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第九特區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第九特區笔趣-第一九一一章 有人打擂,有人看戲相伴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老三角地区,河口山脉附近的独立第一师指挥部内,秦禹跟大牙通完电话后,第一时间联系了顾言:“大牙刚刚打来电话,说五区的前沿部队,已经向河口方向移动了。”
“这个我知道,东北战区的一个军,也在向我们的防区移动。”顾言停顿一下说道:“我们去见一下浦司令吧。”
“好,去一趟勐罕。”秦禹点头应道:“老浦光答应给咱让出战场不行啊,他多少也得跟着放几枪意思意思啊。”
“这个我觉得倒不是啥问题,”顾言客观地评价道:“浦瞎子还是有气节。他妈的,五区想要在老三角地区进攻我们,这对任何一个军事政权来说都是屈辱的。浦系一定会反击,只不过会有多大力度,咱们就不清楚了。”
“聊聊吧,看他啥意思。”秦禹回。
“好,浦系司令部见。”
“嗯,就这样。”
双方沟通完毕,秦禹转身看向小丧和察猛说道:“走了,去一趟勐罕,会晤一下子浦司令。”
……
九区,松江。
中央大道,198号主楼顶层,冯玉年在单独打完电话后,返回了办公室。
屋内烟雾缭绕,警署的高管聚在一块,已经焚烧了一切可以销毁的资料。
“都吓了一跳吧。”冯玉年背手看着众人说道。
大家伙讪笑,谁都没有接这句话。
“不是每一回,都能这么幸运的,多事之秋,诸位也都低调点吧。”冯玉年拿话点了一下大家,才迈步向外走去:“把这儿处理干净,让市政驻防团的人,和军监局松江站的人一块进来吧。你们只维护现场秩序,他们之间如果有啥冲突,跟警署没关系。”
聊斋异版之红莲
“知道了。”众人点头。
“署长,还有个事儿……。”一位中年迈步追了上去。
“怎么了?”冯玉年回头。
中年扭头看了一眼四周,低声说道:“呃,柜子里还留了一些有关于二战区各单位,以及刘维仁、郑开部队的资料,这个……我们怎么处理,是放在原处不动,还是……?”
“资料都是哪方面的?”冯玉年问。
“啥都有。”中年快速回道:“有二战区后勤单位倒卖军需物资的,也有刘维仁部队协助地方走私违禁品的,还有郑开部队的一些军官,暗中倒卖有关于一战区沈系、沙系情报的……。”
冯玉年停顿一下回道:“这个年头,谁都不是圣人,你犯错的同时,也要允许别人犯错啊。看到了……就烧了吧。”
中年怔了一下:“明白!”
冯玉年没再吭声,手里拿着所有关于冯系的资料,快步离去。
“唉,咱们冯署还是比较同情二战区的。”中年感叹了一声。
“毕竟冯系是隶属于二战区的,上层平时都有来往,顺水人情的事儿,冯署心里是有数的。”副署长轻笑着回了一句。
……
冯玉年拿到资料之后,并没有选择见马老二等人,也没有与市政直属驻防团的人接触,而是第一时间从后门离开。
十几分钟后,李宏斌接到了楼内副署长的电话,站在指挥车旁边连连点头说道:“明白,明白。好,好,我知道了。”
电话挂断,李宏斌快步走到大门前,冲着马老二,以及驻防团团长说道:“我接到上层命令了,里面的现场已经初步排查完毕,你们两个单位可以进去,但人数不能太多,要保证案发现场完整。”
马老二冲着李宏斌面无表情地问道;“冯署在里面吗?”
“没有。”李宏斌摇头。
“好。”马老二应了一声,扭头冲着宝军等人喊道:“技侦队,来二十个人,跟我进入现场。”
说完,宝军点了技侦队的二十个人,率先跟着马老二奔着主楼走去,根本没有理会后面的驻防团团长等人。
龙符 虫族魔法师
……
主楼大厅内,马老二冲着警署的人亮出了证件,话语简短地说道:“我要提一个人。”
“提谁?”
“叶琳。”马老二话语简洁地说道:“我接到上层命令,她交由我们松江站负责了。”
“这个……!”警署的人有些为难,回头看向了大队长。后者在走廊方向停顿了一下,冲他点了点头。
“她在地下室。”警署的人说完,让开了身位。
“谢谢。”
马老二礼貌地回了一句,迈步带着众人,直接向地下室走去。
中介者
潮湿的地下室走廊内,一股血腥味刺鼻地弥漫着,马老二等人面无表情地戴上手套,绕开警员拉的警戒线,以及划的证物地线,小心翼翼地走到了走廊深处,找到了叶琳。
“咣当!”
两名军情人员用工具撬开了铁栏杆门,马老二走进去,伸手脱掉外套,批在了叶琳肩上:“啥事儿都没有了。”
叶琳看了马老二一眼:“……外面情况怎么样?”
“怎样也不会影响到你了。”马老二淡淡地回道:“一会你什么都不要说,跟在我后面就行。”
“好!”叶琳点头。
说完,一行人快步向外走去。
数十秒后,众人出了地下室,市政直属驻防团的团长带着十几个军官,以及士兵冲了过来。
“你们不能带她走!”团长直言说道。
“让开。”马老二挡在叶琳前面,眉头轻皱地回道。
“我说了,她不能走!”团长面色冷峻的强调道:“我接到上层命令,她是枪杀邓俊站长的直接嫌疑人,任何人都不能带她走。”
“巧了,我也接到了军监局总部的命令,”马老二看着他回道:“有关于邓俊被枪杀一案,现在交由我们松江站负责。”
“给我下达命令的是军部总政司令部,”团长强调着说道:“她现在肯定不能走!”
马老二稍稍停顿一下,话语简单而又直白地回道:“对我来说,除了军监局的命令,我谁的也不认。你给我让开!”
“马老二,军部总政的命令你都不认,你他妈要造反是吗?!”团长后面的一名上尉军官,直接上前吼道:“你想干什么?”
“让开。”马老二伸手直接将其扒拉到了一旁。
“马老二,你要硬走,今天事儿大了。”团长迈步上前。
上尉军官往前跨步,伸手就要推马老二:“你他妈的……!”
“哗啦!”
宝军拔枪,撸动枪栓一气呵成,直接将枪口顶在了上尉军官的脑袋上:“你再动一下,我打死你。”
“我最后再说一遍,给我让开。”马老二指着对方团长,声音平淡地说道。
与此同时。
九区,奉北。
沈万洲快步走在军部总政大楼的走廊内,表情平淡地吩咐道:“让城关驻防团封城,派沙中伟的部队进城。”
“是!”参谋长立即点头回应。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第九特區-第一九一零章 198號內的秘密熱推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198号大院门口,市政直属驻防团的人,还在于新元区警司的人争辩,他们想进入现场。
警司的指挥车旁边,李宏斌拿着电话,低声冲冯玉年汇报道:“领导,是的,驻防团的人想进现场,估计是接到了上层电话,想扣住叶琳,保护证据……!”
“大院内是什么情况?”冯玉年问。
“我们的人已经初步排查了现场。”李宏斌语速很快的回道:“ 枪击邓俊案的直接嫌疑人,全部被杀,但地下室内一些其他案的嫌疑人,也有伤亡。”
“叶琳没事儿?”冯玉年皱眉问。
“是的,她没事儿。”李宏斌点头。
冯玉年思考一下回道:“让驻防团的人进去吧。”
“呃……领导……!”李宏斌停顿一下,迈步走向更远的地方,再次压低声音说道:“咱们新元区警司的人,进入现场后,第一时间检查了主楼顶层的爆炸区……本来是想,看能不能找到点有价值的线索,但……但没想到,发现了一点其他东西。”
夏 龍
“什么东西?”冯玉年皱眉问。
“您到现场再看?”李宏斌没有在电话内明说。
冯玉年斟酌半晌:“好,我马上到了。”
“那驻防团这边……!”李宏斌问出了半句。
“你找借口拦一下,我到了再说。”冯玉年回。
“好!”
