的意思是,怪我咯?
诶,对了,她昨天不是请假去相亲了吗?看她脸上这一副别人欠了她八百万的表情,这是相亲失败了的意思?
古代 隨身 空間
惹不起,惹不起!
围在陈列台周围的众人这时候也都散开了,一个个都回了自己的工作台,继续做事去了。
向南扫了一圈,也转过身离开了这里,回自己的办公室去了。
刚在办公室里坐下,孙福民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向南,古画揭展生物酶制剂的试用品已经开始生产了,我也给你们公司这边邮递了一份,到时候你们先试用一下,看看效果怎么样,到时候再给我们反馈。”
“这么快就生产出来了?”
向南手里拿着杯子正准备泡茶,听了他的话后有些惊讶。
“还好吧,在生产线那边,张伟利其实还进行过几次调试,要不然昨天就该出来了。”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孙福民似乎很开心,笑呵呵地说道,“这一次我们打算将试用单位的范围扩大一点点,争取一炮而红,毕竟这一款揭展剂可比上一款的画芯修复液的效果要好得多了,可以大大降低古书画修复的难度,同时也能提高古书画修复的速度。”
“嗯,从上次张伟利的展示情况来看,确实效果相当不错。”
向南点了点头,开玩笑似的说道,“那我提前祝贺老师新产品上市大麦了!”
“哈哈,同贺,同贺!”
色色 小說
孙福民大笑起来,说道,“那你们这两天注意查收一下快递,我这边就先不跟你聊了,一会儿还要跟几个老朋友通通气呢。”
“好,那老师您先忙,要注意身体啊!”
挂了电话,向南心里也是很兴奋,这款古画揭展生物酶制剂,当初只是他脑海里的一个念头,没想到张伟利这群人还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产品研制出来,简直是不可思议。
要知道,古书画修复工艺里,揭覆背纸、揭命纸实际上并没有太大的技术含量,但这道工艺却是让无数古书画修复师们一直都很头疼,因为无论是揭覆背纸还是揭命纸,都是极需要耐力、极考验专注力的,稍稍分神,就有可能将画芯撕裂,甚至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如今有了这款古画揭展生物酶制剂,只需要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就可以毫不费力地将覆背纸或命纸和画芯分开,这无疑会让众多的古书画修复师们欣喜万分。
收回思绪,向南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然后在办公桌前坐了下来,随手打开电脑,上网看了看新闻,顺便查了点资料,一转眼就到了中午。
在公司里吃过午饭后,向南又歇了一会儿,眼看着差不多到两点了,他这才将电脑关掉,拎起背包就离开了公司。
毒宠神医丑妃 裔蝶
午后的阳光很炙热,将水泥地面都晒得有些发烫,一辆辆车子在马路上来回奔跑,像是一个个不知疲倦的赶路人,在为着生活不停奔波。
不远处缓缓驶来一辆播放着音乐的洒水车,车身后面架着炮筒一样的喷水器,斜斜向着天空喷洒着毛毛细雨一般的水雾,阳光从水雾中穿过,呈现出一道小小的彩虹,紧跟在洒水车的身后,愈行愈远。
向南后退几步,远离了路边,等着洒水车开过去后,这才紧了紧肩上的背包,继续往前走。
没过多久,向南就来到了魔都历史博物馆的大门口,他也没有停下来,径直朝着展厅后面的办公楼走去,很快就来到了黄云轩老师的办公室门口。
办公室的门关着,向南正要抬手敲门,门里面忽然传来一阵响动,紧接着门就被打开了,一张老脸出现在了门后边,可不就是黄云轩吗?
黄云轩一抬眼就看到了向南,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就反应了过来,脸上露出了笑容,开口问道:“向南?你怎么来了?快进来,快进来!”
说着,他就赶紧将门打开,侧身让到了一边。
“好久没来看看老师了,今天刚好有空,就过来看一看。”
洪荒青莲圣卷 怕老婆
向南一边往里面走去,一边笑着问道,“老师最近还不错吧?工作忙吗?”
捡只狐妖去修仙 妖狐魂殇
“这段时间稍稍有点忙,这不是暑假了吗?博物馆这边正在筹备一个展览,最近这几天都在加班加点,赶着修复一部分纺织品文物。”
黄云轩笑了笑,说道,“上次听人说你去博临了,我还以为你没这么快回来呢。”
“上次是华夏文物学会组织的一个访问团,在博临那边就待了半个月时间,已经回来有两天了。”
向南将背包解下来放在一边,见黄云轩拿出杯子要给自己泡茶,他连忙说道,“老师,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凌凡跃仙
说着,连忙走上前去,从黄云轩手里抢过杯子,也没放茶叶,就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
郡主大人千岁 夙夜梦寤
端着水回到沙发上后,向南笑着说道:“知道老师爱喝茶,我这次从京城回来的时候,还专门从一个朋友那里拿了点野茶,老师有时间可以尝一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