说完,二人结束了通话,李宏斌转身回到人群中央,再次冲驻防团的团长说道:“不好意思,我没有联系上署长,你们不能进去……!”
“你们到底啥意思?!拦着我们干什么?”
“你不用跟我喊,要么你直接给军部总政打电话,让他们跟警署沟通,我只要接到了命令,马上就可以让你们进去。”李宏斌背手回道。
团长咬牙看着他:“行,你等着!”
说完,团长拿着手机走到了一旁。
大约十五分钟后,警署的车队赶到了198号大院,绕过拥堵的正门街道,从后侧入口开了进去。
李宏斌接到消息后,立马屁颠屁颠的带人跑进了主楼,而这时冯玉年等警署内的核心领导,也已经从后门走了进来。
“发现什么了?”冯玉年问。
李宏斌跟上来,低声回道:“顶层的杨程办公室,机密档案室,全部被炸开了,里面的一些资料肯定有外流……我们检查现场的时候发现……杨程搞了不少单位的黑料,其中有……!”
冯玉年闻声猛然看向了李宏斌。
“匪徒跑了之后,还没有其他单位来过楼上。”李宏斌立即说道:“我们已经控制住了。”
“上去看看。”冯玉年闻声加快了步伐。
几分钟后,主楼顶层的一间办公室内。
漫威世界的咸鱼
李宏斌摆手让警员们把一大堆资料拿了进来,放在了桌上。
“你们先出去,去旁边搜查现场。”冯玉年身边的人,冲着技术组的人摆了摆手。
众人离去,李宏斌动作自然的关上了门。
桌子旁,冯玉年坐在椅子上,打开了几份摆在最上面的资料。
众人站在一旁,默不作声。
冯玉年眉头轻皱的迅速浏览着资料,看了能有两三分钟后,脸色很难看的冲李宏斌问道:“这些资料你怎么发现的?”
“杨程,以及其他高层,还有机密档案室的柜子,全部被炸开了。”李宏斌低声说道:“……我……我也好奇,杨程弄了这么多人,在这儿都干些啥工作,所以就让人甄别了一下,没想到还真发现了这些东西。”
冯玉年思考半晌:“关于二战区,郑开部队,刘维仁部队,后勤单位的资料有吗?”
“有一点,但很少。”李宏斌回。
冯玉年伸手将两份看过的资料,摆在了旁边,随后指着其他资料说道:“你们都看看吧,杨程对你们的关心程度,比我都强啊。”
警署的众高层,闻声立即凑上前来,开始低头翻找桌上的资料。
冯玉年伸手拿起单独抽出来的那两份资料,转身看向李宏斌说道:“一会你下去,继续拦着驻防团的人进来。”
“好!”李宏斌点头。
话音刚落,新元区警司的大队长走了进来,语速很快的冲冯玉年的说道:“署长,军监局松江站的人到了,他们要进入现场!”
“让他们先等着。”冯玉年回了一句。
“好!”大队长点头。
冯玉年左手拿着资料,右手拿着电话,迈步走进了卧室里侧。
办公桌旁边,七八名警署核心领导,脸色都非常难看的交流了起来。
“我艹他妈的!”一名中年松了松领口,口吐莲花的骂道:“这个杨程挺卑鄙个人啊,我还帮他办过事呢,这王八蛋连我资料都搞!”
“搞你啥了?”
“搞我找小老婆,收受江南区白马会的贿赂资料……这都他妈是捕风捉影的事儿,他还当真了。”中年红着眼珠子骂道。
“这个杨程太TM阴了,幸亏小李的人先控制现场了,不然这些资料外流,我们都得摊上麻烦。”另外一名瘦弱的男子,也扶了扶眼镜骂道。
“这些资料咋处理啊?”
“艹,署长都进屋了,你说咋处理?烧了,烧了,快点!”
“小李啊,他这儿电脑里是不是有备份啊?”
“……我也不知道啊, 电脑打不开。”李宏斌回。
“保险起见,检查一下,把硬盘什么的全抠出来销毁!”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蹲在地上,就把有关于警署内部,以及涉及到自己的资料,全部集中销毁。
室内。
冯玉年拿着电话,低声说道:“我身上没什么,也不怕他查,但杨程搞了不少冯系军官的资料,也有你们单位的。”
电话内,冯济沉默半晌后说道:“是杨程,还是章江,亦或者是司令部啊?”
“这谁清楚?”冯玉年摇头。
“……这个198号难怪会被人打掉,做事儿太过了。”冯济皱眉回道:“我个人也不怕他查,但单位不行啊……你看着处理一下。”
“好!”冯玉年点头。
楼下。
马老二穿着风衣,带着手套,拿着电话说道:“我到了,董副局长!”
“等着,看冯玉年怎么处理!”董副局长低声回道。
“明白!”马老二点头。
……
老三角地区。
庚 新
大牙拿着军用通信设备,语速很快的冲秦禹说道:“东北战区的前沿部队,已经向我们这边移动!”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第九特區 愛下-第一九零九章 一環套一環的部署閲讀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198号大院外围。
小峰拿着对讲机,再次问道:“处理完了吗?”
“一队任务结束。”
“二队任务结束。”
“三队在狙击院内留守士兵!”
对讲机内传来了报告之声,小峰停顿一下回道:“楼顶,三队,火力掩护,一队二队把尾巴处理干净,按照预定计划先撤。”
“收到!”
“收到!”
魔门毒女 十七月
“……!”
……
“轰隆!”
数十秒后,198号大院的主楼发生小规模爆炸,杨程等高级军官的办公室,变得一片狼藉。与此同时,斜对面楼顶天台,掩护小组火力全开,开始袭击院内的留守士兵。
又过了一会,一队二队分别从主楼后侧撤出,炸开大院围墙,一路向北逃窜。
一生空空切切如梦 濡辰
院内,枪声激烈地响了不到两分钟后,负责掩护的三队,在被击毙五人的情况下,稍显狼狈的也逃了出去。
斜对面的顶楼上,狙击手,RPG发射手,迅速清理痕迹,顺着预定好的路线逃离。
外围,小峰收起笔记本电脑,以及各种通讯设备,冲着司机说道:“找个地方弃车离开。”
“是!”司机缓缓开车离去。
三队人马,在向北逃窜不到两公里后,钻进了一处胡同内。
“唰!”
胡同内的两台汽车大灯光芒亮起,头车司机冲着众人按了按喇叭。
这两台车是郑字营的,他们专门在这里等待,接应突击队撤离。
“把装备全部放在第二台车上,其余人换上衣服,上第一辆卡车。”一队长语速很快地吩咐着。
吴局连任了三届军监局局长,亲手扶持起来的亲信、死士、门生,那是遍布在三大区的。这些前来干活的人,全都是由小峰带领的老油子,做事儿果断,缜密,执行力非常强悍。
众人在胡同内没用两分钟就卸下了装备,坐上头辆卡车,迅速离去。
……
市政直属团的军车上,团长拿着对讲机费解地吼道:“你们怎么会与郑开的部队发生冲突?!哪边重要,哪边不重要,都分不清吗?赶紧想办法回198号大院!”
“报告团长,不是我们不想撤离现场,是对方先开枪了……他们在碰瓷……我们要是开火还击,肯定是要出大事儿的。”一连长低声吼道:“一旦有战斗减员……这……这性质就变了。”
“他妈的,”团长咬牙骂道:“他们是故意的!你这样,你千万不要命令部队开火,也不要让冲突继续升级。他们是有备而来的,我马上派部队增员。”
“那198号大院……?”
“那边我会去。”团长阴着脸说道:“搜集好证据,他妈的,回头跟他们打官司。”
回到晚清的特种狙击手 东一方
“明白!”
说完,二人结束了通话,团长立即吩咐道:“让三营去冲突地带,其他人跟我绕路赶往198号大院,要快!”
……
198号大院内,已是一片狼藉,留守排的士兵死伤过半,主楼也遭受到了袭击,死伤了不少军情人员。
“嗡嗡嗡!”
一阵警笛声在周边响起,新元区警司的车队从外围赶来,停在了大院门口。
“咣当!”
李宏斌推门下车,摆手吼道:“特战队上!”
话音落,数台多功能作战车内,下来了六七十名特战队员,分成三队,手持伸缩防爆盾,战术喷子,微C等先进的现代化特战装备,迅速入场。
院内,那名留守排长看到警员摆出这个架势,立马破口大骂:“这时候了还摆尼玛B队形啊!院里的人早都跑光了,赶紧进来救人啊!!”
特战队员没有理会他,而是按照反恐作战姿态,迅速向楼内推进,分别控制现场。
与此同时,大院外围的普通警员冲了进来,迅速救治受伤人员,以及士兵。
時光 之 城
足足过了五六分钟后,特战队才向李宏斌报告,确认楼内基本安全。
李宏斌站在指挥车旁边,迅速做出部署:“让医院过来的救护车再快一点,通知防爆部门,排查楼内是否留有炸Y等危险品。1、2、3警队,迅速撤离楼内工作人员,保护现场……。”
李宏斌在对现场做出部署的时候,其他新元区核心领导,却没有见到刚才还在车上的马老二。
……
剑破长空 铁血狂刀
军监局,松江站总部门口,一辆汽车停滞,马老二快步下车。
大厅内,数十名军情人员,穿着中山装,整齐地喊道:“站长!”
“命令一、二行动队,迅速集结,分发装备,带上现场取证设备,准备跟我去198号大院。”马老二停下脚步,语速很快的冲着众人说道。
“是!”
众人闻声后,立即散去,开始各忙各的。
马老二迈步向楼上走去,低头拨通了军监局董副局长的电话:“喂?局长!”
“先让冯玉年进现场处理,然后总局给你下令,接手这个案子……。”董副局长在那边电话内冲着马老二吩咐了起来。
……
十分钟后。
市政直属驻防团赶到198号大院,但却被警司的人拦在了外面。
“什么意思,为什么不让我进去?”团长冲着李宏斌喝问道。
“我都说了,上层还没有下命令,警署的人也没有过来,我们得保护现场,不能随便让谁都进去啊。”李宏斌皱眉回道。
“我们是负责198号大院安全的军事单位,你有啥理由拦着我?”团长急迫地喝问道:“我要见我的士兵!”
“你见你的士兵没问题,我会放他们出去的,但你不能进去……。”
“我再说一遍!”
“兄弟,你说啥都没用。”李宏斌直接打断道:“首先,你们军事单位没有任何执法权,而我也没有接到放你们进去的命令。其次,这个案子经官了,又在新元区辖区内发生,我们警司理应第一时间保护现场……明白吗?”
团长无言。
“大家都是吃官粮的,咱们都相互给对方留点余地,千万别弄的急头白脸的,这样没意思,你说呢?”李宏斌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说道。
团长心里焦急,因为上层是让他进入现场的,要率先保护起来杨程等人的工作区。但警员有理有据地拦在这儿,他也没啥好办法,因为再争下去,肯定也要发生冲突。
……
就在九区开始窝里斗的时候,被拉到西南,西北,老三角地区的前线部队,已经进入了作战准备。
五区东北战区,起兵十万,南部战区起兵五万,突然向老三角地区进发,准备强突河口。

人氣小說 《第九特區》-第一九零七章 松江衝突起分享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新元区某街道上。
市政直属驻防团的两个连,原本正在火速赶往三平路,准备去支援杨程等军情人员,但却在中途接到了198号大院的求救电话。
一连的越野车上,连长拿着军用对讲吼道:“你他妈的冷静点,说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
“连……连长,大院遭受到了不明武装人员袭击,他们用RPG轰炸了主楼,侧面围墙也有人冲了进来。”留守的执勤排长,明显有些慌张地回着。
“妈的,谁他妈活腻歪了敢袭击大院?!”连长的视野有限,他只能看到明面上发生的事儿,却根本搞不清楚,杨程控制的这个军情部门,背后牵扯着多少勾心斗角的事儿。
大院遭受袭击,也需要支援,一连长思考了一下,拿着对讲机说道:“你的排马上集合,务必保证院内工作人员的安全,等待连里的作战单位回去。”
“明白!”
数十秒后。
市政直属驻防团火速集结,准备赶往三平路和198号大院两处事发地点。
……
198号大院左侧的围墙已经被炸开,三十多名戴着凯夫拉头盔,穿着作战服,蒙着脸的突击队,速度极快地打到了主楼旁边。
“断电。”突击队长靠在墙边,左手捏着对讲喊了一声。
“唰!”
瞬间,大院主楼灯光熄灭。
“正门,火力支援。”突击队长再次喊道。
“嗖嗖嗖!”
对面的楼顶再次打下三发RPG,击散了院内正在集结的作战排士兵。
“上!”
突击队长摆手冲着身边的人喊道。
后方士兵全部将头盔上方的夜视眼镜降下,十人继续向前突击,十人砸碎主楼一楼的玻璃,快速用管钳子掐断防盗栏杆,直接钻进了室内。
数秒后,楼里枪声打响,原本已经下班,或者是休息的站内工作人员,尖叫着,慌乱着,在漆黑的楼房中来回跑着。
渊釜辰舟
大院外围两公里处的街道旁,一辆破旧且不起眼的面包车上,吴局手下的老军情小峰,静听着四部对讲机内的队员不停沟通的声音,快速用大脑甄别现场发生的情况。
……
街道上。
一连连长此刻已经收到了杨程等人全部被杀的消息,市政直属团的团长,也在命令他,迅速回撤到198号大院,保证那里的安全。
车队原路返回,一路风驰电掣。
市区,市政家属院的别墅内,冯玉年拿着电话,眉头轻皱地说道:“给新元区的李宏斌打电话,让他马上出现场。这个案子下面的人处理不了,我也马上会去警署。”
“已经打过了,李司长今天下班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在警司内跟朋友喝茶。他接到报案,已经亲自带警力出现场了。”警署的人回。
“跟朋友喝茶?”冯玉年听到这话感觉有点蹊跷。这杨程被杀了,就在新元辖区内,而李宏斌这个点了恰巧还没走,大半夜的喝什么茶?
“是的,我刚才给他打电话了,他提了一嘴,马老二在他那儿。”警署的人委婉地回道。
冯玉年停顿一下,立即回道:“好,我知道了。”
“嗯,那警署这边……?”
“等我到警署再说,先让李宏斌去现场处理。”冯玉年回。
“好!”
二人结束了通话,原本已经穿好衣服要走的冯玉年,却坐在了沙发上没有再动,只端起茶杯嘀咕了一句:“这是开始过招了……”
……
新元区,中央大道某交叉路口附近,回援198号的市政直属团作战连车队,正在急速行驶着。
车队打着双闪,在道路右侧飞快行驶,无视交通指示灯,直接向中央大道正街上转去。
“嘭!”
车队头车刚刚转弯,一辆军用卡车,从侧面道路直行过来,一脚刹车没踩住,直接闷在了头车侧面。
二车相撞,驻防团连队这边的越野车,直接被军用卡车顶着在湿滑的路面上,横着推行了三四米。车门变形,车玻璃碎裂,车内人员也受了轻伤。
车祸发生,军用卡车斜着停在了路上,挡住了回援198号大院的一连车队。
“他妈了个B的!”
在头车内的一名排长,满脸是血地推开了车门,指着军用卡车吼道:“你他妈的瞎啦,会不会开车?!你给我下来!”
“咣当!”
心情急迫的一连长,也推开了车门,指着排长吼道:“让他滚蛋,先赶回去再说。”
说话间,军用卡车上的士兵也跳了下来,直奔排长走去:“你他妈的骂谁呢?”
排长原本想让对方把车挪开,滚蛋,但没想到卡车里下来的士兵也挺横,张嘴就骂人。
“我TM骂你咋了?狗日的,赶紧把车给我挪开,把部队番号留下来,等完事儿,我找你算账。”
“你骂谁是狗日的?”卡车内下来的士兵,上去直接推了对方排长一把,梗着脖子吼道:“你他妈闯红灯,老子还没跟你算账呢,你还没完了?”
一连长看着前方几人有肢体冲突,顿时不耐烦地吼道:“让他们走,我们过去。”
“呼啦啦!”
一连这边的车队中,瞬间冲出来十几名士兵,端着枪,冲着对方卡车里下来的人吼道:“滚!”
惊世邪帝
“哎呦卧槽,动枪啊?”
与排长发生冲突的士兵,一点不慌,直接回头吼道:“按喇叭!”
卡车内的司机,瞬间按了喇叭。
“滴滴……!”
尖锐刺耳的声响泛起。
“嗡嗡嗡!”
十几秒后,军用卡车刚刚行驶过来的方向,又有十几辆军用卡车,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
“CNM的,欺负人啊?!”刚刚与排长撕扯的士兵,指着地面吼道:“老子二战区郑家的部队,你们一个狗屁驻防团的兵,还TM敢跟我们野战部队端枪比划。你再把枪口对准我试试?”
一连长坐在车内突然预感到了不好。
……
198号大院主楼内。
八名武装人员,在扫清大厅中的反抗人员后,直接用管钳子掐开了去往地下室的铁门。
与此同时。
周司令坐在办公室里,拿着电话说道:“小郑,从现在开始,你给我死盯着沙系,把第七师也调到三坎子附近,踩在线上,等我命令。”
“明白了,司令!”郑开回。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第九特區》-第一九零六章 老一輩出手展示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街道上,十字路口附近,半截子皮卡车内,跳下来了九个人,全部手持自D步,蒙着脸。
九个人下车后,端起枪,二话不说直接对准了杨程所在的汽车。
“哒哒哒哒……!”
枪声激烈响起,三台军车上暴起阵阵火星子,车内的司机第一时间选择倒车逃窜,但就在这时,两侧的路边上,又冲过来四人,全部手持雷明顿大喷子,第一时间打碎了,防弹军车的防爆胎。
车身失去平衡,在加上倒的太急,瞬间发生了连撞。
杨程此刻没慌,咬牙吼道:“CNM的,要弄我?!不要乱,拿枪跟他们干,这个地方是市中心,有驻防团在,他们谁都跑不出去!”
军情人员的心里素质都相对较好,立马掏出武器,准备反击。
副驾上,杨程的贴身跟班小桌,拿着对讲机呼叫道:“一连,二连,请求协助!我们在三平路遭受了武装袭击……!”
“收到!”
“收到!”
“……!”
198号大院内的驻防连,立马给出了回应,迅速集合士兵,赶往了枪战地点。
……
枪战开始半分钟后。
新元区警司接到了报案,一名大队长冲进办公室,看向李宏斌说道:“三平路那边有枪案发生!”
“谁和谁干起来了?”李宏斌还没等问话,马老二就率先问了一句。
“还不清楚,但报案的人说,是军车遇袭。”大队长回。
马老二闻声起身,冲着李宏斌说道:“出警吧!”
李宏斌看着马老二,十分无奈的回道:“我一猜你在这儿蹲一天,就不是啥好事儿!唉,你比警署署长都牛B,盯梢一天,就等着命令我出警,这特么谁受得了……!”
……
198号大院内,军车一辆辆的冲出,赶往枪战地点。
三平路距离198号大院是不算太远的,毕竟都在一个区内,所以一连连长,在汽车转过两个弯后,就立马用对讲机通知了杨程那边:“我们已经在路上了,你们以拖住为主!”
“好,他们的人不太多,快点来!”杨程抢过对讲机吼道。
两分钟后,三平路枪战地点,十几名蒙面男子,几次向三台汽车方向强压,但都被对方的火力打了回来。
三台车内,也有十几个人,并且车身防弹,在加上他们也都是训练有素的军情人员,遇事儿并不慌乱,所以匪徒们突然开枪后,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警卫二组,绕过去,缠住卡车后面的人,拖死他们!”小桌蹲在汽车后面,摆手吼道:“支援马上就到!”
不远处,卡车旁边的匪徒躲在掩体后面,枪打的非常软,也不再向前冲击了。
杨程躲在三台车中央,一边开枪还击,一边看着现场情况说道:“他妈的,小桌,事情不太对啊!”
“怎么了?”小桌猛然回头。
“对方很明显是冲我来的!我身边有多少人,他们是看见了的。”杨程喘息着回道:“这都开火了,对面却一点效果没打出来……不正常啊!”
小桌听到这话,也有些迟疑。
“不对劲!”杨程立马低声吼道:“不要往前压了,让人退回来,我们撤出车辆中心!”
话音刚落,胡同内,一名中年男子右手拿着对讲机喊道:“人出来了吗?!”
“出来了。”
“剩下的人动手,一回合冲掉他!”中年回。
“明白!”
话音落,中年收起对讲机,从兜里掏出面罩,套在了脑袋上。
紧跟着,道对面的胡同内,有人吼道:“向前,快速冲掉他们!!”
“呼啦啦!”
二十多号人,从道路两侧的胡同内冲出,直奔三台汽车所在的方向。
杨程猛然扭头看向周围,瞬间怔住:“完……完了,他们在引两个连出来!”
后冲出来的这二十多号人,手里拿的武器,穿的装备,完全跟之前的十几个人不一样,他们穿着黑色无标的军用特种作战服,戴着匪帽和凯夫拉头盔,胸前有着防护钢甲,绝对算是武装到牙齿级别的作战小队!
“亢亢亢!”
二十多个人一冲出来,狙击手就开始在高点狙杀!
“嗖嗖!”
数发震爆弹,烟W弹从远处扔了过来,直接落在三台汽车中央。
“哒哒哒!”
火力手端着小型机枪,扫射着积压着对方的活动空间。
大漠孤烟直 马小禾
二十多个人一股脑的冲上来,站在三台汽车外围,乱枪将里侧的军情人员射杀。
杨程剧烈的咳嗽着,用手扇飞了烟雾,费力的从两台车辆缝隙中间爬出,却看到的只一双黑色皮靴。
杨程抬头,见到一身材魁梧的蒙面男子。
这个人就是在胡同里负责指挥的中年,他拿起手枪,对准了杨程的脑袋。
“你们谁……谁的人?”杨程不甘的喝问道:“方营长卖了我?不可能啊,他是冯系的人!”
中年将枪对准了杨程的脑袋,话语简短的回道:“你爸还算是个对手,但你不是!”
杨程懵了半天:“老……老吴的人?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生日宴上,那么多人都看见我抓了叶琳,我要死了,傻子都知道是吴家干的!你们摆脱不了干系!”
“知道又怎么样?!要不是九区牌面不明,第一回合你就没了!”中年扣动扳机:“CNM的,你就是老贺拉出来的一条疯狗!你以为自己还算个人物吗?”
“亢亢亢!”
数枪后,杨程脑袋碎了,瞪着眼珠子趴在了地上。
……
神医小毒女:锦绣嫡妃
198号大院对面的楼房天台上。
“嗖嗖嗖!”
三发RPG毫无征兆的从高空中打了下来。
“轰隆!!”
大院主楼被炸,火焰滔天。
地下室内,叶琳听到声响猛然抬头。
奉北,吴局坐在车内,拿着电话,面无表情的说道:“小琳要不出事儿,我是不会动的!既然提前开始了……就得一拳砸在关键点上!!给冯家一道难题,看他们怎么解决吧!”
“明白,局座!”之前与吴局私下见面的小峰,语速很快的回道。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第九特區》-第一九零五章 下棋相伴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次日,早上七点多钟。
松江站,军监局内,马老二拨通了吴局的电话,话语简短的说道:“局座,琳琳的事情,我来处理吧。”
“还不到用你的时候,老实呆着。”吴局淡淡的回道。
“吴局,我……!”
“新元区的警司司长,你认识吧?”吴局突然岔开话题问道。
“认识啊,那是哥们啊。”马老二立即回道:“新元区,黑街区的警司司长,都是我们这边的人。”
“上午你要没什么事儿,过去走动走动吧。”
“好,我知道了。”马老二点头。
“就这样!”
二人结束了通话后,马老二斟酌半晌,抬头喊道:“宝军,跟我去一趟新元区警司。”
“好勒。”宝军走进来回应。
早晨九点钟左右,新元区警司司长办公室内,马老二笑着冲一名中年说道:“没啥意思,找你下会棋。”
新元区是松江后规划的新区,当时因为居留权的问题,天成在龙城与王家开战,撕逼,后来因王家内部分裂问题,天成获胜,这个区也就全被安排上了自己人。
新元区第一任司长是冯玉年,后来松江被军政拿了之后,他顺理成章的进了警署,并且逐渐接任了署长的位置,而在他之后,新元区警司的司长又换了两人,目前在任的叫李宏斌,以前是黑街警司的一名队长,属于跟着老猫,付小豪等人后面混饭吃的。
如果天成核心成员不走,新元区警司司长的位置,是轮不到李宏斌干的,因为论资历,付小豪,丁国珍都排在他前面,所以他能有今天,一方面是因为自己有一些能力,二来也是因为靠着天成这艘大船,才能捞到这种红利。
警司内。
李宏斌无奈的看着马老二,苦笑着说道:“来吧,下吧!”
“今天你得管我饭哈!”马老二龇牙回道。
“行,你只要不想吃人,啥都我安排了。”李宏斌亲自从柜子里拿出了几乎没怎么用过的棋盘。
……
一晃,一天的时间过去。
晚上七点多钟,杨程坐在办公室内,皱眉看着卷宗资料,抬头冲着一名军情人员问道:“叶琳给他们转账的记录找到了吗?”
“还没有!”军情人员点头:“张立伟这帮人,都是很早以前就跟着叶琳的,他们帮忙做事儿,不光是为了钱,当然……叶琳在钱上面,也没亏待过他们。我们的人正在调查,在此次事件之前,叶琳与这帮人的经济往来,这个也算是辅证,起码能证明叶琳圈养这群枪手的事实。”
杨程眯着眼睛:“通话记录搞到了吗?”
“这个搞到了。”军情人员立即点头回道:“张立伟和叶琳之前用的都是黑卡联系,但这个记录不难查,我们已经联系上了通信公司,他们正在整理记录,马上给我们发来。”
“嗯。”杨程掏出烟盒,皱眉吩咐道:“通话记录,确凿的金钱交易,都是辅证中重要的一环,你们要尽快落实。”
“明白!”
“明天一早弄完,我在看!”
“那吴迪那边,需不需要盯上呢?”军情人员问。
“老婆孩子都在松江,他不会跑。”杨程笑着说道:“不过盯上他,能给他造成一些心理压力。你通知奉北那边的人,告诉他们,不用隐藏自己的行踪,就明盯着他!!恶心他。”
“明白!”
“行,你下去吧。”
“好!”军情人员离开。
几分钟后,杨程刚准备下楼,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方营长!”
“干嘛呢?”市政直属团的团长,在电话内笑着冲杨程问了一句。
“处理案子呢,怎么了?有事儿吗?”杨程客气的问了一句。
“我在天蓝会所呢,你要没事儿,过来坐坐啊。”方营长邀请着说道:“劳逸结合嘛!”
杨程本来对这种事儿,是不太敢兴趣的,而且单从级别上来讲,方营长和扬程也比不了,但目前198号大院,是需要驻兵团照顾的,所以杨程也不好驳对方的面子。
“行啊,我一会过去一趟。”杨程思考了一下应道。
“嗯,那就这样哈!”方营长挂断了手机。
杨程斟酌半晌,扯脖子吼道:“小卓!”
“咣当!”
门开,一名文职人员走了进来。
“从买情报的柜里拿两根金条,跟我去一趟天蓝会所。”杨程淡淡的吩咐道。
“哦,好!”文职人员轻声反问道:“需要包装一下吗?”
“不用,一帮大老粗,就认钱。”杨程摆了摆手:“给完他,我们就回来。”
“好!”
……
晚上九点多钟。
三台军用越野车开出了198号大院,前往天蓝会所。
路上。
杨程右手托腮的看着窗外,还在思考着案件的下一步发展方向。
想了好半天,杨程掏出手机,拨通了沈飞的号码。
“喂?”
“沈兄,你说我现在要不要,在试着接触一下军监局内部的人啊?”杨程直言请教道:“抓了叶琳,我估计军监局那边很多人心里都没底了,现在策反几个,是好时机啊……!”
新元区警司内,李宏斌坐在椅子上,眨巴着眼睛冲马老二问道:“还下啊?大哥,我都快下吐了。”
马老二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也是耐心即将耗光的说道:“在下两吧!我十点多在回去。”
“别下了,聊会天吧。”李宏斌摆了摆手,端起茶杯说道:“二哥,最近我听说军监局内部发生了好多事儿,连吴公子的……!”
引诱你,还不是手到擒来? 沐浴一黎
与此同时。
伤心者 何夕
松江江南区市郊,某军备场内,二十多台军用卡车,缓缓开出了大院,领头军官坐在头车内,拿着军用对讲机喊道:“慢点开,不用着急!”
新元区,街道上。
俯瞰全
杨程坐在车内,拿着手机还在向沈飞请教:“外部压力有了,现在应该让他们内部也乱起来……!”
前方十字路口。
“吱嘎!!”
一脸半截子卡车,横冲直撞的冲了出来。
“吱嘎!”
正在行驶的数台汽车紧急制动,停在了路边。
“什么情况?”杨程抬头问道。

精华都市言情 第九特區 ptt-第一九零四章 暗流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奉北,军监局总部的局长办公室内。
“滴玲玲!”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吴局坐在椅子上,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电话按了接听键:“喂?”
“局座,松江出事儿了。”
“什么事儿?”吴局话语平淡地问道。
“……您儿媳被抓了,是杨程带队去的卢嘉生日宴。”电话内的中年,语气沉稳地叙述道:“归市政调遣的直属团,出了一个连帮杨程撑场面。”
吴局端坐在椅子上,停顿数秒后问:“是邓俊的案子?”
“是的。”中年点头:“杨程敢动,应该手里是掌握了一些事情。”
吴局缓缓起身,在室内走了两圈后说道:“安排松江的人,提前闹起来吧,但要合情合理。一个小时后,我让文秘书送给你一些东西,他会告诉你怎么办。”
“是,局座。”中年回。
“就这样。”
说完,二人结束了通话。
吴局迈步走到窗口,斟酌半晌后,拨通了周司令的号码。
“喂?”
“顾言的西北先遣军,刚在线外跟五区的部队发生小规模摩擦,九区这边就起事了。”吴局话语沉稳地说道:“我们没什么时间了,不能让对方慢刀子割肉,频繁试探,我们要先动。”
武猴 黑色莽巴
周司令沉吟半晌:“在松江吗?”
“对,闹点动静,”吴局点头:“看看中立派的风向。”
“你码牌吧,我会在军事上给你支持。”周司令话语简短地回道。
“好。”吴局点头。
“就这样。”
说完,二人结束了通话,吴局喊来了文秘书,轻声冲他交代几句后,就迅速离开了军监局总部。
几分钟后,一楼大厅内,吴局一边快步前行,一边拿着电话说道:“你不要生事,马上回奉北。”
“爸,小琳被抓了,杨程一定……!”吴迪声音有些激动的想要反驳。
吴局依旧很沉稳地回道:“你想说的,我都知道。不要废话,赶紧回奉北,剩下的我来安排。”
没落情感
……
松江的政治局面是较为复杂的,因为它是九区目前唯一一个军政掌权的城市,所以市政部门下面是有直属驻兵团的。
杨程在抓捕叶琳的时候,得到了驻军团的支持,所以他才刚敢明目张胆地闯卢嘉生日宴,从而底气十足的把人带走。
杨程等军事秘密调查局的人,在离开生日宴后,就在驻兵团的护送下,回到了目前松江的办公地点,198号大院。
独栋大院的主楼内,杨程洗了把脸,坐在椅子上拨通了章江的号码。
“喂,人带回去了吗?”
“带回来了。”杨程点头说道:“叶琳肯定是被锁死了,不会有一点翻身的可能,但二战区的那帮王八蛋,比我想的理智……我在生日宴上一直拿话在激吴迪,想让他开枪……不过被人拦住了。”
“通过叶琳,能碰到吴迪吗?”章江问。
“正常情况下很难,”杨程笑着回道:“但叶琳怀孕了,我可以利用这一点,逼吴迪就范。况且,退一万步说,叶琳是吴迪的老婆,她直接策划参与了枪杀长吉站站长的事情,并且证据确凿,那吴迪也不可能置身事外。按照正常流程,吴迪也是要被监控管制的。”
“嗯。”章江点了点头。
“你不要着急,章局。”杨程思路清晰地说道:“我先让这个几个枪手,对叶琳进行指认,把辅证全部铺好,下一步,我就准备按照正常流程传唤吴迪,把他拘进来,逼他。他要保叶琳,就必须把事儿往自己身上揽。”
“这个思路可以。”章江较为满意地说道:“松江那边就交给你来弄了。前线开战,上层会用雷霆手段,一次性解决九区内部矛盾……吴家、周系,离倒台的日子不远了。”
“我保证完成任务。”杨程笑着说道。
……
军事秘密调查局所在的198号大院,其性质就跟五区的57号差不多,但规模却要比57号小很多。因为它毕竟只是一个专门针对吴家、周系、以及二战区势力,所产生的“内斗”机构。
198号大院的工作人员,约有一百多人,都是杨程从老单位调过来的,忠诚度较高,办事儿也比较利落。除此之外,市政直属驻防团,还在这里摆了两个连,一来负责大院安全,二来也供杨程调遣。
松江毕竟不是别的地方,它是天成起家的龙兴之地,虽然目前天成已经全部撤到川府,可以前的一些关系都还在。杨程要跟吴家、马老二等人打擂台,人手少了,肯定不行。
杨程在办公室里,跟章江打完电话后,就去了主楼地下室,在关押房间内见到了叶琳。
“还是啥都不说呗?”杨程背手冲着审讯人员问道。
“是的,一句话都不说。”负责审讯的军情人员起身回道。
“不说啊,那就不用说了。”杨程笑着看向叶琳:“叫那几个枪手过来,对她进行指认,全程录视频。”
“好。”军情人员点头。
“你以为你不说,不承认,我就拿你没办法了?”杨程指着叶琳说道:“不要急,我慢慢陪你玩。”
叶琳抬头看了一眼他,什么话都没说。
……
松江,南关口。
二十台军用卡车,十几台军用越野车,停在了关口门前,一名挂着营长军衔的士兵跳下了汽车,走进了检查站内。
“这什么情况啊,你们部队怎么来这么多人?”关内检查站的军官,显然认识对方营长,起身问了一句。
营长从怀兜里掏出手续,交给对方说道:“我们营进去提军需品。”
“多少人啊,超标了吧?”军官看着手续问道。
“没有超标,正好是一个营的士兵。”营长让开身位说道:“你可以看一下。”
“走吧,去看看。”军官拿着手续,与对方一同迈步走出了检查站。
在和平时期,作战部队要进城,其手续和入城人数,也是有严格要求的,更何况在现在这个年头,兵荒马乱的,驻城部队更不可能轻易放大规模部队进来。并且九区上层在前几年也制定了条例,除战时状态外,任何部队进城,最多只能有一个营的人数。
上层搞出这种条例,可能或多或少也是受到了天成集团的影响。毕竟当初秦老黑就是钻了这种空子,才引二战区入关松江的,所以上面多少对这事儿有点阴影。
军官拿着手续,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军车,见他们携带的武器装备,以及人数都附和要求,这才盖章放行。
五分钟后,部队拿着正规手续进关。
与此同时。
奉北,冯家别苑内,一名老头拄着拐杖,正准备上楼休息。
“爸,松江出了点事儿。”
“什么事儿?”老头回身问。
“老吴的儿媳被抓了。”楼下的中年回。
“唉。”老头叹息一声:“前线刚开打,这就不消停了……。”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第九特區 起點-第一九零三章 陰狠的對手(盟主更)推薦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宴会厅内,二战区的年轻将领目瞪口呆的看着杨程等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四名男子上前,围住了叶琳,其中一人面无表情的说道:“我现在代表九区军事秘密调查局,正式拘捕你!”
叶琳看着他,黛眉轻皱的回道:“拘捕我?凭什么啊?”
“我们有确凿的证据表明,你有参与枪杀军监局长吉站站长邓俊的嫌疑。”领头男子摆手喊道:“起来,到了地方,你会知道我们为什么抓你!”
“你他妈有病啊!”郑开的儿子站起身,指着对方的军情人员骂道:“老子怎么没听过有什么军事秘密调查局呢?!长吉站站长被刺杀,轮得到你调查吗?”
众人没有理会郑开的儿子,而是强行伸手抓向了叶琳。
“滚尼玛的!”
吴迪猛然起身,直接伸手推开一人,皱眉冲着杨程问道:“你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啊?!你是不是不记得自己怎么从军监局滚蛋的?”
杨程背手笑看着吴迪,没有回话。
走廊里侧,卢嘉跑了出来,皱眉冲进人群,看着杨程问道:“你什么意思啊?搅局啊?”
“哎呦,卢大公子,生日快乐啊。”杨程笑着回道。
君泽天下
“甭跟我扯淡。”卢嘉摆手:“今天的人都是我请来的,你别找事儿,有什么问题你们回头私下谈。”
“不好意思了,卢公子!”杨程不急不缓的回道:“今天还真不是我找事儿。”
说完,杨程从怀里掏出自己的证件,以及军部总政特批的逮捕令说道:“抓人不是我的意思,是总政司令部下的批文,我也只是执行而已。”
在这种场合,杨程不可能拿假手续扯淡,所以卢嘉看到他亮出证件后,也是没了语言。
“带走!”杨程摆手喊道。
“呼啦啦!”
众人再次上前。
“滚!!”
马老二,宝军,以及二战区的公子哥们全都站起了身,挡住了对方人群。
“哎呦,什么意思啊?抗法啊?!”杨程扫了一眼众人,突然嗓门极大的吼道:“我说把人带走,你们是没听见吗?!”
“去尼玛的,你动一下试试?!”郑开的儿子指着杨程骂道:“你敢把人带走,老子马上带部队冲了你那个什么狗屁密调局!”
“亢!”
一声清脆的枪响,突兀间在室内泛起,杨程旁边的一名军情人员,拿着手枪,直接对准了郑开的儿子说道:“你是不是没听懂啊,密调局归总政司令部直属管理!你敢抗法,我马上崩了你。”
“你吹牛B!”郑开的儿子迈步就要上前。
“你试试,看我是不是吹牛B!”军情人员寸步不退。
“呼啦啦!”
三十多号人绕过公子哥们,直接扑向了叶琳。
“去尼玛的!”
吴迪,马老二,宝军等人瞬间与对方撕扯起来,但好虎架不住群狼,更何况人家军情人员,全部都是有备而来。
十几个人拿着军用电棍,围上吴迪,马老二,宝军等人就是一通突突。
众人被按到在沙发上,一时间站不来身。
楼上,楼下,全是看热闹的人,有人面无表情,也有人在幸灾乐祸的交谈着。
杨程迈步上前,指着马老二骂道:“你脾气挺不好啊?我他妈外面还有一百多人,你在反抗啊?我看你能不能把人抢走!”
马老二趴在沙发上,冷冷的看着杨程说道:“你他妈快作到头了!”
众人说话间,叶琳已经被十几名军情人员给拽了起来,拉到了沙发外侧。
杨程迈步来到沙发区里侧,两名按着吴迪的军情人员,立即起身退去。
“CNM的!”吴迪双眼通红的看着杨程,浑身颤抖的骂着。
杨程弯下腰,背手看着吴迪说道:“挺没面子吧?!”
吴迪双拳紧握的看着他,气的脸色煞白。
“呵呵!你现在怎么了,怎么连自己女人都护不住了。”杨程伸手拍打着吴迪的脸颊:“我以为你是个人物呢,怎么现在你爹不行了,你也就不行了呢?原来离开家里的照顾,你就是个废物啊!”
吴迪双目欲裂的看着他,几次想冲起身动手。
“不服啊!”杨程缓缓起身,冲着几名军情人员摆手:“来,把他松开!”
几名按着吴迪上半身的军情人员,闻声立即站起。
“CNM的!”
吴迪红着眼窜起,伸手就从随行人员的腰间拔出了手枪。
“噗!”
就在这时,郑开的儿子瞬间转身,用双手抱住了吴迪,趴在他耳边说道:“你别他妈犯傻!他就在激你呢,你开枪,你也得被带走!”
“你松开我!”吴迪攥着枪吼道。
“不能开枪,你他妈要进去了,正遂了他的愿。”郑开的儿子死死抱着吴迪。
杨程瞧着吴迪,突然抬起右腿,一脚踹了过去。
“咕咚!”
吴迪和郑开的儿子一同倒在了沙发上。
杨程再次迈步上前,脸颊挂着微笑,指着吴迪说道:“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那个吴公子吗?!啊?你以为你爸这次还能侥幸渡过这一关吗?来,看着我,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我会一点一点的让你看着,你们吴家是怎么倒的!!明白吗?!我们会让你们这帮人,跪在我父亲的坟前哭!”
吴迪想要挣扎,但二战区的那帮公子哥,也全都跑过来,抱住了他。
杨程弯腰,将脸贴到吴迪的耳边说道:“你老婆怀孕了?!呵呵,这对你来说是个负担啊,不过没事儿,我会在里面帮你解决这个难题的。”
“CNM!!”
吴迪怒吼着就要窜起。
“滚!!”郑开的儿子一拳就打在了杨程的身上。
杨程不但没有发怒,而是继续上前,脸对脸的冲吴迪说道:“在告诉你个秘密!长吉站的站长邓俊,是一个唯利是图的小人,他很鸡贼,并没有把你们的核心资料,马上交出来!我很烦他,所以他和我们接触的消息,并不是你们偶然获得的,而是我主动泄露的!为什么?我就在等着你们护盘,等着你们杀他!!如果不是你老婆过于谨慎,率先安排了那几个枪手脱身……摆了我一道,那这帮人连长吉都跑不出去!”
吴迪怔住。
“CNM的,为了搬到你们吴家,我是做了功课的!”杨程双眼泛着愉悦,舒爽的光芒,指着吴迪说道:“哦,我刚才打你了是吗?你可以投诉我,呵呵!”
说完,杨程转身摆手:“走了!!”
人群中,被架着的叶琳,回头看了一眼吴迪,缓缓摇头:“不要管我!”

精彩小說 第九特區 愛下-第一九零零章 致命的惡習看書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前线,小规模的军事冲突,已经开始爆发,以老三角地区为中心的大规模兵团会战,已是不可避免的要发生了。
但就在各大区的军事力量,都把注意力放在前线上之时,三大区内部的内部,也是刀光剑影了起来。
勢不可擋 小說
……
晚上,九点半左右,藏原地区,某待规划区的生活村内。
一名中年快步走出了大院,双臂裹着军大衣,缩着脖子,迎着冷风,不停的吸着鼻涕。
“张哥!”一名青年在院内跟了出来,抬头喊了一声。
张哥回头看向对方:“咋了?”
“你还出去啊?”青年跑过来问。
“嗯,我出去办点事儿,一会就回来。”张哥用手背摸了摸鼻涕,轻声回了一句。
“哥,上次咱咋说的?”青年看着他,脸上有着些许怒气的回道:“你不是答应我戒了吗,不碰那东西了?”
张哥怔了一下,笑着回道:“你想哪儿去了,我是去找卖肉店的那个娘们去。”
“那我跟你去。”青年坚持着说道。
“你看你干嘛啊……!”
“哥!”青年瞪着眼珠子,抓住张哥的手腕:“你真不能再玩了,在玩就废了!”
张哥一听这话也急了,甩开对方的手掌,眉头紧皱的回道:“小崽子,你特么现在还管起我来了?!我混的时候,你还穿开裆裤呢!”
“哥,我是为你好!”
“我要能忍住,我用你跟我说利弊吗?”张哥有些急的回道:“别墨迹了,赶紧回去吧,我去拿一点就回来。”
“哥,你忍一忍,我们回去打牌……!”
“打个几把。”张哥此刻没了平时的沉稳和老练,有的只是急迫,丧失理智。
青年拉了张哥几下,但还是没拽住,后者顺着大院外的小路,快步消失在了夜色中。
“唉!”
青年长叹一声,返回了大院内的房间。
屋内六七个男子正在打牌,其中一名壮汉回头问道:“没拦住?”
“嗯。”青年坐在椅子上,皱眉说道:“好好一个人,现在怎么这样了。”
“说好一块去无人区,但就因为这么个东西,死活赖在这儿不走。”中年拿着扑克,眉头轻皱的回道:“哥几个,咱要任由老张这么搞,保不齐哪天就会出事儿。我的意思是,不行队伍就散了吧,各走各的,大家伙都安心。”
鳳凰 男
“老张除了有点这个毛病外,在其它事儿上表现的还是没问题的。”旁边的人劝说道:“咱毕竟是这么多年的兄弟了,在松江的时候就一块做事儿!现在散了,怪寒人心的。”
“你第一天出来跑路面啊?”中年瞪着眼珠子喝问道:“有他妈多少人折在这种事儿上,你不清楚吗?”
众人听到这话,也都没了打扑克的心思,坐在椅子上,大眼瞪小大眼的发呆。
过了有一会,那名刚才跑出去拦张哥的小伙,突然抬头说了一句:“不行把他的情况跟上面说一下吧,让上面管他,张哥还是很听……!”
“你要敢把这事儿跟上面说,老张能跟你玩命,你信吗?”中年吸着烟回道。
众人听到这话,再次沉默。
……
生活村边缘,一间破旧的民房门口,张哥叼着烟,习惯性的扭头打量着四周。
“吱嘎!”
铁门敞开,院内传出来一阵狗叫,四名穿着皮夹克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领头一人笑着说道:“来了。”
张哥回头扫了一眼对方,右手始终插在兜内,左手从怀里掏出了一沓钱:“东西呢?”
中年咧嘴一笑,冲着旁边马仔使了个眼色。
一人上前,从兜里掏出了四个十克重的袋子,伸手递给了张哥。
张哥也不差钱,他跟对方交换完了东西后,连看都没看,直接揣进兜里,就准备走。
“哎,兄弟!”对方的领头中年喊了一声。
“怎么了?”张哥回头。
“来了点好货,试试不?”领头中年笑着问道。
“什么好货?”张哥又走了回来。
“南边工厂流过来的。”领头中年轻声回道:“总共就一百克!”
“走吧,看看!”张哥吸着鼻子回道。
“兄弟,也就是咱们关系熟,要不然这个货我轻易都是不往外放的。”领头中年一边往院里走着,一边冲张哥说道:“这都是老虫子玩的东西,纯的很!”
张哥没吭声,跟着他们一块走进了大院内最中间的那间房。
进屋后,三名中年站在厅内没动,领头中年指着左侧的房间说道:“你等一会,我去后院给你拿!”
“槽,这点破东西,你咋不用保险柜锁起来呢?”张哥没听他的安排,只轻声说道:“快点吧!”
“哎,你等一会!”领头中年回了一句,迈步就去了通往后屋的走廊。
张哥掏出烟盒,低头刚要在点一根的时候,屋内的灯光,突然全部灭掉!
“唰!”
张哥猛然抬头,反应极快的从兜里扒出了枪。
“咣当!”
外面的门开,三名站在厅门口的男子,瞬间冲了出去,并且喊道:“人在屋里呢!”
“亢亢亢!”
张哥回过头,冲着门口打了三枪,但却无人倒地,只见到有火星子冒气。
“艹!”
张哥掉头就往左侧的室内跑去,但人刚进屋,两个黑影就冲了过来。
“亢亢亢……!”
张哥将扳机一扣到底,但两个人影也没倒,只有一阵火星子亮起。
“呼啦啦!”
门外,室内,走廊里冲出来十几个人,拿着防爆盾,直接将张哥怼倒在地。
手术 直播 间
“CNM的,黑我是吗?”张哥倒在地上怒骂一声。
“唰!”
屋内灯光重新亮起,一名穿着黑色呢子大衣的男子,弯腰抓住了张哥的头发,笑着问道:“张立伟,对吧?”
张哥看着对方的穿着打扮,以及对方手里拿的家伙,顿时有些懵的回道:“你们……你们不是卖药的!”
“卖药?呵呵!你看我像吗?”穿着呢子大衣的男子,缓缓起身后,拿着对讲机喊道:“那边也收了!”
五分钟后。
张哥原本藏身的大院内,也爆发出激烈的枪声……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第九特區-第一八九七章 吳局身邊的馬站長看書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晚上六点多钟。
马老二带着宝军抵达奉北,被吴局身边的青年接上,来到了一间茶室门口。
下车后,马老二有些疑惑的冲青年问道:“吴局要在这儿跟我见面吗?”
“是的。”青年礼貌的回道:“军情局的几个领导,还有行动队的一些领导,都在里面呢。”
离别成殇
马老二以为吴局叫自己来,是为了谈工作上的事儿,所以也没多想,立马回了一句:“好,麻烦你了,带我们上去。”
“这边走!”青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
十分钟后。
茶室顶层的一间雅间门口,数名穿着中山装的男子,准备对马老二和宝军进行搜身,不过那名领他们上来的青年,则是笑着说道:“不用,这是吴局点名邀请的松江站站长。”
众人闻声冲着马老二敬了个礼,沉默着散开。
“等我一会!”马老二冲着宝军说了一句,弯腰跟着青年一块进了房间。
“吴局,马站长来了。”青年冲屋内众人喊了一声。
“呵呵,小马来了啊!”吴局竟笑着起身迎到门口,扯住了马老二的胳膊说道:“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些长辈和同僚认识。”
马老二看到吴局这个表现,心里是非常惊讶的,因为他加入军监局的时间也不短了,但从来没有见吴局用这个态度,对待过自己,平时的他不苟言笑,跟吴迪说话都是板着一张脸。
房间内,众人见到吴局起身,也都纷纷跟了过来寒暄。
“小马啊,这些长辈,同僚,你都见过。但今天,我要重新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咱们军情总局的董副局长,他跟我的关系,就像你和秦禹啊,这是机密署署长,这是奉北站站长,这是负责统筹行动计划的总队长……!”吴局笑呵呵的看着众人,挨个与马老二介绍着。
这些人其实马老二之前都见过,毕竟他也是松江站的站长,和这些上层大佬肯定是有工作上的接触的,但却没有私下在这种场合里有过沟通。
吴局不厌其烦的重新给马老二介绍了一下众人后,才笑着拉着他的胳膊向大家说道:“小马这个人,我是很欣赏的,今天叫他过来坐一坐,是希望大家以后对他,就像对待小迪一样。”
这话很重,马老二心里是既意外,又有些接不住。
“没问题啊。”董副局长笑着看向马老二,意味深长的说道:“小马啊,你今天来,可不能白来啊,你得弄明白这个茶局的用意。”
“哎,是。”马老二笑着点头,冲着众人说道:“我感谢吴局对我的栽培,也感谢各位长辈,同僚对我的关照。”
话是这样说,可马老二还是没看懂吴局到底要干什么。
众人聊着天,迈步回到了茶桌,马老二被安排在了紧邻着吴局的位置。
席间,吴局等人其实并没有谈什么重要的事儿,只提起了一些往事,说了一会闲话。
这样一来,马老二心里就更加疑惑了。
晚上八点多钟,茶局结束,军监局内的绝对核心骨干,领导们,全部散场离去。
吴局带着马老二坐上自己的车,轻声冲司机吩咐道:“去天丰酒店。”
“好的,局座。”穿着中山装的司机,驱车赶向酒店。
吴局坐在后座,闭上眼睛,轻声说道:“小马啊,这几天不要回松江了,陪我转一转,参加一些应酬吧。”
马老二怔了一下:“好!”
说完,吴局闭目养神,而马老二扭头看着车外的景色,也没有在说话。
……
又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汽车开到了天丰酒店的地下停车场,但马老二和吴局还没等下车,车门就率先从外面被拽开。
七八名西装革履,身材有些发福的中年,立马点头哈腰的围了过来。
“吴局!”
“吴局!”
“……!”
众人态度客气的冲着吴局打着招呼。
吴局对待这帮人,脸上就没那么多笑容了,只微微点了点头,迈步下车。
马老二跟在吴局后面,粗略的扫了一眼这帮中年人,竟发现他们都是熟脸,都是经常上媒体报道的九区著名企业家,有几个曾经还与天成集团有过小规模的竞争。
这些人,手里都是掌握着大量资本的一方诸侯,每一个都是有过起落的人物。
众人拥簇着吴局,一块进了私密性很好的特殊通道电梯。
上了楼,众位老板带着吴局,马老二等人,一块进了一间古色古香的包房,紧跟着服务生推着精致的推车,开始上菜。
“吴局,这位就是您说的松江站站长吧。”一名肥头大耳的男子,笑着看了一眼马老二问道。
“呵呵,忘了介绍了。”吴局淡淡的插手回道:“小马是我门生,以后奉北站,和局内的一些主要工作,我都准备放权给他了。”
众人一听这话,立即肃然起敬。
“马站长,久仰久仰,我敬您一杯!”
“马站长,真是一表人才啊,这要说以前,我们集团还与天成发生一点不愉快,哈哈,希望马站长大人有大量啊!”
“……!”
一群人举起酒杯,全都把目光放在了马老二身上。
吴局看着众人,话语简短的说道:“今天私下聚会,大家随意一点就行,以后有事情,小马会跟你们接触的。”
众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看向马老二的眼光,又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开场白说完,宴席正式开始,吴局一口酒都没喝,也不怎么与这帮老板说话。
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后,吴局找了借口,起身离去,众人自然热切的相送着。
寒暄客套的话,暂且不提,只说坐到车上之后,吴局才轻声冲马老二说道:“以后和商人接触,不能太近,也不能太远,这些人你私下里要有联系,以后会有大用的。”
马老二此刻心里已经有数了,他沉吟半晌,看着头发花白,面色疲惫的吴局问道:“……局座,这一次,我们的希望……不大吗?”
吴局插着手,表情波澜不惊的回道:“仅仅是有机会而已。”
“您可以去川府啊,在哪儿……!”马老二想要规劝。
吴局摆了摆手:“唉,川府是你们的。这天不遂人愿,我还真就想跟天斗上一斗!”
马老二沉默。
“小马啊,有朝一日,吴家如果……!”
“吴局,没有今天的事儿,您也是我和小禹的老师。”马老二打断着回道。
吴局笑着点了点头,没再吭声。
……
川府,楠木生活镇421团团部外。
齐宇航在处理完部队上的事儿后,在晚上11点半才返回营区,但却无比惊愕的发现,大院内竟然端端正正的站着一百多号人。
“停车!”齐宇航喊了一声。
军车停滞,齐宇航降下车窗,向外看了一眼,见到何大川,孟玺,艾豪等老土匪,全员在列,在寒冷的室外站着军姿。
齐宇航愣了半天,摆手冲着团部门口的卫兵喊道:“你过来!”
士兵跑了过来,敬礼后喊道:“团长!”
“他们一直在这儿站着?”齐宇航问。
“是,一直站着,连晚上的饭都没吃。”士兵点头回道:“中途有人不想站军姿了,但被何大川,拿着军棍给打回来了……!”
齐宇航无言以对。